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刻尔克,若是失忆

敦刻尔克,一个对熟读二战历史嘅我无比熟悉嘅名字,最深刻嘅印象其实亦仅限于名字,从呢道成功撤退嘅33万人係读者眼中只係数字,我哋更多咁沉浸于事件背后大人物们嘅勾心斗角、外交博弈中,却往往忽视咗事件嘅现场,以及佢带俾往后整个人类历史嘅巨大意义。

以下内容摘选于我的日记:
2011年1月7日 星期五 阴
……
    首先是关于结局的猜想——最后他们在Family Mart相聚,所偶有她值得回忆与珍惜的人。根据她刚进店时,狂人医生碰头与手上拿着的钱包可乐,木匠大师扮成清洁工的诡异的笑等特写可以猜想,这应该是她之前提到的梦——“这个味道,叔叔,bus,……梦,梦,不记得了……”,抑或是什么别的反正不是真实的,而那些人都只是记忆的片段而已。
    这也可以解释前面人的行为——人的记忆是有选择性的,把不同地方印象深刻的拼起来便成年改为了梦境或模糊的记忆。不得不佩服他们细腻的刻画——女主角的失忆不是选择性的。之
    所以选择在他们最初相遇的Family Mart也是有原因的,前面有多次的暗示,对她来说这个地方也是最幸福的开始吧,所以她问他:“这是天堂吗?”他回答:“是”——这幕很感人,也很悲凉,属于他们的天堂只有在梦中才能见到,关键是新来就会忘记梦。
    此刻居然会想如果她能在梦中不醒该有多好啊,那份属于他们的美好她将会永远的拥有!不过似乎不重要了,因为他在车上说出了那句:“我爱你”,这比什么都重要,哪怕只是梦境也说明她已经知道他是那么地爱她,至死不渝地爱,爱地那么深刻。
    这样美好我们还需要说什么吗?始终记得她那句话:“我不需要记得你,因为你已经是我的一部分了……”汽车驶向远方,那也是他们的天堂。
    初看电影题目就知道应该是很典型的韩国风剧情,主角得绝症。可是当她说出:“我脑中有块橡皮擦”的时候是那么的唯美而凄凉,还是会忍不住湿润眼眶。与其他的绝症不同,无选择性的失忆感觉上升到一种神的层次。
    耳边重视回响着一个声音——“没有了记忆,还能够爱吗?”。这个问题我是不知道要怎么回答,如果是柏拉图的话,他也许会说:“当然可以,只要我们还有理性,就可以接受上帝的恩赐而去爱……”即使是这样还是不能使我释怀,苏格拉底会如实论证:“你会选择什么样的爱情——长久的爱情还是曾经拥有的爱情?只能选一种,或者都不选。如果你选择长久的爱情那么便能,如果选择曾经拥有那么很抱歉,你将不再拥有……”只是一切到头来都是曾经,又有什么可以留下来的呢。这个题目也许就没有答案吧。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看法,而 郑宇成和孙艺珍向我们很好的全是了什么叫爱,就算都失忆,任能相爱!忽然觉得演员真是伟大的职业
    讲到职业,里面的男主角是建筑师,以前是建筑工人(木匠)。电影里很多有关他们家的刻画印象很深刻,比方说:模型、图版、工具——因为我也是学建筑学的,呵呵。而其中很多场景也很有触动,房间的小床、撒上光影的床,温馨的厨房,让我也很向往那种家,自己构筑。一如现在拥有的爱情,我们亲手建起,然后要一起珍惜这份难得的爱情。
    最后再扯点题外话,随着剧情的发展,我脑中也浮现了这样一个想法——现在写日记的习惯真的非常好,翻开以前所有厚厚的日记本时总有一份宁静,一种舒适,一种家的感觉。虽然坚持写日记的原因有很多——最开始是想锻炼写作,之后是因为自己健忘,还有就是老师的推荐。至少我一直坚持下来了,所有知道我有这么个习惯的时候都是很惊喜的说这是个很好的习惯呐……但是为什么就没人能保值呢,甚至连开始都不愿意。难道每天花半小时省思,静下来想点东西就有这么难吗?不论以后会怎么样,我还是会坚持写日记,每天寻找内心的宁静……
    真正属于我的不是橡皮擦可以擦掉的。

文|英豪

防波堤上嘅一周,大洋上嘅一日,天空中嘅一小时,电影令人炫目嘅地方首当其冲自然係叹为观止嘅非线性平行蒙太奇,想必呢个亦係本片所以毫无悬念咁夺得奥斯卡最佳剪辑嘅原因。除此之外,直入主题嘅叙事,简洁嘅镜头,屈指可数嘅对白,紧凑嘅节奏,异常“安静”嘅配乐,还有从未露面嘅大人物,都令本片嘅观影体验显得另类之余,又相当精彩。关于技术嘅分析,网上文章洋洋洒洒,我无谓画蛇添足,但所有呢一切看似哗众取宠嘅技法,最终都指向一个目的——还原最真实嘅战争。

妹妹推荐的《脑海中的橡皮擦》这部电影,“别把你看哭了,看过的人都哭了”,她说。看完后她问我,“什么感觉?”我说:”没什么感觉,挺好看。“她问:”没有感动吗?”我说:“没太大感动,如果是我,我一定比他做得更好。”

真正嘅敌人其实从嚟都唔係眼前,佢一直活係我哋心中。就好似U-boat,被击沉嘅猎物既唔知道佢何时悄然靠近,亦唔知道佢何时射出死亡,係热兵器时代,即使係面对面嘅战场上,几百米外嘅敌人亦不过係一个模糊嘅影子,但素未谋面嘅对方却係士兵心中留低巨大嘅恐惧,呢个就係战争。观众并唔需要亲眼睇倒黑色嘅铁十字,却从诱降嘅传单开始,就无时无刻清晰咁明白德国人无处不在。

我知道我会比哲洙做得更好。

对敌人嘅恐惧,加上全线战败嘅沮丧混杂係敦刻尔克短短40公里嘅海岸线上,只有扫清一片阴霾,顺利将已经疲惫不堪嘅士兵带回家,先可能为接落去旷日持久嘅战争留下希望。

我说我没有感动,我在思考这种病——阿尔茨海默病(Alzheimer disease,AD)。

当防波堤上,大海上出现星星点点嘅小船,陆军军官问海军军官係洋面上睇倒乜嘢嘅时候,我几乎脱口而出“Home!”无论重温几多次,呢一刻,呢个字眼所饱含嘅幸福之情都透过银幕感染住所有观影嘅人们。When you can’t get home. Let us bring you the home.

阿尔茨海默病,又叫老年性痴呆,是一种中枢神经系统变性病,起病隐袭,病程呈慢性进行性,是老年期痴呆最常见的一种类型。主要表现为渐进性记忆障碍、认知功能障碍、人格改变及语言障碍等神经精神症状,严重影响社交、职业与生活功能。

当斯图卡式俯冲轰炸机再次呼啸降临,防波堤上嘅幸存者命悬一线嘅时候,喷火式战机斜里杀出将“黑死神”击落。就算隔住厚重嘅飞行甲板,就算係几百米外轰鸣住疾驰而过,飞行员仍能清楚听到海滩上士兵们嘅欢呼,40万人嘅欢呼啊!

这种病是什么原因引起的呢?专家们的结论是“病因及发病机制未明,治疗尚无特效疗法。”

我唔知道从敦刻尔克撤退嘅士兵有几多可以活到战争胜利,但我相信,呢啲係法国海滩上充满希望同振奋嘅经历足以鼓舞住亲历者,获得远比其他人要强大得多嘅勇气,去面对往后嘅每一次新嘅战斗——33万人嘅奇迹都可以实现,还有什么我哋不可战胜?

关于这一点,电影中就表现得很明显。电影中的那个老医生,面对秀真的疑问,只能含糊地回答“可能是家族遗传”。这也是现代医学专家们的猜想,这种猜想与胡说八道没什么两样。电影中秀真的父亲也说,可能是家族遗传,但是,电影中却并未透露,其家族中有谁是得过这种病的。他父亲这样说,也无非是听医生这样讲罢了。

“…We shall go on to the end. We shall fight in France. We shall fight on the seas and oceans. We shall fight with growing confidence and growing strength in the air. We shall defend our island, whatever the cost may be. We shall fight on the beaches. We shall fight on the landing grounds. We shall fight in the fields and in the streets. We shall fight in the hills.

不但病因不明,同时,医学界也无特效药来治疗。这个是肯定的了。这个病是咋回事你都不知道,你怎么治?所以,电影中的那个老医生很可怜,他老婆就是得这个病死的,因此,他花了半生的时间来研究这个病,但是,他对这个病仍然一无所知,他对于秀真及哲洙的忠告就是——准备后事吧。他的可怜,也是整个医学界的可怜,哲洙愤怒地冲上去卡住他的脖子,这也是世人对医学界的愤怒。

We Shall Never Surrender!”

我想扯一点自己关于这个病的看法。本来,我写东西是很严谨的,会参考很多资料,我曾拿一篇影评去投稿,几乎未做任何修改,结果发表在了一个国家核心期刊上。但是,这次,我想写得随便些,一是,刚搬过家,看过的书全丢了,手头没资料可查,二是,现在的兴趣不在这上面,也不想花太多的时间。

非常非常精彩,无愧于克里斯托弗•诺兰嘅闪亮招牌,向诺兰致敬,向战士们致敬,向缔造文明历史嘅平凡人类致敬。

阿尔茨海默病,我讨厌这个名字。本来,这个病就是莫明其妙的病,又故弄玄虚地整这么个别扭的名字,所以,电影中,秀真念了几次都未念准确。我给这个病起一个名字,叫强迫性遗忘症。这个名字应该好记些。

“…Until, in God’s good time, the new world, with all its power and might, steps forth to the rescue and the liberation of the old.”

为什么叫强迫性遗忘症?有一种病叫强迫症,强迫症有很多种表现。电影《国王的演讲》中的那位国王,得的是口吃,这也是强迫症,强迫性口吃。电影《火柴人》中的男主角,得的是强迫性洁癖,电影《飞行家》中的男主角,得的是强迫性洗手,日本电视剧《心理医生》中的男主角,那个心理医生,自己也有病,得的也是强迫性洗手。

本文由www.22933.com发布于动漫动画,转载请注明出处:敦刻尔克,若是失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