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挖第三集的背景设定,攻壳机动队SAC全方面解

  长标题萌的。

    值得注意的是,新浪潮产生的时期与塞林格创作《麦》同处一个时段,第二次世界大战后,长期制度僵化的社会令青年一代的幻想破灭。整整一代青年人视政治为“滑稽的把戏”。当时的文艺作品开始注意这些年轻人,描写他们。这成为该时期文学艺术的特殊现象:在美国被称作“垮掉的一代”(塞林格可谓是代表人物),在英国被称作“愤怒的青年”,在法国则被称作“世纪的痛苦”或“新浪潮”(戈达尔是个中弄潮儿)。在“新浪潮”的影片中,从主题到情节,从风格到表现手法都带着这种时代的印痕。采用这种时代的文学艺术产物作为SAC的暗喻手法,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士郎正宗原本漫画第一页所写的时间设定,攻壳机动队所处的时代——“各种网路展现在眼前,纵使想让成为光电的意识朝向同一个方向,但这时代资讯化的程度,仍无法使孤独的个人统合成为复合的个体”。因为电子脑的出现,所带来的社会与个体精精神上的动荡,与20世纪60年代人们精神上的彷徨,颇具相似之处。而利用这种极具时代感的产物作为SAC的引用出处,也正是笔者认为SAC相当成功的地方。脱离了普通的模仿,深化了作品的内涵。看到这里,大家都多多少少能体会一些监督的良苦用心。TV中的很多细节流露出了监督的思想导向以及20世纪60年代的时代怀旧感。由此也能看出,SAC脚本撰写人员深厚的文学底蕴,以及把握故事的功底。

佛洛伊德《梦的解析》里写道这样一个迥异又尴尬的情景,一个男人经常跟他的羊驼发生性关系,温柔的妻子得知之后羞愤的暴打了自己的丈夫。弗洛伊德没有继而探讨这位丈夫对这个羊驼到底有没有爱情,想想那个时代,弗洛伊德再勇敢,恐怕也会担心读者难以接受吧。这之后有一部美国青春片《美国派》(貌似是第六集)说一个男孩,第一次跟羊驼发生了,所以之后对其他女孩没那么感兴趣,但对母羊特别情不自禁。这么开放的影片意外的使用了童年这种不伦不类的方法来解读这种怪癖。这种跨种族的爱情观一直少有人触及。但我们人类有个特点,如果是AI则有很多不同,因为我们可以改造她们,让她们起码外观上跟人类没有不同。这似乎与我们喜欢帅哥和美女的心理诉求是一致的。

  关于主角是谁的问题,从不一样的角度来看又是有无数个版本的故事,那就保留无数个版本慢慢欣赏好了。
  金发因为爆炸毁掉一只眼睛的大姐大尼斯和爱哭鬼又善良到不行的强悍黑帮小少年杰库兹,笨蛋强盗夫妻,总是带着绿色帽子的看得到孩子感觉的菲洛和漂亮的人造人艾妮丝;铁路追踪者和不会说话的父亲是不死者的夏奈;敦厚的大哥型麦扎还有活了两百多年的总是害怕被其他不死者吃掉的小正太,等等。就算不同的搭配也会有不同的效果。

    另外一本神秘的小说就是塞林格写于1949年的《笑面男》(The Laughing Man)了。小说的内容与第十一集有很多的相似之处。一群少年,属于一个课后和星期六活动小组,组织名为“科马齐斯”(Comanches),领队的是一位成年人,被大家称为“头儿”,他给男孩们讲述一个名叫《笑面男》的肥皂连续剧。这本小说,在塞林格的写作生涯中被认为不怎么重要,收录在塞林格的短篇小说集《九故事》(nine stories)(此书的的中文版本2002年由……出版)。其中的剧情和SAC各处地方的相似之处以及惹人遐想的地方相当多,也就不一一列举了。
剧中素子曾经提到,9课早已经对这本小说进行了调查。书中笑面男的行为与笑脸男人的行为也多有相似之处,但素子并不认为这会为笑脸男人事件的解决提供很大的帮助。其与SAC最大的联系,莫过于那个经常用于笑脸男人攻击时使用的logo。而其中笑脸所带的帽子,更是让人不自觉地想起霍尔顿最爱反着戴的那顶猎人帽。所以说SAC的主线,似乎仍在《麦》这本书中。

《阿尔法城》有典型反乌托邦的特征,反的最明显的是科技主义。片中阿尔法城的中央处理器阿尔法60同时嘲弄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是利用经济或者教化让人民屈从于奴役。言下之意是资本主义也好,社会主义也好都根本敌不过我大科技统治的世界,也就是片中多次出现的逻辑。

   片头曲是艾扎克在抛硬币决定和米莉亚扮演什么角色去抢糖果店的巧克力,故事在荒诞有趣中欢乐开场。
  不管是背景风格还是配乐,都具有很浓烈的美国风情,会让人联想到西部的潇洒牛仔,拉斯维加斯的赌场,印第安保留地,等等,虽然在这种风情下听到日语感觉最初还蛮奇怪的。

  《把花献给艾芝农》得到科幻界两项至高的荣誉──雨果奖(Hugo)1960年最佳短篇小说和星云奖(Nebula)1966年最佳长篇小说。而其在这一集的出现,也映证着塔其克马们后来的担心。开始时塔其克马为了自己每一次出勤实践的机会能够获得经验的增长而兴奋不已。而随着时间的推移,AI智力的提高,他们渐渐意识到,智力的增进只会引起素子对他们的怀疑,导致最终失去一切。果然,他们最终还是因为智力过于发达而被送回厂家重置了,将失去拥有巴特和寻找小狗的美纪的所有记忆。这不是和艾芝农以及查理的命运极其相似么?监督在这里使用这本书作为塔其克马未来命运的暗示,总让人觉得有些隐隐的心痛。查理和艾芝农的命运是相同的,送给今日之艾芝农的花束,亦是送给明日自己的花束。而阅读这本悲伤的小说的塔其克马,是不是也隐隐看到了自己的未来?终于,这一切的伏笔在25集爆发了。看书的塔其克马在实验室被解体,为真正体会到所谓的“死亡”而高兴。而剩下的三台,想尽办法去保护巴特,可惜它们的武装已经完全被解除,而偶然得到的唯一弹药,也在最后关头无法发射。面对自己的命运,看着面前圣洁的圣女像和一步步逼近的敌人,塔奇克马用可爱得让人心碎的声音发出了“神啊,为什么我们如此无力?!”的叹息。如同看到《A.I》中那面对仙女执著的说着“请让我变成真实的人!”亿万次的大卫,每个观者的心都在这里被紧紧的扯动了。当然,塔其克马们比大卫幸运一点,死去前得到了素子的理解,并如愿以偿的保护了巴特。然而,无论他们多么不想忘记巴特,在他们的记忆被清除之后,在他们为了巴特体会到“死亡”之后,又有谁能把为他们献上花束呢?

这样的浪漫一般人已经很难理解,更近一步的是对电影的模仿,这可能是武侠小说里走火入魔的境界。马歇尔带着只属于他的Jely,化身电影里的痴情浪子,两个人的对话几乎全是《筋疲力尽》里男女主的对话。这样的脚本真的很不日本,还是我太狭隘,觉得日本人还在压抑爱情,像川端康成《雪国》里那种在一个女人身上找寻另一个女孩的身影。看到意料之中马歇尔北部的结尾,又觉得这很日本,《魔女的条件》最终也是有情人没能成为眷属。

  副社长对自己是主角的可能性,不加谈论

  《麦》真是这么富有魅力的一本书么?在SAC最后一集,完全失去同事消息的托古萨,面对被隐藏的真实和心中难以逃避的疑惑,将《麦》一书从高空扔下,正表达了这其中另一类的怀疑。反叛的霍尔顿觉得世界上的一切都是可疑的(当然艾利和菲比除外),而觉察到这不完美,就只能选择逃避的态度么?如同笑脸男人退居在一旁观看闹剧的发展?像霍尔顿为能够又聋又哑而快乐不已?恐怕这都不是正确的选择。答案,都在那书的落下了。  

男主人马歇尔是个迷影级别的film lover,他房间有两张影碟特意展示给了观众,一部是《阿尔法城》(1965年),一部是《筋疲力尽》(1960年),都是让·吕克·戈达尔的作品。法国新浪潮确实是电影革命的辉煌时期,而本集甚至整个攻壳机动队的宏大背景就设置在这两部作品之下。

  火车算是作为31年的主线。
  铁路追踪者出现,开始吞噬和屠杀。黑衣集团和白衣集团还有杰库兹带的黑帮小团体共同盯上了火车,三者各有各的打算。人数最多,看上去实力最强的黑白两道最后却都挂掉了。 相反杰库兹倒遂愿救了车子里面剩下的乘客。
  这倒不是正义必胜的问题,是作为 非人类的最为强大的铁路追踪者到底看得惯谁愿意帮谁的问题。全身都是血淋淋只露出一点点白色的皮肤和诡异的双眼,喜欢把人拖到车尾让别人身体在火车行驶的飞车中磨损破碎。话说回来平时的样子却是正常的看起来也还蛮好的青年小帅哥。强大的非人类的唯心主义者,整个世界都是他的梦。
  夏奈冷冰冰不会说话但是打斗强大,超爱近御姐型妞阿。不算是天作之合至少也是郎才女貌。这样的结局,最后到底是结婚了吗?
  最喜欢的还是火车了。豪华列车横贯大陆。记得原来看到新旅行上的非洲之傲就觉得好喜欢。坐在火车上看风景穿越大陆,吃喝拉撒。

  在令翻译头痛的第15集“机器的时间”中,塔其克马们聚在一起滔滔不绝。它们为了自己突飞猛进的智力而烦恼,甚至为了掩饰自己智力的提高,想出要假装低智的表现以瞒过素子观察的方法。其中有一位一直在看书的塔其克马,拿了一本叫做《把花献给艾芝农》(Flowers for Algernon)的小说。这本书是丹尼尔·凯斯(Daniel Keyes)在1959年撰写的一部科幻小说。丹尼尔因此成名,本故事另于66年发表了长篇,更是使其获得不仅仅局限于科幻界的拥戴和尊崇。故事的主人翁是一个智商只有六十八的低能儿——查理,整个叙述也就是查理以第一人称所写的日记。小说叙述了由于先天弱智而受其父母冷眼的查理,从小受到外界的不公待遇,但纯真善良的他,总是单纯的认为世界万物都相当美好。只是他认为自己如果能变聪明,周围的人就会更加喜欢他。于是他成为二位科学家的实验物体,与真正的实验白老鼠──艾芝农,共同接受了脑部手术。查理的日记最初是写得一塌胡涂;但随着实验的成功,日记也愈来愈写得头头是道。小说的引人入胜处,在于使我们看到一个人的心智逐步开敞,人格逐渐成长的奇妙过程。查理由弱智逐渐变成天才,但生活却从光明落入了暗黑。他发现原来真实社会充斥着焦虑、不安、偏狭、猜忌。而从他人的角度看,原来善良的查理,此时却变得咄咄逼人,敏感离群。这不完全的实验,终究难逃失败的命运,比查理更早进行智力增强实验的白老鼠艾芝农首先死去了。不久,智力已增进至比常人还要高的查理,开始发觉他的智能正一日一日地衰退。当在智力攀升至最高峰时,了解到这项实验注定失败,历经种种心情转折,查理的日记开始一天一天地退步了,但他仍继续挣扎,以无比的勇气和毅力面对这一切。可是终于有一天,他恢复到以前那种混乱的境地。而他最后所能做的,就只是把花献到艾芝农的墓前……

戈达尔展示了科技主义下的白色恐怖,爱,流泪或者感性都会被判处死刑。用最优美的花样游泳来执行死刑,不能不说是知识分子残忍美学的奇观,戈达尔的才华可见一斑。如果没有艺术和感性,我们的世界何其寂寞?或许智人的历史终结,在人性之外,我们可以理解技术的完美。

  不过好奇的是,为什么他们那么笨兮兮的,又不能打,却还能够成功抢劫那么多次呢。
  反正这样相互陪伴生活,不去想太多 单纯得不错。

一.塞林格情结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半斤蕨菜根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艾扎克和米莉亚不管在什么场合都会大吼大叫,夸张的人生就像在不停演戏一样。 大爱啊,roleplay到一定境界融入生活,感觉好棒!相亲相爱有没有过多矫揉造作的举动,除了拥抱和偶尔牵手以外,大部分时间都像在相互配合演双簧。不管事实是怎么样,反正他们想要怎么样就怎么做。人很善良却又总是做些奇奇怪怪的举动。
  “老板,不能告诉别人你看到过我们噢!”去买完帽子艾扎克甩过去一叠钱,嘱咐老板。“不可以噢!”米莉亚帮腔。老板淡定数钱,都不抬头看他们。“不然的话……不然的话怎么样?”艾扎克转过身问同伴,“不然的话……就打他嘛!会痛的!” 艾扎克恍然大悟状又俯身威胁“不然的话就打你噢!”然后他们就走掉了。还没到门口的时候就被老板叫住,转头发现老板目光炯炯地盯着他们,反倒被吓一跳“……”。“找你的钱。”

    下面再来看看另外两部塞林格的作品。这两部作品都是塞林格“格拉斯”系列的小说,因为里面的人物都有格拉斯为姓,所以如此标志。《香蕉鱼的好日子》(A perfect day of bananafish)写于1948年,可以看作是这一系列的第一本小说。小说很短,也很晦涩。“香蕉鱼”是主人公格拉斯-西莫对一种鱼的称呼。其实,这种鱼是不存在的,只能说存在于西莫的想象中。主人公去过欧洲战场,个性善良,信仰上帝。但其种种举止却被世人认为精神分裂,活在不被理解的世界,大概让他觉得毫无幸福可言,所以他选择了安静地死去。这之前,他和一个小女孩玩的时候,开心的说到了这种鱼。之后他回到旅馆,没有惊动自己的恋人,用布包着枪饮弹自杀了。网上有一句评论,“善良者都是那些内心脆弱的人,因为他们不能欺骗自己的心。”香蕉鱼似乎在这里是一种内心不被外界承认的美好。在SAC中,它出现在12集那位在电子脑中放映超现实电影的导演的故事中,大概是用来表示这位神无月涉导演不被世人理解的无奈是和格拉斯-西莫如出一辙吧。而与笑脸男人的“Should I?”这一问有异曲同工之妙的,则是那位导演的意识残留在塔其克马心中的一问了。在12集中,塔其克马将小女孩送回的时候,内部的屏幕上出现了来回滚动的沙翁名句“to be or not to be”,仿佛是在对每一个进入这个电影世界的人说:留下,还是离开……似乎是在对那些为电影而着迷,不愿意回到现实世界的人发问。

二 关于浪漫的极致

    综合以上SAC所涉及的内容可见,这次攻壳系列的脚本创作达到了相当的高度,最后一集SAC妙语连珠,各国文学艺术家的名言、作品、思想走马灯般一一登场,而听起来,这更像是笑脸男人与素子体内的自己自言自语,连站在一旁的荒卷都说自己是“有听没懂”。更不要说神山健治成熟运用的电影化分镜处理和菅野洋子极具电子场景感的配乐了。无论在任何方面,《Ghost in the shell:Stand Alone Complex》都不愧为最具冲击力的TV系列,是非常值得看的动画。

攻壳机动队的政治态度不像戈达尔直截了当,一直在革命的路上走着。这种暧昧不明借着戈达尔塑造的阿尔法城可以看出端倪。那些逃避到电影,动画背后的文化创造者们似乎都已经厌烦了画饼似的政治野心,只希望踏踏实实的探讨人性,努力的在科技发展的各个重要节点思考我们能为社会更好而做些什么?就像《人类简史》最后写道,科技浪潮不可避免的当下,我们应该思考一下我们想要什么,或者我们让AI想要什么。日本文化人似乎对某种政治野心清醒了许多,现在更希望做有良心的文化产品。

本文由www.22933.com发布于澳门新濠登录网址,转载请注明出处:深挖第三集的背景设定,攻壳机动队SAC全方面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