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杯就是在挑选最优秀的价值观,十五年后的感

    没想到会跑去看15年前的作品,土豆上的弹幕满满的年代感。相信有不少人和我一样,受人狗大战,哦不,人机大战影响,对围棋又燃起一番热情和兴趣,兴致满满地二刷三刷甚至N刷。

时臣和肯尼斯
  
  
  如果把时臣放在现在,大约是最优秀容易被人崇拜的人物了。

你们这些把英雄王叫做“潘金闪”的!都给我等一下!吉尔伽美什才不是什么潘金莲! 首先,潘金莲根本就不是个成功的勾引者,用她那点水平来形容金闪闪绝对是对“王之勾引”的侮辱。英雄王是勾引界的费德勒!是勾引史上的GOAT(Greatest of All Time)!

    第一次接触围棋是很小的时候,老爸教了我基本的规则,就随意下了几盘。至今已没什么具体的印象,毕竟当初是为了玩五子棋而买的一套棋盘棋子,现在已不知在哪个角落落灰。第二次应该是中央少儿频道开始播《围棋少年》。第三次应该是中学时代,小卖部突然有一种贴纸卖的特别火,印着紫发美人和中二少年。那年应该是《棋魂》复播的第二次火?

       他应该是遵循noblesse oblige.(位高则任重.) 这样的贵族。
  
  远坂时臣作为“创始御三家”之一的远坂家的当家,虽然天资并非杰出,但是通过努力成为了无与伦比的魔术师,其魔术造诣远远超过圣杯战争中的其他Master。(现代世界的“大当家们”,就是由时臣们构成的。无论有没有天资,他们占着巨大的社会资源,只要努力一些,无论是什么行业里,他们做人做事的造诣都是无与伦比的。)
  
   为了在第四次圣杯战争中得胜,远坂时臣 千方百计从两河流域得到上古时代第一条蛇的蜕皮,借此召唤出了最强的英灵“英雄王”吉尔伽美什。(现代社会只有像时臣这样的人站在“家主”地位上的人,才能动用人力物力,获得他们想要获得的东西。)
  
  通过祖父的老友言峰璃正与作为监督者的圣堂教会结盟,得知各个Master的资料和动向,由此在情报上占得先机。(现代社会,时臣们不外乎是结交盟友,以便得到更多的有价值的信息,做对的决策。圣堂教会这样制定圣杯战争规则的高端机构像极了政府。)
  
  此外,远坂时臣还通过教会作为中介人干涉第四次圣杯战争的进程。 在隐藏了言峰绮礼已得到圣痕的前提下,安排言峰绮礼成为自己的弟子。而后上演分道扬镳的戏码,实际上暗中指挥言峰绮礼消灭其他Master。(这也算是现代社会中低级但又有效的权术的体现。)
  
   如果魔术能力的大小换算成现代社会中我们的考试的分数,那远坂时臣每次考试都能得到满分。lancer的Master大约能得九十几。。而切嗣,言峰绮礼那样的人大多考不及格啊。。
  
   作为魔术师,远坂时臣的极强的自豪感和自尊心,像极了我们通过得到了某个分数、因为什么而获得别人的赞扬、或者某份主流意义上的成功而获得的自尊心。正因为这份自尊心和自豪感,使他很唾弃卫宫切嗣那样每次考试考零蛋,却能参加圣杯战争的人。

图片 1

    连着几天熬夜看完的我,已经如此明白当年的盛况出自何种原因。即便15年后的今天来看,这部作品仍然可圈可点,经典细腻,尤其是对人物心理的描写和性格的塑造,以及配乐水准,可以随随便便秒掉一片新番。
 
    如今的宅腐文化发展迅速,一些肤浅的制作也拿来炒作。除了萌,肉,腐,后宫,剥离掉卖点实则毫无内涵。现在值得追的番越来越少,所以看到15年前的作品有这个水平,更是感动。称为佳作神作也不为过。

  肯主任呢。因为在魔术世界获得极高的赞誉,拥有优秀的天份,就把切嗣当作老鼠穷追猛打,以为一下子就可以解决掉。这份装满了别人赞誉的自尊心,使他非常的大意,结果被切嗣一枪打残,再一枪就毙命了。所以。。天份,IQ神马的,都是浮云。
  
  同样的,可怜的时臣,站在魔术世界主流价值观所羡慕的巅峰,以为自己对圣杯战争稳操胜券,这也是很正常的。

我们先回顾一下水浒传中潘金莲的故事:在看上西门庆之前,潘金莲先对回家省亲的武松大献殷勤,但是武二坐怀不乱根本不甩。然后她才跟镇上的花花公子互相看对眼,通奸被抓因而谋害亲夫,最后得到被武松上门复仇、凄惨死去的下场。 说真的,勾搭个淫棍算什么本事啊! 吉尔伽美什呢?他直接就把耿直忠诚、帅气能打又冷感的“武松”搞定了! 所以远坂大郎被害死之后,根本没人来找他复仇! 本来该承担起复仇大任的言峰在他床上!(人家在床上补魔不行啊) 潘金闪和言峰二郎才能从此幸福地生活在一起(啥!)。

     只看了TV还未补漫画,以下根据TV版剧情有感而发~以及查了一些资料的好玩的有趣细节来马克一下~~有剧透~

       这不是狂妄,只是在俯视魔术世界的时候并没有对非魔术世界人产生警惕,大意了罢。
  
   时臣之所以失败,一个是因为自己的墨守成规,第二个是因为其他参与圣杯战争的人都拥有各自独特的价值观。拥有主流价值观的人太少了,而且关键就在那些魔术会考零蛋的切嗣、言峰绮礼这样的人并没有被魔术世界的价值观所蹂躏洗脑,他们拥有自己的价值观。 因为羡慕和唾弃产生的情绪同样都会导致失败,所以他们既不会羡慕时臣也不会唾弃时臣,这使他们成为了独特的人。
  
  
       
        另外,他也非常不理解间桐雁夜对自己的痛恨:把自己的两个女儿们都送进好学校,接受磨练,又有什么错呢?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让小孩子好好磨练,长大了才不会因为地位能力不足而处处受到压迫,又有什么错呢。毕竟时臣同学就是作为没有天份的魔术师,通过十年如一日的刻苦训练,才成为了家主的。特别是时臣看到自己的两个孩子都那么的有天份,肯定会一边羡慕孩子们的资质是如此的好,一边感叹自己很幸运,后继有人。作为长辈看到小辈的天份,肯定是会希望下一代接受良好的教育,让天份可以充分的发挥。这也是很正常的啦。

图片 2

【佐为的原型】

【补充草稿(关于小说的时臣部分):】
  
        
当然,如果看了小说就能注意到,时臣只是不想让樱长大被教会泡上福尔马宁,变成标本才让樱去雁夜家的。

人物关系对应图(伪)

      据说藤原佐为的原型是太田雄藏和秀策的结合。在百科中找到让人分分钟脑补一万字的一段短文。太田雄藏与竹川弥三郎、林柏荣合称为棋界“三美男”(可惜这三个人我都没找到图片!)。太田早有七段(上手)的实力,照当时规定,七段便有资格参加御城棋赛,接受幕府薪俸。可日本自古以来,棋士一升七段,便要剃发成僧形,以示六根清静专心弈道,然后再参加御城棋赛。偏雄藏是个美男子,生得粉面朱唇,眉清目秀,尤其是一头美发别有一番风姿。听说要剃光头,自然宁死不从,所以迟迟未升七段。然而当时雄藏的棋技实在优于众七段,元老们也爱惜他的才能,经与棋院四家协商,才准予他带发升段,但御城棋赛则永无资格参加。

而且,时臣对于两位女儿唯一的愧疚是因为的自己参加圣杯战争,而无法让两位女儿可以相对自由的选择自己的道路。就像当年时臣的爸爸在把家主之位传给时臣的时候问了:“是否愿意接受家主之位。”这样的话。这虽然是一种形式,但是也是一种最大限度的【自圌由】。时臣也意识到,自己从小就被当成家主培养,在观念和视野是局限的,已经在思想上的相对【不圌自圌由】了,所以也不会有别的选择。但是他因为仅仅无法给予儿女这样最小幅度的【自圌由】都做不到而感到歉疚,已经是一名非常优秀的父亲了。)

图片 3

     秀策大家都很熟悉了,剧中多次提到佐为“在围棋比赛中执黑先行保持不败”也出自秀策,说“不败”其实非常严谨。因为有一局被美男子田雄藏持白逼到和局。秀策在太田不幸离世后痛哭失声,有“自今以后,更无知音”之叹。这种双雄设定总是让人感慨良多,光和亮也是应了桑园老头的那句名言“围棋是两个人下的”。

我去。被和圌谐的一塌糊涂。   

结局对比图

【佐为的消失】

  韦伯和Rider
  
  我们作为可怜的学生,被主流价值观蹂躏,不断地以为自己很特别,不断地想要自己很特别,然后最终的发现其实自己谁也不是,其实自己什么也没有,其实自己就是人中再普通不能的一个,然后越来越没有自信,越来越觉得我自己站在一个很卑微的地方仰视地看着时臣,然后觉得自己越陷越深却仿佛无法放开手。而Rider的master韦伯也是学生。他因为不认同老师也就是肯尼斯的血统决定魔术的高低的观念,想参加圣杯战争以证明自己。这是一种有一点点不认同主流看法,但是因为自己的价值观没有成型,还是受到了主流价值观的部分影响。所以想通过被主流权威的认同而证明自己。这可是典型的青少年:不认同很多人的看法,可自己也是混沌的。结果被韦伯Rider亚历山大大帝教训了一顿:与其拥有那样的愿望,不如先长高两厘米再说吧。在Rider亚历山大大帝的教育下,韦伯终于长大了,认清了自己。放弃了在魔术学校学习,转而去追求自己真正的人生了。

另外,吉尔伽美什在成为潘金莲之前先成为了慧眼识英雄的红拂女。 言峰别扭的个性、空虚的内心、茫然无措的状态,他的老爸没看出来、老师没看出来、亡妻也没看出来,只有吉尔伽美什这个亡灵看出来。

     佐为的设定应该属于地缚灵。因心愿未了而迟迟不能解脱,只要心愿未了,一般是不能自己消失的。所以佐为穿越了千年,这也是小光认为佐为不会离开的根本原因。佐为的心愿是领悟“神之一手“,而他附身的秀策英年早逝,并未完成他的心愿。直到小光出现,小光在佐为和塔矢名人网上对局中,看到了塔矢名人都未看到的翻盘可能。到这里,TV版佐为还没有消失。直到越来越多人开始看到光超乎常人的潜能(加入光的邪 教,吃下光的安利),佐为才明白他是为了小光而存在。
  
      用最后一集路人的话来说,棋神非常孤独,为了找到他的对手,教人类下棋,佐为找到了正确的人,把这份对围棋的热爱和围棋对弈的精髓传承给了小光,自此他的使命完成了。可以消失了。类似“含笑九泉,此世心愿已了,可以转世轮回了”。梦中的佐为唇色由含冤的紫色变成了鲜嫩的粉色,依旧如初见,眉目如画,风姿绰约。把不离身的扇子给了小光。小光后来出席比赛也是一把紫色吊坠的扇子不离身,这是一种决心和纪念。

      雁夜和Berserker(唯一的完成的一段)

一开始言峰还因为吉尔伽美什的洞察感到不安,最后他干脆放弃了在英雄王面前假装,直接暴露他纠结的本性,对吉尔伽美什把所有困惑都说了出来。 如果两个人之间没有理解,爱也只是拖累而已;一旦能够相互理解,即使因此生恨也很珍贵,不是吗。这种坦露对于言峰来说,肯定是一种释放。 红拂侍立在主人杨素身后,一眼看上没人疼没人爱的李靖,夜里偷跑到李靖落脚的客栈以身相许,然后两个人约好私奔的传说,虚渊玄你看过吧! 之所以言金之间的故事一边遭人唾弃、一边又被津津乐道,我想就是由于吉尔伽美什这种一半红拂一半金莲的特质吧……(才不是)

     之前小光对佐为各种无视和态度不好,确实把我气得不行,但是我们何尝又不是用最差的态度对待最亲的人?小光就好像年少的我们,中二固执没耐心不懂事。总以为最亲的人会一直在身边,直到离别的那一天才好像被掏空了一般。无法接受,逃避,自欺欺人。做的那些后悔的事情,痛哭也无法挽回。

       ——一切都是时臣的错。
       
       这两个人作为无与伦比的纠结之人,还真的是一对。雁夜先是因为不愿意在家族中担责,于是逃离了家族,而这又导致了自己最心爱的女人的孩子——樱成为了那个担责的人。(时臣作为家主,一个需要为整个家族担责的领军人物,是非常唾弃像雁夜这样对自己的家族不服责任的人的。)雁夜因为不忍心看到樱在虫堆中被训练,失去往日的纯真,又跑回家族用争夺圣杯来赎罪,希望可以拯救樱。这个人把时臣作为自己无能的发泄对象,始终没有准确判断力和固定的行为准则,不能贯彻一个信念到底,导致他做了很多的无用功,最后在樱的面前死亡。这一切,仅仅被樱当成了“不应违逆家主”的反面材料。Berserker也是,他虽然攻击saber,但也只不过是小孩子想要引起注意,想要saber关心自己行为吧。这种不清楚自己真正想要什么,内心纠结的人,终归是不能成功的。有的时候老一辈人说的:“我就是争这一口气”应该很能表现出雁夜当时那种心理。相比于切嗣冷静的不断考量目标的进度,雁夜行为表明他其实就是完全没有目标的。嘛~所以雁夜作为一个纠结的大叔,不能认清自己,不能认清周围的人(包括樱),沉浸在救赎自我,拯救他人的幻想之中,还是很可怜的。这样的人,如果rider是他的servent或许可以开导他吧——做过的事情,无论对错,都不应后悔。

图片 4

     直到伊角来劝小光对局,突然出现虚化的佐为,小光眼泪直掉,才明白“原来要见你的方式是下棋”。这段虐哭,你走了,却仍然存在。小光之前说过什么抹消佐为的存在之类的话,然而佐为的痕迹却深深烙印在了他的身体里。已经没有什么能将他们分开,佐为得到的是永生。

认清自己比什么都要重要。是雁夜的教训告诉我们的。

人生导师英雄王,指导神父偷税

     最虐的应该是,没有人知道你的存在,我也无法和别人倾诉,只有我知道你的存在。你消失之后,我去追寻你的痕迹,明明广岛有秀策的墓碑啊,可是你不在。明明有秀策的棋谱啊,我知道是你下的,可是别人不知道。我问老师历史上有没有藤原佐为这个人,老师说经过严谨的考究历史上并没有这个人的记载。很可能是因为被诬陷作弊而被历史除名,他们想要抹消你的存在,而我却知道这个秘密。

  
  
  Caster和雨生龙之介
  
  再说到Caster和他的Master,也是非常可爱的人物。不仅仅完全不知道什么是魔术世界,圣杯战争,而且也不受人类道德最最最底线的束缚。作为一个有着艺术细胞的杀人魔,有着艺术般的思维境界。对人生的思考也是非常深刻滴~ 可惜的是,因为太不懂游戏规则被其他参赛者集体干掉了。这也说明,表面上的游戏规则还是要遵守的呀~~ 成为众矢之的是很可怜的嗯。Caster的那个E-级别的艺术鉴赏绝对是个槽点。那句名言:恐惧也是拥有新鲜度的。深深震撼了咱~~膜拜啊!!!
  
  
  卫宫切嗣和言峰绮礼
  
  再说回切嗣和言峰绮礼,他们是在圣杯战争留下的最后两个人。他们两个人的成功之处在于思维上跳出框架那份灵活性,不受魔术世界的价值观的束缚。这个从切嗣用一张契约书就干掉lancer看的出来。

图片 5

     在电梯里,小亮追问小光,小光的引申含义应该是,等有一天我足够强大到打败你,就会告诉你这个秘密。特别想看这一段真相大白的场面,就好像小亮一直保守着第一局对局的那个秘密,直到小四眼追问才复盘第一次告诉别人。我脑海中的续集应该是小光小亮相爱相杀,佐为转世重生,等小光坐上本因坊宝座后,佐为转世的神童作为下一波新浪潮出现。哎,有生之年系列。

 他们对发生的事情没有情绪,对于小的成功或者失败都毫不在意,所以做任何决策都没有失误。他们的不同点在于言峰绮礼想获得自己心灵中的解答,是一种因为只追求自己的心灵境界才对别的世俗的事情都毫不在乎。而切嗣有强烈的理想,有目标以后才对无关的事情毫不在乎。在现实世界中,俩个人都会成功。言峰绮礼因为只关心自己内心的境界,更容易获得个人的成功,比如成为一名律师这样的。切嗣的理念是拯救大部分,牺牲小部分。是站在所有人的角度考量的。这样的理念使他有很多的追随者,他比较适合成为优秀的CEO。毁灭圣杯这样的愿望,有点像政客传播他们的政治理念,公司的创始人传播他们的公司文化,这种文化和理念,代表了普通人的期望,于是大众就追随切嗣这样的人。这也是为什么剧中言峰绮礼一直很奇怪为什么会有两个女人追随切嗣,保护切嗣。 他觉得切嗣应该像他一样,不被人理解才对。
  
    
  所以最后,韦伯、切嗣和言峰绮礼3个不追求普世价值观的人活下来了。其他的全都领便当去了。   
  
  又因为圣杯战争是只能独自一人参加的战争,所以追求自我的绮礼胜了。
    
  圣杯就是把有强烈愿望的人聚集在一起,然后用排除法选出一人。
  
  Fate zero讲的就是这么一个故事。         

传说还没有结束。 当吉尔伽美什像红拂夜奔一样跑到神父位于教堂的私室中与之暗通款曲时,他又干了一件特别白素贞的事…… (通过后来的剧情)我们都知道了这丫随时能变出神酿美酒,以及不少于三个的价值倾国的白玉杯。 但他到了言峰家之后干的第一件事就是用言峰家质朴的玻璃杯,喝凡人酿的红酒!还每一瓶都打开来喝! 走的时候还说绮礼再见下次我再来喝喔! 喝你妹!

本文由www.22933.com发布于澳门新濠登录网址,转载请注明出处:圣杯就是在挑选最优秀的价值观,十五年后的感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