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无数英雄竞折腰,天才捕手

怪不得托马斯会在公众场合大声说出“麦克斯,我爱你!我最爱你!”

▲ 片中,科林·费尔斯又穿上了三件套,不算奢华但却体面且讲究,他为数位文学天才找到了发光发热的舞台,却始终带着帽子隐身幕后。

       我在张国荣去世之后才看了这部经典的电影。在此之前,始终喜欢的都是欧美的电影,甚至日本的有一些也觉得非常精彩。对于国内的,张大导、冯大导那些电影本人始终没兴趣。只有这一出霸王别姬,从此,堂堂正正占据一个不动的经典地位。
    我承认,是因为张国荣,我才看这部电影,故始终也对蝶衣特别关注。

对,你看到的是正在忧国忧民的著名编辑麦克斯·珀金斯(柯林·菲斯演)和他的帽子。相信我,这顶帽子很重要,戏份只比男主柯林·菲斯少一个镜头,并且成功得超过了男配裘德·洛!

对于没看过《天才捕手》的人来说,可以这样理解传奇编辑和天才作家,和与之对应的两位主演科林·费尔斯和裘德·洛,他们分别代表了我们最常脑补的两类英国绅士,一个低调傲娇,脆弱之处绝不轻易外漏;另一个风流倜傥,常有惊人的叛逆之举。

这是多年前写的一些文字了。其实,那一回之后我也未敢轻易再看此戏,只因多看一次,心痛一次,也许是对哥哥,但更因为对那段历史。不是那段时期没有美好的事情,只是带给国人曾经是怎样的灾难,怎样的伤痛,不然又怎会有之后的伤痕文学,不然又怎会有今天这么多人都不愿再提那段岁月!那一拔刀自刎,确实比原来小说的结局更震撼人心!逝去的,不仅仅是一个生命,也是那段有人愿意谈起,但更多人不愿回首的日子!

看完电影后,我觉得我太肤浅了,并进行了深刻的自我剖析,我怎么能把人类文明工程师这个神圣工作想得那么仅供参考!

而在英国那帮无厘头才子们眼中,这样高冷、不苟言笑,却又迷倒众生的形象,要撕碎来逗笑才够有趣呢!所以你看从《黑爵士》(罗温·艾金森微笑)到《新乌龙女校》(鲁伯特·艾弗雷特微笑)再到《妈妈咪呀!》(梅丽尔·斯特里普微笑),他刚出场时仍然是那么高冷和不苟言笑,甚至还有一种奇异的“渣男”感,但总是得不到幸运女神的眷顾,反而闹出了许多的洋相……

    < 望着《霸王别姬》中的程蝶衣,“真有那么一二刻,我也恍惚起来”,仿佛虞姬在世!张国荣所饰的程蝶衣,在演虞姬时,是何等惊艳!他甚至比许多女子都要美!程蝶衣这一京剧名角,一生命运坎坷,并渗透着他复杂的感情。小时侯,他得不到温暖,被当妓女的母亲斩掉那多出的一根手指,送入戏班。在师父的打骂中,唱出了违心的“我本是立(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是他的师哥小石头关心他,也是小石头成全了他,却也间接地使他落入张公公的魔手。成角后,他一心只爱师哥段小楼,却又说不出口,只是想与他演一辈子的戏。但小楼却与菊仙走到了一起。而蝶衣想如虞姬与霸王一般的从一而终的梦想破灭了!他转而与袁四爷来往,并吃上大烟,这一切只为忘记师哥,抚平感情创伤。他为救小楼而给日本人唱堂会,却得不到理解,令他更为痛苦。解放后,他戒掉了大烟,小四却背离了他。在新社会,他的旧思想无法改变,终在文革被人批斗。而小楼更在此时落井下石,揭发他的过去;蝶衣也忍受不住,揭发小楼与菊仙。最后痛心的说:“连霸王都跪下了,这京戏能不灭亡吗?”菊仙在小楼与她划清界线后,上吊自尽。那一刻,蝶衣痛苦不堪的表情,菊仙无奈与绝望的回望和微笑,上吊时那一身的红衣与椅子上的一双红鞋,都深深的印在我的脑海中。其实,菊仙一直以来对蝶衣并不坏,在蝶衣戒烟时,甚至怜悯他。只是因为她太爱小楼,为此而做了不少伤害他的事。而小楼本来是很关心他,却无法接受他的爱,在强大的文革压力下,他亦出卖了蝶衣,背弃了菊仙,成为了小人。
    的确,蝶衣深爱着师哥,如虞姬爱霸王。但这在当时是无法被接受的,更何况小楼对他并无此意。他转而把这种爱投于京剧中,他饰演的旦角已是炉火纯青,上至高官贵人,下至平民百姓,都无不为之倾倒!真是“一笑万古春,一啼万古愁”,“此境非你莫属,此情非你莫有” !但他对京剧的痴迷、热爱,在文革被打的粉碎!这种对钟爱的艺术的彻底绝望,令他再无眷恋,毅然选择了死,选择了他最经典的虞姬的方式来了结自己。那一刻,我是如此痛心,文革这场灾难,令这样一位大师心伤,心碎,并走向死亡,真是可惜!可悲!!
    也许蝶衣缺少骨气,缺少民族气节,甚至有些软弱;曾过着有些纸醉金迷的日子,抽大烟,自甘堕落。但他对爱却从一而终,而对艺术的痴迷,更是令人动容。人要是有他这种“不疯魔不成活”的执着,又怎会不成功?可惜,命运捉弄人,令他对艺术的最后一丝追求亦化为泡影。他的死如此悲壮,令人痛惜。与师哥二十二年后的第一次同台演出,也成为了最后一次。“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立(女)娇娥”。这是事实,却被小楼那玩笑似的“错了,又错了”击碎!蝶衣又重复了一遍,那一刻,是百般滋味在心头。多少年,身为男儿郎的他扮演了无数柔美女子,仿佛已雌雄不分,却抹不去心中的伤痛。他扮演着虞姬,拔剑自刎,是对艺术的最后一次演绎,对人生作最后的诀别。虞姬死了,程蝶衣也这样死了,美丽、痛苦、传奇、坎坷的一生,就此结束。我的心中无限悲哀,泪水模糊了我的眼睛。再见了!程蝶衣,世间最美的蝴蝶般的人儿。>

是的,讲到这里,如果你没完整的看过片子的话,你可能要想歪了。但是,我要很严肃告诉你这是一部在探讨一件很严肃的男男关系的很严肃的电影。

常听人说爱情片的男主女主之间要有奇妙的化学反应,他们可以不是现实情人,却一定要看上去神仙眷侣,以寄托我们对美好爱情的无限向往。其实这个准则放到任何双男主搭档的电影里也要成立。所以银幕上“脸叔”之于“裘花”的点拨提拔,可能比三月的春姑娘要来得更放肆,更风骚。

图片 1

▲ 科林·费尔斯本人跟汤米一样心直口快:“我喜欢扮演强势的角色,有些人解读为这是我性格当中隐藏的一面,但我想说其实原因简单极了——普通人就是没那么有趣。”

浅谈电影《天才捕手》

一如他身上那个撕不掉的标签——达西先生。

啊!失落的荒废,失落在闷热的迷宫里,失落在星星的光辉中,在这闹人的、灰暗的煤屑地上!哑口无言得记起来,我们去追求伟大的、忘掉的语言,一条找不到的门。何处啊?何时?
哎,失落的,被风凭吊的,魂兮归来!

图片 2

时间一过便是15年,编剧约翰·罗根先生终于在写《雨果》,《007,天塌了》等大片的缝隙里,完成了这个剧本,找来了他那在剧院里乐不思蜀的好基友,拉来腐国的门面担当们,拍了这个“疯狂”的电影。

图片 3

图片 4

数秒后,珀金斯说:“我们能做到的。”(We can do this)

图片 5

当然,这样的高产和“兼容并蓄”必然导致他所主演的电影并非部部皆精品,《新乌龙女校》这样纯恶搞的就不提了,众星云集的《妈妈咪呀!》毁誉参半,而近些年的《神偷艳贼》和《魔力月光》都不尽如人意。

这是一部讲述天才中的天才的电影。所以他的名字叫天才们。

“达西先生”之后,他收到的剧本几乎全是爱情片:从《英国病人》到《莎翁情史》,他两次在情场上输给姓“费因斯”的男人,他却调侃道:“为了我的演艺事业,请再给我多一些费因斯”;从《甜心大话王》到《戴珍珠耳环的少女》,他把古典戏剧的各个侧面都贴上自己的名字。

一块石头、一片树叶、一扇找不到的门;话说一块石头、一片树叶、一扇门。再说所有被遗忘的面孔。
赤裸地,孤独地,我们放逐出来。我们闷在娘胎里不认识母亲的面貌;从她骨肉的监狱里,我们来到人世间这个不可形容、无法胡同声息的监狱。
我们之中有谁真正知道他的弟兄?有谁探索过它父亲的内心?有谁不是一辈子被关闭在监狱里?有谁不永远是个异乡人,永远孤独?

▲ “你知道吗?事实上在片场的日常就仿佛我们奇迹般地倒退回了婴儿时期,其他所有的一切都被剥离,你陷入非常无助的境地。在某个约定好的日子,你被车送去一个不由你选择的目的地。他们给穿衣服,做造型,安排你吃早饭,这一切都根据别人的时间表来。然后你又被带到某地履行职业义务,你被告知站在哪里,看向哪里,说那些话,而这一切都不属于你。所以你能控制的东西其实很少,除了那些你关上厕所门发生的事。这简直是荒谬的。除非这部电影很棒,否则一切都没有意义。你只能跟着那条固定的线走。”

© 本文版权归作者  WhishawWhishaw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是的,《同窗之爱》中那位充满暧昧光环的汤米·朱德不过让他在英国算是出道了,《傲慢与偏见》中寄托了少女终极情思的达西先生才是科林·费尔斯一炮走红的契机。他从池塘中走出来,白色的衬衣透湿,一本正经中流露隐约的诱惑——哪个直女看到这里不飙鼻血?你说?

看看,麦克斯和他的作家们,他们美丽的脸蛋,哦不,他们充满艺术的内在!他们对于时代的呼唤!

© 本文版权归作者  道臣岚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本文由www.22933.com发布于动漫动画,转载请注明出处:引无数英雄竞折腰,天才捕手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