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于被虫侵蚀的以前,假末雨天

至此,诸事已难说清。君是迷失,还是顿悟呢。我在其中,已不知何处。只一事,必不绝望、必不已苦乐为意,望君思之念之。

冷冻的山上刚发芽的幻春,在雪路上点着灯透出光的家,他们邀请的长住难以逃离,野兽、虫、人类都一样。

6:59 2006-4-8
  唉,关于MUSHISHI这个动画片,如果不是我心里的那个师兄说好看的话,我是不会看的。(因为我真的很佩服你啊~)但是刚开始看的时候也不是特别感冒,怎么形容呢?拿灼眼的夏娜打比方,造型很卡哇依,CG做得也好,但是胡某我就是不想看,因为设定得太奇怪了,人都已经死了,还要跟着一个迷样的少女一起去打倒莫可名状的强大无比的但最后一定会被打倒的迷样的敌人-这是什么逻辑啊?!很多日本漫画我是越来越看不慬了,因为我不觉得这样的故事有什么意义-倒是很商业,比方说,迷样的身份为将来做续集或者外传打下良好的底子,等等。总之赚银子就是我从这类片子里嗅到的最直接的气味。(顺便说一句,目前NARUTO也让我觉得很BORING,一个名义上的垃圾少年打来打去的成长故事,故事架构让我想起以前的星矢,我最烦星矢了![不过一煇不错哈^^强,我有这么个哥哥就好了,打架不用我上了:])
  MUSHISHI给我的感觉也是这样迪,但结构有其不同:MUSHISHI是以单元剧形式展开的相对独立的故事,整体上,音乐是淡淡的,对话是慢慢的,情节是没什么太大起伏的,故事…故事给我感觉还是和以上那样的日本动画故事一样,怪怪的。
  虫,用MUSHISHI的话说,是介于生和死之间,更靠近某种本源的,低级的没法让一般人察觉的东西。这当然不是现实存在的东西。这也是我看MUSHISHI的困惑之所在。一般来说,虚构的东西是为了让人感觉某种确实存在的东西;我说的确实存在不是仅指物质,但是至少是可感的。
  所以全看完了我也没有太大的感触(小的有点点:)。不过音乐是狂好听的。对于一些纯商业的日本动画来说,这一部还是算相对艺术的,

这个屡屡目送生死的人终有一日亦归于尘土,我们明白的是,此人必死于途上。或索性归于那条光之河流,或亦可永生。其实他一生都未离开这条河流,这条河流无辜、无爱、无恨、却跌宕汹涌、生生不息,大有吞人覆舟之势。天风地气之交合轮回为有常,人生命途之朝夕存亡则难测;便看尽春秋,通透的心力养成,而气定心闲的罅隙,每每忆起,必不少嗟叹泪涌之时。一人在世,赤手空拳无妨,世人尽是如此;而既已通透命理因果、荣枯之数而以一己之躯难挽狂澜,纵眼穿声竭而闻其声、知其心、懂其意者稀,如此,君奈之何。

一个人漫无目的地旅行自己的生命,会觉得很累,所以间或需要制定一些目标来让自己休息一下,木西西银古对虹郎说。

现在想想,Musisi其实有点像耳袋新怪谈,只不过鬼换成了虫,真正让人不可自拔的,是人自己。

本文由www.22933.com发布于澳门新濠登录网址,转载请注明出处:写于被虫侵蚀的以前,假末雨天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