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现实与梦境的边界,一点儿新的想法

“人们不知道为了什么,都为了相互了解而努力。不过你记住,人与人之间是绝对无法完全理解的,人类就是这样悲哀的生物。也就是说,人的心与心之间是无法完全沟通的,孤独是人类悲哀宿命的根结。人也正是自己从上帝那里走出来,从伊甸园中走出来,自己决定自己的孤独的命运。然而,人类的意义并不如此而已……”
这是真嗣的混蛋爹老碇说的话,我上周某天和一个长辈聊天时刚刚说过“人与人之间是不可能完全理解的。”和老碇中间的一句话几乎分毫不差,所以为什么这么巧呢,为什么这部动漫能如此震撼我。

       对于eva,我不敢说自己是超级粉丝,因为关于很多eva背景的知识,我都不是太熟悉,甚至是不知道。不过eva已经渗入我的骨子里,我的人生,过去,现在,未来。
       未接触eva之前,我如同一个不知所措的小困兽,不停地与周遭对抗。以为自己是不是降生错了,怎么所有人都在否定我的?我又迫不及待地想要向人证明自己的价值。不懂得与人相处,不知道怎样接受别人的好意,更不知道该怎样表达感情。
       eva,遇见她的时候,仿佛找到了共鸣的同伴,似乎她能够明白我内心的矛盾。我有着真嗣的矛盾,挣扎,也有着零的无法表达感情,更有着明日香的傲慢,我比他们任何一个都复杂。
       十一年了,eva带给我的冲击,哪怕我写了几万字也不能诉说完整的感受,相信所有的eva迷都有属于自己与eva联系起来的那片世界。
       如今二十有三了,仍然在对eva的新剧场版有种嗜血成性的瘾。在经历高压升学压力,荒芜颓废的大学,然后再到求职,工作。我发现自己慢慢在补完,eva一直在治愈我。
       对人生的迷惘已演变成对我要玩好人生这场游戏。              

别人提起这部多年一直喜爱的神作,发现自己过去尽管看过一些解析但都忘了,便又看一看,得出几点想法:
1.尽管开始时可能期望能有一个好的结尾能将所有的东西都尽量讲通,但实际上eva的后半段风格有很大变化,主要讲的是主题而不是内容,很多意识流的东西,这与当时本身就没有一个完整的剧本还有受到各个方面的影响都有关系,所以,他们一再推出剧场版(1997年3月15日、1997年7月19日、1998年3月 )其实都大同小异、都是为了满足观众对原来tv版的补完结局不满,但还是受到了很多的压力与影响,庵野秀明也很有个性,弄出这么个悲怆的结局。
2.其实eva真的属于庵野秀明,而不是贞本义行,他只是人设,而他的漫画是晚于动画的,是为了动画的经费,而到现在为止,也没有完结。
3.对于新剧场版,可以看做同人,也可以看做新的演绎,怎样说都有理,因为eva是庵野秀明的,不是别人的,他自己要翻版,别人还能说什么?而从这也可以看出,其实eva一直都没有完结,而几年就来炒炒,说是为了钱也好,说是为了博眼球也罢,eva之所以走到今天,与其制作理念有很大关系,反映人们真实的内心世界,庵野秀明做的大胆而犀利,所以值得史上留名~

引用豆瓣网友@寂地 的一句评论,“噢 一副被非礼的样子半推半就地拯救世界的少年呀!”

参考资料:
共收录62个《新世纪福音战士》的句子:
 
EVA连截图都可以震撼内心的场面有哪些

EVA全解析(TV版 旧剧场版)

《EVA》中「人类补完计划」究竟是什么?

新世纪福音战士 短评

© 本文版权归作者  齐天大圣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我用3天补完了EVA的TV版26集,旧剧场版《Air/真心为你》 ,新剧场版《序》 ,《破》 。《Q》还没看,新剧场版和TV 旧剧场版是完全不同的故事,新剧场版第四部还没出。

图片 1

整部作品的悲观和消极厌世的基调非常明显,剧中角色的一生,尽是悲伤之事。有评论说EVA后期,尤其是旧剧场版的Air/真心为你几乎就是作者庵野秀明的内心裸奔戏,夹杂了他自己愤怒,扭曲,复仇的各种心理。而我居然在多处能秒懂痞子秀明的内心,也是够丧的……不过我坚决认为自己还能抢救一下。痞子在旧剧场版的末尾,也很良心地抢救了一下观众。他在二次元的电影作品中混剪入大量三次元镜头,很少见。而且混进去的三次元镜头真实感都超强,比如早高峰熙熙攘攘过马路的人群,和电影院中烦躁不安等候开场的层层观众。穿插其中的,是简单的在屏幕中央出现的黑白字幕:“梦境”……“现实”。痞子意图很明显,彼之梦境,尔之现实。EVA是梦境,梦境所折射出的问题再宏大,也不值得你深陷其中了,因为人是始终要活在现实中的。

长刺的是我,难以接近的也是我。所以孤独的,本来也就该是我。

美里形容真嗣:“豪猪是孤独的。它们渴望与其他豪猪接近,但彼此之间的刺使它们靠的越近刺得越深,越痛,使它们不得已又得分开,忍受孤独之苦。”

碇真嗣:“梦是什么?”

“ 逃げちゃダメだ!逃げちゃダメだ!逃げちゃダメだ!” 面对第三使徒的攻击,真嗣在初号机前为自己打气,最终乘上了初号机。

 逃げちゃダメだ、逃げちゃダメだ、逃げちゃダメだ。

最后的真嗣,拒绝了补完。他和母亲说了再见,从莉莉丝的眼中升出,重新回到了现实世界。即使现实世界的所有人类早已灭亡,变成一片橙汁之海,冰冷得如此真实,他还是鼓起勇气迈出了梦境。这一幕当时让我疑惑不解。根据TV25,26集,真嗣所希望回到的是现世安稳,有几个白痴朋友,和他互生好感的凌波丽,有天天和他吵架的明日香,御姐赛高的美里,还有和他关系不好的混蛋老爹,即使他继续懦弱和孤独,也是以自己的方式存在着。

凌波丽:“是梦的终结。”

在看最后两集(省钱的)意识流时,我的大脑拒绝接受如此复杂,纷乱又压抑的意识传达,一度停止思考。而内心的声音却告诉我,剧中人物所挣扎的正是我一直苦苦思考而不得其解的问题。他们的孤独,他们的痛苦。很恐惧,我居然和上帝视角的画外音产生了迷之共鸣。快乐的人大概想不到,看不懂。把自己陷入这种思考中,绝不是什么幸事。

梦境是终究是梦境,习惯了逃避的小孩也知道总有要和母亲说再见的一天。可惜醒来后一无所有的世界在再次摧毁了真嗣最后的三观,明日香提醒他,他仍然被这世界所拒绝。他最终也没能逃脱命运中深深的绝望。他崩溃了,拼命想掐死地球上仅存的另一个人类。这一幕给我触动很大。

本文由www.22933.com发布于澳门新濠登录网址,转载请注明出处:写在现实与梦境的边界,一点儿新的想法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