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22933.com自笔者的壹头眼望着过去,稻草之轻

2009年7月3日还身处法国巴黎的Japan Expo,四天后他出现在了菅野洋子的77Live演唱会。演唱会的开场动画便是由他执导的。而此时的菅野小姐已是单身状态。我们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在“混沌武士”之后 我又三步并作两步的看完了渡边信一郎的另一部作品“星际牛仔”

“我的一只眼看着过去,一只眼看着现在。”结尾处史派克面对质问他的菲如是说。

《渡边信一郎:监督的旋律》

起初对这部作品的印象并不是十分积极的 并不太喜欢日本主流文化中过于西化的部分 让人感觉像是一个闰土模样甚至还带着银项圈手拿钢叉的ABC 还有Faye亮黄色的一身行头 紫色短发 怎么都不能从第一眼看出她御姐的角色设定

这是一个没有未来的男人。

创造力与概念(Creation and Conception),双C是监督的旋律。

而看过全部26集之后 我必须说 我是被感动了

这是一艘没有目的地的飞船——COWBOY BEBOP。

do~

如下是我在这部作品短评里面写到的:
“虽然感觉每集的篇幅严重限制了剧情的铺展 使得每个小故事都不是那么充盈有滋味 但慢慢的铺陈 在最后一章见出了爆发力 玄关众多 例如Spike和Faye以及Jet间的情愫 Spike的哪只眼睛是义眼 每个人的过去和每个人的归宿 感人至深时 不见唏嘘 不见眼泪 有的 只是情理之中的怅然若失 和郁结不能开的 ‘释然’”

史派克和杰特作为赏金猎人四处寻找“猎物”,期间偶遇被拐走的小狗艾因,结识逃债物质女菲·瓦伦泰因Faye Valentine和电脑神童艾德。本来只有两个大男人,吃着没有肉丝的青椒肉丝的COWBOY BEBOP,就这样逐渐热闹了,热闹起来的是史派克最讨厌的三样东西:毛茸茸的东西,女人和小孩。

动画监督中对音乐最有天赋的人选,非渡边信一郎莫属。

导演最震撼人心的一击 来自片尾字幕之后 Spike印在台阶上的素描侧脸似有似无的笑容之后 一如之前所有剧集的一行字 “You're gonna carry that weight.”

这是个传统的题材,可是渐入佳境。

渡边信一郎于1965年5月24日出生于京都,血型A,著名动画监督,代表作包括「Macross Plus」、「Cowboy Bebop」、「Samurai Champloo」等等。

诚如许多评论讲到的 Spike是一个活在过去的人 当下的生活里 他散漫不羁 惺忪迷离 真正让他拥有存在感的 还是过去那个时间里的每个片段 每一个人 所以 当他有了任何关于Julia的线索时 他的表情 他的眼神 都如同酣梦中惊醒一般 变得严肃冷静 并且充满活力
在这样一部充满着美国西部元素的作品里 我不由得想要套用支撑起西进精神和美国梦的美国式基督徒的人生观念”We are all working out our own salvation.“
对于Spike最后和Vicious的对决 我认为 也是他寻回救赎的最后一个机会 对于他来说 一个宿命中的交代 远远要比被命运遗忘的残命宝贵太多 也要幸福太多

与永生者的对抗(6),亲情与善恶之辨(8),太空垃圾的意识(9),被遗忘的在冰箱里屯放一年的特级松阪牛肉异变成新生物(11),时间跨度过大的诡异滑稽复仇(14),实验牺牲品的暗杀者东都(20),与另一个自己的较劲以及滑稽尴尬境地的以爆炸警告世界者(22),邪教、传媒(23)……随着他们冒险仍不失为丰富的经历了。

在「Cowboy Bebop」中,渡边信一郎将经典西部片与二十世纪四、五十年代的纽约黑色电影(film noir),爵士乐以及香港动作片等元素相结合,同时这样的故事多数又发生在星空之中;在之后的作品「Samurai Champloo」中,他又将冲绳文化和hip-hop、现代日本价值观以及江户时代的武士等元素相杂糅,创造出了另一种令人耳目一新、极富活力的新型时代剧。渡边信一郎的动画就像是陀思妥耶夫斯基《卡拉马佐夫兄弟》那样的“综合小说”类型但是另一种形式上的“综合动画”,好比一个大熔炉,在既定的世界观背景下,将纷纭杂陈甚至相反的元素赶到一起,并在混沌状态中找出一种新价值,渡边也因此以和谐协调各种类型风格并将之整合统一创造出另一种崭新风格(new genre)而为人所知,而他对动画节奏以及配乐选择的把握更是让人津津乐道。

虽然在这样一部用故事讲述人生维度的作品里面讨论细节的意义很容易落的庸俗 但我还是不禁会想:
如果Spike死了 就像最后湮灭在Space里面的那颗星宿 那么对于这样的结果 我们应该学会理解 并且敢于承受 weight在这里出现 很难能够不让我想到另一部著名小说的名字《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
如果Spike没有死 那么最后那个抬手戏谑的开枪动作 是否能被认为是他对自己的过去 对自己因为红龙组织带来的种种恩怨的一个挥别呢?

名曰冒险,他们却是漂泊者,只是在广阔宇宙里追随猎物或者被卷入矛盾的中心。

re~

Spike倒下时 Faye和Jet都不在他身边 虽然恢复记忆的Faye曾经一反常态的执拗得甚至有些撒娇的挽留Spike 她不想失去他(我是这么认为的) 但Faye终究是没有做到
Jet是Spike从开篇以来的搭档加老友 而且不管是由于腿伤抑或其他原因 他终究是没能前来与Spike共赴生死 这是不是也是在说 无论有意也好 无论天意也罢 同行的人 亲近的人 往往只能怀着撕心裂肺的牵挂和不愿直视的关切站在一边 无助的看着与命运抗争的你

没有目的的生活,没有意义。

1972年,KISS乐队由Paul Stanley和Gene Simmons组建,三年后在渡边十岁那年他们发行了一张名为《Alive!》的专辑;那个时候的渡边就已经开始拿音乐做“实验”了。

写到这 我忽然想到了2011年元旦刚过 送我到费城机场 在即将只身前往印第安纳开始新生活面对未知的新挑战的我的怀里哭成泪人的小姨

第10话,杰特回到他离开的星球,揣着他那指针静止的怀表。离开时,他对那女人说:“时间一直在动。”转身后低头看看那怀表,微微一笑,信手一甩,清澈入水。

《Alive!》中的「Rock n' Roll All Nite」成了KISS乐队的第1首热门歌曲,一年后他们新专辑《Destroyer》中有一首歌叫「Detroit Rock City」,在「Detroit Rock City」的最初版本中,歌曲开头是一段收音机——可以想象应该是那种车载收音机,播放的就是这首「Rock n' Roll All Nite」。

所有有关感情的牵绊都是一根根压在我们心上的稻草 哪怕它们还远不是最后压垮骆驼的那一根 却都是有着不可忽视的 哪怕微乎其微的重量的 这些weight就是成长中我们的内心需要carry的分量

13-14话,八音盒纠缠了几个人的命运。

「Detroit Rock City」这首歌的尾声伴有一阵急促的刹车声、以及撞毁的声音,与之前的车载收音机相呼应,讲述了一个关于KISS歌迷的故事。这位歌迷为了看他们的Live而不幸丧命于一场车祸……听上去有点像熊天平为因摩托车事故而丧生的弟弟作了《火柴天堂》的情况。而且确实是个真实故事。

播放器进度条回到起始处之后的几秒钟 我感到窒息 我明白 这是躲在胃里的激烈的感动反刍之前的生理反应 为了帮助自己消化 我码出了上面这些字

而24话,在我看来是最高潮。菲找回了她的记忆,艾德偶遇她的老爸(虽然这个无厘头的老爸在不到5min之后就又一次无厘头地离开了)。菲走了,她要找“有自己的地方,那才是最棒的东西”,她要躺在记忆里。艾德走了,用她特有的方式告别。艾因踌躇了一下,决定追随艾德。原本只有两个大男人的COWBOY BEBOP现在也是剩下两个大男人无声地啃着艾德老爸送的鸡蛋,狼吞虎咽,一个接着一个……

渡边信一郎对「Detroit Rock City」非常着迷,在日本国际交流基金会(Japan Foundation)的资助下,2006年他有了一趟美国巡讲之旅,其中一站他便来到了这座歌中的城市——底特律(Detroit)。

26话最终话,史派克悄无声息地回到BEBOP,杰特大吃一惊。在那个当口略显奇葩地吃了一顿饭,史派克起身,杰特问:“是为了女人吗?”门口,菲的枪口对着史派克:“我记得你讲过,过去根本无所谓……”史派克凑近菲:“我的一只眼看着过去,一只眼看着现在。眼睛所看见的并不是真实的,我这样想着。我本来想做个永远不会醒的梦,呵,但不知何时从梦中醒过来了。”菲:“我……已经恢复记忆了,但是……一点好事都没有。能回去的地方……根本没有。我只能再回到这里!而你……要去哪里!去送死吗?”史派克:“我并不是想去死。我到底是不是真的还活着,想确认一下。”史派克转身,背后是菲无助的枪声。

在底特律电影节上他把这首歌跟电影「Dirty Harry」归结为自己当初走上电影之路的根源。也许是那座熊熊燃烧仿若地狱城市的诡异让他没由来的生出被吸引但又兼怀恐惧的矛盾心情。也许仅仅是因为潜意识里关于「Detroit Rock City」这首歌的缘起触动他的少年心让他突然觉得有些伤感了。

圣奥古斯丁对上帝忏悔,求知:“人的思想工作有三个阶段,即:期望,注意与记忆。所期望的东西,通过注意,进入记忆。谁否定将来尚未存在?但对将来的期望已经存在心中。谁否定过去已不存在?但过去的记忆还存在心中。谁否定现在没有长度,只是疾驰而去的点滴?但注意能持续下去,将来通过注意走向过去。因此,并非将来时间长,将来尚未存在,所谓将来长是对将来的长期期待;并非过去时间长,过去已不存在,所谓过去长是对过去的长期回忆。”

(题外,若杉公德的「DETROIT METAL CITY」显然也是由此而来。)

茱莉亚:“这是……做梦吧。”

mi~

史派克:“呃,一场噩梦。”

“我厌恶‘背景’音乐这样的念头,只关注画面而让音乐退而求其次作为可有可无的‘背景’,这么做我绝对是办不到的。在我观念里,它们是同等重要的,只有画面与音乐间的相互碰撞才能提升一个动画作品到达它新的高度。”

COWBOY BEBOP并非全为过去所淹没,艾德是唯一的幸存者(with艾因),也许她就是那个未知的未来吧。橘色的艾德和艾因在落日余晖中奔向了远方。

这样的口吻……并非出自渡边信一郎之口,而来自真下耕一。平心而论,以「Noir」为鉴,真下确实是对配乐趋之若鹜,甚至让大多数监督有过之而不及。但有点虚张声势的暴发户感觉。懂音乐的人大多内敛,即便爆发出来,由着音乐去,也应该是一种崩射的激情。一种天赋,像写诗一样。

P.S. 《星际牛仔》配的音乐口碑也极好,爵士蓝调,和动画很合拍。

音乐不只是个背景,甚至动画才是音乐的背景。渡边信一郎也并不是没做过这样的事情,但即便如「Cowboy Bebop」第5话「Ballad of Fallen Angels」中那样在选择配乐过程中决定场景的情况存在,动画场景建立在配乐之上的情况,也没有令人觉得多少突兀感。

我不清楚真下耕一是如何与音乐相遇的,但对于渡边信一郎这是一个耳濡目染的过程,不管是最初与KISS的相遇,还是后来与菅野洋子的相遇。

在制作「Macross Plus」之前,渡边信一郎其实并不认识菅野洋子。那时候菅野洋子的委托几乎都是纯商业性质的,在Victor Entertainment方面的强烈推荐下,渡边听了她之前所有的作品,留下的深刻印象让他毫无悬念地征用了她。「Macross Plus」Newage倾向的配乐——这种介于轻音乐和古典音乐之间的新样式音乐所带来的无比空灵、神秘、飘渺的色彩以强烈的视听感受征服了观众,渡边信一郎就在这样的旋律中以监督之名出道,而被誉为动画界的莫尔扎特的菅野洋子也从此开始了她的动画配乐之路。

配乐从此、从来在渡边的作品中占有极为重要的地位,这与他认为“音乐是宇宙中一种共通的语言”的念头是无不相关的,而菅洋的音乐无疑就是这样一种语言——她在今年的77Live上自揭Gabriela Robin的火星人身份可见一斑。他们各有天赋,他感知,她创造。他们天生一对,珠联壁合。2006年,著名ACG网站IGN便把“史上最佳动画配乐”的荣誉给了他们的代表作「Cowboy Bebop」。

fa~

本文由www.22933.com发布于澳门新濠登录网址,转载请注明出处:www.22933.com自笔者的壹头眼望着过去,稻草之轻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