记给自己的笔记和思考,狰狞的人

首先声明,这部动画并不是用来娱乐的,作为TV他过于严肃,请不要把它当做爆米花来看,不适合的人还是别看了。

动画之中总是充满童话和浪漫的气息,线条勾画出得人物总是比真人演出多一些梦幻。导演们用动画诉说,美满,爱情,正义,温暖。但是在今敏导演却用原本浪漫梦幻的线条,刻画出一道道现实的伤疤。呈现给观众一个贪念,欲望,残酷的现实世界。
很难想象看起来那么平和的今敏导演,却又有这种打乱事实结构,仿佛在设屏障般,隔开真相,层层引入,勾起观众强烈探知真相的渴望。挖掘生活中肮脏,丑陋,恶心的地方,用动画展现给观众。他看起来一点也不疯狂。
开始的片头,剧中个人物站在,烟雾弥漫的废墟之上,车辆穿梭的马路中间,垃圾场,倒塌的房屋之间,前面尽是些灰色地带。而后,高山之上的,草地上,都是美丽的地方,也暗示者此片并不是灰色结局,最后会有建在废墟上的新生。
片尾则是大家都睡着在阳光下的草地上,原来剧中那么狰狞的人物也可以如此安静可爱。
事件的发生是:鹭月子负责的新动画形象的设计迟迟不能完成,同时也因上次的成功设计的宠物狗麻露美而遭到同事的排挤和敌视。一天晚上他在回家路上遭受袭击,但是并没有目击者在场,鹭月子只是模糊的记得,那个男孩大概是小学六年级的样子,穿着金色的轮滑鞋,用金色的棒球帮将她打晕。接下来在东京接二连三的人们都受到了球棒少年的袭击。大家恐慌的猜测这个球棒少年究竟是谁?警察们也开始搜集各种线索试图抓住真正的凶手。
在生活中都会有惧怕,厌恶,痛苦种种自己不敢直接面对的事情。如果现实逼迫你去做,有人会逃脱,回避,找个替代品。《妄想代理人》这个名字就是给自己人格中分裂出得另一个人,让卑微,软弱,无能,沉闷的自己找一个替身和存在的理由。还是受到压抑太久,不能公开的表达全部的自己,久而久之越来越极端,越来越愤怒,便变成具有另外一重人格的人,来给压抑痛苦找一个替代的出口,以此来发泄平常隐藏在外表下的另一种自己或是变为极度自信,变得很放荡,疯狂,或变态。
随着袭击事件一件一件的发生,金属球棒少年,这个只有六年级的孩子在东京引起了恐慌。他开始出现在各种逃避现实的人面前。人们都在利用这个人物来完成自己逃脱现实的意愿。球棒少年逐渐成为一个标志性的人物,他的出现就标志者软弱,无能,推脱,分裂,恶心,逼迫,骗局的揭发和结束。比起在痛苦中煎熬,人们更希望以受伤来结束。
球棒少年的形象被人一再的唤醒和利用,可以说是人们心中恐惧和恶化的代表,促使人们的宣泄,逃脱,背叛。就是那个心魔的具体形象。人们不知道该如何面对那个,犯错,软弱,纵欲的自己。不敢直面应当负担的责任,和苍凉的现实。走投无路,借着鹭月子的题一个一个发挥自己逃避的本事。逃避责任,逃避,逃避哀怨。逃避现实是虚假的救助。他何时何地都会出现在被逼的走投无路的人的身边,谣言促使他生长,想象则给予他肥料。
 
心魔也是一直强调的东西,邪恶的欲望。我在想~是否文明发展到了今天,集体的生活反而对个人是有害的呢?现在又不像以前群居是为了保护自己不被其它种族吃掉。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已经恶化变成压抑逼迫的存在。接下来,在极度压抑及其痛苦的情况下爆发出来的,困惑,人格分裂,乱伦,冷漠,自私,血腥,就成为压盖在正常神经下面的真面目,每个人痛苦到不得已撕裂原来的自己之时就是覆灭的时候。毕竟梭罗也验证过独居湖畔,减少欲求一样可以过的很幸福。多硬,多明显的伤口。暴力与分裂的结和总能带来迷乱的感觉,真正分裂的现实与幻觉的交叉,到最后没所谓真假,留下的就只是困惑暴躁力量的迸发,宣泄的出口回归到现实,硬伤口,其实只有触动血肉之躯的疼痛才是唤醒和救赎之路。
     今敏导演的风格如《妄想代理人》这个代表作一样。并不用浪漫美好的假象迷惑观众。等于是把新鲜伤口接下来给观众看,看着他溃烂和脓化。观众须接受各种丑陋的真实,才有后面的救赎。这个正是他本人呈现出最多的主题。人们喜欢扮演各种邪恶假象的主角,随他们去,总有一天玩累的的人总会反思,总之一个人的欲望大不过他的幸福。把现实恶心的样子,摆在面前,发出警告。
      剧情的发展是,每集剧中都会有一个人受袭击的故事,他们彼此又有各种关联。如第九集。3个网友见面,一个老头,一个青年男,还有小女孩,并约好一起去寻死。这个故事确实整个剧中表达的最轻松的一集。音乐也很捣蛋的感觉。用轻松的方式来化解对死亡的恐惧。一死生为虚妄的感觉出来了,他们三个其实是鬼魂,以为自己还没有死掉而已。想想他们把球棒少年吓跑,在拍照片插进去的时候别人都没感觉到,而且此集中一直是他们三人之间在交流,跟其他的人根本没有说过话。
在结局的时候确实带来了很多意外,其实鹭月子一直是个逃避现实的精神分裂者。她制造出球棒少年的假象,欺骗自己,由于人们心中各种心魔的想象和渲染就把他当场一个恐怖力量的存在者。以至于这种力量最后吞噬了东京。
《妄想代理人》,虽然表现很多人的丑陋,残酷,猥琐,恶心。但是救赎才是主题,今敏的每部电影都是如次,尽管现实很残酷,很多隔阂,存在很多欺骗奸诈。总得看到希望不是?那个小偷的坦然的救赎不就是象征么,其实麻露美和球棒少年的形象都是由月子完成,前者深受大众喜爱,后者给大家造成社会恐惧,每个麻露美和球棒少年都存在每个人的心中。
非线性叙事结构,导演的叙事能抓住人的心,以至于我会越写越多,本来以为已经能够领略,但今敏导演的作品不看到最后一刻就没有一个肯定答案,即使看到了最后也要观众自己来猜测的结局。也许就如故事中人物一样,根本没有正式的结果,相由心生。敢不敢面对自己触及真相
    最后,每集结束后的梦告的老爷爷,都要念出某种似乎是诗歌或咒语的节奏的预告。换成年轻警察。看似快要结局的故事,多年以后往往循环重复
~

【主线1逃避&麻醉——面对现实的力量】
“失去归宿的现实就是我的归宿。”
夫妻之间是爱与承诺的力量,那些回忆和经历都不是假的。老派固执而善良的警官,以为躲在过去的使命和年轻的时代就可以躲避时代洪流与妻子将死去的事实。承诺到最后成为枷锁,人们忘了承诺时的快乐,过去的快乐禁锢住人们,就连这快乐也被表面地一笔勾销,直到最后想起时才明白这承诺的厚重。

第一集
先渲染大环境,简单描绘女主鹭的社会(工作,人际)压力。
故事到一半的时候鹭被袭击,引发社会舆论。
鹭承担被打这件事的社会压力。
调查者川津出现,他被逼着还钱ing。
一路追查,质问鹭是不是在妄想。(此处观众也被带着走,认为鹭就是在撒谎)
川津在尾行过程中,被少年球棍击倒,并出现在鹭面前。(此处使几分钟前观众动摇的心又稳定下来,因为少年球棍袭击了除女主之外的人,可断定存在这么一个人。然而感性上又被唤起,大家都想知道他是谁。)
他说了与最后一集点题的四个字“我回来了。”

扩展主线/“这不是我的错。”“我也没办法呀。”片头就放着这个主线。
【2逃避与痛苦是集体的】
大众媒介将精神麻醉药物扩展到全国、世界,人们追捧可爱的吉祥物、恐惧着坊间传言的暴徒,这些都是自我逃避的鸦片,人们趋之若鹜,在压力之下推诿给都市传闻里的恶,在麻醉中找快感。当下废萌文化盛行,不知是不是也是这样的虚假温情小屋。这样的虚假温暖最赚钱,可是没人能往前走。当城市被谎言中的马路暴徒摧毁时,猪狩感叹“变得像战后一样啊。”日本二战后,是原本被承诺的国家诺言的破灭和经济政治打击,精神和物质上的双重打击;而这几十年后,物质充盈而精神无着力点,便是第二次人心的打击。但现在人们还说着,“逃避可耻但有用”的话看着好看而不会老去的女主,在电视里谈一场对宅男而言的精神A片式恋爱。
这样的电视剧,也获得了好评。人们趋之若鹜,女主的舞姿太可爱。

第二集
出现与球棍描述相似的少年鲷良,他开始承受巨大的社会压力。
无视,诽谤,欺辱接踵而来。
鲷良一开始没有意识到舆论的威力,并且埋下生日的伏笔。
少年找竞争对手牛山辩驳,被偷偷拍下了照片,传给了全班同学,幕后凶手不明。
牛山胖子在和公众场合卖萌装乖,补刀男主。
私下的欺辱变成了公开行为,甚至警察也来找他。鲷良认为警察能帮他开脱,但事实上起了反效果。
生日谁都没有来。
放学路上遇到胖子,球棍尾随并干掉了胖子,鲷良追逐之际,却发现如果追不到他,自己的嫌疑会更大。另外此处的模糊处理让少年球棍长得很像鲷良。(观众又陷入了混乱,第一集确定存在的球棍,因为此处和男主的相似,又不得已重新思考球棍是不是幻想的产物。)
鲷良没有去参加竞选,陷入了幻想。幻想中人人都在指着他,而真正的球棍出现时,那些人又不见了,鲷良只能挨了一棍。

人偶师肥宅:沉迷在麻露美和人偶制作中。

第三集
先出现一个不认识的女子,并告知这是个妓女。
出现电话留言,通过电话留言来串联和女主蝶野的关系。
她们的区别在于脸上的一颗痣。
蝶野洗澡,想通过洗澡来冲刷掉自己的身份。
蝶野最近才意识到身体里的玛利亚。
www.22933.com,(其间上一集男主躺在医院,说明结尾处男主在幻想中(现实中也确实)挨了一棍。)
蝶野在研究所上班,与某研究员之间的暧昧。
下一幕里,蝶野通过自己对玛利亚的猜想和内心交流,跳至心理医生处。
此处节奏突然放缓,告知观众玛利亚即将消失,她只是想在消失前放纵一回。
研究员求婚,一切向好的方向发展。
玛利亚也说她要辞职了(第四集,第六集鬼父伏笔)。
又是女蝶野冲澡镜头,接着整理和玛利亚的东西。
在与研究员划船的最美好时刻,一通找玛利亚的电话打乱了平静。电话中得知玛利亚晚上来上过班了,观众的认知产生冲突。
此处的解释是,蝶野为了结婚而抹杀玛利亚的存在,导致冲突发生。
(穿插了学校老师为猥亵女学生,让玛利亚RPG)
研究员送了挂件,作为小梗。
蝶野决心处理掉玛利亚的东西。在垃圾场出现的司机,疑似与后面出现的司机为同一个人。因为女主在扔垃圾的时候变成了玛利亚,推测之后与司机发生了关系,还拍了照片。
医院里男主补刀,说这是一种解脱。
女主崩溃,被球棍袭击。
医院里老爷爷说“蝴蝶”,指的是女主。
然后结尾又是一个大坑,说球棍被抓到了。
(完全让人陷入混乱,球棍到底在现实中存不存在。)

日本政府最喜搞吉祥物;商人们也为了可爱包装炒热一些官能商品,实际实行着对所谓可爱动物的虐待式饲养,将猫这种实际上破坏性极强的掠食动物保护得到处都是,将当地生态毁的只有麻雀尚存;中国的鲜肉、人设、炒CP横行又何尝不是。

第四集
这集时间轴上往前倒退了一点。讲述蝶野被袭击直到她醒来其间的事。
开篇出现第三集里的鬼夫蛭川,谈话之告知他在建私宅,花了一辈子的钱。
有意思的是插入了《男道》这个漫画,与蛭川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蛭川因为黑白通吃,终于被黑道勒索,不得已走上抢劫道路。
他的心理过程就如漫画里的男主,这条路是无法回头的男人之路。
其间穿插房屋的建设进度,此处为后面的几集故事埋下伏笔。
他的思想核心是:自己的幸福是建立在别人的不幸上的。
最后一次入室抢劫后,与猪狩警官一起喝酒,此处丰满了猪狩这个人物(也是伏笔)。
对猪狩来说,他是在追赶少年球棍,也是在追赶这个时代。
陷入不能自拔境地的蛭川,终于迎来了少年球棍。
等待了四集的观众,以为球棍是大结局才会露出真面目的,结果这里突兀地被抓到了。
(又是一种陷入混乱的思维。)
结尾给了猪狩的镜头,显然他很失落,他追赶时代的目标没有了。
(观众又想知道球棍到底是谁,这里结束吊人胃口。)

我们创造治愈的药物、宗教与各种器物,本是出于各种目的用于服务自我的,最后却像杜冷丁上瘾而萌宠视频刷不尽,这盛行的感官刺激到底是偶尔治愈还是逃避的“毒品”

第五集
当然这集比较轻松愉快,调剂口味。
中二少年狐冢交代了怎么攻击第二集里的胖子。(这里还说明了,那个胖子事实上确实没有表面那么憨厚,其实是个阴谋家。)
然后是异世界的搞笑之旅。
这里有个地方要注意,之前被袭击的人,都来作证说就是中二少年狐冢干的。(误导观众)
结尾提到了知道心魔真相的老婆婆。

而我们的文化世界又何尝不是这样?豆瓣和知乎,原本主张思考的地方,被资本和强行寻求优越感的人挤入。资本将之包装为获得“我爱思考”优越感的商品。

第六集
这是承上启下的一集,暴风雨的设定非常之精彩。
开头可以注意到,之前几个人都已经出院。
警察在帐篷里与老婆婆对峙。
对峙过程中穿插女主蛭川妙子离家出走的画面。(第二集里两个熊孩子迎面跑来,鲷一跑在前面面色凝重,胖子在后面追,表情很开心。这里意味着什么?暗示胖子的真面目?)
妙子回忆起小时候要嫁给父亲的梗。
父亲和母亲在讨论给妙子一个单独的房间,妙子听了很开心。(此处极度之残忍,父亲这么做实际上为了偷窥而已。)
老婆婆告知当晚只有鹭一个人,之后房子便被吹塌了,婆婆也不见了。
警察叫来鹭重新审问。穿插妙子发现自己被偷窥的过程。(此处出现第四集里鬼夫建的房子,说明他们是父女关系,呼应第四集里鬼夫为了家庭拼命犯罪,对比简直残忍。)
妙子想跳河自尽,却发现老婆婆被冲进了水里,于是她胆怯了,她只想忘掉这一切,于是高喊“救救我”。
同时这里的交叉蒙太奇正是猪狩警官在推理鹭怎么自己弄伤自己。
随着音乐高潮,少年球棍一棒同时击倒了两者。
(球棍到底是什么,如果真有其人,他确实击倒了女主,如果是幻想,他确实击倒了鹭。所以这集是承上启下重要的一集。)
婆婆被救起,躺在医院,孙女来看她了。
暴风雨毁了妙子的家,妙子的愿望——忘掉这一切——也应验。

来这里寻求优越感的人快乐地扔下思考、表达自我无用的经验,玩弄文字游戏哗众取宠;以群众无脑之力,跟着政治正确,嗤之以鼻一个影片、书籍、事件或造神,女神男神神挂在口边也不怕要表达真正敬意时无词可用;而资本的浪潮和不成熟的内容生产、泡沫般的三俗化大众娱乐生产热潮,把崇尚思考与沟通的秩序逼到黑屋子里暂时封存,对所谓“热”和快速变现的狂热胁迫着生产者和运行者,他们便也只能放任甚至让这股失序本能的暴雨下得更大。

第七集
这集主要围绕马庭展开的推理。
开头两个画面交代老婆婆出院。
在警察逼问下,狐塚交代了他只袭击了胖子和鬼夫。
马庭调查胖子和碟野,与猪狩在饭店里讨论(有一个画面,猪狩仍旧带着那个火柴盒,小梗)。案件的停滞让马庭颇为困扰。
狐塚说他羡慕球棍,仅仅是小学生就能做到如此。综合狐塚这集的表现,他其实是个懦弱的中二少年,逃避也也是这种懦弱。
各处私人电台镜头的穿插,隐隐做了一个梗。老头子和马庭存在某种联系(在某几个画面中,坐在麦克风前的不是马庭,而是那个老头子),老头子的分裂表演也暗示着马庭精神的分裂,他的另一个身份,即是一个无线电狂热者。
马庭推理出球棍即是一个人,又不是一个人,出现在任何被逼得走投无路的人身边。然而猪狩只是递给他休假条。
马庭恍然大悟,狐塚正是处在这个情况,于是去看守所守株待兔。结果可想而知,球棍干掉了狐塚,消失在了墙壁尽头。
(此处又强烈暗示了球棍并非一个真实存在的人。对于上一集的认知进行了修整。)
因为这件事,马庭和猪狩被开除了。非常之大的打击和精神压力。
马庭不断念叨着只要找到走上绝路的人就能找到球棍,恍然间他自己正是这个走上绝路的人。

但我还是乐观的。就像党争混战、黄色新闻潮,这些时期总会过去的。由于资本生产机制的缺陷和大众集体失智的原生性毛病,时代总存在污浊;但新事物发展到一定阶段,总能找到秩序,钳制这社会中人生来的缺陷,给予思考和沟通喘息的空间。

本文由www.22933.com发布于澳门新濠登录网址,转载请注明出处:记给自己的笔记和思考,狰狞的人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