彪悍人生的标准解释,背景小考篇

还是需要解释一下的——当州长腆着有些发福的肚子在一圈白光中闪现时,我这颗老男人的心立马小鹿乱撞起来。比起《终结者2018》里那个PS出来的水货,这回史爷爷请来的才是本尊。在我短暂的二十余年观影生涯中,这是第三次让我如此按捺不住的鸡冻(第一次是高中时头回看A片,第二次则是在和平影都看IMAX3D版的《阿凡达》)。老了,的确是老了,已经不拿“I’ll Be Back”说事了,州长在短暂的酱油时段中揶揄年过花甲的史泰龙爷爷“只喜欢钻丛林”,然后史爷爷便不动声色的回了句“丫想当总统”。州长转身便走,可怜我的电影青春,便埋葬在州长这彪悍的惊鸿一瞥中了。

作为一个学过一点儿点儿英美概况的人,看了这片儿很感兴趣,尤其迷恋苏格兰的文化和带着点儿愁绪的苏格兰BGM,于是就有了这篇影评,知道的不多,知道多少,就说多少。如果有人看,且感兴趣,欢迎大家讨论讨论。

好电影要有好故事,好动画电影要像好童话故事,好童话故事要像寓言,好寓言不仅仅是玩具会说话,动物会说话,汽车会说话,机器人会说话,那只是神话,只是哄孩子睡觉的把戏。好的寓言要穿透时间,从神话照进人心,要让人的智慧和情感来说话。

还是需要解释一下的——这是一部标准的好莱坞动作片“国货”,充满了对激情澎湃的1980年代的致敬。自从万维网出现,好莱坞的动作戏路便一日千里的往信息战和互联网上转(《独立日》里居然用人类电脑病毒废了外星人的主机),而史爷爷的怀旧之旅彻底丢掉了二进制的那些娘娘腔玩意儿。硬桥硬马的杀将进去,谁的家伙大谁牛B。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大炮开兮轰他娘,管他什么物理定律,反正跟着史爷爷的都是好蛋,好蛋杀坏蛋天经地义,最多挨两记闷棍,擦伤下胸肌,流血流汗不流泪,掉皮掉肉不掉队。

根据设定,我们知道这个故事发生在公元十世纪的苏格兰。

《勇敢传说》片尾献给乔布斯,似乎在宣布皮克斯誓将这位精神领袖的遗志继承下去。从1986年到1996年十年间,乔布斯一手缔造了皮克斯动画技术和精神大厦的基石。1996年乔布斯重返苹果,同年,皮克斯开始与迪士尼合作动画长片;2006年迪士尼收购皮克斯,2011年乔布斯去世,在这位精神领袖渐渐离去的十五年间,皮克斯变大了变强了,是不是也变味了?是不是就要黔驴技穷了?“跳跳灯”还能一如既往轻盈的跳出让世人刮目相看的惊喜吗?这是摆在皮克斯创作团队和观众面前最为敏感的疑问。

还是需要解释一下的——麦克阿瑟有言:“老战士永不死,他们只是渐渐消失。”影坛悍将比老战士更V5,史爷爷烈士暮年,米基•洛克壮心不已,哪那么容易就消失的?《不可饶恕》告诉我们:牛仔还是老的辣;《敢死队》则告诉我们:硬汉同理可证。男人们骨子里都想要一场彪悍的人生,譬如像杰森•斯塔森一样先打歪情敌的鼻梁,然后在丫的胸口用匕首扎破一个篮球。做完这一切,再挥一挥衣袖,只带走自己的女人。

而十世纪的苏格兰是怎样的呢?

皮克斯和迪斯尼微妙关系的G点恰恰就在乔布斯上。迪士尼是以米老鼠唐老鸭的创新精神打出招牌来的,其大红大紫甚至已经成了美国精神的象征之一。但是20世纪下半叶的迪士尼显然创新乏术,开始回归经典童话故事的翻拍,从“有声动画”和“彩色动画”的“新奇”,渐渐变成了类型片机械性复制的“主流”。90年代皮克斯的出现恰恰类似当年的迪士尼,它又带来了新玩意——“电脑动画”。而且皮克斯动画片的内容和主题侧重也与迪士尼的纯神话和纯童话不同,《玩具总动员》的视角在当下的儿童,走的是斯皮尔伯格的亲民科幻路线,即使是《海底总动员》这么不着边际的时空场所,最后还是要落到养金鱼的小孩子,迪士尼的王子、公主和城堡故事与之相比,几乎成了幼教片的陈词滥调。2006年两者收购合并之后的巅峰作品《料理鼠王》、《机器人瓦力》和《飞屋环游记》既体现了迪士尼的画面音乐制作精致和经典童话的人性风格,同时也坚持了皮克斯亲民科幻的创新特色。

还是需要解释一下的——在后现代的忸怩社会里,两个男人走得近难免被人往Gay上议论,腐女们更是神佛不问,只要俩雄性凑近点,便能YY出一大堆情深深雨濛濛来。热兵器时代的钢铁搏杀一去不复返了,现在讲究经济为先、货币战争,阿德里安•布洛迪都开始演绎《新铁血战士》了,满身肌肉疙瘩的老男人们似乎没有了市场。但史爷爷给我们演绎了一场热兵器时代的古典男性情义,那是某种共用散兵坑的战友情怀。虽有杜夫•朗格看似无情的出卖,但虚晃一枪后内心还是义字为先。朋友想泡妞,哥几个便一同去慷慨赴死,真正的男人,从来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女人们来了又走,唯有兄弟生死相随。

一、十世纪苏格兰概况
   自公元43年罗马的入侵,苏格兰有了正式的记载,知道公元9到11世纪,苏格兰作为一个相对独立的国家形态逐渐成形。此后,因为种种原因,苏格兰与南面的英格兰、西面的爱尔兰、欧洲大陆的法国、挪威等王国和势力之间有过错综复杂的联盟、婚姻和战争关系。

从这个角度来看《勇敢传说》,就很容易理解其故事的定位和风格的设计了。女编剧布兰达∙查普曼,早年在迪士尼受教于Roger Allers,参与了《美女与野兽》、《狮子王》、《埃及王子》等编剧创作。《勇敢传说》的主线故事灵感正是来自于博蒙夫人的《美女与野兽》、希腊神话的巨蟹座神话(母女关系与招亲比武)以及莎士比亚《威尼斯商人》中的鲍西亚。布兰达∙查普曼2003年入职皮克斯,她将《飞屋环游记》女主角“好勇敢好倔强”的白羊冒险性格(adventure)传承在《勇敢传说》里,便成了同样“好勇敢好倔强”的射手自由性格(freedom)。独特的新女性视角和自由的人文关怀无疑来自于这位迪士尼的女编剧。男导演马克∙安德鲁斯,皮克斯核心创作团队Brad Bird的徒弟,参与了其《超人总动员》、《料理鼠王》的创作,性格强势绝不亚于女编剧,喜爱《森林大帝》、《太空堡垒》、《骇速快手》的他还参与过《蜘蛛侠》的制作,绝对的纯爷们和忠诚的皮克斯人,因与女编剧强强相碰、意见不一,最终取代了她的导演地位。《勇敢传说》中森林勇夫的英雄情结以及现代元素如女巫的“留言机”、彩蛋中的网购快递等,应该都是他的怪才点子。

还是需要解释一下的——往远一点忽悠,人类在一神教宗教体系和泛灵论的自然神崇拜之前,还经历过漫长的“身体崇拜”时期。挺胸凸肚的孕妇和高耸入云的生殖器是原始人的长期膜拜对象,时光荏苒,沧海桑田,现代奥林匹克也失去了裸身涂橄榄油的彪悍原意,但硬汉形象和身体崇拜还是顽强的贯穿在我们的文化血液里。现在的肌肉男只限牛郎店和健美表演,但史爷爷带着《敢死队》再次向我们表明:肌肉是用来战斗的。男性气质,归根结底是雄性哺乳动物的气质,是独狼和狮王的做派。

   而在十世纪左右,苏格兰国土的居民主要是凯尔特族的皮克特人Pict,还有因罗马入侵而后引入的安格鲁萨克逊人和斯科特人。

查普曼与安德鲁斯的意见不一在哪里?应该主要在于熊魔王子的情节安排上。如果按照查普曼的迪士尼经典公主童话思路延续下去,影片的后半部很有可能变成《美女与野兽2》,熊魔爱上了梅莉达,梅莉达在拯救熊魔与母亲之间抉择,这样一来落入韩剧式的俗套不说,故事的主题“勇敢”就散乱了;而如果查普曼放弃爱情继续追求女权与个性自由,熊魔就必须成为更强悍的靶子,来成就梅莉达的女英雄形象,这样一来就演化成了花木兰和指环王一般的宏大历史叙事,还是落入俗套,仅一些女权色彩的魔幻片也谈不上创新了。而如果按照安德鲁斯的现行方案改动,虽然回到了皮克斯小温情、众欢乐的短片传统上来,但主线情节就过于简单,熊魔莫名其妙就咯屁了,“传说”的悬念还没释放就被腰斩,女巫也不回来谢一下幕,让观众有预期不满的怅然若失。可以说查普曼的迪斯尼选题思路与安德鲁斯的皮克斯风格定位之间的拧巴、纠结、两难和不默契直接影响了《勇敢传说》的价值。

本文由www.22933.com发布于动漫动画,转载请注明出处:彪悍人生的标准解释,背景小考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