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泣的恶魔与神,留着一起看果然是做对了呢

图片 1

      可惜的是,作为一个职业音盲,在这样的2014年的新音乐题材作品里。还是没看到有新的美术表现方式,真的很遗憾啊。既然选择了色彩来做表现的路线,那其实还能有更多更好更极致的方法,听不到声音,在海里,能更黑暗,更绝望,让一个小孩在比赛里第一次因为生理缺陷产生失败是更加的让人深刻的。公生在两年前的比赛上抱头爆流眼泪,那种内心的悲号,还没能在后来的高潮里表现,所以看到小薰给予帮助,天上洒下圣光的时候,显得“水到渠成”的感觉,过于流畅和理所当然。没能从这个期待已久的片子里得到对音乐的重新认识。

图片 2

图片 3

剧情,人物,表现方式,都是保守的日本风格,让人那么习惯和舒服。和《一公升眼泪》催泪三部曲等片子一样的套路和结构,但是看完也是忍不住泪崩啊。就喜欢看这样的剧情。

图片 4

图片 5

       有些人说,和片里的评审一样的观点,钢琴比赛里,是神圣庄严的。音盲的我,我觉得是允许的。
       对于男主的肆意,那是因为他选择了和女主一样的路,不求功名。女主想在自己生命的最后一段路燃烧自己,作为这样的人,音乐对于她来说,就是自由的表达了,再也不受世俗的限制。这些,都是被允许的。而片里的所有人,所有打动过观众的心的他们,都是因为追逐着他或者她的背影,然后不知不觉踏上这样的道路。在选择得到评委(业内)的赞誉。他们选择了只为他们心里的那个人而演奏。这样看起来难道不美吗?

图片 6

图片 7

       OP和ED可能考虑到受众群体,还是选择了这样流行,不好听。(伤心)

     动画有一段不动明在身份曝光后,为了救助被陷害为恶魔的无辜人类,而挡在同为人类的那些施暴者面前的剧情。伴随着美树在家中打下自己为明写下的话语旁白,在场的施暴者中,一个孩子最先走出人群,拥抱了站在原地,流着泪没有反抗的那个恶魔,而紧接着之后拥抱了不动明的人,也是一群孩子。
     儿童是这部动画中纯真的代名词。纯真,意味着单纯和善良,同时也意味着会被他人所利用,会被周围的错误所引导。但牧村美树这个角色,则可以说是终极的,不被污染的纯真。也正是因为如此,她成为了不动明作为“人”最后的底线。
     不动明曾对自己说过“我是恶魔人,我绝不会杀人”。但当他面对美树的惨死,他悲伤地高喊着:“你们才是恶魔”,杀死了在场的所有的凶手,但不动明和这些施予暴行的人类,究竟谁才是恶魔?

图片 8

      在新番里,在四月看番总能看到这样让人毛孔舒爽的作品。

      但只有风格独特的画面的话,Crybaby充其量就是一部能让人留下点印象的作品,任何的影视作品说到底都最终要靠优秀的故事取胜。
      在开播之前,我其实是有些担心近年来水平忽上忽下的大河内一楼(本剧的编剧),要怎么把一个上个世纪70年代创作的故事改编成让已经深谙各种情节套路的现代观众看得上眼的作品。
      其实要说老作品翻新这种事,在业界并不新鲜。比较成功的例子比如平野耕太的《Hellsing》OVA,还有庵野秀明的《EVA》新剧场版系列,前者以超高的漫画还原度吸引了大批粉丝,后者虽然褒贬不一,但也以不同于原作的故事(以及极长的制作周期)为卖点,可以看出在保证基本设定差异不大的情况下,老作品翻新只要稍微拿捏一下力道,就能打一副好牌。
      当然也不是没有失败的例子,比如14年上映的CG电影《圣斗士星矢:圣域传说》就属于大刀阔斧开拓新载体然后用力过猛的典型。

在看四月是你的谎言之前对于这种番还是比较抵制的,也不是特别喜欢这个画风,但在闺蜜的推荐之下去把第一集看了,第一印象是樱花画的不错很有新海诚的感觉。音乐也可以,不过当公生说出小椿的眼睛也很闪亮的时候我觉知道一定会有一个转折,果然公生开始讲起自己的过去,严厉的母亲、黑白的钢琴以及不能听到声音的自己。根据闺蜜的残忍剧透,女主是一开始出现喂猫的女孩子,而且最后死了(听到这里的时候好想掐死闺蜜,最讨厌剧透的人了),几个用烂的梗,将男女主的初遇描绘出来,无意中听到的笛声,身处盎然春色的女孩,突如其来的春风,掀起的裙子,手机的闪光灯,公生和小薰真正意义上的初遇就这样被勾勒出来,很俗套,但不俗套的是它的画风、音乐、旁白。公生走向公园的第一步,小椿的声音响起[在遇见她的一瞬间,我的人生改变了,所听、所看、所感,我的世界变得色彩斑斓。]明亮的春天,绚丽的樱花,公生眼中的色彩,小薰的演奏,很容易就让人陷进去。也是在那一刻,我忽然想知道后面的发展。于是只用了三天的时间将四谎看完,看完之后总觉得心口闷闷的,不太舒服,一听四谎的主题曲就热泪盈眶,鼻头止不住的发酸。
我承认四谎的剧情很老套,即将离开人世的女主为了不使自己的生命留下遗憾,帮助男主走出阴影,最后离开人世,留下男主一人。如果没有精良的制作、优美的音乐,一定不会有这么多人喜欢,就像新海诚一样以假乱真打破次元壁的画面是他的优点,不会说故事是他的缺点(当然诚哥用一部《你的名字》完美的反击了)大段大段的人物独白让整个故事支离破碎,然而四谎没有,故事不仅没有因为人物的独白而凌乱,反倒更显得唯美,月光下小薰和公生唱的小星星,音乐教室里小椿的眼泪,以及最后公生的一句‘再也没有你的春天要来了’让整个四谎变得更加哀伤。一直觉得写四谎剧本的一定是个“矫情”的人,那么多忧郁却不发酸的语句,直戳人心底里最柔软的地方。
       [那么,既然在和不在都是一个样的话,就永远在一起吧,一直就在你身边。]
       [我现在变成这样可都怪你哦,明明已经放弃了,明明已经不再留恋了,是你让我想重新走上舞台,是你让我想继续活下去,哪怕只有一点点时间,这一切的一切,都要怪你。]
        [阿渡说的没错,这种事情,是要女孩子来告诉你的啊!]
        小薰用一个谎言将公生推得远远的,也救赎了公生。四月带给了我们太多的感动,小薰的暗恋、小椿的挣扎、公生的蜕变,不是每一个人的青春都会有一个青梅竹马和暗恋者,但是每一个人的青春一定会有一个让你憧憬的友人A。
        今生无悔入四月,来世愿做友人A。

      这样好的片子,总能在爱情,亲情,友情。都描写的饱满而让人向往。青春真好啊。

      不得不说像恶魔人这样的老酒装到汤浅政明这个别致的瓶子里,的确是焕发出了和老一辈恶魔人动画完全不一样的风采,几个原作中著名的镜头在他手下的分镜里变得极具张力。

© 本文版权归作者  锦书慢行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图片 9

图片 10

   而在飞鸟了的自白里,“爱并不存在,根本不存在什么爱,所以也不会有悲伤。”
   我大学时候室友曾和我讨论过一个假设,人的智慧体现于人使用工具,可一种生物自身进化得越完全,拥有的力量也就越强,当个体生命不借助外力拥有的力量越强大,它的情感和智力也会相继衰退,因为力量越是纯粹,达成目的所要借助的工具就越少,经过的思考也就越少。
   就好比是一个能够点石成金的人,为何还要懂得如何冶炼黄金呢?
   飞鸟了也是同样的,他是这颗星球上最接近神明的存在,明明只要拥有力量就能够生存下去,那“爱”这种东西,又有什么意义呢?
   他理应永远不会悲伤,永远不会流泪,直到不动明把那根接力棒交到了他的手上。
   人从爱中获得力量,爱将人从恶魔的手中解救。
   恶魔的身体里装着人心,所以他流下了人类的眼泪,而神一旦沾染了人性,也便跌落了神坛,流下了泪。
   眼泪在最后,变为了“人类”不屈的证明。
   最终的战斗之后,神的眼泪佐证了凡人们的胜利,虽然已经无人亲眼见证,但它已经交由那个叫做不动明的少年之手,传承到了另一个普通人的心中。

图片 11

图片 12

图片 13

原文载于我的公众号:重力社GRavity
多图预警
本文涉及剧透,未观看作品前请谨慎阅读

    奔跑的美树把接力棒交给明,而了却始终无法接过棒,理解这个动作的意义。
    在了的眼里,这个世界的秩序应该是冷酷的,强者支配生存,弱者伏地等待死亡。
    为什么要接过他手中的棒?
    为什么要奔跑?
    为什么要拥有快乐,拥有友情,拥有爱?

      永井豪有很多的作品都曾尝试过去讨论人,神,恶魔的边界,但他同时也在刻意淡化这种区别。在《恶魔人》里,他把最终反派撒旦设计成了和恶魔截然相反的形象,也就是撒旦堕落之前的样子——一个长着5对翅膀的天使。这无疑是一个具有极大讽刺意味的设定,曾经为了人类存续而战斗的是一个恶魔,而为了毁灭全人类的却是一个天使。这种看上去特别矛盾的不协调自始至终都是《恶魔人》系列的基调。
 在这个世界里,善恶的标准是十分模糊的,可美树这个角色却是纯粹的善。
     我把牧村美树看做是Crybaby里人类“理想化”这一概念的载体。我想大河内一楼在塑造这个角色时倾注了一切对人类美好的理想,无论是外观的美貌还是内在的善良,诸多积极的元素都被糅合在了这个角色的身上,让她的存在在这个残忍的世界里变得如此稀有和熠熠生辉,而她的死,则象征着这个世界最后的美好最终陨落,人类也不再具有拯救的价值。
    当人类失去了善和美,那结局也只有被恶魔,或者被自己毁灭。
    这也是Crybaby让我动容的最重要的因素,汤浅政明和大河内一楼通过这部作品为所有观众创造了在这个无形或有形的暴力遍地的现代社会里,一个理想化却又如此真实的美好。

图片 14

最后给自己新开的公众号打个广告,会不定期更新一些番剧和游戏的点评,喜欢的朋友可以扫码关注。
我自己的公众号:重力社GRavity
公众微信号:G_Ravity

本文由www.22933.com发布于澳门新濠登录网址,转载请注明出处:哭泣的恶魔与神,留着一起看果然是做对了呢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