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贡献惊喜的电影,我是你爸爸

此影评来自百度ID:想要吃鱼的泡泡
最近,很凑巧的机会,在远离自己过去总是熟悉的地方看了一部传说中总是叫好不叫座的导演的表面看上去完全可以用通过“京味儿”二字包裹全部内容的新电影。
其实近年来,我走进电影院看国产电影的频率越来越高。一个原因是国内电影的类型越发丰富,另一个原因则是目前国内电影人的电影意识在以一种更趋于被动前行的方式在前进。但毫无疑问,这个习惯用作品说话的导演,讲述一个个鲜活故事,最终将所有情感直指观众内心的导演却始终以牢牢掌控主动权的方式在走着自己的电影之路。
这部电影从开头出现在观众面前的那一幕,就完全奠定了故事最终的走向和始终不曾改变过的基调。如果你从小在四九城根下长大,如果你自小在各色胡同里穿梭,你一定不会陌生于电影里各种穿插着、呼啸着,一次次,一阵阵从你耳边,从你面前肆意掠过的各色模样。
坦白说,各种背景一下涌入之时,我看着那雾霾霾的天,那化不干净白茫茫的雪,那四九城几乎看不见晴色的冬天的天,我的心坠的生疼。那内心压抑的是满满的远比走在街道口冷冽的寒风刮过还要刺痛的感觉。
可能是代入感太强,我甚至在开始的时候不得不带着满满的担心追寻一个答案——我在想,南边长大的朋友如何去寻找一个切入点去了解这个北边的故事,南边的朋友如何找到一个情感共鸣点去看这部太多“冷”元素灌溉的片子。但当电影终散场,各种场景在脑海中盘旋时,像要把我拽进一个个漩涡时,我却再未记起当初的担忧。
这个故事太大,大到光是现在提笔想要简单剖析它的框架,我都觉得太难;这个故事太细,细到每一个细节的背后都有太多值得深究、值得推敲的地方。或许,我应该庆幸,导演是他,所以这部电影没有显得头重脚轻,没有因为框架太大而不知所云,没有因为细节过细而显得因小失大,但我也很遗憾,导演是他,或者我应该说我很遗憾这部电影因为一系列不可控因素而不得不删减掉一些不能在荧幕上和大家见面的东西,我想那些东西,可能带着更多的血性、更多的道义、更多的规矩,但却不得不就像“六爷”一样,带着满腔热情和不曾背弃的理想所离开;像“六爷”所坚持的“江湖道义”一样,在随波逐流的新社会下,逐渐消失直至灭亡。
当一个有自己行走江湖的规则,有自己为人处世的规矩的“六爷”鲜活的在荧幕上像我走来,那一刻,我好像从来没有见过他——这个撑起了华语影坛贺岁档半壁江山的导演,在那片曾经属于他,现在却早就不属于他的江湖里,正逐渐变得愈发孤寂,他的江湖就像车轮行驶过的辙迹,还依稀留着当年的模样,却已经被掩弃在时光的旧河里,无法前行。曾经那个自己可以最有“江湖道义”的年代,曾经那个自己走路带风、自己就是规矩的年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时代会更替,岁月会苍老。不会变的可能只有六爷、闷三儿、灯罩他们这群习惯板着身子的那群我们称之为“墙根脚下老石头”的情怀了。可是这片情怀,在这部电影里,更像是一个巨大的讽刺,更像是一种对现实无限嘲弄而却不战而败的微妙的冷幽默。
这部电影,可能贡献了一个相当大的惊喜——当一头银发的小飞出现,我听到电影院里就在我不远处有人倒吸了一口冷气。坦白说,长相太过优越的演员,会在演员这条路上吃更多的苦头,因为他的外貌条件会在第一时间吸走太多的眼光。可是,这一次,小飞的扮演者吴亦凡,并没有让我们把精力放在赞叹他犹如天神赐予的外貌上。他像一个在翻涌的浪潮上坐在豪华游轮的孤寂少年,外人看到的是那“游轮”豪华的外观,是那“游轮”强有力的魄力,可是没有人看得到,那艘游轮上的小飞,他掌握不了前进的方向,他甚至没有办法在真正的波浪上感受波涛的汹涌。正因如此,他的眼里并没有那些以行走江湖为生的真正江湖人的“狠绝”,也没有江湖人身上带着的江湖气息。可能因为和小飞有一些共同点,当看到他一次次的自我认识被摧毁,看到他一次次的纠结矛盾,我仿佛也看到了一个在现实面前被太多规则压得抬不起头的自己,我仿佛也看到了一个在父辈身后望着父辈背影却向往着打破一切规则的自己。我不知道有多少人看懂了小飞背后的无奈,渴望的和拥有的站在对立的天秤上。他的心里有一个“侠义梦”,我甚至猜测,如果生活在一个真实存在的武侠世界里,他应该是一个“侠骨柔情”的豪侠。可是现实里这样的世界不存在,所以小飞变成了一个性格孤寂爱装帅的自以为整个人炫酷实际却只是一个没长大的中二少年。我要特别谢谢吴亦凡,他的小飞,让我满心都是怜惜,却没有半点厌恶;他的小飞,让我觉得曾经的自己也有一个旁人没有的江湖梦是那么正常,并不是少不更事哄骗自己的“白月光”;他的小飞,让我认识到曾经最是稚嫩的自己其实和他一样,空有满腔热情,却不知世事艰难。
可能是电影的渲染功力太强,可能是导演讲故事的能力太强,也或许是六爷和小飞的演技太好,当电影的支线剧情缓缓展开,我竟然相信,这就是小飞最应该拥有也是这社会本应存在的面貌。当小飞说着见到六爷以后才相信书里的人现实也存在的时候,他的眼神,值得我记一辈子。有灵性的演员,我们一向用眼睛里有内容来形容,看了吴亦凡的小飞,你会发现,又一个眼睛里有内容的演员出现了。这也是我为什么会在前面提到——这部电影,可能贡献了一个相当大的惊喜的原因。
对于我而言,一部电影,在看过之后还值得思考,那就是一部可以推荐给朋友,盛情邀请朋友一起走进电影院再次细细品味的好电影;而如果,看过一部电影之后,我还愿意为了它在电脑前磨上几个小时来细细阐述一些自己曾经看到的东西,那就是一部值得和大家——不管你我是否见过面,是否是朋友,一起来分享的好电影。
推荐一部电影,最美丽的事情,就是时光老去,岁月无痕,你还记得有一部我曾与你并肩看过的值得镌刻在记忆深处,时不时拿出回忆的电影。就像《老炮儿》告诉和我们分享的一样,时光会带走太多我们曾认为不可磨灭的东西,却惟独会留下我们最初总是匆匆忘去的记忆,那片记忆,我管它叫做——情怀。
当剧终人散场,你会记得一个时代在老去,可是你却曾为了它而心波涌动。

首发于微信公众号:movie432,文末有二维码噢~

总的来说,如果屁股部分被剪了,这个电影很适合带父母看。

搁在香港,如果说的粤语,《老炮儿》可能就是一部三级片。 三级不是来自暴力。军刀仍有杀气,锋刃冷酷,提出来公共场所瞎逛,肯定也属于管制刀具,当场被人民警察擒下。不过呢,这部电影的暴力模样。充其量就是掰掰手指,加一记闷棍,架都没有打起来。 军刀的功能,只是用来煽情。 三级更加不可能是来自情色。虽然早被剧透——冯小刚暴起后入许晴。想这俩人,年纪加起来都超过一百岁了。大白天还整这出,光靠想象,好像都挺刺激撩人的。 但情色,只是率先通知这名老炮儿:他已经不行啦。

你老爸想装醉掏心掏肺跟你说的话,基本上就是电影里的意思。过节嘛,就是年轻人一咬牙忍过去的事儿。眼睛斜向上45度嘟起嘴哼个小调就过去了,忍住不还嘴,大年初八又是一条好汉。

图片 1

这个电影可以传神地表达出你想跟父母以及旧时代旧秩序磕一个的心情。就是你很想哄全世界都开心,但你和他们凑到一起真没什么可说的。那就看个电影吧,他们高兴了放你一条生路,接下来能快活一年。

故事从一件小事开始。

卖煎饼的小贩无照营业,被城管抓了,要没收摊煎饼的车子。争执中,小贩撞坏了城管面包车上一个灯,城管抽了小贩一个耳光。

冲突即将升级,冯小刚演的“六哥”突然出现,靠各方都给“面子”,他主持了一个公道。他的解决方法是:小贩赔车灯,城管收走煎饼摊子,小贩抽城管一个嘴巴。

整部电影的核心是“规矩”,六哥总是抱怨年轻人没“规矩”。他所说的规矩,大到“父父子子”,小到怎么打招呼,天上天下无所不包。

这些规矩渗透在日常生活里,剧中人都认同这套法则,因此这些法则才能不成文地永远存在。胡同里的人深信这是普世法则,“放哪都是这个理”,这些(理应)超越时间空间存在的法则,让六哥的人生充满意义。

没有法则,六哥以前是个小混混,现在是个老混混。有了法则,六哥年轻时候是侠客,老了以后是义士。规矩就是阐述,是把行为升华成意义。因此规矩对于黑社会和类黑社会成员,总是至关重要。

但是在实际操作上,有时候事情公正而不公义。比如上面这个例子,小贩赔了钱、丢了生财工具,只得了个面子。如果六哥这样做,他就不够仁义,还是不能赢得尊敬。

于是,是六哥自己掏钱赔给城管,又自己动手做了个煎饼车子给小贩。如果六哥的钱不够,他就号召大伙凑份子。“维护正义”的成本被老城区老居民的人情网承担了。

在武侠小说外的世界中,这个人情网就是“江湖”。江湖的主流成员不是侠客,是三教九流。这些人愿意参与这个人情网,就是所谓“义气”。

这个江湖安全网的韧性,可强可弱。有时候上万元的事就快把这张网戳破了。可有时候,比如反清复明这种杀头的事,都能被这张网兜住。

下面就是正式剧情了。六哥是个老顽主,现在经营着胡同里一个小卖部,养着个小宠物八哥。年近六十,往事已如云烟。有一天,他几乎断绝关系的儿子晓波,惹事被一个阔少混混抓走,这个人叫小飞。个中因由简直不值一提,你抢我女人,我刮你车之类,破烂小事。小飞是南方高官之子,和一群改装车的人混在一起。

六哥在市井中打听出小飞一帮人的下落,去找他们谈判,对方提出赔10万。于是六哥去凑钱,千方百计地从“江湖”这张网上挖出10万块钱。——到此为止是全剧精华,后面的剧情开始满街乱窜。

六哥去交赎金时,因为种种原因,车子的损伤变大了,小飞改要100万。反正是出不起,小飞提议用比较好玩的方式解决,让六哥用“规矩”阐述一下现在的情况,六哥提议“茬架”。——“茬架”是文革留下的重要非物质文化遗产,指提前约定时间地点的打群架,因为有时间准备,双方都会发起总动员,最后人脉广博者获胜。

胡同里,一群年过半百的中老年人积极备战。观众期待着一场不合时宜的车链子大武斗,这时晓波被偷偷送回来了,双方阵营里都有人觉得用“茬架”解决问题很蠢。这件事应该就这样结束了。

这时有些感人的家庭戏,晓波父子长谈、六哥查出血癌等。

结果晓波不小心带回来小飞在瑞士银行的对账单,是小飞父亲贪污腐败的证据。小飞父亲带一帮人来找东西,把晓波打成脑震荡,六哥的兄弟们义愤填膺,这个架是非茬不可了。六哥约小飞背后的一帮成年人,在荒郊野外用茬架分是非,然而他早把证据寄给中纪委。也就是说,他只是来报仇的。

然而六哥在途中病倒,观众最后也没看到一场板砖砸到脑门上的精彩高潮。

最后一幕,几天后,跟着六哥一起来的一帮老兄弟从看守所走出来。他们抛家弃口地又年轻一次,红光满面,心满意足。

这个略微有些失控的剧情,其实严格遵守着开头那件小事所交代出的几个规矩。那就是:

  1. 弄坏别人的车要赔偿。

  2. 违法就要认罚。

  3. 打人不对。

结尾来场广场舞式的打群架,是众望所归。然而最后还是没满足观众这个小小的念想,大概是想说,暴力不能解决问题。虽是老生常谈,但是放在一个永远缅怀一个暴力年代的老头子身上,显得悲凉。

No country for old man。你的规矩、价值、生活意义、崇拜对象、知识、经验、光荣、爱慕,全都过时了。

那个年轻的你,看着这个年老的你——因为他是个那么牛逼哄哄、直来直去的青年——他也许会说:“你怎么还不去死啊?”

你觉得他说的对,因为你就是他。只不过,你到死也要贯彻那些规矩,只要你一直贯彻下去,就能证明那是些超越时间空间的规矩,是宇宙真理。

电影是关于四群人的故事:老一辈平民,年轻一辈平民,老一辈权贵,年轻一辈权贵。

六哥是老一辈平民,他们曾经比权贵还权贵。加上六哥会打架,他是个闪闪发光的百姓贵族。在知道的人眼里,这个光芒一直闪耀到现在。

小飞是年轻一辈权贵。这个故事的主要矛盾,发生在六哥和小飞之间。现在这个年代,会打架的只能当狗腿子,闪闪发光的是有钱人。

现在这个价值体系中,“人情网”不是必须品。经过财富的累积和集中,有一小部分人能以一己之力承担“维持规矩”的成本。他们不用凑份子,不用借钱,说一句:“不用还了”,就能解决所有问题。小飞就是这样的人,他当然成了一群小混混的老大。

而年轻的小平民,既不具有古老的“义气”,也不拥有现代的“资本”。电影表现出的这些年轻人,是不讲情义、冷漠无情的。资本的力量是那么大,“人情网”承担风险的能力,在一个有钱人面前不值一提,依靠“规矩”还不如依靠资本。

当年轻一辈平民对资本规则不满的时候,他只能胡乱发泄一通。晓波偷偷勾搭妹子、偷偷划别人车,不过是盲目乱撞,最后还要自己承担后果。

按照剧情安排,主持现代规则的小飞,对古老的江湖规则抱有仰慕之情。当然,他仰慕的是一言九鼎、尚义任侠的风采,而不是到处筹钱的窘迫。表面上看来,六哥和小飞之间的矛盾是故事主轴,但这并不是真矛盾,这场矛盾由闹剧开场、闹剧收场,两人之间并没有价值观分歧。

电影里还有两个分支矛盾,是小飞父子、晓波父子之间的代沟。这种矛盾是必然存在、必然无解的,剧里果然也用亲情打混过去。

代沟矛盾当然可以长篇大论,但是那也太文艺片了。你觉得这个是文艺片吗?它看上去当然像个文艺片,但它不是。它是正义必胜片,又称为“主流贺岁喜闻乐见”片。因此它必须在剧情过完2/3的时候,推出一个大boss让你看完过瘾、过个好年。

这就是六哥和小飞父亲之间的矛盾。也就是崇尚暴力的老一辈人里,草根和权贵的矛盾。这本来是个真正的矛盾,但剧情没有探讨。所以总的来说,这应该是个很沉重的,带有怀旧气息和时代敏感度的片子,但它表现为一个闹剧,闹完了还要打boss,怎么喜庆怎么来。还是很适合合家观赏的。

但是它还要在头上加个15秒的激情戏!你是要干嘛!你让我怎么给我妈推荐???而且谁要看冯小刚的屁股啊???你们在想什么???把电影提高一个分级就为了秀冯小刚的屁股!值得吗???你们扪心自问,值得吗???

啰嗦到现在,还有点闲话想说,就是关于现在流行的“中老年人喃喃自语”。

这几年来,各国都很流行拍中老年人的喃喃自语。为什么呢?也很简单,因为抗战胜利70周年了嘛。

二战以后,50年代爆发的婴儿潮一代,现代都进入中老年了。他们和时代一起成长,从极坏发展到极好,把世界从暴力的旧社会建设成工业高度发达的新社会。现在他们走到中老年,他们从废墟中一手带大的社会逐步过渡给下一代,逐步脱离他们的控制,没有他们参与的新兴文化层出不穷。在他们看来,脱离旧文化的社会是失序的、全新的、不可理解的。虽然,他们也曾从更老的一辈人手里接过这个社会,并且狠狠大破大立了一番。

这样一个极大的群体,有喃喃自语的需要,应该被我们全面接受。这样的题材重复出现,不能用“缺乏新意”一句带过。青少年思春的题材被重复过多少次?哪个不是互相抄而且一个比一个矫情?只因为青少年有被理解的需要,这样的题材就可以一再被消费,那么为什么老年人不能一再喃喃自语?

就算中老年人否定我们,觉得我们个个是娇气不男不女孤僻贪玩的混账,我们也要接受他们。如果说现代的新一代有任何值得骄傲的地方,那就是我们的文化更宽容。我们正在从艰苦奋斗的社会过渡到人文社会,文艺作品就是要描写现在这个社会,包括它正在失去的,和它正要迎接的。

另一方面,必须要提一下中国电影一贯的,对年轻一代价值观的否定。比如这个电影里,年轻人身上一无可取,他们唯一的任务就是“传承”。也不只是中国电影,应该说,全世界中老年人都有“尽量保持现状”的倾向,并且希望下一代接纳这个守旧的价值观,和世界上现存的所有旧的东西。

我倒是觉得,社会要进步,必须鼓励年轻人对旧的一切都有“批判——接纳——批判着接纳”这个过程。青少年文化必然是反叛的,只有从头到尾反叛过一遍,才能客观思考哪些是值得接纳的。我们的社会不愿给青少年这个机会,不愿意让他们有一个思考过程。

被媒体赞赏的年轻人必须是恋旧的,他可以反叛他自己的父母,但必须崇尚一个更古老的东西,他不能彻底反思自己周围的一切,并因此感到无助和愤怒。这是现在年轻人最常见的生存状态,但是完全不能被文艺接受和表达,真是非常遗憾。

按照我个人的意见,我觉得80后的孩子好于70后,90后的孩子好于80后,00后的好于90后,一代比一代善良,一代比一代娇气,一代比一代好。时代必须要发展,开国还想开几年啊?老是抱持着开国的盛气累不累?现实不现实?以后还过不过?咱们想想行不行?

对了,别人经常说我嘴贱,好事都被我说的特别猥琐。这片子可能被我说坏了,其实是很好看的哦,我打了五星哦。剧情神转折之前超级好看,而且父母会很喜欢,就是那点点裸戏会让全家老小如坐针毡。

三级的真正原因,必然是来自粗口。现实中,不少人未必喜欢粗口,但在电影里,它往往代表了某种真实可信,与人物性格一脉相连。 粗口这桩事,面对电影审查、道德风化以及教坏小朋友等难关,走得也算坎坷。在个人看来,《老炮儿》的火力全开,未必是来自导演的抗争,而是资本力量的运作。粗口的松动,从允许粗口脏话出现在电影人物的口中,但在字幕上必须模糊处理。再到如今不能模糊处理的,就直接省略。骂人你听到了,但是你没有看到。“X你妈”三个字,出现在今天的主流院线电影,好像是个新鲜事。但在《老炮儿》以外,独立电影或二十年前的中国电影,其实有过很多。 粗口的背后,从片名到台词,《老炮儿》充斥了密集的、黑帮暗语式的北京土著方言。为了保留原汁原味,中文字幕还括弧自带翻译。 这又是一个怪现象了。 众所周知,从香港电影通用的粤语,到有意识地压制的地方小语种,方言电影在中国一直是比较弱势的存在。《老炮儿》公然做大做满,听着还酣畅,顺口,爽。想想《烈日灼心》里头,邓超不停地用普通话念“我干你母”,你说它有多奇怪,我听着就有多别扭。 如果说,粗口更多代表了语言暴力。那不带翻译的方言,大有陌生、隔阂和排斥的意味。最简单的一层,你不是自己人,你不是这一代人,甚至于,你是闯入的外地人。《老炮儿》在言语上的打探和冲突,始于路人问路,中有老朋友打招呼,最后是父子的相持不下。 老炮儿是一群人,冯小刚是一个人。这个以喜欢炮轰闻名,自我感觉极好的中国导演,自谓苍孙,弄不明白屌丝,还痛斥影评人大尾巴狼。把他当做老炮儿的代表人物,丢在中国电影的染缸里头,简直是天造地设。

图片 2

金马颁奖,冯小刚通过手机感言,调侃自己是新演员。实际上,他演出经验不少。但大多是轻浮夸张的丑角,充当了摆盘装饰。比如《阳光灿烂的日子》的“中俄尼布楚条约”,《功夫》的“还有谁”,《让子弹飞》的“送别”。冯小刚上一次充当主角演出经验的,是王朔的《我是你爸爸》。没错,还是北京,还是演一个爸爸,还是老子跟儿子无法沟通。所以,他一直被人挤兑,吃王朔的老本,吃出了一片天地。正如同到了《老炮儿》,有人要说,崔健唱着歌老去,这代人也跟着老去了。 《老炮儿》把人物的出场亮相搞得挺神秘,一直在藏。六爷的头一回亮相,未见其人,先闻其声。然后借近邻寒暄,带出了没有露面的儿子。藏到最后的,是六爷的昔日丰采。最终,六爷一脸凝重地翻箱倒柜,打开了妻子遗像,也找出了一身装备。剃个头,批个大衣,背个军刀,再现了昔日风采,视死如归。

本文由www.22933.com发布于动漫动画,转载请注明出处:一部贡献惊喜的电影,我是你爸爸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