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银古,虫之本草纲目

眼暗虫
——在动画第二话『睑之光』中出现

1.绿の座

看见满目的绿,苍茫,新洗的绿
啸春之风吹拂下绮丽绽开的花
动静两宜的青山埋没于静静飘落的瑞雪
蜿蜒的海境暗波鼓动映衬着微曦
虽然我只是轻轻地来,淡淡地去
踏足的任何一片土地都不蕴故乡的气息
然而我所注目的那光河的蒸腾,生命的本源
融入移步中流连的景色
轻伏于形形色色的斗笠蓑衣
深深映入我洞悉黑暗的眼睛
回旋入银铃般的低语
契合着寂寞眼神的倾诉
在梦中轻轻叩响心灵的鸣钟
很抱歉,我无法久留
懈逅,交融,终须一别
抑或你从未期望我的留驻
即使我无力唤回你的笑容
你也应已学会如何面对
在与它们一起的轮回中默默地令悲伤止步

『形态』 软麻绳状。头部生有触角,臀部生有长刺。
『性质』 通过黑暗在生物的眼中繁殖。然后通过同样方法传染他人。
『症状』 被寄生后,一旦接触阳光眼睛便会剧痛,因此暗房与眼带是必须的,而呆在黑暗中恰恰又是使症状恶化的根本原因。
『治疗』 眼暗虫刚孵化在眼中时药物有效。但是,成虫遭到日光后会逃出眼球,此时必须进行捕获或者消灭。而症状至此时,宿主的眼睛往往已经失去了所有功能。

关于守护,关于相伴

原载


——在动画第三话『柔软的角』中出现

太多人执着于婚姻和爱情,无非是害怕孤独,祈望着身边有一个人相伴,不论是打着爱情的旗号,还是披着婚姻的外衣。

『形态』 状如蜗牛。外壳螺旋向左。
『性质』 常与以声音为食的『哞』一同行动,以『哞』(注·一)带来的『无音』为食。由于其收集一切声音的性质,会导致宿主无法听到特定的声音。
『症状』 宿主额头出现四个角,声音便是从这角中流入身体。因此被寄生者会渐渐失去正常的听力。又由于巨量的声音不分昼夜地袭来,宿主的身心无法得到休息,终会逐渐衰弱至死。又根据记录,被『阿』寄生到衰弱至死的时间大约为一年。
『弱点』 宿主体内生命活动的声音。『阿』会带来角,可能也是为了消除这个声音。
『治疗方法』 宿主有意识地倾听自身生命活动的声音,比如心脏跳动或肌肉活动的声音。用这个方法,可以使『阿』溶解,角也会掉落。但需注意随着患者的衰弱,治疗效果也会随之减弱。

如果世界上没有奶奶,他是否还能安静的活在那个隐秘的山林之后。穷其终老的陪伴,早已超越了当年对虫们的承诺。

*注·一:以声音为食的『哞』外壳为螺旋向右。通常栖息在森林中。冬季由于积雪吸收了大部分的声音,『哞』为了寻找声音而来到村庄,寄生在人耳中。被『哞』寄生后,只要将盐水直接灌入耳朵就能将其溶解排出。
与哞相比,阿的数量非常少,不过被寄生就麻烦了。

守护,有张盲人的脸,它看不到岁月流转,人事变迁。

梦野间
 ——在动画第四话『枕小路』中出现

2.睑の光

『形状』 有一对大小不一的翅膀。状似仅剩骨骼的蝙蝠。
『性质』 栖息在宿主梦中的虫。宿主清醒时,便沉眠于连接现实与梦境的虫的通路之中。
『症状』 一旦被寄生便会出现预知梦,几乎所有的梦都可以成为现实。
『现象』 所谓的预知梦,是由梦野间将宿主的梦传播到现世而引起的。梦野间会不时离开宿主的梦境,作为将梦变为现实的媒介。又,随着梦野间的增多,宿主将梦变为现实的能力也会逐渐提高,其影响范围也会不断扩大。
『治疗』 难以根治,但可以通过药物抑制预知梦出现的次数(注・一)。但一旦停用药物便会恢复原状。
『弱点』 日光下既死。其本身是一种相当脆弱的虫。

关于成长,关于美丽

*注・一:除服用药物外,也可以通过物理手段切断通路。『通路』可能就在宿主身旁。另外,由于通路连接着梦与现实,要注意切断通路时的影响。

我们,总容易被美丽闪了眼。刺眼的光芒,总有着无尽的吸引,天河,勾魂摄魄的明媚,躲不过,只想一直往前。

水蛊
——在动画第五话『旅沼』中出现

有光就有影,有明就有暗。越诱人的美丽背后可能是越难防的危险。何时见,画皮画了张兽脸?!

『形态』 无色透明,或呈绿色液体状。
『性质』 液态的虫。虽有在池或井中驻留的情况,但仍喜好栖息在古老的水脉中。最后在某日消亡。
  由于生存了数万年,最后水蛊将不再透明,而变为绿色。绿色的“水蛊”如同知道自己行将就灭,开始浮沉于地表,并由此朝大海移动。浮起可能是为了留下后代,而旅行的路线,则是根据水蛊记忆中的河流而行。
『现象』 水蛊刚入海时状似一头巨大的水生生物,但无法用网捕捞。而死后的水蛊四散开来,便成了大量的鱼饵,使附近的渔村大丰收。
『症状』 人若长期将水蛊误当作水来饮用,便会连呼吸都离不了水,身体随之渐渐透明。若放任不管,最终会化为液态流散。另,融合于绿色水蛊中的人,其毛发也将变成绿色。(注·一)

失去的价值在于明晰了一个禁忌。然后,学会保护自己。

注·一:不仅毛发的颜色改变,这些人还获得了常人不具备的水中呼吸的能力,但只要脱离水蛊,经过一段时间,便会恢复正常。

3.柔の角

暗旋花(注·一)
——在动画第六话『朝花夕露』中出现

关于母爱,关于想念

『形态』 外观与旋花相同。通过被吸入宿主身体进行寄生,取出时呈直径5cm左右的螺旋状。
『性质』 以栖息在黑暗中的旋花花心为巢。为确保后代的存活,从动物的鼻腔进入其体内,并寄生在眉间。寿命约为人类的一天。
『症状』 一旦被寄生,宿主体内的生物钟便会与虫同调。其结果是宿主的脉搏加速,不断地在一日中经历生死(注·二)。
『治疗』 用虫针轻刺宿主的眉间即可将虫取出,患者也随之清醒。只是会失去被寄生时的一切记忆。
『现象』 当宿主为人,便可在一日内体验虫的一生。这种感觉对于人类来说是新鲜的快感,故有患者在接受治疗后,再次自愿地吸入暗旋花。
注·一:此名称未在原作中使用。
注·二:初次寄生时取出虫很容易,但寄生次数一旦增加,虫针便再无法取出了。

“没有那些吵杂的声音,你会寂寞吧?等到热闹的时候就会忘记了。”“我不会忘的。”

虹蛇
——在动画第七话『雨后彩虹』中出现

有很多记忆如汉白玉石上的雕画一般,是不会消散的,也许形状磨淡了,可镌刻已经深入肉身。那些,是母亲抚摸的手,是儿时睡前的催眠曲,是些既能蚀肉焚骨,又可清风明月的尘埃。

『形态』 形同彩虹,除桥形外,也会变化为圆形、八字等形态。
『性质』 “流虫”(注·一)的一种。与普通的彩虹不同的是,其出现的位置与日照方向并无关联。且与彩虹颜色的排列顺序相反。根据以上两点,可区分彩虹与“虹蛇”。另,彩虹的成因是光与雨滴,而“虹蛇”的成因则是光与含光酒的雨。
『症状』 凡触碰过“虹蛇”的人,从此便能看见各种形状的“虹蛇”,最后成为其俘虏。一旦看不到虹蛇,这些人便开始具有感知下雨的能力,一到雨天便漫山遍野地奔跑,甚至几日不归,不断重复这样奇怪的行为。而晴天则喝水如注,对虹蛇痴迷到了极点。
『治疗』 由于类似于自然现象,唯有不再让其接触一个方法。

更好的活着,就是解答一切爱的答案。

注·一:类似与洪水与台风等自然现象的虫类。虽有始发条件,但并无目的。只是为了流动而生,不受任何干涉,却会给周遭带来影响。触碰“流虫”有被附身的危险性。
虹蛇仅供单纯观赏,一旦触碰便有可能出现中邪般的古怪行为,需提高警惕。

4.枕小路

海千山千
——在动画第八话『海境来客』中出现

关于执念,关于灵魂

『性质』 当雾霭发生时,成群游于外海的蛇状的虫,与居住在深山老林的虫将会合流于海岸,千日后,重回此海滩并完成变态,成为一体的虫。一体化后刚成为单独的个体时,生于海的虫和生于山的虫被统称为“海千山千”。外观呈蛇状。合流所需的规则和条件等仍未有明确记载。
『现象』 海中的虫与山中的虫合流之时,以及千日后一体化之时,海滩都将被雾霭所包围,其中所流淌的将是『虫的时间』。因此,被吞入其中的人类也将产生时差。据说人类的三年仅相当于虫的三天。另,合流与一体化之时,海潮都会发生异常。
『治疗』 若被吞入雾霭,就必须保持要回到陆地的强烈意识。可以透过雾霭看见陆地,所以只要有坚定的意识就可以获救。

某些哀恸,是因为发生便不可改变;有些则是永无法发生。一念之间,差之千里。

注·一:此名称未出现在原作中。
一体化后的虫将会升天而去,普通人只能感到云开雾散。

和万物一样,执念也是把双刃剑,成也是它,败也是它。但,所有的一切,都源于对爱和美好的追求吧!只是,太多时候,身不由己。

无实之种
——在动画第九话『沉重之种』中出现

生活,是快乐和悲伤的综合体。

『形态』 状如人类掉落的牙齿。
『性质』 由相较于周围最弱的(濒临死亡)生物而生,此阶段被称为『稚齿』。渐渐地稚齿将剥夺生物的生气最终致其死亡。生物死后,稚齿脱落,成为『无实之种』。
『症状』 某一天,像牙齿一样在宿主的口内长出,宿主死亡后便脱落。
『现象』 原本,所谓『无实之种』,就是封存光脉的虫。由虫师人为地创造出,将其买入贫瘠的土壤中,便能带来一年的丰收。但是因为作为代价,它将夺走受其利益的某个生命体,因此又被称为『生离丰收』。死去的将是周围最弱的生命体,基本上都是人类。
『治疗』 由于无实之种本身具有即溶于光脉的性质,因此处理起来比较容易。另外,也是作为虫师的禁忌,就是在宿主死后让其重新食用『无实之种』可以使其起死回生。但是由于原本被封在种子中的光脉进入了人体,重生的人将会超越凡人,获得不死之身。

5.旅をする沼

噬云
——在动画第十话『栖砚之白』中出现

关于生命,关于死亡

『形态』 呈积雨云状,假死状态坚硬如石。
『性质』 栖息于云端的高地,以空气中的水和冰为食,并以雪或冰雹的形式降下。是一种以云的组成成分为食的虫。
  若长时间没有积雨云,此虫便会慢慢萎缩,最终降下地表将自身冻结,进入假死状态。但一旦遇上水分则可以恢复。若不接触水,甚至可以保持假死状态上万年。
『症状』 吸入烟状的“噬云”后,人体的体温会下降,呼出的气也会变冷,慢慢地衰弱。吸入后一个月内死亡的概率很高。
『治疗』 关键是将“噬云”排出体外。为此有效的手段是将患者带到容易生成积雨云的高地,一旦回归本来的气息地,噬云便会自然离开人体。
『现象』 由于假死中的“噬云”外观极像石头,稍不留意便会将两者弄混,须注意。
噬云被加工成砚台后。一旦遇墨便会恢复原状,成为烟状。

帕斯卡说,人是根能思想的苇草。即使脆弱,却依旧高贵。生命最美好之处便在于选择,选择生或死,结束或者继续。

葎草
——在动画第十一话『沉睡的山』中出现

很多时候,美好都只是我们的臆想。认为死亡美好的人,是还未体验到灵魂消融的残酷。

『性质』 栖息于光脉流上的山中。
『现象』 像神经系统一样分布于整座山中的虫,偶尔会被虫师用来进行『葎行』。所谓『葎行』,是一种使自身意识进入葎草的术,通过它可以掌握到山中的一切动静。虽然有让虫师脱离『葎行』的方法,但能使用此方法的,只有此地的主人(注·一)或代替主人职责的人类。这类人将『葎草』养于体内,永远保持着『葎行』状态,甚至睡眠时,有关此地的一切信息也会流入脑中,只有能够承受这点并很好地控制葎草的生物,才能成为此地的主人。

轻易勿言死。

注·一:有一种名为『蛇』(s:状似朽绳)的虫,会吃掉山主、取而代之,然后为此地带来安定。而只有在前山主被吞食时处于附近的人,才留有关于其的记忆。

  1. 露を吸う群

银蛊
www.22933.com,——在动画第十二话『眇之鱼』中出现

关于时间,关于轮回

『形态』 具有水生生物般的流线型身躯的巨大的虫。周身被白光包围。
『性质』 栖息于名为“常暗(注·一)”的虫中。日间,常暗静伏于暗处,一到夜间便出动捕食小虫,直到黎明。此时,“银蛊”便开始分解回到巢穴的“常暗”带来的小虫,此过程会放出大量的光。
『症状』 银蛊所放出的光可将生物变为“常暗”。若过多地接触这种光,单眼将最先被吞噬,而后全身白化;最终失去双眼,生命反应随之消失,身心据灭。此时,可认为此生物已变为了“常暗”。
『治疗』 避免再次接触银蛊所发出的光,并且由于银蛊与常暗属于共生关系,也需小心不被“常暗”所吞噬。

余华的《活着》曾探索过人究竟为什么而活着这个问题。时间,是那么漫长,日复一日的延伸。面对时间的洪流,究竟为何而活。

注·一:所谓“常暗”,是与日光下的阴影不同的“永暗”现象。不仅小虫,常暗也可以吞没一个人类。
夜晚,在黑暗中会出现忘记自己的名字和过去的现象。这时即将被“常暗”吞噬的征兆,若想不起来便会被吞入无尽的黑暗中。若要逃脱,必须临时找一个词作为自己的名字,但此方法会使当事人失去从前的记忆。

只是,没有答案时,就让一切归零。化繁为简,为活着而活着,因为我们还有明天。物换星移,花开花落,周而复始,生生不息,但今日已非昨日。

伪蔓
——在动画第十三话『一夜桥』中出现

下一个晴天,会看到不一样的天空。纯正,就是不需要理由的继续。

『形态』 状似藤蔓。
『性质』 通常生活于树木上。由于无法离开阳光生存,当栖息地为类似谷底这样阳光无法直射之处时,伪蔓就会寄生于其他生物上(包括尸体),并由此移动到光照充足的地方。当借此法蓄积力量的伪蔓达到一定数量后,它们便会离开宿主,成群越过山谷,移动到更加适合其栖息的环境中去(注·一)。据说如此大规模的移动大约二十年一次。
『症状』 一旦被寄生,即便是尸体也能跟生物一样地行动,但由于本体已经死亡,将一直处于木讷的状态。由伪蔓引发的被称为『谷归』的现象,便是指落谷后本应身亡、却由于伪蔓的寄生而以活人的姿态回归的人。当谷中架起“一夜桥”的夜晚,随着伪蔓离开宿主,“谷归”也将重变回静止的尸体。
『治疗』 虽然可以将寄生的伪蔓从宿主体内取出,但在治疗之前,必须先辨别宿主的生死状态。
『弱点』 没有日照的地方。

  1. 雨がくる虹がたつ

注·一:伪蔓跨越山谷时呈桥状,故得『一夜桥』之名。
每隔二十年都会出现在谷中的一夜桥是由无数的伪蔓群聚而成,因此更多的力用在了其前行的方向上,因此相对的,反方向的拉力很小。既是说,所谓一夜桥,便只能朝着一方通行。

关于追寻,关于解脱

借间竹
——在动画第十四话『笼中』中出现

雨后的彩虹,听起来是那么虚无那么飘渺。有些伤痛不会在时间的淫靡中荒芜,除非,自己去打开心灵的锁。

『形态』 白色竹状。
『性质』 其名虽为『竹』但并非草木,而是寄生于竹林根部,伪装成竹状的虫。从竹根吸取养分成长,而后将滋养竹林的养分返还竹根,在扩张竹林的同时增加自己的子孙。普遍认为其再生能力很强。
『现象』 极少的,在人间之间也会出现它的『混种』(别名鬼子),为其繁衍人形的子孙。混种的子孙由笋而生。
『症状』 若饮用了从“借间竹”体内涌出的水,人类便无法离开此片竹林。只要砍倒“借间竹”便可重获自由。但同时这一带的鬼子都将因营养源被切断而衰弱至死。
伪装成竹的样子,像竹一样生存,控制着竹林一带不断繁衍的『借间竹』。不论是竹还是周围的人,都不会意识到被寄生。

最开始是为了正名,渐渐变成了追寻,然而,有一天,竟成了执念,虚幻与否都不再重要。是习惯,还是欺骗?

空吹
 ——在动画第十五话『啸春』中出现

困,是自己锁住自己的心灵。那个理所当然的理由,无非是个好用的借口。

『形态』 时为花、时为蝶、时为蛹,随时节发生变态。
『性质』 冬季利用特殊的香气促使冬眠中的动植物活动。
『症状』 吸取因误以为春已到来(注・一)而开始活动的动物的精气,使其继续沉睡到真正的春天。(注・二)
注・一: 这个现象被称为『拟春』,此名称也同时是『空吹』的别称。
注・二: 到了春天『空吹』便会变成花的形态。这时放出的香气,将动物从沉眠中唤醒。(sounion:动画中三春一直昏睡了一年就是因为银古将他揣在怀里的空吹放跑了,所以失去了将其唤醒的香气。)

  1. 海境より

影魂
——在动画第十六话『晓之蛇』中出现

关于等待,关于寻找

『形态』 呈半透明黑色烟状。
『性质』 常潜于大树的阴影中,在那里利用耳道进入睡眠中的动物的脑中,以吞食动物的记忆为生。
『症状』 宿主将失去大部分的睡眠,并且逐渐忘记以前的事(注·一)。影魂在吞食了宿主一定量的记忆后,会在其体内进行分裂,而后趁宿主瞌睡时将分身放出体外。继续潜在阴影中,如此循环往复,繁衍生息。
『治疗』 影魂本身是见阳光便会消失的虫。但由于寄生在黑暗的脑中,无法根治。但作为治疗方法,建议可多记忆一些东西,并不断反复地回想重要的回忆。
注·一:为了延长宿主的生存时间,生存所需的基本记忆是最后遗忘的。
弱点是阳光。但反之,不见阳光的脑内便是其的最佳居所。

日夜的等待,化成相思泪,凝结成灰。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虚 
——在动画第十七话『迷茧探虚』中出现
『性质』 拥有在密室间移动的特性,以两个蛹形成的茧为巢。若将两个蛹分开,再将虚放入,则虚就只能在两个蛹之间来回行动了。由于每次移动都会形成一个『虚洞』(注・一),因此存在着无数虚洞。
『现象』 利用『虚』来往于两个茧之间的特性,由虫师持有一个茧,虚守保管另一个茧,形成了一种独特的通信方式。虚守就是管理『虚』的人,同时也肩负着为虫师传递书信的任务。每过几年『虚』作为通信手段的正确率就会降低,建议更换新的虚。
   在虚容易出没的地方,没有巢穴的虚一旦发现密室便会出来,处于这些地方的人必须要注意。因为此时与『虚』处于同一个密室的人,就会被迫与虚一同移动到虚洞中。又由于虚洞无边无垠,道路错综复杂,一旦被吞入救出的可能性便微乎其微。记忆也会随着时间慢慢消逝。
注·一:虽然虚洞的空间无边无垠难以把握,有时虫师也会利用其作为近路。但由于危险性过高,即使在虫师中也不多使用。
只要将书信插入茧中,虚便会将此传到另一个茧中。对于常年在外的虫师而言十分便利。

心中总有些放不下提不起的重量,纠缠着今日,影响着明日。有时,选择走出来,毅然决然的不再回头,纵然意难平,可起码是新开始。

本文由www.22933.com发布于澳门新濠登录网址,转载请注明出处:写给银古,虫之本草纲目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