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的子女都在舞蹈,火影忍者里的日自己

“佐助跟我没有很深的交情,我也不喜欢这个人。但佐助也是木叶的忍者,是我们的同伴。所以我们要拼命把他救出来,这是我们木叶的风格。并且,虽然我的性格这样,但也不会在这件事上怕麻烦。因为我的行为关系到你们的性命。”

事实上,宇智波一族的衰落,在初代火影在世时,就已经埋下了伏笔。初代火影是一个政治智慧与政治手段无比高明的人物。根据后人的讲述,初代火影在建立木叶村后主要干了两件事情:分尾兽,解散千手家族。第一件,分尾兽,是为了平衡各忍者村的实力,使相互之间有制衡,因而能换来和平,但在这里面初代火影耍了个心眼,把实力最强的九尾留在自己村子里。虽然分出去8只,其他村子每个村子2只,但在“晓”捕捉尾兽的最后,我们发现,尾兽被捉走的村子几乎失去了政治话语权,而拥有最强实力九尾的木叶村,有着绝对的话语权,甚至成为忍界联军的领袖。第二件,解散千手家族,这绝对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惊世绝伦的漂亮手笔!本来,千手家族和宇智波家族争雄,其他的忍者们只有看戏的份。但千手家族解散后,就跟其他所有的忍者融为一体,披上村子利益的巧妙外衣,直接孤立了宇智波家族!在村子里的人看来,宇智波家族拥有强大的写轮眼,又自成体系,是独立于中央政权的危险势力,所以一定要孤立、要监督。一来二去,整个木叶村和宇智波家族的隔阂日深,终于发展到要相互除掉对方。千手家族解散了,但却永远存在;宇智波家族没有解散,但却永远地被从村子里抹了去!由此可见,初代火影是一个多么可敬而可怕的存在!

看完火影忍者,感觉就是小日本好变态啊。忍者文化在日本文化中其实是很有代表性的,忍者始终处于被雇佣被利用的对象,忍者们根本不可能独立于权势而存在,只是家奴的身份而已,像中国文化中这样“侠”的形象,永远也不可能从日本文化中产生。
火影忍者里反复出现的孤独者与背叛者形象,其实是反映了日本人固有的民族本性,虽然他们承继中国文化而崇尚集体精神,但他们的集体精神建立在服从的本质上,在他们封闭的内心始终对外界惶恐不安,作为个人来说,他们渴望的交流与情谊要用生命作为代价才能获得,这就是“忍”的本性。所以他们可以轻易地轻贱人的生命而当作荣誉。而其他人也不会以此为意,因为他们自己也是血腥的杀戮者。那个所谓封印的尾兽,包括所谓的咒印的力量,实际上是日本人自己内心想拥有的一种强大的却不属于自己的力量吧!既想利用它,又担心不能控制,在惶恐不安里度日,把控制的希望全都寄托在一个人的身上,难保失控,所以又极度孤立排斥这个人。力量的强大来自于憎恨和怨怼,陷入黑暗是因为对强大力量的无尽追求,即使正面人物反复对抗黑暗,但是整个动漫给人的感觉却是压抑而且沉闷的。最强的正面人物和反面人物大多都出自最大的忍者村,不断出现人伦惨剧,不被族群接纳的痛苦和失落,大约只有在这种文化偏执到一定程度才会强迫所属人群中不断出现优异的叛变者。这也说明,优异者虽然被期待,但同时也变成另眼相看的原因,这个原因导致另一种不被族群接纳。
大约也能够说明,日本这个民族为什么很少会出现天才级的人物,集体服从(下级绝对服从上级)的精神太过压抑人发挥天分的本性。这和中国式的集体主义精神完全不一样。
中国文化里的集体主义本质建立在家国天下的基础之上,虽然也有狭隘的局限性,但却是以“仁”为中心,严于律己,宽以待人,牺牲的本质是以己救人,牺牲的是自己的生命,而不是他人。以德服人,而不是以力量和地位压人。这是一种较为松散的集体主义精神,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以亲缘关系为主,虽然不重视个人的个性发展,但不限制人天分的发挥,因为血缘关系,对亲人总会有宽限的一面。把家的理念归结为天下,所谓“四海一家”、“四海之内皆兄弟”,中国人便能以包容之心容纳天下,因为国土辽阔,人口众多,文化先进,国力强盛,周边国家莫不臣服,边患骚扰难得会到亡国的地步,不会有日本人那种火山地震频发又国土狭小无处可逃的感觉, 所以很难理解那种朝不保夕的悲观论调。从这个角度而言,这是大陆国家与小岛国的文化差异。
从火影的地图来看,虽然有变化的地方,但还是能看出轮廓,日本还在自觉不自觉地梦想中国的大陆土地,从东三省甚至到内蒙古的广大的领土都在觊觎之列。或者从另外一个角度去谈,日本人其实从心底里是倾慕中国有如此广博的国土,深远厚重的文化底蕴的,但却鄙视近现代中国的孱弱与落后,所以在这部动漫里又能看出近现代日本“脱亚入欧”的路线,所谓五大国的同盟和争斗,既有来自古代日本战国时代的混战的平衡,也掺杂着英国自古以来的大陆势力均衡政策,所以很能解释为什么在火影里时空背景如此混乱,因为日本人一直想把承继强势的古代中国文化与学习近现代西方科学技术精神杂糅在一起,这就是梦想中的最完美的日本国。这样的嫁接当然会让中国人感到费解,但永远只是强者的追随者的日本,这样做梦却不奇怪。
再一点,从人物形象来看,女孩子的形象还算好看,但千篇一律,除了发型服饰不一,缺少个别的特色,男子的形象无一例外带着一种很奇怪的阴柔之感。说句实话,好像没锻炼过的病秧子,画皮画脸,可惜没骨头没肉,作为一个成人来说,这样的形象很难打动我。大约十多岁的孩子会喜欢这样接近女性形象的男性形象,但我却有一个忧虑,难道等成长为成人他们还会喜欢这样的形象?看到有孩子讲整天说日本动漫毒害青少年,难道日本不怕把自己青少年毒害了。我想到却是另一个问题,在沼泽里生长出来的花草自然不怕沼泽的湿气,但习惯了沙漠气候的胡杨能忍受得了那种环境吗?中国文化环境里成长的孩子浸淫在日本文化产品里不能自拔,谁知道结果会如何呢?中国的博大宽容厚重仁义真的会在“忍”的这把刀下被切割得七零八落吗?
忍者分为上忍、中忍与下忍,“上忍”也称为“智囊忍”,负责制定策略,调兵遣将;“中忍”是行动组指挥头目,负责发号施令,决定何时动武;“下忍”则是特战部队,冲锋陷阵全靠他们。此外,忍术还包括阴忍和阳忍。“阴忍”强调隐身潜入敌人内部进行刺探或破坏活动,“阳忍”则强调在大庭广众之下运用智谋取胜。目前我们看到的忍者几乎都是“阴忍”。忍者一般出身于农民,遵从着一套自己的专门规范,就是忍术。忍者学习运用忍术的根本目的不仅是为了获得登峰造极的暴力和毁灭手段,而且要培养个人同周围环境的协调,从而产生一种使生来具有的并跟随这种穿越宇宙总纲行动的直觉。忍术的理论基础来自于中国的孙子兵法,日本人在兵法理论的基础之上加上修炼之道以及在山中的伏击技巧,就发展成了忍术。忍术的内容包括战斗、制造混乱和收集情报等,需要忍者练习伪装、逃跑、隐藏、格斗、爆破、地理、医学等科目。与大众的想法相反,忍者专门从事的是窃取敌方机密的间谍活动而并不是像刺客一样的暗杀行动。因此他们使用的武器比较特殊,除了御敌以外还要具有逃跑、盗取、制造混乱等功能,大多使用的是忍刀和锁链棍等武器,而且“一器多用”,像忍刀的刀鞘外常常缠有绳子可用于攀登;刀的底部可以打开,潜水时可用作呼吸管,窃听时用作传声筒等。在战国时代,忍术得到了进一步的发展,并且形成了很多的派别。其中以伊贺(现三重县西北部)与甲贺(滋贺县西部)两地为本。其它的有青森中川流、山形羽黑流、新泻上杉流、加治流、长野甲阳流、芥川流等。这是一个非常需要忍术的时代。忍者的生命不属于自己,而是属于他们的主人,或者某个组织。为了主人他们可以随时作出牺牲。对他们而言,生命的意义只在于那刺杀的一瞬,就像樱花一样,绽开最绚丽的时候也是它凋谢的时候,这也是日本民族心底深处对于“死”的诠释。因此忍者的身份地位虽然不高,却依然是日本文化中一个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

鹿丸另一个受欢迎之处,就是他给人的安全感。我们设想一下,一个由鹿丸带队的小组,和一个由鸣人带队的小组,显然前者更能给人安全感。这种安全感来自于鹿丸强烈的责任感。在追回佐助的任务中,临出发的时候,鹿丸给队员们说了一段话:

千手对宇智波的胜利,是意志对力量的胜利。我们知道,六道仙人临终时,将力量给了宇智波家族,将意志给了千手家族,从而开启了意志与力量的千年对决。然而不幸的是,这个故事发生在日本这种强调精神意志的国家里,所以从一开始便注定了千手一族的胜利。不过,宇智波一族的故事也告诉我们,过分强大的力量也不是什么好事。如果不能掌控,只会给自己带来灭亡。事实上,在这个世界里,以及在三次元的世界里,力量都是在均衡中缓慢向前发展的。太快的会被消灭,太慢的也会被消灭,所以要看清楚形势,不要妄图与自然规律对抗。初代火影懂得这个道理,因为至今我们仍然能够看到,他坐在龙椅上长发飘飘耀武扬威地要解散千手一族时,嘴角掠过的那一丝狡黠的笑意。

--

我们更常见的是,因为一时的激情,盲目承担下了工作、婚姻、朋友的责任。当激情过后,遇到困难时,便开始推三阻四,这才是俗人逃避责任的心态。

自来也,鸣人的新老师,被神选中的引导者。不知是不是由于宗教献祭的思想影响,引导者是一定要殉道的。又或者,作者的逻辑是,下一代一定要经历上一代的死亡,失去了保护者之后,才会迅速地成长起来。像佐助、鸣人、鹿丸,就是分别失去了鼬、自来也、阿斯玛之后,才有了坚定的决心。在预言中,自来也作为选中的引导者,将在生命中的某个时刻迎来重大的抉择,抉择的结果将改变世界的走向。自来也不知道,做出选择的时刻居然是临死之前。作为引导者,只有通过死亡才能真正履行并完成自己的使命。

守护自己最重要的东西:白的人生观
http://www.douban.com/review/2641154/

这也是贯穿整部作品的浓重的宿命论思想。在无比牛X的六道仙人建立忍者世界后,他的两个儿子分别建立的家族,千手和宇智波,就开始了无休无止的争斗。这种争斗从最开始延续到现在,将在佐助和鸣人的命运对决中达到一个小高潮,会不会结束,还很难说,要看作者未来的心情。不过从目前的种种迹象来看,这种漫长的争斗会在佐助和鸣人的对决后暂告一段落。证据1,自来也选择的是世界走向,那么鸣人就是预言之子,是会给世界带来改变的人。而这种改变,很可能就是终止这种宿命论的争斗。证据2,宇智波一族的人几乎都死了,只剩下斑和佐助。即便两人最后都活着,短期内也不会繁衍出更多的家族力量。

说到责任感,就要说到鹿丸的另一个经典口头禅:

卡卡西,三人的导师。卡卡西大概是这个世界里过得最悠闲的一个。身为曾经的天才少年,实力不俗却又毫无名利之心,每天就捧着自来也写的黄色小说。不过他教学实力不行,充其量也就给佐助和鸣人各教了一招,却没有培养出学生们完整的人格。所以三个学生都离他而去,各自找新老师去学习提高。而且卡卡西的实力已经许久没有进步了,所以说,都是看黄色小说看的!

喜欢鹿丸,就要像他那样,找到自己深信不疑的人生理想,并为自己所承担的责任而努力。

鼬的弟弟,就是佐助。佐助和鸣人,传说中的主角,命中注定要迎来最终的巅峰对决。一个冰冷,一个热血,分别代表着人类的理性与激情,最好的朋友也是最大的敌人,动漫里万年不变基情四射的组合。这两个人,虽然戏份最多,但角色设计明显缺少新意,属于大部分作品中都会有的形象。

鹿丸在《火影忍者》里有一个很特别的地方,就是他的人生观,也就是我们在上边引用的那一段。这个人生观既不高尚,也不低俗,却是鹿丸向往的,也是很多鹿丸迷喜欢他的重要原因。

鹿丸,同班同学中最聪明却最没干劲的一个。鹿丸这个角色,更像父亲,或者说是同龄人中成熟最早的一类,先知,或者有作者的影子在里面。鹿丸的成长有一个明显的拐点,就是导师阿斯玛战死事件。在那之前,鹿丸还是个孩子,喜欢躺着看天,下下将棋,皱着眉头做个任务;在那之后,鹿丸迅速成长为团队领袖,能够领导同伴战斗并为行动负责。特别是当自来也战死,鸣人犯二的时候,鹿丸平静地对他说,总有一天,你也会被人称作鸣人老师,你也会成为在拉面店里请客付钱的那个人,你还想幼稚到什么时候,想想老师们的牺牲是为了什么!这完全是一段爹训儿子的对话,再加上鹿丸总是和女忍者作战,总是泡各种御姐,所以我严重怀疑鹿丸是作者的化身,是其在自己构建的世界里泡妞训主角的Avatar!

“真麻烦……”

樱,夹在两人中间的大额头美女。不得不承认,樱的形象与看戏的我们最为相近。读书时成绩很好,实际应用时却其实没啥本领;从前稀里糊涂地深爱着某个人,也被另一些人稀里糊涂地深爱着,为了感情而任性冲动;到最后,才发现感情是感情,办事是办事,自己的问题还得靠自己来解决。另外,樱的故事告诉我们,选一个合适的导师是多么重要。当初她在卡卡西手下时,所学专业不对口,完全是废柴一个;后来遇到了贵人纲手,得到怪力和医疗忍术的亲传,才发挥出自身实力,几乎独力干掉了“晓”的成员蝎,甚至被千手婆婆评价为有希望超越五代火影的人才。这是为什么,这都是牛B导师的光环啊!

《世说新语》里有一个华歆和王朗的故事:

鼬是这个组织中比较特殊的一个。这是一个悲剧的人物,承载着日本文化里的悲剧情节。作为家族的长子,他要承担起振兴家族的使命;作为警备队的一员,他也要恪尽职守。当忠和孝冲突的时候,要舍弃自我,完全服从上头的命令,干掉了几乎所有的家人。日本文化虽引自中国,但在引入时进行了刻意的修改,去除了最高的道德要求“仁”。也就是说,在中国,“忠”的道德要求之上还有“仁”,王有道则从之,王无道则逆之。然而日本文化去掉了“仁”,个人就只能绝对地服从于“忠”。然而这还不是最悲剧的,最悲剧的是鼬还有个不争气的弟弟,鼬从最开始就溺爱着这个弟弟,所以不但放了他一条生路,还让弟弟把自己当做仇人,以向自己复仇为目标成长。这样鼬终于把自己送上了众叛亲离的不归路:服从村子的命令却被村子当做叛徒,身为家族的长子却亲手消灭了家族,加入了“晓”却又处处设防维护着弟弟,唯一心爱的弟弟又要必须把自己当仇人。在这些根本无法解开的重重纠葛之下,鼬别无选择,只能一死以求解脱。于是演到中后期的时候,悲情人物鼬终于悲情地死掉了。这悲壮的一死,又深深契合了日本文化里看悲剧看死亡的审美心态。当鼬在屏幕上缓缓倒下时,换回的是,无数人血脉里贲张的呐喊。

华歆能够在评估自己的实际情况后,作出正确决定,即这个责任承担不起。之后,这两个责任被王朗和郑泰等人强加在头上。既然承担了责任,就要承担到底,这是君子所为;而王朗、郑泰之流,在这两件事上,只不过是“拍脑袋决策,拍胸脯保证,拍屁股就走”的俗人。

《火影》是部好作品。虽然画风粗糙,而又剧情拖沓,但其毕竟构造了一个完整粗犷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我们见证了主角们的成长,见证了他们在时代大潮流中的跌宕起伏。

本文由www.22933.com发布于澳门新濠登录网址,转载请注明出处:神的子女都在舞蹈,火影忍者里的日自己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