犀利地拥抱生活,诺兰的两大世襲和两大突破

在关于敦刻尔克的访谈中,当被问及这部电影与一般的战争电影最大的不同是什么的时候,诺兰自信的说道,“这部电影最大的不同,那就是它缺少明显的主角,同时人物的台词也不多,这是同我过去的执导风格完全不一致的地方。要知道我是十分擅长利用角色的对话来展开剧情的,可这次不一样,因为我想尝试点新东西”。“我想尝试点新东西”,这便是诺兰最令人着迷的地方——不断地突破自己,永远不循规蹈矩。

    假如要分析一下共鸣,这部电影会给我一种东西——挫败感,因为我完全不了解是什么东西吸引我看完,也不觉得在精神意义上有任何强烈的共鸣,或恍然大悟,或那种你说出我心中有着却无法精确表达的知己感。

这部片子我非常喜欢,里面的情节没得说,让人看得很舒服,即使是感动也不是那么的刻意。
非常喜欢里面她随父亲去建筑工地的那段音乐,所以特意买了原声大碟。百听不厌!
感兴趣的朋友,Email me: yangcake@gmail.com

当然,突破是建立在继承之上的。敦刻尔克延续了诺兰的两大绝活,紧凑的配乐与非线性的叙事手法。

    我想我是无聊了,一开始就觉得似曾相识,很强烈的感觉到是一部未看完的电影。东京,那一年我与她擦身而过,后来我一个人去了一个安静的城市。也许这一次错过便一生错过,地方是这样,人也是这样。在后来的故事线路有点牵强,当年年轻的我完全感受不到,是如此的后知后觉,自己倒没什么羞愧或者遗憾,只觉得年轻时一切错误的资本,我们是在不断的错误中学习不再犯错。眼中的世界,世界里的万物,万物身上发生的逻辑,脉络渐渐清晰起来,混沌不再混沌,新奇的感觉好像失语的世界,黯然远去。你知道物质的世界总要被什么填满,那取而代之的便是迷失。

操刀敦刻尔克配乐的,仍然是熟悉的汉斯季默。他使用了Shepard Tone的音乐技巧,使观众沉浸在快节奏的音乐中不可自拔,成功地营造出了紧张的气氛,完美契合了战场上瞬息万变的现实。但是呢,相比于在黑暗骑士中的完美表现,这一次汉斯季默的配乐似乎有点过头了,在电影中的几个关键之处,配乐过于极端,这让观众喘不过气的同时,也夺走了他们的注意力,这难免影响到了观众对剧情本身的品味。

    夏洛克迷失在新婚,鲍勃迷失在中年,他们指望着一个城市,一个陌生的城市拯救迷失的灵魂,带他们回家,我曾经指望那一个个时间的节点,都是荒唐而可笑。其实在哪里都不会有质的改变,哪天以后我都还是我,迷失还是迷失,困惑依然困惑,难道我们真的不自知?
鲍勃在陌生的东京出离愤怒了,失去了语言,失去了沟通,他几乎不能为人,急迫地期盼着逃离,他可曾记得,为了逃离那个亲密无间的城市和家人,他来了日本,而为了语言和文化上的困扰,他又准备逃离~~人生也许是无数个逃离的片断拼凑而成,向往、奔赴、之后就是逃离,不断循环直至我们无处可逃。

本文由www.22933.com发布于动漫动画,转载请注明出处:犀利地拥抱生活,诺兰的两大世襲和两大突破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