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灵性所在,进化中的原罪与崇高

[這不是一篇系統的評論,只是整理下新一這個人物的轉變和救贖過程, 大量劇透慎入.]
新一出發去找殺死母親又險些殺了自己的寄生獸報仇. 出發時他的肢體已經改變--Migi重塑他心臟的同時,自己的細胞流入新一的身體,新一從此分享了Migi的冷靜,敏捷和力量. 臨走時遇到里美; 里美問,新一,你會回來嗎, 新一點了下頭.
可新一好像一直沒回來.
www.22933.com,報仇後新一的確是回到了學校,卻變了個人--心堅冷如磐石,不再有眼淚,學校裡身邊發生眾多血腥事件,他冷靜得讓人害怕. "死去的狗就是一堆肉", 他的冷漠嚇著了里美. 為了能承受住一切,他開始像Migi一樣, 把死亡理解為其最低限度的意義--機體停止功能. 然而人類是無法如此認知死亡的,死亡之于生者有太多情感和意義,如果停止認知和內化死亡所牽連的一切, 一個人便不像人, 而是變成寄生獸那般完全以自我利益最大化為唯一行為準則的邏輯機器人.
失去愛妻,借酒澆愁的新一爸爸看著若無其事的新一,問,兒子,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堅強,你的心是鋼鐵做的嗎?
新一無言以對,關燈道晚安.
母親為了保護年幼的自己在手臂留下傷疤, 親恩還未報, 卻因為要隱瞞寄生的秘密而多次傷母親的心; 因為自己的同意和支持,父母去旅遊,母親卻也在途中被殺害; 寄生獸以母親的軀體出現,一刀刺死新一; 重生後的新一血刃母親軀體的寄生獸----這四重打擊造成的嚴重創傷使新一除了放棄對死亡的感性認知外沒有其他的存在方法. 感覺神經帶來痛楚的話,就切斷感覺,將無法面對的事物隔離.
十八集的救贖因此也尤為精彩. 寄生獸田村對自己存在的意義和對人類的巨大好奇,它的經歷以及對孩子的撫養,使之漸漸對人類行為產生同理乃至同情之心.它違背了自己作為寄生獸的"自我利益最大化"的生命準則,停止了對共存的追尋, 站著被警察槍擊致死, 臨終前將孩子交給新一.
孩子嚎啕大哭.新一說,你傷心對嗎,你當然傷心了, 你媽媽死去了.
這忽然另新一想到自己和懷中嬰兒是一樣的命運--失去了母親. 母親對自己自始自終的愛, 由田村逐漸對嬰兒產生的愛提醒; 寄生獸田村放棄了自己的物種的生命準則,向新一演示了人類的生命準則: 愛,或人與人之間的意義連結,具有使人放棄自保的力量.人的死亡對於生者,由此也不僅僅是一團肉停止了呼吸,而是一段連結的終止. 母親與新一的連結終止,在新一心上留下巨大的洞, 田村的行為提醒他如何以人類的方式面對死亡,面對終止. 感受到了死亡背後的連結終止的新一,終於也感受到了人類的悲痛,也終於能留下淚水, 面對過往,得到救贖.
里美見此情景,知道新一真的回來了.

进化中的原罪与崇高 文/空语因明 《寄生兽》是关于异类与同类的文明与野蛮的故事,它的副标题为“生命的准则”,这种准则曾经由宗教和道德来规定,而如今,它由进化论来规定。《寄生兽》是很多具有类似主题的故事中的一种,那就是展现深藏在生命中既善又恶的本性,而进化准则使这样的状况显得既残酷又崇高。 【进化的原罪】 寄生兽是某种在体力上远远强于人类并占领人类心智的生命,其中绝大部分在占领了人类心智之后都没有体现出多么强大的心灵力量。当然也有例外。故事主角新一是个多半人类少半寄生兽的综合体,这种身份设定是用来表现异类与同类冲突的惯常设定。通过这样的角色身份,可以让主角在为原本同类辩护的同时看到异类的立场,而且也可以去理解那种异化的立场。 这种同类异化的立场在第14集,由与泉新一共生的migi(小右)和对人类思维感兴趣的田村玲子的观点表现出来。对于人类认为自身有生存的权利,Migi说,“权利观念原本就是人类特有的”。它的潜在意思是说,当人面对寄生兽的威胁,自以为有生存权利,这只是人为的自私借口;人所进行的屠杀并不比寄生兽更加正义。寄生兽对于人类而言是怪物,而在田村玲子看来,“在猪眼里,人类就是单方面会吃猪的怪物”。如果综合起来同类与异类的观点,那么人类文明里所谓的道德显然就是对野蛮进行的自私而冠冕堂皇的包装。 在这一集中,田村玲子听到了由进化论所解释的“事实”:包括人在内的生物都是由自私的基因所决定的,人的肉体只是由遗传基因所操纵的人偶;对于基因的自我保存而言,物种并不重要,重要的只是自己;诸如体贴和关爱等利他行为实质上都是以利己为核心的。至于人类所进行的保护环境的行为,究竟是利他还是利己呢? 对这个问题的解答在第21集由一个投靠了寄生兽阵营的人表达出来:环境保护只不过是人类为自身目的而制定的扭曲概念——因为环境保护的实质只是保护人类自己——如果人类真的要为环境或生态系统考虑,那么就要不惜牺牲自己去维护生态平衡——人类要自觉接受寄生兽的人口控制方面发挥的作用——也就是说,接受人类作为寄生兽的被捕食者的食物链秩序。从这个激进的演说来看,一个有思想的叛徒可以多么疯狂。而适应进化的人性中所具有的原罪,正是由这样一个有思想的叛徒那么雄辩地表达了出来。 这些观点似乎可以被看作是进化论的合理推论,环境保护实质上只能以人类中心主义的立场去理解。事实上并不存在真正的“环境保护”,就像不存在真正的“无私”,真正存在的只是“人类自我保护”。在环境恶化威胁到人类生存之前,人们似乎根本不在乎其他物种的死活。 进化论的生存图景是残酷的。当进化论否定了具有宗教色彩的特创论,似乎也拒绝了原罪的观念,但实质上,进化论以解释事实的姿态让原罪更加深刻地蕴含在生存之中了。因为,在人为自身生存的谋划中,没有道德意义上真正的善,正义的核心是无法摆脱的邪恶。 【进化的崇高】 即使进化论所解释的事实看起来多么有说服力,但那并不是《寄生兽》当作绝对真理来宣扬的。《寄生兽》之类的故事所宣扬的是超越客观束缚的人性,这种人性不是源于科学的规定,而是哲学的反思。 田村玲子是寄生兽中最反常的,她不像其他寄生兽那样几乎完全被兽性决定着,而她表现出的是类似哲学的立场。她意识到像兽类那样只想着猎食人类,终究不是长久之计,因此她要像人类那样通过求知或爱智慧去超越自身的兽性。当她面对三个寄生兽的追杀时,在数量和力量都不占优势的情况下,她利用看透寄生兽特性的策略从而取得了胜利。“认识你自己”,这是哲学的古老箴言。而她对濒死的寄生兽说出的话,“你有没有像人类那样思考过自己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这个问题”,这也正是通俗化的哲学主题。 至于介于人类与寄生兽之间的主角泉新一不再是纯粹的人类之后就长久地在寻求认识自我。无论身份还是想法,泉新一都不是受兽性驱使的机器或自私基因主宰的人偶。在第15集里,泉新一在梦中惊恐于发现自己变成了兽类:这种对完全兽性的厌恶大概也是哲学人性的一种本质了。在第21集里,泉新一穿着一件写着“Philosophia”(哲学)的衣服,大概是《寄生兽》比较直接地表达它希望主角在哲学中获得自身的意义。

“我一直在想,我究竟是为什么才出生在这个世上。解开一个问题之后,下一个问题又接踵而至。苦苦追寻起源,又不停探求终结。一边思考着,一边漫无目的的走着。或许无论我走到哪儿,结果都是一样的。要是能停下脚步的话倒也不错。即便找到了所有的的最终答案,也无非觉得‘啊,原来如此’罢了。然而,即便如此,今天又得到了一个疑问的答案。新一,我到头来也没拿这孩子做实验。他就是个再平凡不过的人类孩子而已。人类的孩子还是人类来抚养吧。”

之所以覺得這個人設好,因為救贖做得首尾呼應,鋪墊清晰簡潔,又不會突兀生硬,順理成章,渾然自成.新一從懦弱的人到半人半獸到最終成為一個堅強的人的回歸,處理得乾淨漂亮. 近期看到火候最佳的人物救贖處理.給自己也帶來一些啟發.

© 本文版权归作者  空语因明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我从来没觉得,生而为人是一件幸事。毋宁说,正因为生而为人,才会不停地思索生而为人的意义,虽然这意义好像并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找到的。人是一株会思考的芦苇,然而是一株有着名为“思想”的高贵的芦苇。说真的,“高贵”这个词着实碍眼。高贵?和谁相比呢?和地球上的其他生物相比吗?人类比地球上的任何其他生物都要“高贵”吗?

但是,不可否认,这种自命不凡的高贵感正是绝大多数人类心智及其精神所论证、追求的一个结果。“人是万物的灵长”,人类比任何生物都要高贵。可是换个角度想想,这其实也可以说是“身份”与“等级”观念在作怪。人类这个“身份”,比任何其他生物都要“高等”。我们用了数千年的时间,尚且不能破除人与人之间身份、等级观念的藩篱,更不要说破除人与其他生物之间的高低贵贱之分了。

本文由www.22933.com发布于澳门新濠登录网址,转载请注明出处:人的灵性所在,进化中的原罪与崇高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