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录神马的,到不了的曾经

吾辈为国而死,虽百死而不辞。可是,同伴们一个接一个死在他们面前,儿戏一般,坂本说:“我要去宇宙。”流血与牺牲已经改变不了国家的命运,也许到了宇宙中,在更广阔的空间里能找到一些新的启示,我十分之感动,到宇宙中去就要乘坐飞船,但是坂本严重晕船~好吧,虽然这是恶搞,但我也晕船,晕起来要人命,一个人能忍受身体上巨大的痛苦,并常年累月且义无返顾,为的仅仅是一丁点渺茫的希望,或者说是在寻找那一丁点渺茫地希望,我不能不感动,不能不赞叹!他把地球留给了银时,他生死与共的伙伴、能放心托付责任的伙伴,然后带着啊哈哈的笑声消失在宇宙中。

66,有些事需要经历很多才能明白,有些事却需要一根筋坚持才能明白。

     看了好长时间的银魂,总觉得有话想说,但又不知道从何说起。。。一种吃完牛杂后牙缝被全部塞满的感觉><,回家的路上一直在思考补充的内容,好吧,事到如今只好想到哪写到哪了-

     今次还是先谈攘夷4人组吧~这么热门的人气角色,很多人都写过了,再谈起难免落俗套,但是在喜欢,只好委屈各位看我发发牢骚啦,不足的地方请不客气的PAI出来~说实话压力很大啊><
     攘夷的前途是光明的,可道路是曲折的,早期参加了攘夷战争的4人组从最根本的角度来看谁都没有彻底的放弃攘夷,高杉主张武力征服一切,用强硬的手段消灭天人及现在维护天人的幕府,当然总督大人的手段高明,借力打力,这个留在下段做专门陈述;辰马的主张是现实中比较受欢迎的也是目前被应用最广泛的一种手段,即用经济贸易使得各星球各集团利益一体话,试想侵略战争的最终目的“利益”可以用更简便更不费力的方式得到,谁还会想着打仗啊,不战而曲人之兵,高,实在是高,就是周期长了点,制度的建立及执行还有待全面系统的发展;桂的主张在某个程度和高杉是相似的,但是更为柔和一些,用高杉的口气就是“太天真了”即以江户为中心一边不疼不痒的打游击战一边妄想与幕府甚至是天人议和,但其一直坚持发展民间草根武士浪人的策略倒是很值得称赞;银时,虽然平时总把“国家啊,战争啊已经与我无关”之类的废材发言挂在嘴边,但却坚持着已被幕府与天人所摒弃的武士道,这不得不说是以自己的方式坚持着攘夷了~

 

    (一)桂小太郎
    “不是假发,是桂”初听觉得是冒着傻气的正直,后来觉得桂其实也不是完全大脑空空的脱险脑残,更像是经历了很多残酷血腥场面为继续完成“江户黎明”这一夙愿而向现实做出的一种无奈的妥协,最后竟听得有些心酸了。。。
    长达20年的攘夷战争无疑是残酷的,尤其是缺粮少弹的战争后期,恰巧桂他们就活跃在这用残酷恶劣也无法形容的攘夷战争后期,桂的个性里固执的要求一切要美好的开始也要完美结束,这就不难理解他在战争结束后也没放弃攘夷活动,但环境变了,攘夷已经不被官方支持,曾经的战友也因意见不同而各自散去,桂要靠自己的力量扛起攘夷的大旗,对手也变得复杂起来,幕府的爪牙,依旧凶狠的天人,甚至有曾经的战友,这种精神肉体都饱受摧残打击的生活,想来不会比战争时期好过到哪去,幸好目标信念和个性里的固执让他坚持下来,在混乱中生存从来都是要讲究技巧的,这时神经过于纤细敏感是会坏事或走上邪路,高杉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

    在这我想说说自己的一些看法,虽然都是攘夷领袖,也都以各自的人格吸引周遭同伴为各自的事业舍生忘死,但可以看出两方阵容不同的吸引力及其所代表的阶层,高杉所吸引的同伴,不,都应该称呼为死士了,大都是拥有特意技能的奇人或狂热分子,这很适合鬼兵队的气氛,但拥有特意技能的奇人毕竟是少数,且不好控制(如藏人),这批人代表了一部分贵族武士及过激派的士族;桂的身边虽然看不到某个特别出众的助手,但这些看似普通路人甲乙的攘夷志士却是桂最为骄傲也是最后依赖的存在,他们代表了最草根的民众,没有什么特殊的技能,个人主观意识也不那么明确,换句话说就是比较容易洗脑,刀虽不够锋利,但使着还算顺手,且人数众多,以至于在攘夷志士的眼里,桂才是攘夷志士正统的领导人,高杉不过是旁门左道之辈。得民心者得天下啊。

 

    一直想说桂的脑子不是空空的像气球,而是被残酷冷峻的现实装得太满,满得有些超过一个身经百战的斗士可以应付的程度了,攘夷的旗帜可以因为环境变化而暂时转移,但决不允许被敌人砍倒,这是立场问题,所以攘夷志士可以因遭遇窘境而显露出窘态但决不可以对攘夷活动本身有任何借口疑问,这是原则问题。要承认桂很固执,对某些事物过于执着,但固执执着不代表死板,桂把这句话发挥到了极致,为拉拢银时不惜拖其下水,为筹集经费上街打工,装死,逃跑已成家常便饭,撒谎找借口干脆到脸不红心不跳,但是表面上的粗线条下掩盖的是面对现实的无奈,对自己没能带领大家见到江户黎明的羞愧,这种既当爹又当妈的公益劳碌叫人看得有些心酸。。。
     再听到那句“不是假发,是桂”鼻子酸了。。。

(二)高杉晋助
      只是单看外表实在觉得高杉比自视为攘夷正统领袖的桂更适合用“狂乱贵公子”的称号,过激的行为加上一副危险份子的打扮与天人幕府向平民百姓灌输的攘夷“极恶人物”的形象吻合得紧啊。
   
    很多时候,过激思想会引发行为冲动,行为冲动容易导致事故频发,事故频发处理不得当就会真的带来失败甚至万劫不复。革命中后期这种现场屡见不鲜,但高杉似乎是个例外,他可以一面全身神经敏感纤细的咀嚼曾经的攘夷战斗一面联手春雨策划着毁灭世界的过激危险活动,两不耽误。与曾经的战友决裂不管是不是出于主观意愿,但不对感情这类麻烦事做解释确实有成大事者不拘小结的乱世枭雄气质,顺便还摆出面对困难还保持微笑的乐观者姿态。

联手海盗集团春雨对抗幕府,天人,幕府,攘夷志士几大势力,其中天人实力最强也最庞大,所以暂时不列入战略重点;攘夷志士系出同门且能帮助自己牵制天人、幕府,那么安抚就好,尽管藏人私自(注意,是私自)出动违反了事先的部署,但并不影响大方向的战略部署;幕府政权既没有天人的军事实力,也没有与自己直接的利益关系,且在经历了20年攘夷战争后的幕府也仅剩个空壳而已。所有数据显示此时选择幕府成为自己下手的目标确实是战略上的最佳时机。
   
    凭借那出自正规军素养的战略战术意识高杉自然是明白的,战争不是过家家,仅靠个人意志和几个助手是办不到的,他需要有个强大的外援,敌人的敌人就是自己的盟友,春雨是个危险的外援,危险的程度并不亚于高杉本人,何况拉拢他们的代价也不菲啊,所以说红缨啊,伊东的叛乱啊不过是高杉为了转移幕府对他与春雨间危险联盟的注意力罢了,表面上桂和银时击破了高杉出场的所有阴谋,但实际上他们不过是替高杉成功的转移了所有人的注意力罢了。写到这里高杉内心的阴谋阳谋已经暴露,而这一切都被他不动声色的隐藏到左眼的绷带下。

    人无完人,是人自然就会有缺陷,在下一直固执的认为缺陷是上天用于区分人类与神的标记,高杉因被暂时定位为BOSS,所以享受了没有被恶搞的待遇,但作为人的特质,高杉不是蓝染,战斗至今居然也没有找到破绽的蓝染叫人有种说不出的异样感,没有缺陷破绽的人本身就就是个BUG,他不能唤起人们的共鸣,好在蓝染的设定属于非人类,不然这么大的BUG也够大家吐槽一阵子了,作为凡人的高杉也有被银时按住刀刃痛击一拳的时刻,也有没留神被桂一刀砍到腹部的窘像。。。这些无关痛痒的囧景也一并被空知猩猩像八卦新闻一样曝露出来。人也需要成长,犯错是成长的第一步,就算是蓝染大神也有做人副队长时对0番队无知的窘态,试想当年的高杉也是个肩搭同伴肩膀的攘夷好青年,到如今成为江户第一通缉犯,中间都经历了什么样的剧变确实叫人感叹现实的残忍。

     突然想到了一个有趣的情节,TV版里150集中,高杉与银时那NG了好几场的类似两名队长级死神卍解的对决场面,在下一直把这段作为原创恶搞情节来看,那已经不是人类可以做到的情景了。。。木刀与玄铁的碰撞最多闪点小火花和产生点木头碎屑,不至于弄得江户都要爆炸。。。或者说这一切都是八琪娜的魔棒变出的幻觉- -,好了回归现实,说句不怕被人PAI的话,在下觉得单论战斗实力银时应该是在高杉之上的,高杉的优势应该是战略战术的制定和战斗时机的把握,舍弃自己的长处去与对手的强项硬碰硬- =~这个。。。真要到了这地步,高杉大约就真的彻底败了吧。。。
    腹黑颓废美型的BOSS一般人气都惊人的高,哪怕出场的几率越来越少,这个高杉倒是同蓝染一样享受全套同等待遇(喂喂,你到底对蓝染有多纠结啊!)

(三)坂田银时
    友情,努力,胜利,无论从哪个角度看扳田银时都是标准的JUMP男主角形象,要将这位即使腰斩也不能更改这三大原则的人物和那些充满血腥,残酷,利欲的历史政治人物毫不做作的联系在一起,实际上是困难的。。。
   
    人与人之间的联系大都起源于语言的沟通,即彼此间就内心情感的变化进行不同程度的倾诉,随着相处时间及彼此了解的进一步加深,就会产生一种不需要直接语言描述且名为默契的东西,或许这样的方式更适合攘夷4人。

发现攘夷4人都不善于表达自己的内心,桂和银时是羞于表达,而把心绪用另一种类似自我解嘲的方式传达出来,于是传说中的吐槽就出现了;高杉则是不屑表达,天才或自恃甚高的人一般不愿意把心情的变化主动告知在他看来平凡无奇的人,所以高杉的这种略带孩子气情绪是可以被理解的;辰马的话大约是因为思想太过超前,表达后不被理解吧。。。据在下愚见认为这些大约可以称为战争后遗症吧,是对经历过残酷环境的一种宣泄,根据个性的异同,症状也会有差异。

    正如桂用他特有的间歇性脱线来掩饰战争和攘夷活动给自己带来的伤痛和压力,吐槽大约可以说成是银时为摆脱战争时期所造成的阴影创伤而形成的护身符吧,烟花祭典那集,银时与高杉那段关于野兽的对话堪称银魂吐槽之经典,“高杉呐,被你这样鄙视真是让人很不爽啊,区区野兽我也是有的,不过是白色的,呐!名字?叫定春”非常巧妙的回应了高杉对自己遗失斗志的讽刺,随后的一级重拳更是恰到好处的验证了自己的回应,这种无厘头式的表达也只有拥有相同经历的人才能真正体会产生共鸣并与其一起完成吐槽。

    银时有个著名的信念主张:“坚持别人给你准备好的武士道又能怎么样?...就算难逃一死,我也要贯彻我自己的武士道,按照我自己认为美的方式生活下去,保护我想要保护的东西!”说实话这样的主张在那个武士的一切就是腰间的刀和尊严的大切腹时代,实在是大胆而且标新领异的想法,咋看下有点像20世纪新新人类在安逸的环境下为彰显个性而标榜的宣言一样。但我要说银时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白夜叉,他的誓言自然是比没见识过残酷场面的新人类要郑重内涵得多,应该说2者都不在一个层面上。经历过战争见识过残酷的人和没有任何战争经验的人无论心态和身体都会有质的差异。什么?你说无法体会战争的残忍感?那么是否有人为连续军训1个月每天站3小时军姿外加全天睡眠时间只有4小时抱怨过?是否还有人为持续加班2个月取消所有正常休假,且夜夜通宵而想跳起暴走?那么把这些在你认为痛苦的体验全部加起来再乘以500倍,细细体味其中感受,那才是战争痛苦的零头。好了,体会去吧。

    那个攘夷的大背景下,银时一直是在扮演孤胆英雄的角色,所谓白夜叉就是攘夷志士们的精神慰籍,他不属于哪个派别,也不适合哪个派别,单纯是个勇猛的斗士,就像每场战争交战双方都会对外宣传的战斗英雄一样。
     那个时代需要英雄,也更容易造就英雄,但单个英雄拯救不了一个时代,只有依附某个派别集团,就像押宝一样,押对了成为改朝换代的工具,押错了。。。就等着百年后在历史教课书看按执政方意识篡改的形象吧。但是不论哪个结局都不是银时愿意接受的,大约他很早就看破了这些,所以拒绝了所有派别的拉拢,选择了性格单纯而又充满生活热情的新同伴,恩,那个挂这糖分的万事屋是银时最好的归宿吧。

 

(四)扳本辰马
    不知道从什么开始“啊哈哈”便成了扳本辰马的关键词了,似乎一切事物在他面前都可以用啊哈哈来概括。
    唔。。。那本文也就在啊哈哈哈中结束好了- =!好了就这样吧。END
    怎么可能!迂回迂回这一切只是迂回而已。(捂脸)

    说辰马在攘夷4人组里是思想前卫者想必不会有太多人怀疑,他所主张的以经济贸易使得各星球各集团利益一体话,从本质上排除暴力层面上的战争的想法即使放在21世纪的今天依然是社会的主旋律。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会有这样超前想法的人必然和他的出生和成长背景有极大的关系。据说听说有人说辰马是富家少爷出生,但在下翻遍漫画也没查出该论断的出处,大约是在下还不仔细吧- =!好吧,那就假定富家少爷说成立吧,正是因为有过这样衣食无忧的经历,看过富足生活下美好笑脸,所以当天人入侵时,他的第一反应会和当时所有人一样拿起手中的刀试图夺回他脑中的美好,但辰马始终是辰马,冷静下来后,他会反思,反思为什么在夺回美好的途中又会失去一些美好。思考结束,他便会做回扳本辰马注定该做的事,驾驶飞船带着自己的主张坚定的向宇宙飞去,那一刻他也像天上的星星一般闪闪发亮。

    中立也算是辰马的属性之一吧,他的中立与银时那种挥刀之处皆为吾家的博爱不同,在辰马的心中“我是地球人” “天人看起来还是没有地球人可爱啊” 的攘夷思想还是存在的。只是他不再像桂和高杉一般使用武力推翻幕府和天人,改用经济利益这种软刀子。当然中立不是心情不好的时候随口喊喊的吐槽语,对手也不会因为你喊了中立就立刻停止对你的侵犯,中立也是种保护自己实力,所以快援队的商用船装备设施一点也不弱于攘夷志士的战舰。
    我们说有实力的人腰就挺得直,快援队的商船让辰马有了战争后勤的经济保障,商船上的坚甲厉炮让他有了乱世中保持中立的资格,和其他几人的笑不同,桂的笑脸后藏的是对现实的无奈,高杉的笑是对世事的嘲讽及自己过去不幸的发泄,银时的笑则是在看开一切后大彻大悟,而啊哈哈的笑声后透出的是对自己主张的坚定信仰和对未来的无比信心。

    当然辰马这种类似共产主义的思想主张在那个连初级阶段的初级阶段都没见着的年代里,就如茫茫大漠里蝼蚁微光一般希望渺茫,但光就是光,再微弱也是火的构成,只要有适合的传导物,他们也能聚成熊熊烈焰。所谓“大义”大约就是这个过程中辰马特有的表现方式吧。
    啊哈哈们,道路还很漫长哟。

 

(总结篇)

    不管你有多不愿意,但每件事都会有他终了结束的时候,银时和桂也会有老到认不出对方是谁的时候,辰马在组建快援队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为大义舍弃生命的意识,高杉更是把毁灭一切当作自己余生追逐的目标。按佛祖转世沙加的说法死亡并非一切的最终形式,而是新的开始,这点不管你是否悟到阿赖耶识第八感他都是存在的,就像老叶枯萎落地会滋养地面新芽一样,还像官方支持的攘夷战争结束了,可攘夷志士的拳拳报国心依旧存在,再比如本章节结束了,关于银魂的各类讨论仍然进行着。

    事情就是这样发生着,看似起点相似的4人,各自注视的目标实质各不相同,由于起点的微差,决定了他们所走的路是永不重合的射线,走得越远彼此间的距离越大,就算偶尔相交也仅是连短暂停留都称不上的擦身而过,心里装着江户黎明的只会是桂,不可能是高杉,会为了草莓牛奶和JUMP里常说的友情留在歌舞伎地的只会是银时不可能是辰马,啊哈哈哈,老天爷就是个喜欢看残缺美的8点档苦情肥皂剧的观众,总是见不得温情的一团和气,所以啊,类似那种高举扳本辰马思想以桂小太郎为核心团结坂田银时联合高杉晋助的大团圆剧情只能出现在同人小说里了。

万事屋乍一看是银酱在做发财梦,但越看越不对劲,试问一颗暴发户的心如何能说出这样的话:“我的剑所触及的地方,就是我的国家,随便闯入碰我东西的家伙,将军也好,宇宙海盗也好,陨石也好,全部都斩!”银酱露出了本性,曾经失去的太多了,失去到一无所有的地步,再也不可以失去了,那些对自己重要的东西,必须誓死保护到底,而无法挽回的过去,就让它尘封在心底,视而不见,其实只是无法再触碰。那句:“不要紧…冷、冷静,先找时光机!”如果找到了时光机,你敢用么?

161,[大猩猩]他其实不是店长而只是有“店长”绰号的雇员这一件事也极少为人所知,看他摇酒的样子到底是应该叫“店长(master)"还是叫”淫长(bation)“呢?

战争已经结束,过往中该失去的一点也没有留下,而生活还在继续,被天人统治的地球继续自转且公转着,银时被登式婆婆捡回家,登式屋的二楼挂出了“万事屋”的招牌,为你解决万事,只要你出的起钱,万事我倒是没看出如何解决,比如说连一个猫都逮不住,存款余额为零,长年拖欠房租,神乐和新八貌似一次也没领到过工钱,银酱老板果然够可以!可是一句话却醍醐灌顶瞬间秒杀了我:“活着并不是那么光荣的事,真正的光荣是你就算丢脸也要忍辱偷生的活着。”我在地上吐了两行血,然后继续银魂。

176,台词排名篇。

我从前总觉得银酱没有假发勇敢。假发一直在直面他到处被通缉的人生,以“狂乱的桂公子”为荣,无论是被电视台采访还是卧底到松平家做保姆,他都忍不住告诉别人他“是桂”的事实,他会坐在MADAO的出租车上一本正经的说:“到日本的黎明。”此时,银酱可能躲在被窝里看JUMP,或者在吃巧克力圣代。假发会说:“我没空理会自己身体的疾病,治愈国家的疾病才是我的任务。”而银酱却说:“要多多吸收钙质,做什么事都会顺利。”国家腐朽就让它腐朽好了,外面的世界随便你们天翻地覆的折腾,我不管,也管不了。所以有一天,银酱那把木剑的剑魂“洞爷湖”问他要不要变得更强时,他翻着白眼说不用了,再强又如何?已经够了啊。

不是假发,是桂!
不是假发,是桂!
不是假发,是船长木圭!
不是假发,是桂!
不是和尚,是桂!
不是假发,是桂!
不是假发,是假发子!
不是假发,是桂!
不是假发,是桂!
不是假发,是桂!
不是水果宾治武士,是桂!
不是打工,是桂!
不是【是】,是桂!
不是假发,是松树!
不是假发,是桂!
不是小孩,是桂!
不是鲁邦,是假发!。。。啊搞错了,是桂!
不是K先生,是桂!
不是K假发先生,是桂!
不是【哔——】是桂!
不是假发,是桂!
不是渣滓,是粗眉僵尸!
不是RAP,是桂RAP哦~
不是马里奥,是桂。。。(——新吧唧一脚飞踹)
不是假发,是桂奥!
不是队长小翼,是队长木圭!
不是主人,是桂!
不是假发,是桂!
不是假发,是桂!
不是没问题,是桂!
不是假发,是。。。(吐口水。。。)
不是假发,是桂!
不是假发,是桂!
不是阿桂,是威尔·史密斯!

  当然,娼妇也是有不舍的,不然,在娼妇第一次出场的时候,在银酱完全没有防备参加祭典的时候,他早就在背后一刀了结果了他。曾经并肩作战的朋友,能完全把背后托付给对方的朋友,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割舍掉的。战场上的娼妇把手伸向银酱,被银酱一巴掌拍掉;屋顶上被刺瞎一只眼睛的娼妇,银酱奋不顾身的挡在了他身前;面对手受伤还要去救人的银酱,假发说:“从今往后,我就是你的左手。”;送给假发伊丽莎白的坂本;不顾生死也要去劝说娼妇的假发,说到这我不得不提那段最最伤感的台词:“高杉,我讨厌你,从前是,现在也是,但是我一直把你当做同伴,从前是,现在也是,只是,我们的路从哪里开始分岔了?”从一开始就分岔了,假发你明明知道,为什么还要问?不然你为什么从一开始就讨厌娼妇?为什么要讨厌?爱之深责之切么?

166,土方和银彻底毁掉了。。

“的确,我们的开端是在同一个地方,但是,从那个时候起,我们看向的地方就不一样,无论是谁都是依靠着自己的喜好,注视着完全不同的方向生活到现在,我和那时一样,什么都没有改变。”娼妇这话说的一点不假,他们所做的事都是凭自己的喜好,在最后的倾城篇中,几乎所有人都到场了,那是空前的叛国动乱,唯独缺假发这个头号叛国分子,有多少人在扼腕叹息假发的缺场,可是,假发怎么会来呢?假发怎么会为了一段爱情而叛国?这种私人的感情对于假发来说根本不可与国事混论,那是银酱与铃兰的约定、与吉原的牵绊,那是银酱的“国家”,而非假发的国家,假发要人死,喊的口号是“天诛”,假发不轻易杀人,他会说:“走开,我讨厌喽啰。”他也痛恨这个世界,也很想毁掉这个世界,可是,他看到那个最应该痛恨这个世界的银卷毛却忍了下来,于是他告诉娼妇:“这个世界上有太多重要的人在,应该还有别的方法,应该有不牺牲那么多人来改变这个国家的方法,这才是松阳老师想要的……”但娼妇不要这样的方法,他只要破坏,这样的方法太难了,这点连假发自己也知道,所以他对银酱说:“世上之事不能如我们所愿,别说是国家,就连改变一个朋友都难做到……你可千万不要改变啊,砍你好像还需要点骨气,请不要让我下这个手!”银酱说:“到了你改变的时候,我一定第一个杀了你!”不能把你拉回来,我宁愿手刃了你,你的命我不允许别人染指,这是他们几个之间的洁癖,就像后来娼妇对神威说:“笨蛋(银)我会代替你杀掉,你就安心的去死吧。”然而假发依然会恋恋不舍,拿着被砍破的书回首娼妇,口中念着:“开始的时候大家都是一样的,但是,现在却离的那么远了。”小银也在回首,告诉假发他的那本书:“啊…被拉面浇到了我扔掉了。”说这句话时小银那空洞的望着前方的眼神,与娼妇望月有的一拼,都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也许什么都没想,能想的,都太伤了,连今井信女这个甜甜圈控都看出来了:“完全不同的两个人啊,松阳留下来的东西,一个在拼命的破坏,一个在拼命的保护,但他们的眼神都是那么悲伤。”的确,已经无法回来的东西,拥有和舍弃都很痛苦,娼妇痛苦,痛苦的要毁掉一切,连影子也不留下,而小银却选择了更痛苦,他选择守护,他很勇敢。他们都因痛苦而很悲伤。

16, 变成大叔以后的人生才更漫长啊,太可怕了。

留下来的三个人继续在战斗,过程不得而知,结果是政府与天人签订合约,为了一己私利沦落成傀儡政权,出卖了国家与人民。

48,两个人相像就会吵架(土方和银,太和谐了)

  如果换成是娼妇,娼妇一定会尖着嗓子嘲笑,然后说:“呐,你问错人了,我要做的不是救世主,而是要毁掉这个世界啊。”娼妇君,你很黑暗,但黑暗不过这个世界,要毁灭这个世界,只会被这个世界毁灭了自己,你的大话似乎说的过头了,但是我们的娼妇君说:“能实现大话的人才叫英杰,我从来不说做不到的大话。”呃,这句话帅气,帅气的荡气回肠!带着这句话,娼妇站在了这个世界的对立面上,没有人能与他并肩,他也不允许别人与他并肩,能与他并肩的人在他的对面,他复活了“鬼兵队”,原因是舍弃不了这个名字,队中如果有人牺牲,只需再补充就好了,他也不会再为这些人举剑。娼妇出手简直少之又少,当似藏为了试刀砍了假发、伤了银酱的时候,他第一次拔刀,我终于看到娼妇心中柔软的地方了,在他的心中,伙伴依旧是伙伴,尽管他说“不要再用‘同志’称呼我们”,那个邪佞的眼神,透着仇恨与决绝,是他体内那头黑色野兽的咆哮,是他心底愤恨的迸发,人前的娼妇,嘴角总是挂着漫不经心的的讥笑,只有触及到他真正在意的东西的时候,才会露出如此肃杀的表情,这是第一次,第二次是在将军府的牢狱中,“无论是将军还是上天,都无法制裁你,能够制裁你的只有我。”娼妇,你还能再霸气点么?答案是:你果然能——“没有必要想起来哟,因为我总有一天会带着世界的脑袋一起去地狱,向我的老师问好。”然后一刀劈了德川定定,那个曾经害他老师断头的卖国贼。

71,孕妇像是忍受从鼻孔里拔出西瓜一样的疼痛生下孩子,艺术家忍受着像把宇宙从AH里挤出来的痛苦创造艺术。

  同样跟随背影的还有多串君,呃,此话一出,我觉得我会被无数腐女凌迟,可是是要说,我也是腐女,多串君不配我们家小银!虽然这对CP是呼声最高的官配,虽然有欢乐的48和166,但是,身为老公的多串君,你怎么可以问银酱这种问题:“你要保护的到底是什么?”换成是假发或者娼妇或者坂本任何一人,这是需要问的么?再者,当小银被当成叛乱者的时候,土方在城门外发飙几乎暴走,说出来的话竟然是想要轰了将军府,如果是假发,他是绝对不会以这种方式来救人的,假发宁愿只身犯险也不会牺牲无辜人的性命,也如同假发当年只是想凭一己之力劝说娼妇一般(伊丽莎白真乃知己啊!);而娼妇则是选择擒贼先杀王,反正他知道那个卷毛不会死,所以只要弄死定定就好了,如果银酱真的死了,他也会杀了全世界陪葬;坂本嘛,估计会把叛国事件又当成一桩生意来谈判了,然后说:“这是我救人的方式……”这就是差别,完全的不同层次的差别,领袖与跟班的差别。恕我直白,以近藤为首的真选组,小风小浪应付起来绰绰有余,遇上正经事件基本凌乱,比如说真选动乱篇,关键时刻还得靠小银救场(话说穿上警服的银酱,哇,帅爆炸了,那句:“给我把耳机摘下来”简直气场全开啊),不过小人物也有小人物的温馨,近藤、十四与小总之间情谊还是很令人感动的,只不过相比银酱来还是略显小气。以上一段纯属吐槽,完毕。

25,锅就是人生的缩影。

  德川定定死了,娼妇并没有举杯庆祝,那是银酱才会干的事,他坐在窗棂上看着月亮,留给我们萧索的背影。娼妇真的很喜欢看月亮,总是在看月亮,置身于黑暗中,总是渴望光明的吧。蛾在黑暗中飞行,畏惧黑暗,追求光明,发现光明的蛾会继续围绕其飞行,但是那个时候和蛾的自身意识无关,因为,蛾已经无法从光明身边离开了。我一直以为似藏是那只蛾子,可娼妇又何尝不是一只傻蛾子?对于似藏来说,他还能追求娼妇这堆篝火发出的光芒,还能飞蛾扑火去助燃,然而娼妇的光芒却永远的消失了,他再怎么仰望月亮,松阳也不会踏着月光、披着一身露水来到他的身前,他所珍视的过去,也再也回不去了,既然如此,那就一起毁灭吧。娼妇也够强大了,凡是有势力的集团与人物无不成为他的棋子,教唆源外老头轰炸将军,把真选组耍的团团转,还有佐佐木,甚至连春雨都被他换了血,他唯一没有动的就只剩下小银、假发和坂本了,别说是娼妇没有动他们的本事,他不动只是因为他不想,他知道松阳不想见到他们,但总有一天会见到,等到了那非见不可的那一天,他会陪着他们一起去见松阳。

99,人生和游戏都充满了BUG
      - 恶搞游戏《信长的野望》——《信长的呕吐》:他会从画面上方吐出各种形状的呕吐物,只要把呕吐物连成一行就可以消去,然后轮到对方信长呕吐,要是画面被呕吐物填满就算输。
      - 这根本就是低级的俄罗斯方块而已吧!

  银魂的主角是坂田银时、桂小太郎、高杉晋助、坂本辰马,再加上吉田松阳(万事屋的主角是银酱、神乐、八八,恩,还有定春),他们是银魂的“魂”,魂带着伤。这是时代的伤,松阳被送上断头台,小银时哭喊的悲天恸地,不会再有人去死人堆里给他吃的、送他宝剑,不会再有人背起他走路,也不会再有人容忍他在私塾里睡觉流口水,从那时候起,小银时变成了白夜叉,他要完成松阳老师未完成的志愿,与桂、高杉一起,为了国家而战斗,战场上,结实了坂本。

171,小偷 头发两个短篇,笑点好多~

 有一种人,看了背影就想犯罪;有一种人,看了背影就想犯罪,他却偏偏把背影留给别人。

98,灌篮的经典镜头
       弁天堂篇,游戏迷一定要看。

  没有人不悲伤,也没有人不孤独。小银孤独,不过还好有神乐和新八;假发孤独,不过还好有伊丽莎白;坂本孤独,不过还好有陆奥;娼妇孤独,于是他对伊东鸭太郎说:“你只不过是,孤独一个人罢了。”怎么听都是在说自己。孤独的拨楞着三弦,发出清冷的两三调,然后问万齐:“和我的歌无法合拍么?”怎么可能合拍啊?不过无所谓,合不了拍就不要合了。万齐因为小银开始迷茫,娼妇依然淡定地拨着三弦,万齐不知道小银要保护的到底是什么,有什么值得小银拼上断手断脚也要去保护?于是他对娼妇说:“你知道的吧。”娼妇当然知道,从开始到现在一直都知道,那是他们都拥有的东西,是松阳教会他们的武士道,虽然大家的路不同,但都是守护着自己所理解的武士道走在路上,那是灵魂,小银说:“比起心脏停止跳动,我更重视它。”万齐永远也无法理解他们的武士道,即使他也算是个武士,即使他在娼妇的心中比那个又子,比那个萝莉控大叔强一些,但是,也只配跟随娼妇的背影罢了。

76,妈妈说,结婚只有在一开始笑得出来,中间说不好会碰到恶鬼婆婆,但如果我们能笑到最后,那就不枉此生了。。姐姐能含笑而终吗?

127,泡女人的时机,是在其不安,醉酒和毕业典礼的时候。
          (土方原来是情圣呀。。)

111,我好象怀孕了,不然为什么会这么想吐。。

88,脏兮兮的巴比伦塔(目前为止听说过的最牛的比喻)
        小九啊,所谓联谊,就是尽可能地让男人们把钱花光,然后若无其事地回来。

18,裤裆布假面FROM夜礼服假面,笑抽了。。。

本文由www.22933.com发布于澳门新濠登录网址,转载请注明出处:记录神马的,到不了的曾经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