刷爆无限大,小學最強

燃烧吧!少年少女们!
——记《数码宝贝》系列的那些回忆与感动

還記得嗎?那些熟悉的畫面嗎:
「亞古獸,你要多吃一點,大家都把食物剩下來給你.現在只有你一個,可以進化到更強.」
「我很飽了,太一.我真得吃不下去了.」鏡頭見到亞古獸的肚子漲得很厲害,地下有整堆食物,牠勉強自己進食,但敵人來襲,反而無法應戰.結果更在太一的催促下,錯誤進化成邪惡可怕的喪屍暴龍獸,太一不知所措.

之前先看了新出的tri的六部,然后才重温了第一部。第一部冒险刚刚开始,看到空有一丢丢嫌弃比丘兽撒娇粘人时,想起了tri里数码宝贝世界重置,数码宝贝们集体失忆,比丘兽并不想理空,就有点蓝瘦想哭。

“燃烧吧!少年少女们!”这是《数码宝贝》(デジモンアドベンチャー,或译数码暴龙)这个动画系列从始至末都在高声呼喊的口号,作为台词或许并未出现过,但是作为作品表意的本身已然足够。

「哥哥,不要走,亞古獸也是,不要丟下我一個人.」小光從後抱著哥哥.
太一也知道妹妹因為發燒無法參加夏令營感到孤單寂寞.「可是,只有我一個人回到現實世界,阿空、大和、光子郎,還有其他人仍然還在數碼世界作戰.我不能這麼自私,忘記拯救數碼世界的使命.」
「小光,哥哥答應你,一定盡快回來.」 太一轉身過來,把手搭在妹妹纖弱的肩膀上.小光低著頭,聽話地應了聲.

还有一点是小时候觉得整部动漫时间可长了,现在看的话,50多集也没有觉得特别久。之前有说法是小孩子新陈代谢快,时间流动在小孩自身体会上被拉长。已经研究生的我可能还是老了吧(´╥ω╥`)。

这一部在青春期燃烧起来的动画在近日如同冬日阳光一般在此时窜入心里,一股子暖流溢出,满是泪水与欢笑。

「美美.」
「巴魯獸.」
「美美,美美,對不起啊.」
「不要緊,巴魯獸,謝謝妳,真是非常感謝你.再見.」
「再見,美美.唉呀.」
飛出車窗外的粉紅色寬沿遮陽帽,在陣陣告別聲中隨風飄蕩,就像振翅高飛的Butterfly.少女的聲音輕輕送出:「能夠遇見你真是我的幸運.謝謝你……」

最后一集,列车启动,巴鲁兽出现,大声喊着美美的名字,butterfly也响了起来,眼泪开始狂飙。谁小时候还没有个想拥有数码宝贝,然后一起去冒险的梦想呢?

《数码宝贝》系列电视上播映的次数和重播频率都是同期其他东瀛动画难以企及的,由于被台湾译制并被大陆引进的仅有前三部,后两部余力不足导致关注度不高的缘故,仅仅只有54话的《数码宝贝》之《数码宝贝的大冒险1》作为系列代表绝对赋予了我们80年代末90年代初生人的大量热血与大块感动的回忆。

曾經為我們帶來喜悅的眼淚,提醒自己不要因年歲增長而放棄夢想,也不要因為挫折打擊而遺忘那些美好的事物.

无限大な梦のあとの 何もない世の中じゃ

冒险开启!一切从此开始!
七个少年少女(在中期补完至8个)在一次夏令营中突然在未知力量的推动下跌入了数码世界的一个小岛上。这里的一切都是陌生的,每个少年都在此遇见了那只命中注定的数码兽,少年们的使命是与数码兽们一起对抗破坏数码世界的邪恶力量,于是他们带着未知与期待踏上了冒险征途……
故事可以简单概括于此。但是《数码宝贝》内容之庞杂,设定之繁复不是一两句话得以概括的。

相信有好多香港朋友,對數碼暴龍的初次認識,都是始於二千年無線電視下午5時的兒童節目時段.當時的觀眾,主要是小學至初中的學生,很多人的共同回憶更是趕著放學回家準時收看.十年過去,記憶尤深,碰到討厭的人,腦海裡仍不時閃過鄭伊健主唱的粵語主題曲(自動勝利Let's Fight)當中的歌詞:「遇怪魔我即刻變大個,遇見高手痛快得多.一激起我就有火!盡快盡快定勝負,亦不必想再拖.最好的必須再練過,逐續個反擊對方一個二個,我但求全擊破…O~~h Let's Fight!」

そうさ爱しい 想いも负けそうになるけど

先从支撑系列设定的核心说起——那便是“进化”一词。

人總會懷念過去,在主流動畫充斥大量刻意Sell屬性的今天,經常覺得隔隔不入及無法接受.有人說,以前的作品同樣也有這些設定,為何現時卻排斥,是否雙重標準?我的答案無法使人心服.以前看動畫的著眼點不是在於角色是否天然呆,或是聲優陣容豪華,或是後宮肢體香艷放縱,而是在於享受整體劇情推展及角色之間交流帶來的樂趣.吐糟惡搞曖昧或許有趣,但撇除去這些,故事空洞得跟張白紙一樣,是否有點本末倒置呢?當然,也可能是以前接觸動畫的機會少,現在選擇多了,百家爭鳴帶來的陌生感,只是自己思想守舊,活得過份沉重而已吧.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柒柒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达尔文的脸,黑压压一片。
你所能记起的最经典的进化桥段是什么?首次人形进化——巴达兽进化成高贵的天使兽,还是最意外的错误进化——暴龙兽进化成白骨森森得快进博物馆成陈列品的丧失暴龙兽,还是变性进化——瓮声瓮气的仙人掌兽头顶花开钻出声如银铃的御姐花仙子兽……
这些让我们当时无法理解的却大呼过瘾的进化桥段在如今看来却成了狗血遍地。
然而在最初的设定中“进化”还是遵循达尔文的进化原理的。幼年期→成长期→成熟期→完全体→究极体(→合体)这样的进化阶段设定不仅是数码兽必经的,也是任何高等动物必经的,只不过现实中生命后期的衰老过程在动画里理想化成了更大更强的究极体。无需困惑的是,圆滚滚的幼年期数码兽变成或尖牙利爪或毛发触角的成长期,再至最贴近数码兽动物原型的成熟期,最后华丽丽变成灵长类形态的完全体,更有甚者越级进化直接窜至闪瞎眼的究极体……这恰好表映出达尔文的进化理论——宏观层面上整个地球生命的进化史:原核,真核,动植物,人类,人类的未来形态……包括每一次进化树上的分叉。同时,海洋到陆地,陆地到天空,天空到外太空,这又是文明的一次缩演。从宏观浓缩至微观个体的呈现,这是不得不让我们惊叹的一点,也许我们当时的感悟仅仅只停留在看见数码兽进化、继而激战的心潮澎湃而已(这和看见《美少女战士》中众乙女变身时的激动是不一样的)。
虽说《数码宝贝》中一些特别的“进化”也不少——什么狗进化成猫(小狗兽进化成迪路兽)、什么两性混乱(仙人掌开花呐)、什么神话造物(源自印度神话的伽楼达兽)之类。但是这正是《数码宝贝》包容性的佐证。这些令达尔文面色阴暗的设定不知该说是成就斐然的精彩呢,还是黔驴技穷的胡编乱造呢。或许,只是一次对达尔文先生另类的致敬罢了。

日本Bandai公司於1997年發售第一代怪物肓成遊戲Digital Monster的攜帶式暴龍機,在市場獲得不俗成績.為了提高知名度,Bandai決定仿傚國民級動畫Pocket Monsters(寵物小精靈),以中小學生為對像,在1999年正式將其動畫化.第一輯的動畫(Digimon Adventurer數碼暴龍大冒險,簡稱有DA、無印.)播放後反應果然熱烈,受歡迎程度更遠至歐美等海外地區.其後不同系列的動畫作品陸續推出,結合遊戲、卡片、漫畫、小說、甚或廣播劇,奠定了屬於自己的品牌.

那么这种借鉴与包容(或者说乱来)没问题吗?这就得交给世界观来回答了。

在動畫登場的前一日,約30分鐘的短篇電影(滾球獸誕生之迷)率先與觀眾打招呼.此話劇情與接下來的故事有莫大關係,可說是其前傳,解釋了主人公們與數碼精靈成為拍檔之迷.目擊此事的小朋友日後受到選召,參與拯救數碼世界.

赛博朋克子供化,吸血魔兽别黑我。
《数码宝贝的大冒险1》的最终战役中,少年们被二进制代码化,一片茫然之中用希望的力量才在数字空间里变回实体。
威廉·吉布森在他的小说《神经浪游者》中开辟出赛博朋克(cyberpunk)的科幻小说流派,流派中最具有代表性的概念便是赛博空间(cyberspace):在数字空间里的虚拟现实。后来真正把“赛博空间”发扬光大是电影这一载体——从《电子世界争霸战》到《黑客帝国》,以此为主题的科幻电影不一而足。
《数码宝贝》是一部从游戏改编而来的动画,动画里的世界观设计自然一脉相承过来——少年们在数码世界里面化为数据,同时数码世界和现实世界联系十分紧密,数码世界的动荡直接导致现实世界的崩塌。我们都还十分清晰地记得,少年们在东京对究极吸血魔兽一战中,现实的天空剥落显露出数码世界的大地。这毛骨悚然的一幕里所透露出的末日情节很可能是最早植入我心中的原型之一。
续说最终战役,少年们好不容易实体化之后却发现他们置身于一片寂寥又深邃的深空中,此时极恶魔王乘骑着不规则的十面体魔方启示录兽现身,看似数码世界史上最黑暗最下流的技能全使了出来。
是的,能力。数码世界里构成世界本身的是数据,能让其运转起来的同样也是数据。数据实体化为能力,数据实体化为一切。故事中有一片能称之为“仙境”的方寸之地,其中居住着一位缺牙的老爷爷,他给少年们解答了关于数码世界几乎一切的疑惑,这个地方便是数码世界里的“龙渊阁”。在故事里,并没有出现类似于“世界后台”的地方,或许有这片仙境,或许有小丑皇守护的黑暗龙转山,但它们都是为了呈现世界背景的道具。大概作为已经黑暗到快超出限度的子供向动画来说,再挤入复杂的背景建立就有些过了头。
数码兽们纷纷进化至所能达到的最高形态和少年们一起用尽全力使出了所有最强的技能,陆续对极恶魔王进行轰击,BOSS最终扛不住打算自爆,与整个数码世界同归于尽。少年们大喊着“我们还有明天!”,八个神圣计划光芒闪烁,组合成一个六面体锁死了萌芽状态的爆炸,消失在虚空之中。
这一幕昭示着,其实数码空间的控制权已经掌握在了少年们的手中,也许一直被忽略的道具“神圣计划”一开始就是隐匿着的最终兵器,用来操纵数据与其流向。极恶魔王黑人的手段其实并没有被严重夸大,还抵不上双头的究极吸血魔兽的给予梦魇强烈。故事的最终走向光芒万丈的升华之中,总算符合了动画子供向的定位。
这种赛博朋克与子供向的结合不是第一个,但绝对深刻烙印在我们的记忆之中。谁敢说十年后再回头看这部动画,丝毫不再被这个世界观冲击?

電視動畫的開端,世界各地出現異常的天氣現象,極之不尋常.一群日本小學生參加學校舉辦的夏令營活動,當中的七名小孩奇怪地消失了,他們分別是六年級的城戶丈,五年級的八神太一、石田大和、武之內空,四年級的泉光之郎、太刀川美美,以及三年級的高石武(小名阿猛).孩子們睜開眼睛,發現自己身處從未聽聞的異世界,他們各自得到名為數碼精靈的拍檔,並且擁有一部數碼暴龍機,數碼精靈更有戰鬥的能力.孩子們不知道自己來到這裡的原因,亦不清楚如何返回自己的世界.正當苦惱食宿問題之際,溫純的貝殼獸忽然襲擊他們,眼見所有人生命受到威脅,太一的暴龍發出光芒,亞古獸進化成體積更大的暴龍獸,輕易擊敗了貝殼獸.危機過後,卻帶來新的困惑:「什麼是進化?其他數碼精靈也可以進化嗎?我們來到這裡純粹偶然嗎?.」孩子們相信,只要解開這些迷團,就能找到回家的方法.

本文由www.22933.com发布于澳门新濠登录网址,转载请注明出处:刷爆无限大,小學最強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