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中取物,那一朵朝颜花

    一来办公室就又不务正业,因为,实在有点懒惰了。近期有些琐事,现代生活缺少惊天动地的空间,有点芝麻绿豆的小事也聊以记之。

当年大热的时候我却没有看。前几个月才看罢,果然名不虚传。
心内最大的感想是:漆原有纪先生一定是个爱看DISCOVERY之类科学节目又爱妄想的人。笑。

2010.3.1 凌晨零点五十分

    近期动漫时段,观看《虫师》。虫与人的世界里,所有生物都只不过是按着自己的状态在生存着,能够不去影响他人,或是善意地避开别人无意的伤害,可能是虫师最想教给普通人的道理和方法。有时觉得,其实故事还是那些故事,人世许多悲欢,因为有了“光酒”和“虫师”的存在,所以成了一个新的世界,好像新瓶装陈酿(说得好听一些)。不过目前还正在进行中,最喜欢的,是讲所谓“肉身神”的那集。
    会成为“肉身神”,是被一种“虫”附体,那种“虫”生命只有一天,朝生暮死,而且每天都有新的一代诞生。最早它们寄生在“朝颜花”其实就是每天早上太阳一出就绽放,而太阳一落就凋谢的一种花里。人通过闻花香,而感染了“虫”,所以作息也变得像“朝颜花”一样,太阳一出,是青春的容颜,而太阳一落,就迅速衰老死去,直至第二天重生。同时,神情呆滞,精神木讷。虫师银古找出原因,帮他们治好了这种怪病,把“虫”从他们身上赶出来,可是,他发现,还是有人,再次自愿去闻“朝颜花”的香味,再次变成“肉身神”。
    一个曾经是“肉身神”的女孩在治好病几天后说,其实治好病以后,反而因为要面对无垠的时间洪荒而感到恐惧,当“肉身神”时,生命一天一天地过着,那么幸福,因为知道每天夜晚的死亡,时间不再是一条无尽的河流,内心反而是安定平静的……
    其实人的生命也是有限的,可是“无垠的时间洪荒”,好像真的说到了一点什么。让我想起安徒生童话里《老栎树的梦》,蜉蝣的生命只有一天,每天都有新的蜉蝣在老栎树的身边飞,老栎树对这种生命状态十分不能理解。可是有一天,一场台风,老栎树离开了土地,死了。生命也是一样的完结。
    就像小的时候,做事的时间以分钟为单位在计算;长大一些,以小时为单位计算;再大一些,就以天为单位来计算了;而后,成长的代介似乎越来越明显,用月、用年来计算着在生命中必需完成的事件的工作周期,生命的加速度越来越大……可是在某一时刻,前方未知的生命,还是如一条无尽的河,看不到头,所以感到恐惧。

我们来分集啰嗦一下——

素净的脸庞,柔和的春色,加之淡雅的音乐,寂寞白如山茶花,开遍你心中的漫山遍野。
在学习剧本的创作过程,剧本不比小说,可以任由自己的性子来,每一句话,一个动作都应该引起脑中的联想场面才算是成功,想来确实是件难事。
学习绘画给我这方面的学习带来了一定的优势,艺术确然是相互贯通的。
关于动漫的脚本创作,也是件不容易的事情,既然所托有人,我则来试一下。
看过的动漫作品中,印象深刻值得学习的便是《虫师》。
“虫”是一种存在于另一个世界的生物,它更接近于我们生命的本源存在。
我们相安无事的共同生存于这个乱世之中,只愿保全生命的延续,不会威胁其他。
记忆中尚清晰的几个故事,大抵是触动了心里那根悬着的弦,便叮当作响起来。

    一种忽然而至的淡淡忧伤绕上心头……

【第1话】緑の座
少年しんら那支神手,立刻让人想到神笔马良——当然这算题外话。
第一话当中最专门的讲述了所谓“虫”的概念,所谓接近生命本源是什么意思呢?我想到的是中学时学的生物分类。最低等、最基本的动物是什么?原生动物门。最简单的单细胞生物。如果算进植物,最简单的植物是什么?藻类。另外还有一类,细菌和病毒。其他几种简单的生物就我这个外行理解,都是最基本,结构上最简单的生命形态。存在就是最大的意义。(当然也有可能作者会觉得我将“虫”的概念理解的过于具体化。)

您的杯盏断壁残垣,我且用左手新绘一只赠与您,只愿您守护在我的身边,不管以何种状态。
寂寞深林的少年,看得到满溢的虫,却看不到祖母以魂魄形式的存在相伴,日益消瘦了下来。
祖母且把自己幻化成为少年能看到的虫,以幼年的姿态相伴左右,也不愿离他远去,过奈何桥,喝孟婆汤,从此殊途。
虽然是以生命的两种形式出现,却可以在同一个屋檐下得到难得的平静。
这就是爱,是亲情,是高于一切,大于一切的东西。
                                                                                                                                                         ——绿の座

【第2话】瞼の光
眼内寄生虫(呕)这类病例现实中可不少。
症状是畏光。。。
这一话所讲的绝对黑暗其实大家都有经验吧。即使闭上眼睛,好像也能看见某种东西。我也觉得看见的是眼皮……这一话将这种视觉扩大化,带来诡异的效果。同时提出“第二层眼睑”,真是不错的想法。
关于注视光脉流而失明的说法,感觉像是注视太阳而失明的移就。另外,人类看到喜爱的事物自然会放大瞳孔,并且较少眨眼,长期这样的话就算不是看光脉流也会对眼睛造成损伤。笑。
另外本集中说,从仓库外刚进入时完全看不见,但是过了一会就能看见。这里是矛盾的。人眼可以适应黑暗看清东西,那是因为还有微弱的光线,因为眼睛看到的是物体的反光而不是物体本身。如果真如故事中所说是完全漆黑的房间(不是说了再微小的光线也会让スイ的眼睛疼痛不已嘛),那样ビキ是不可能看见的。

美好的画面总是能让人意乱情迷,刺眼的光芒却不能将人拉回现实。
你也想要永远的看着那绚烂的光河吧,那是生命的本源,是吞噬人内心所有险恶的净化。
你的灵魂脱离了你本身,随着脱落的眼球而去。
虫师银古取下了自己的一只眼眸,放于女孩的眼凹内,给女孩一个可以再见世事的澄明的心境。
你且要知道,得到需要付出代价,不要为美迷惑了双眼,包括你的第二层眼睑。
                                                                                                                                                        ——睑の光

【第3话】柔らかい角
把手捂住听到像海一样的声音,也是我们所有人都经历过的吧?小时候拿着空海螺听,好像有海浪的声音。其实用手捂住耳朵是一样的。
本集中用这种人体的声音对抗虫,意味深长。想起梅尔吉普森的电影《SIGN》,最后杀死外星人的东西,是水,地球生命的本源。

你枕下的梦境呈现于现实的眼前,是梦境控制现实,还是现实重复了梦境的来路?
万事万物相互辅生,也总有柔软和坚硬的不同质地,或说中药养生,却也害毒。
想来是福且收,是祸且躲,可是总有躲不过的时候,身不由己。
莫要责怪自己无能救济村民,莫要责怪自己将妻儿送往阴曹地府,你还尚且存活,就要努力地生活,继而赎罪。
生活,本就是喜忧参半,本就是由你支配,却由不得你定下结论的事物。
                                                                                                                                                       ——枕小路

【第4话】枕小路
本集单说究竟是男人预知未来,还是他的梦变成现实,这就很像个哲学问题。

随你来到这荒凉的小岛,与你的亲民一起生活,我并无意离开你,做漂流于海上的新娘。
千千万万的银色海蛇将你我隔离,漫天的大雾使我再也看不到你疼爱的脸。
你有心将我寻回,我们却早已人鬼两相隔,你双臂怀抱着现在的妻,在海边试穿漂流而来的我的嫁衣,甚为美丽。
爱中若有一丝分离之意,恐怕就会新生差池,此情可忆,只是惘然。
                                                                                                                                                      ——海境より

【第5话】旅をする沼
沼泽是一种很奇妙又复杂的生态,现实当中沼泽应该也是可以旅行的,虽然不能翻山越岭,只是稍微移动。笑。如此说来真正可以旅行,可以淹没旅人、动物,可以摧毁行进中遇到的一切的东西,是沙漠吧。

你会为了爱,绝杀自己的生命。
你的爱是有多么的了不起,是可以葬送自己的生命,还是可以残杀自己的种族在这一片的栖息?
我会为了伊人的夙愿,这样做,只是希望你能看到那些所谓的你爱的如家人般的无情人。
当你跨进村子,当你离开我,我的命便不久矣,只是希冀能看到你温暖的笑。
我是借间竹,或许我们的开始就是一个错,你口渴时,我分你的水就是误。
人们总是愚蠢到放弃自己所拥有的,去寻找没有的,最后一无所得。
                                                                                                                                                     ——籠のなか

【第6话】露を吸う群
DISCOVERY中有一集专门研究生物时间。也请志愿者在封闭无自然光的房间中进行实验。结果是人体内的时间比实际快,而且依时段不同有快有慢,这跟新陈代谢大有关系。本集中吸入虫的あこや每日度过虫的一生有相似。如果按生命长短来看,每种生物自然都是不一样的。朝生夕死,あこや说每日都很充实,治愈之后反而为人类漫长的生命感到害怕。——说的也是,其实与很多其他生物相比,人类的生命可算漫长,可我还是嫌短==

总是有一个通道,可以让我们传递信息,可是如果人进去了呢,那将会去往何处呢?
我们本是同根生的胞胎姐妹,我们曾在一根脐带中呼吸,可是我却把你丢失了。
心仿佛破了一个大洞,会有巢穴的风呼啸而过,我永不可原谅我,一手掀起的那张被单是我的原罪。
我涉入虚洞想要找寻你的踪迹,却在无迹可寻中解开了心结,愿你在新的空间中生活美好,我相信你活得如春日的阳光,有满溢的香气。
                                                                                                                                                     ——虚茧取り

【第7话】雨がくる虹がたつ
夸父逐日。。。
最后男人修建的桥,不也是像大禹治水一般,不堵,而是疏。这才是治本之法。

……

【第8话】海境より
“想要回到陆地才能回去”,这个说法似乎在从前的某个故事中也听到过,一时想不起来。现在想到的是《奥德赛》,途径的某个岛屿上传来的歌声会吸引航海者,如果循声而去就再也回不去了。另外一个岛上的“忘忧果”也是,吃了以后会忘记一切。
而且陆地上几个月过去,雾中却只有几天。有理由相信这是某种空间扭曲,造成时空交叉,新娘みちひ度过的是另外一个时空的时间。这类奇事现实中也有听过,只是难以置信。(殴)

暂且就先写到此处。过了十二时写字,总是有些力不从心。

本文由www.22933.com发布于澳门新濠登录网址,转载请注明出处:虫中取物,那一朵朝颜花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