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与孩子的永恒命题

【应景。重点在于倒数第七段以下文字。】

文/ 小铁

周五晚上想事情,想着想着就睡不着了,想找个东西打发时间,把好久不用的psp拿了出来,竟然找不到可以玩的游戏,突然想起来前一阵子看到的《新世纪福音战士:钢铁的女友》,赶快找到汉化版下了下来。虽然整个游戏只有几个小时的时间。但是一下子又激起我对EVA的Feel了。马上把电脑中的《福音战士新剧场版:序》找出来,又看了一遍。发现还是不过瘾。马上又从骡子上把30集TV 2集OVA下载下来,看累了就爬一会儿,然后起来继续看,就这样终于看完了。

这其实是个已经不再需要剧情简介的故事:

“时间是2015年。

记得上小学的时候虽然看过好多动漫,但是有两部特别情有独钟,一部是《宇宙骑士》,另一部就是《海底两万里》。到初中的时候断断续续的在电视上看到了《新世纪福音战士》当初给我留下最深印象的就是,男主角经常看天花板,然后一看就是好久。大学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对《铃音》、《彼男彼女的事》、《最终兵器彼女》的印象特别深,貌似一看画面就是特喜欢那种,但是这3部动漫是直到我毕业以后才全部看过的。事隔多年,竟然发现自己喜欢的经典动漫都是一个类型的的,虽然《海底两万里》《新世纪福音战士》《彼男彼女的事》,讲述的是不同类型的故事,但是确是出自同一个工作室,这也是我看完这些动漫以后很久才知道的事情。

公元2015年,14岁少年碇真治应父亲的要求来到第三新东京市,同日,被称为使徒的巨大怪物来袭。因为第一适格者绫波丽重伤未愈,从没受过任何训练的真治被推进了人形机器人EVA初号机的插入栓,并成功殉灭使徒,然后一到新班级就成了英雄。

过半数的人类在15年前丧生的世界,就像埋在便利商店的架子中,奇迹般的复兴。生产、流通、消费、经济逐渐复苏的世界。就像看惯了这种景象,封闭、毁灭如同家常便饭般的人类居住的世界。原本要承担时代责任的小孩人数剧减的世界。日本放弃了毁坏的旧东京,迁都长野县,建设了第二新东京市,但是这只是一次时代迁都计划的幌子,主要是建设迎敌要塞都市——第三新东京市的世界。而这个都市莫名遭到来路不明的物体“使徒”袭击的世界。

毕业的最后一年夏天,在贝塔斯曼订了《麦兜的故事》和《新世纪福音战士:你不在孤单》、《新世纪福音战士:真心为你》。《麦兜的故事》没有开封就送人了。剩下这两张EVA我利用了一个下午的时间,认认真真的看了一遍,这也是第一次不受任何干扰完整的看EVA。我还记得我当时看完以后,整个人都傻掉了。对着最后出现的字幕,两眼发直。当时的感受貌似看明白了一些,但是又没有看明白。记得印象最深的就是,美里在真嗣在电梯上的哪个”成人的吻”。

如果这个故事的内容真有上面这段小学语文缩句训练式的概括这么简单,那么它会是一部最普通最正常的“萝卜片”,而让它之所以成为EVA,并且使无论看没看过的人都可以耳熟能详地说上几句的关键词,是史上最软弱男主角的惨叫,冰冷少女的微笑,“天才阳光女孩”的崩溃,最后一个使徒的笑容,残酷父亲的隐情,宗教神话的隐喻,弗洛伊德式的意象,大量晦涩难懂的专有名词,看不懂的TV版最终两话,更加看不懂而且颇为“恐怖”的剧场版,出了N个版本骗钱的片尾曲和OST,以及从1995年播放开始延续至今十几年不停的周边抢钱计划……喂,离2015已经只有八年了。

这就是“新世纪EVANGELION福音战士”的粗略世界观。充满了悲观印象色彩的世界观。我们排除了具有乐观气氛的舞台,开始了这个故事。

我一直觉得很惭愧,虽然喜欢EVA多年,但是我并没有完整的看过的TV版,但是电影版我都是看全了的。至于其中的故事情节和复杂性我也一直都是半清半楚。所以这次当我完整的看完TV OVA以后,终于,总算明白点什么了。

这依然是个值得一再探讨的故事:

故事中有个14岁的少年,害怕与别人接触。他认为自己的行动是无所谓的,放弃让别人了解自己,生活在一个封闭的世界。自认遭到父亲遗弃,自己是个没有用的人,但却没有自杀的勇气,是个胆小的少年。

这次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TV版的最后两集和OVA的最后一个镜头。或者从某一方面来说,OVA的最后一个镜头应该是接在 TV版的最后两集上。这样就顺畅很多,最后两集也不会那么突兀了。

“少年对成人社会的抗拒”是个动画中经常出现的主题,但因为动画的制作者都是成年人,所以一开始,故事就陷入了一个悖论:以一般少年的能力,确实很难出色地阐述这个主题(漫画或者小说,倒或许还可以让一个孩子独力完成,但制作动画基本是没可能的),而成年人身份的动画制作者,在经历了主观上的岁月侵蚀与客观上的商业考量和妥协之后,又怎么能保证故事的主题不会变质?——哪怕是拿着自己十四五岁时写的故事做原案,到最后做出来的,也一定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个故事了。

www.22933.com,故事中还有一个29岁的女性,与别人接触时尽可能地保持距离,从深层的接触中逃开,以便保护自己。两个人都对受到伤害感到极度恐惧,两个人都欠缺一般主角所具备的积极性,让人觉得不适合。但是,我还是让他们当主角。有人说“生活就是需要变化”。我希望在这个故事结束时,不管是世界也好、他们也罢,都能有所改变,所以我创作了这部作品。这就是我真正的“心情”。

OVA最后的一个镜头,整个世界都已经消失了,只剩下明日香和真嗣,真嗣用双手想假死明日香,而明日香则用手抚摸真嗣的脸颊。真嗣掉下眼泪松开双手,明日香看了一眼真嗣,说”真让人受不了”。很多人都认为这个结局很突兀,也很迷惑。我最开始也是,但是仔细想想。其实这正式作者要表达的意思,虽然整个世界都死光了,只剩下真嗣和明日香,但是其实在内心中一切并没有改变,而真嗣要掐死明日香其实在OVA中还有这么一个场景是在屋子里的对话,真嗣渴望明日香去救他,但是明日香不理他,结果真嗣要把明日香掐死,但是真嗣还是松手了,真嗣再次渴求明日香救他,明日香冷漠的说了一句”好的”。其实我们明显可以发现真嗣的自我矛盾心里,就是本身渴望依赖别人,但是又害怕接触别人。因为害怕恐惧就去想杀死对方,而又因为要依赖所以渴求对方。而在TV版的最后两集中,大段大段的提问和回答形式,最终真嗣终于明白了,也自我救赎了。

人们常说成功的艺术家,都是些永远长不大的孩子,这句话套在这里也许不大恰当,不过忘记了少年时代叛逆与困惑心情的制作者,是很难把这种题材真正做得打动人心的。但庵野秀明其实并非仅仅是躲在胡子拉渣的大叔皮囊下的彼得潘……他首先是个疯子,整个GAINAX公司都是疯子。

对了,真嗣这个名字取自一个朋友,美里这个名字取自一部喜欢的漫画中的主角,律子这个名字取自中学时代的朋友,都是借用的。看起来似乎没有丝毫关联的名字,其实都有一些脉络可循。

在EVA中其实台词并不是很多,但是基本一出口就是经典,虽然整部动漫比较生涩难懂,但是这也正式这部动漫的魅力所在。本身关于人和人群体,人自我的个体就是存在很难以说明,微妙的关系。所以整部动漫借用了大量的圣经的隐喻,让整体达到更高的思想高度。

该公司的其他著名疯癫事迹因与主题无关恕不一一举例,单讲EVA,虽说它当年的走红也离不开放映前后一波又一波的宣传攻势、机体模型的热卖(这是最初的也最正常的周边,至于现在出的使徒抱枕、LCL入浴剂之类匪夷所思的囧产品则是后话了)以及漂亮姑娘们的魅力,但归根结底,在95年的时候能划时代地推出那么一个前无古人的没用男主角来,本身就是一种疯狂的勇气。

——庵野秀明”

片中一直让我觉得比较有意思的一点就是,驾驶员用的是年龄14对的少年少女。这个时期的少年正好是从心里不成熟到心理成熟转换的关键时期。这也暗示了片子的核心所在。

男主角真治的存在,其实可以说是绫波与明日香之间的一个折中。他软弱,自闭,抗拒他人的温暖,坐着新干线无目的离家出走,让许多观众心有戚戚焉。有些时候他也想变坚强,想要成长——在被骂“你可是男孩子啊!”的时候,被绫波救的时候,被明日香鄙视的时候,决定放弃做驾驶员却遇到给西瓜浇水的加持的时候……然而让人胸闷的是,世界并未因为这个少年的试图努力而发生任何美好的改变,即使获得了一再的胜利,也只是意味着更加接近破灭的终局。

这段话出自《EVA》开播之前痞子在工作室的话,时间是1995年7月17日。

希望下次再看的时候依然会有收获,但是估计要~好久好久以后咯~

这样的剧情发展别说95年,即使到了现在,也不是我们所喜欢与习惯的模式。更何况真治原本就是个有些自卑的懦弱的孩子,他不像鲁鲁修,清醒地知道自己在破坏,也知道自己在成为修罗,但坚信也必须坚信,将能使世界得到新生——可真治还是个对许多事情都不愿意想太深并以此自保的少年,驾驶初号机给了他一个每个男孩子骨子里都有的“成为英雄保卫地球”的梦……可他却越来越觉得这个梦不是那么回事,并且越来越看不清路在何方。

在此之前,关于EVA的资料实在是太多,在掺杂着哲学、神学、心理学、名词解释、影评、访谈、新闻报道、解释等等网页里看到这段话的时候突然觉得“嗯,就是你了!”

本文由www.22933.com发布于澳门新濠登录网址,转载请注明出处:成人与孩子的永恒命题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