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没有一种酒,作为处女作

© 本文版权归作者  Sunday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影片猛料不断,爆出了许多武林大家早年间的奇闻秘史。原来侠气冲天的丐帮帮主洪七初涉江湖时,作为一个花子,在他饿得奄奄一息的时候,西毒欧阳锋曾经周济过他一大钵头饭,于是他投到了欧阳锋在沙漠深处开办的公司,成了一名杀手,而欧阳锋,正是他短暂杀手生涯的经纪人。欧阳锋之所以在沙漠里做那买凶杀人的勾当,却是因为他深爱的女人与他赌气嫁给了他的大哥,他才离开白驼山,远走沙漠。而他的大嫂,也有一个一直暗恋她的人,那就是黄药师,所以黄药师才每年从东边赶来与欧阳锋小聚,并在最后帮白驼山欧阳大嫂带给欧阳锋一坛名为“醉生梦死”的酒。黄药师原来是个到处留情的花心大萝卜,他曾经竟然与自己的好朋友盲剑客的老婆有一腿,盲剑客立下重誓若再见到他就要把他干掉。但当他们再见面时,黄药师已经因为喝了半坛“醉生梦死”把脑子喝坏了,全然不记得曾经搞过自己朋友的老婆;而盲剑客那时候眼睛也已经坏了,所以不把黄药师干掉也不算违背誓言,他放过了黄药师。另有一个女人也与黄药师缠夹不清,那就是喜欢女扮男装的姑苏慕容氏后人慕容嫣。黄药师明知化名为慕容燕的慕容嫣是女人,却借酒揩油摸她的脸,并说如果慕容燕有个妹妹的话一定娶来为妻。当慕容燕恢复女装兴冲冲去赴黄药师的约时,黄药师却在酒醒后仔细一想大事不妙,跟慕容嫣玩起了失踪。黄药师喝过欧阳锋大嫂的药酒后失去了记忆,把欺骗过慕容嫣这事全给忘了,最后被慕容嫣杀了一剑,差点挂掉。慕容嫣遭受这残酷的打击,从此对儿女之情彻底忘怀而专心练剑,终成震铄古今的一代剑术名家,她就是《神雕侠侣》里神雕的原主人、杨过的博士研究生导师——独孤求败,也就是说,金庸小说里武功冠绝古今无人能出其右的剑圣独孤求败,竟然是个女人,而且竟然是一直苦心经营想要起义造反的姑苏慕容氏后人。这些密闻,当年一经披露即哄动了整个武林。

    王家卫的终极版《东邪西毒》,赶在哥哥的忌辰之前上画,昨晚在影院重温过,算作缅怀。不提身边一些心不在焉之人的阵阵笑场吧——在小厅放映的怀旧影片总归只能谙合小众的心声;也不去评判那些新调的色调、新增的剪辑是否合宜吧——毕竟审美如此私人的事,只能由王家卫本人随心而为。与其说这是一部电影,不如说是一个行为,银幕下的数十人,跟着银幕上的一群人,怀念曾经种种,关于逝去的年华,和逝去的人。
  
    “小资王”塑造的人物,总是胶着在“自我”中,数年前看《东邪西毒》的我,中毒不浅,那种理不清道不明的情绪游丝,绕的不是梁,是心,还在记忆里生出根来。今晚重新看过,却已经不再受“蛊惑”了。世间的种种痴缠,戏里照单全收了:因为害怕失去而索性全盘放弃的欧阳锋;羡慕别人的爱,却不断辜负身后爱的黄药师;因为妻子移情别恋而远走他乡的盲武士,到死仍是放不下旧情,希望“回乡看桃花”;为了虚假自尊却将美好年华和美好爱情一并输掉的大嫂;无法承受自己的失爱,挣扎在怨他和自怨中的慕容嫣。所有的人物里最幸福的只有洪七,因为他够简单,丢了一截手指,却悟出道理,做回简单的自己,带着乡下老婆闯江湖。个个痴男怨女都是形单影只,唯独洪七两口子,乐天知命地离开了这片干涸沙漠。
  
    洪七对欧阳锋说,失掉一个手指,是因为刀变慢了,刀为什么会慢,是因为心不单纯了——因为和欧阳锋在一起,染了他的毛病。
  
    欧阳锋确实病得不浅,笑谈一句,后来的故事里他会走火入魔,原来这里就已经埋下了伏笔。他信奉“不被人拒绝的办法就是先拒绝别人”,这话听起来多么有道理,世间无数“聪明人”不都是这么想的吗?今天那些“不表态、不承诺、不负责”的三不信徒,都在自己的沙漠里做着杀人买卖呢。只不过折杀的不是命,是人的真心。大嫂空等一场,病死了,从来不碰怪异名堂的欧阳锋,到底有病急乱投医的一天,尝试着喝了半坛“醉生梦死酒”,起的却是反作用:越想忘记的事情,记得越是刻骨铭心。他终于明白了,要想真的忘记,只有转身面对,于是一把火烧了自己的避难所,回了白驼山。患得患失的欧阳锋,看似抛弃了一切,其实最是执着,执着于自己的得失计较。后来的西毒虽然成就了一番大事业,但终究还是疯了,不疯在情业里,也要疯在图谋武林霸业的心障里,因缘早定,在劫难逃。可惜了那么明艳动人的大嫂,郁郁逐流水,春逝永无回。就像看着至尊宝戴上金箍,看空了红尘,却仍会疼惜一无所知的紫霞,如何“料不到这结局”。
  
    另外半坛“醉生梦死”,是黄药师喝掉的。黄药师应当是很迷人的吧,迷了不少女人的心,偏偏恋着心有他属的大嫂。每年他都会替大嫂去看望欧阳锋,却不肯透露半字关于大嫂的信息。在这样的漫长煎熬里,随便一个人忍不住,多说一句,这煎熬就能刹住了。当然,说了那一句,就不再是王家卫的电影,而是坊间的八卦了。只是生活原本就是真实而自然的,也只有王家卫那么虐情的人,才会安排那么多唏嘘慨叹的极端,赚了不知多少人的“心有戚戚”。大嫂说,既然只有在失去的时候他才会争取,那就永远不让他得到。说这话的时候,她是和身扑上和命运来了场豪赌,字字是血,惨烈无比。他得不到,自己岂非也得不到?两情相悦的美事成了得失间的权衡计较,到底赢了什么,又输了什么?同样想不开的黄药师,倒是明白自己一开始就无望了,却不能自拔的守着永远得不到的大嫂,如此种种绝望的矛盾充斥着整部电影。求不得,只好忘记,喝下那坛酒,结果最想忘的,却记得分明。六年后,黄老邪遁去桃花岛,守着千树万树桃花开。
  
    记得对白里重复得很多的一句话:既然爱她,为什么不去和她在一起?欧阳锋问过盲武士,黄药师问过欧阳锋,杨采妮问过洪七。除了洪七,其他人的结论都是一致的,他们都拒绝回头。这是一群不敢面对爱情的人,不敢交付真心,不敢面对真心,却找来诸多借口,把自己放逐在这片沙漠里。盲武士死了,欧阳锋认定沙漠的那边还是沙漠,黄药师喝下醉生梦死酒,慕容嫣和自己斗到了独孤求败的境地。谁都解不开自己的心结,心的沙漠无远弗届。
  
    故事里最耐人寻味的就是“桃花”,起初她是盲武士的女人,又和黄药师牵扯一处,后来她却成了一个符号,是西毒不敢争取的爱情,是东邪争取不到的爱情,她盛开在心的家园,是流离在沙漠中的人们无力回去的地方,就像林夕说,越美丽的东西越不可碰。
  
    所有的声音都是疼痛的。只有洪七说,我要走出这片沙漠,带上老婆。90多分钟里,这是唯一快乐的声音。
  
    哪有一种酒,可以醉生梦死呢?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病灶,非诚恳面对不能疗治。譬如掌心如果受伤,就会攥起拳头,那道伤于是很难痊愈,在掌心纠结在一起,不能松,一松就会牵动,会痛,于是只能一直攥着;此时不如深吸一口气,宽了心,松了拳,真实面对那伤口,上药,消肿,借助万能的时间,总有结痂痊愈的一天。当事过境迁,你在阳光下打量那道若有若无的痕,回忆前因后果,就会像看了一场电影,虽然有些许感慨,却早已无关痛痒。

导演构筑影像空间的能力之稳定令人吃惊,这部电影入围任何华语电影新人导演奖项都会令结果没有悬念。电影关注的是抑郁症,用个例细究了个体产生精神困境的原因,也极关怀抑郁症患者亲朋的处境,所以余文乐和曾志伟是绝对的主角。
不得不承认新导演强大的掌控能力。从剧本,到剪辑,甚至包括配乐的选取都非常到位,几位演员的演技自然不用多说。电影从头到尾情绪非常饱满,悲痛、压抑、困苦,世间冷暖全在电影中了。
虽然电影结束时留了个开放光明的尾巴,不过还是很容易令人难过。电影是一篇抑郁症科普文章,是拍给我们普通人和抑郁症患者亲友看的。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这个新版的《东邪西毒》,最大的成功,是画面的的调整修复:最大的失败,乃是电影配乐。其它方面,因为变动并不是太大,故无所谓成败了。从电影首映到今天,十五年的时光仿佛一刹那,又仿佛已过了千百年。当年的男主演张国荣已经自戕;另外两个主演梁朝伟和刘嘉铃,经过十数年的漫长谈判,竟然终成眷属。而人格分裂的旷世剑客独孤求败的扮演者,林青霞林美人,也已经销声匿迹好多年矣。红颜易老,声光永伫。再过三五百年,不知有谁还知道曾经有过那么一部电影,叫做《东邪西毒》。

    洪七用失去一根手指的手劈柴,发现自己不能再用刀了。欧阳锋安慰他说:“不一定要用刀,赤手空拳也能杀人!你不过少了根手指,这没什么,好歹还有份差事。怎么?想回家乡了?要是为了这个就想回家乡,为什么当初你要出来?”洪七看着面前的茫茫沙漠,说道:“不知道过了这沙漠,后面又是什么地方?”欧阳锋说:“是另外一个沙漠。”
    欧阳锋旁白:每个人都要经过这个阶段,看见一座山,就想知道山的后面是什么。我想告诉他,可能翻过山后面,你会发觉没什么特别。回头看,会觉得这边更好,但是他不会相信,以他的性格,自己不试过,是不会甘心的。
    洪七带着他的女人走了,他告诉欧阳锋,想要去一个没去过的地方,希望能闯出一点名堂,如果以后听说江湖中有个九指英雄,那一定是他。“像你说的,事在人为,谁说过不准带老婆闯荡江湖啊,对不对?”说完这话,他转身走了。欧阳锋看着洪七和他老婆离去的方向。旁白:我终于明白那个女人为什么喜欢洪七,可能是因为他够简单。看着他们走的时候,我很嫉妒。我曾经也有过这样的机会,不知道为什么,却放弃了。这些部分,没做任何改变。

    与张国荣演对手戏的老伯很面熟,在《倩女幽魂》里也见过,新版里这一段打斗的则完全没有了。出完字幕第一个场景就是欧阳锋在酒肆做他的杀手生意。旧版黄药师黄裳飘飘站在沙丘之上,接着单挑一众马贼的戏也被拿掉。同时少掉的台词有“我还以为这世上有一种人是永远不会有嫉妒心的,因为他骄傲。”

    在洪七卧病在床的时候,被他赶走的老婆又出现了。旧版里有一段他老婆在山坡上打草鞋,然后给躺在木头编成的吊床上的洪七喂粥。喂粥这一段被删除。

   在片尾,旧版有一段洪七和欧阳锋搏斗的镜头,还有一段慕容嫣与敌人格杀、并在一块布置成大红的地上滚来滚去状如疯痴的镜头,这两段都被删除。只保留了表现欧阳锋成为西毒的战斗场面。

    公元1994年,主管人间电影事务的CNB10753号白矮星,行经其运行轨道的最近地点,世界影坛获得了空前绝后的大丰收。在这个神奇之年,诞生了许多后来影响巨大的电影。作为世界电影业的NO.1,美利坚固合众国推出了《肖申克的救赎》《低俗小说》这样的不朽经典和《阿甘正传》这样名利双收的超级砺志大片;中国内地的《阳光灿烂的日子》,给我们奉上了一曲动物凶猛的青春挽歌;而在中国西部的荒漠里,则诞生了一部包着武侠外壳的奇怪电影,那就是后来折服了一代又一代文艺装逼青年的《东邪西毒》。这部在中国内地盗版遍地的王家卫电影在香港电影史上也值得大书特书。那部鸡飞狗跳香蕉树上长仙人球的搞笑巨片《东成西就》就是《东邪西毒》的派生物,其颠三倒四互为因果的叙事对另一部神仙风月电影《大话西游》功不可没,《大话西游》甚至干脆照搬了许多《东邪西毒》的电影配乐。(上文所述未经“股沟、白度”核实,如有 出入,概不负责)

本文由www.22933.com发布于动漫动画,转载请注明出处:并没有一种酒,作为处女作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