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简单的all,关于成长的诗意寓言

《谍影重重5》上映了,马特·达蒙原汁原味的杰森·伯恩又回来了。在此我们一起回顾下本系列的前几作,以及这部新上映的作品与之相比有哪些称道之处和遗憾。

这部改编自Tarell Alvin Mccraney自传性质剧本(甚至不能算是剧本,按照tarell本人的说法,只是artist try to figure things out)的电影,讲述了迈阿密海滩边一个黑人男孩的成长。三个篇章,little-chiron-black, 以非连续性的时间,串联起主人公在不同阶段的经历。故事的开端被设定在Miami的 Liberty City,这个因african american聚集度而出名的neighborhood。同龄人的欺凌,喜怒无常的嗜毒母亲,家庭中父亲角色的缺失,主人公chiron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

我肯定是先入为主地欣赏了这部电影:

《谍影重重》前三部是我看过的最专业(类型片制作上,不是和现实特工多接近)、最在剧情上下功夫的谍战悬疑片,没有之一。换句话说,它成本并不高,没有《复仇者联盟》的超级大场面,也没有《碟中谍》的未来式高科技噱头,更没有《007》系列的热辣女郎,场面的火爆感多是靠快速剪辑、镜头摇晃来铺垫,没有花哨的功夫架势,招招实用,招招致命来激发观众的肾上腺素。同时,本系列在各处细节展现特工这个神秘行当(不仅是主角伯恩)的绝世的身手、利落的作风、敏捷的思维、冷酷的气质。整个系列看下来,堪称特工职业技巧的教科范例集锦,包括侦察和反侦察技巧,逻辑思考技巧,格斗和飙车技巧,负伤紧急处理技巧,带妹子逃亡技巧等等。随便举几个例子,本系列的第一个高潮–瑞士的领事馆逃亡,扔枪、夺对讲机、撕地图研究,一气呵成,老练专业。第二集在意大利海关复制对手的手机卡、偷车换假牌、监听敌人电话,毫不犹豫,思路机敏。第三集伯恩穿梭在人流密集的火车站,塞手机,找掩护,转移视线,各种反侦察手段令人目不转睛。一言以蔽之,行云流水。

    童年时,生活中难得的温暖来自向母亲提供毒品的毒贩,他解救了被困在小房间里惊魂未定的chiron,请他吃饭,教他游泳,坐在海边讲述自己的童年,温柔地告诉瘦弱缺爱的男孩,in moonlight, black boys look blue。男孩站在海边,抬起脚,跳进扑来的浪花,红色的衣服在蓝色海面的衬托下跳跃出难得的轻盈。这是一次点题式的交谈,更是电影中创造出时空交错感的最重要的回忆。海滩从此成为一个标志,青春期初次身体触碰的忐忑,公路旅行时的叠镜,以及成年后初恋爱人屋外的浪花声,蓝色串联起经历,无比慷慨,摆脱时空的限制。Barry Jenkins,这个幼年时的家庭环境与主人公相似的黑人导演,用区别于一般黑人文化的含蓄而满怀忧愁的诗意,将tarell个人化的瞬间与记忆转换成流畅的视听语言。给简单的故事注入了不动声色的力量。

首先All the Oscar Thing的电影。

图片 1

    除此之外,细心的观众会在诸多细节中捕捉到这个细腻的黑人导演和东方文化之间的联系。三段故事里,无论是家中的装饰,旅途中响起的伴奏,或者穿着白色工作服的厨师kevin,都和王家卫的美学有着相近的气息。的确,导演也坦诚,《最好的时光》与《春光乍泄》,都是他的心爱之作。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它所呈现出的黑人男孩的成长与生活,与以往影视作品中的所描绘的,有巨大的改变和差别。如果说08年那部medicine for melancholy像是一部出色又极具情绪张力的实验作品,moonlight就是导演对自身审美体系的一次扩充、加强与整合。对比强烈的色彩,闪回的梦境,某些时刻声音的消失,都能看出他对形式感和诗意的追求。在纪录片the first Monday in May中,王家卫作为met gala的文化顾问,和当时的策展人Andrew Bolton讲到过一句听起来与鸡汤无异的道理:seeing everything is seeing nothing。这句话放在这里,似乎能很好的阐释这部电影在某方面所陷入的一种处境:导演尽力在每一处需要彰显情绪的情节中渲染,却终究还未领悟到留白的重要性。

其次传说中导演崇拜王家卫借鉴着拍的这个电影。

当然这一切也分不开在有限成本下对动作场景的精心设计,比如第一集末尾的挟尸坠楼一击堪称经典,既不像007那样走秀式发型都不乱,也不像碟中谍那样上天入地到了奇幻境界,写实的框架内能如此创意,令人叫绝。第二集末尾在俄罗斯隧道内的撞车戏,伯恩身负重伤,要顶住警察和杀手的双重追击,当杀手循着血迹踱步而来时,观众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最后的借力反击也是精彩无比。第三集在摩洛哥老城区的跳房子追逐大战,就更突显场面调度的精准了,杂乱无章拥挤不堪的弯曲小巷和连绵平房,伯恩、尼基、杀手、警察穿梭其间,你追我赶,令人眼花缭乱。

    然而即便有这点不足,电影的表达方式依旧是令人着迷的。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三次主人公视角的旋转,前两次是危机中幸运遇到相救的手,第三次则是在微渺的希望中被彻彻底底打倒。如果少年的觉醒都需要一个时间节点,那么chiron的则诞生于被绝望激发出的反叛意识的实践。从此以后,未来和过去被割裂,彼此平行于异时空,瘦弱的少年变得强壮,在佐治亚开始新的生活。

最后还有同性恋内容。

图片 2

    然而这种割裂又是极其被动的,觉醒之后的少年并没有得到本该到来的公平和理解,而是在爱恋对象百感交集却又无力的眼神中,遗失了少年时代最后一根稻草。第三章中,镜头下寡言的full grown up man, 拥有着和少年时一样似张非张、犹豫紧张的双唇,独来独往,醒来时身边只有金表和闹钟,看不见俗世定义中毒贩应有的气魄。

因此我观赏的乐趣就在于:每次一听有同性恋内容,“这一切是怎么开始的”是我最关心的问题,科科!

而秀浪漫也有一套,比如第一集末尾的希腊的Mykonos岛(我也去过哇哈哈)。

    对于chiron来说,觉醒只像是饥肠辘辘时反复摩擦的胃壁,纵使成年后努力摆脱年少时被罢凌的记忆,得来的也不过是日复一日的隐痛。他的内心永远停在了好友kevin重拳相加的那一瞬。关于背叛,关于谅解,关于告别,在贫民区长大又拥有一个毒虫老妈的他从未有过明朗的认识,然而一片模糊中,世界又给他一次打击。这样看来,所谓新生活实在像是一个荒谬的玩笑。在自救的渴望中背离,世界却从未察觉这个年轻人的痛楚。就算日后练成一副健硕,模仿着儿时的偶像干起了毒品交易,拨开一层层不可摧的外壳,内心的疮痍依然在,而那些奋力修补好的回忆,其实一碰即碎。

然后是寻找春光乍泄的一影子,最后看看这片儿是否真的那么舔奥斯卡。

图片 3

    因此,那场因突然而至的一通电话而起的旅行,意义更加重大。

我有一个经验:对于一个新电影,或任何新事物。总要迅速的翻看一遍,看有没有动心的点。没有就放弃,不浪费时间。有,就仔细看看。

然而,让本系列登上神坛的最关键因素还是叙事。如今观众口味日涨,悬疑片越来越难拍,因此出现了不少对策。神棍或者闹鬼就不说了,做的比较好的有《盗梦空间》这种,用独特的世界观或背景设定来设计一个一环套一环的情节架构;也有如港片《寒战》这样,用超级复杂的阴谋和人物关系来一层一层垫上,答案揭晓时固然过瘾,但很多观众已经被绕晕。《谍影重重》犀利坚持采用了古典的情节模式,要说用了什么特质,那就是主角失忆。一个失忆的人被人追杀,很容易拍悬疑片,但却并不容易拍得好。本系列的一切就如传统故事一样一层一层剥开面纱,伯恩想要寻找真相,CIA同样不知道伯恩想要干什么。多线悬疑穿插迭出,干净利落,整个三部曲下来,也没有把人绕晕的几十层阴谋,但没有人说他剧情乏味或不靠谱。

    旅行的开端,导演镜头里的空气是清冷的,遥遥看去,画面被切成两块,几秒内,某种强烈的情绪由点连成线,再汇集成面,由静止到蔓延,流淌出眼眶,充满整个旅途,却又在被感知的一瞬间,被突如其来的海浪稀释了:万般难言说,化为忧郁,冷静的镜头语言之下,蓄势张力。然后,车慢慢驶入那一片翻涌的记忆,在模糊中前进,最终消失不见。一片蓝色中,少年的白衬衫被海风吹起,陌生的背影让人想起另外两个奔跑的孩子,好像又回到刺目的青草地。追赶,解围,靠近的侧脸,那里有关于爱最接近现实的存在。

这个电影打动我第一个点是:他在我提前看的黑乎乎和男同学嘿嘿之前,他其实和妈妈有过一段:妈管他要钱的经历。看两个黑人同性恋嘿嘿嘿,我得承认我的心态是猎奇的,觉得啥也看不清楚,这干啥呢,这是啥?那是啥?把屏幕调最亮研究。

本文由www.22933.com发布于动漫动画,转载请注明出处:不是简单的all,关于成长的诗意寓言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