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妄想也可以具象化,从内心深处逃往内心深

你在镜头之中俯瞰城市夜景的全貌,你看得到一大片灯火璀璨的楼宇和街道,可是你看不到那些隐没在黑暗里的巷道深处,不知道有怎样的人正经历着怎样的事。
前作大热而新作难产的女设计师、被医疗赔偿金逼得走投无路的情报贩、被同学排挤的原人气王小学生、与分裂的人格争夺身体主导权的女助手、模仿犯罪却被当作真凶的中二少年、为了支撑家庭化身抢劫犯的警察、发现父亲有恋女癖的少女、人生不如意结伴自杀的三人组、不擅闲谈无法融入圈子的太太、总是拖后腿破坏团队工作的后勤男、无法向客户按时交差的编辑主任……
“他”总是会适时地出现,挥舞着球棒予以无法承受压力的人们当头一击,然后给他们带来了解脱。
已然变成都市传说般存在的“棒球少年”,实际上已被动画的名字暴露了身份。
——妄想代理人。
被害妄想的代理人。
把自己想象成暴行的受害者,遭遇暴行的不幸就可以变成自己过错与不堪的庇护伞。“棒球少年”是被人们召唤出来的,不管人们是希望自己遭遇暴行,还是身边的人遭遇暴行(其实两者效果都一样,身边之人遭遇暴行后,不幸的光环同样可以笼罩己身,比如那位嫁给编剧的太太——尽管我不是很确定其丈夫遇袭是因为她的压力还是自身工作的压力)。动了念头,那个怪物就会应召出现,以凶狠的袭击让你顿悟:我没有错!因为我也是受害者!——或者让你得以理直气壮地逃避现实:不是我想逃避,只是袭击带来的伤害太严重!而人们对“不幸”的关注与讨论,会掩盖掉对主人公自身错误的追问。
而“玛露美”和“棒球少年”是一样的东西。在动画之中的动画里,二者那样和谐而毫无感情地相处在一起:玛露美对棒球少年说,不是你的错,你只是太累了。所以休息吧,休息吧,休息吧,休息吧,休息吧,休息吧……
醉人的谎言,完美的催眠。ED里的角色们,安然地熟睡在巨大玛露美的周围。
“不是我的错!”
——“玛露美”是对自己的欺骗。“棒球少年”是在谎言快要撑不住压力的时候,一种歇斯底里式的解脱。
比较有趣的是关于自杀三人组的一集,这是整部动画中最为温馨治愈的一笔。遇见彼此的他们,使“自杀”之行悄然发生了变化,变成了愉快的旅行。自杀究竟也是一种逃避呢。还是,看淡人生之后的洒脱?我知道的只是,“棒球少年”最终没有真的出现在满心期盼的他们面前。也许,结伴而行的他们已经不再绝望了,因为大家都是“不正常”的人(能温暖“病人”的只有“病人”,却不是这个世界……一念及此,不禁觉得有些感伤)——失去生育能力的老爷爷,同性恋男子,初潮未来的少女——这是没有任何“生”之希望的组合。但是,他们却以魂魄的方式得到了纯洁无暇的永生。
要说猪狩太太是动画中最坚强的人,恐怕没有人反对。这位直面身患的绝症与丈夫的逃避的女性,承包了动画的大部分泪点,也是“棒球少年”惟一无法伤及的人。太太的去世终于唤醒了沉浸在幻想乡中的猪狩警官,他亲手摧毁了自己虚构的空间,字句铿锵地说出了那句表达全动画中心思想的台词:

      
      我是看了今敏的大多数动画电影之后才来看这部片子的,所以看之前一直好奇“他的TV动画会是怎样”。看后还是感叹:“这还真是有今敏的风格啊。。。”

影片概述:
京武藏野发生的道路魔事件。由于受害人月子的供词太过于模糊,周遭的人都怀疑是她自导自演。但是当第二名受害者出现后,整个事态就不一样了。原本认为应该不存在的犯人却真有其人,被称为少年球棒的是拿着球棒穿着金色滑轮鞋的少年,不断的向卷入事件的人们一个个袭来,少年球棒到底是何方神圣呢?
影片借助“少年棒球”这一迷幻的角色为线索,层层揭露了都市人的脆弱精神世界,反思时代弊病的同时更挖掘出这背后本质的问题出在人心的逃避。
个人理解的《妄想代理人》这部影片所说的内涵太过丰富也太过深奥,不敢妄加评论,因此只选取了其中的两话作为案例,这两集可谓是脱离开故事主线的“剧中剧”,表面上看,故事内容与主线故事没有必然联系,但实际上,正是这种略微地抽离出的视角,为整体故事的叙事更拔高了一个档次,扩展了其含义与适用范围。以下,我将会对这两话,从内涵和故事主线之间做一点点小小的解读,只是个人观点,请批评指正。

——我失去归宿的现实才是我的归宿!

    怎么说呢,每一集都基本有一个单独的故事,有的是不同角度,有的似乎都跟主线没什么联系了,不过让我惊讶的一点是:就这么每集穿越来、穿越去的片子,竟然还能根据时间顺序来走。

案例概述:
第八话 开朗的家族计划
梦告:再往前是险恶之路
       能跟上的人才是圣战士
       海鸥斑马和冬蜂(狐狸FOX狐琢诚的三个想自杀的网友
       彷徨往复而无踪影
       围坐火炉片刻欢乐后
       枯树也为山增加光彩
       乌鸦为什么 咔 的叫起

当头棒喝。是的,人生在世,各有各的悲哀与不幸,人与人被孤独与冷漠隔绝,可能终其一生都没办法获得成功,没办法得到认可,没办法找到自己的容身之处……纵使如此……勇敢地面对现实!

    然后,如果说每集单独拆分成个人角度来看的话来看的话,相信还是比较好理解的

本话的主题是三个约见面,希望自杀的网友的自杀之旅。三个人屡屡自杀失败,反反复复的纠缠中也道出了三个人之间彼此连接,和对这个世界边缘化的关系。
本话中的三个主人公,分别是斑马、冬蜂和海鸥。三个人不断地在寻死,而实际上,从导演对声画的控制中,可以解读出来实际上三个人早就已经死了,但不自知。这从三人影子的消失和能看见其他鬼魂中得以体现。
作者不断通过特写和与其他人的对比,揭示了三个人实际上早已经离开人世,但他们就和观众一样都没有自知,上帝般全能的视角使得故事的真相一点点在观众和三人间揭示。看似平实温暖的小故事,实则暗含三人对自身存在的妄想。
对于这三个人寻死的原因,我大胆作出猜测:
最早得以揭示的是冬蜂的死因,导演从剧集一开始就将焦点聚焦于冬蜂手中提的纸袋。我看不懂日文,在网上也搜不出这个纸袋的描写,但能够看出那个纸袋属于日本传统文化中的某习俗的衍生品。因此我大胆猜测,可能是与子女有关的东西。可能是女儿出嫁,或是儿童节等关乎传承的传统节日。因此冬蜂的自杀原因可能是有关自己年事已高而且没有子女。或者是因为没有人照顾自己。此猜想并非凭空产生,在日本,老龄化与无子化哪怕在十年前就已经相当严重了,而由此产生的养老及丧葬问题不可避免。
本话对冬蜂的生平没有过多透露,但如果说是为自己找一个最终的归宿,也并不牵强。
对斑马的自杀原因,本话中给得相当明确,那便是在山中跌倒时,斑马的项链掉了出来,项链里的相片显示了他是一位同性恋者。这可以说是本话中最浅白的一条线索。
而对海鸥的寻死动机,本话中甚少提及,但以下同样是通过我对她行为和认知的解读进行的一点点猜想,那便是孤独。海鸥不止一次在片中表达了自己的诉求,不要丢下她一个人,而且在电车之旅之前,也表现出了她非常希望能做一次电车。因此可以对此进行猜想,海鸥平时在家中,是不是由于父母疏于照顾,总留她独自一人,没有带她出去玩耍,没有享受到童年应有的乐趣。
三个人的寻死动机虽然都是我的猜想,但都说明了他们都属于社会的边缘群体,容易被忽略、被遗忘。也因此恰好可以说明三人旅行的过程中的孤独和不被人关注的合理性。
而这个故事名叫《开朗的家族计划》,听起来颇有计划生育的意思,而在片尾的避孕套也揭示了这一主题。三人寻死的行为,可能多少暗示了有些人来到了这个世上,却不希望自己能到来。我们一直在做着生命的裁决者,决定着谁不该来到,谁该离开。对生与死的价值分析,唤起了每个人该有的自身存在价值的反思。
三人虽苦苦求死,但在这一旅行中,却结下了深厚的感情与依赖,他们在对方那里获得了他么在生时所无法得到的慰藉和温暖,这也是一个莫大的反讽。得知三人其实早已死去的真相后,冬蜂虽是一阵眩晕,但一句“好温暖“或许胜似生时的凄苦,而参透这一切后,他决定将这场温暖愉快、再无后顾之忧的旅行持续下去……
这个故事本可以单独成篇,但作为剧中剧,他更成就了”少年棒球”这一形象。温泉之旅中,“少年棒球”于他们而言不同于其他话中所描绘得那般让人害怕,而成为了他们逃避这个世界的一个寄托。这也从侧面反映出“少年棒球”这一社会不安定因素正被人们脆弱的精神世界悄然进行了加工,发生了质变。
这一转变通过这一集来传达是恰到好处的,第7话是“少年棒球”模仿犯在狱中自尽,整个故事叙事发生了天翻地覆的逆转,观众的神经也再度紧绷,需要进入下一波峰的平缓叙事,这一轻松愉快氛围的剧中剧一方面调整了叙事节奏,安抚观众紧张的神经,听他娓娓道来之余,又埋下了“少年棒球”在社会中所处的地位正渐渐发生改变的事实,为后文揭示都市人内心深处的恐惧迫使他们逃避责任躲进内心妄想世界的本质动机。

本文由www.22933.com发布于澳门新濠登录网址,转载请注明出处:如果妄想也可以具象化,从内心深处逃往内心深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