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来说下Ginger,迷失的骄傲

看了几篇影评,大家都在说评论Jasmine,可怜人必有可恨之处。同时有的人觉得Ginger虽然身在下层,但是三观很正,成为Jasmine的衬托。这点无论如何我都不能赞同。

      骄傲的人最怕迷失。如果骄傲失去了支撑它的理由,那么人生的意义都被颠覆了。

   整理电脑翻出这个影评,大三的时候写的,现在看看,虽然有些地方用理论显得有些装叉,但总体上还可以吧。开头略作修改,再调下段落顺序,放上来。
             
              一部关于和解的电影

我觉得,Ginger存在的意义不是用她的好来衬托Jasmine的虚伪,Ginger是这部电影里面老头塑造的另外一个可悲的典型。她和Jasmine是不同的人,从小就一直走在不同的道路上,但是同样是可悲的,甚至我觉得她比Jasmine更可悲。Jasmine爱撒谎爱虚荣,并不聪明,也不自立,但是她同样有很多值得欣赏的品质。落魄贵族,她的优雅,她的品味,她的骄傲,她的见多识广,她的好胜心,这些都让她散发出独特的气质。她有改变的野心,得到过美好又失去的人更加明白美好的珍贵。

      暑期档,能让人迫不及待滴在首映日就奔入电影院的片子不多。于是和Woody Allen一年一度的约会尤其被我所期待。去年上映时间略早,那个周五,我一下课就奔出死丢丢,去看《爱在罗马》。天气很热,小小的放映厅里人很多,飘忽着汗味,我一边看着罗马的风光,一边看着仨小萌人Jesse,Ellen和Woody,一边怀念两年前在欧洲暴走的日子。今年又是这个时候,老爷子如约而至,Blue Jasmine上映,我已经毕业,首映日奔去看。同一个放映厅,来赴约New Yorker们再次欢聚,不知道有几个是去年同在一个放映厅出现的旧面孔?
      Woody的开场不绕圈子,直接进入主线。Cate饰演的Jasmine,和To Rome with Love一样的开场场景:在飞机上就开始絮絮叨叨。这其实相当于一上来就像观众大喊:我是Woody Allen写的角色哈哈!包裹着百万美金在身上的Jasmine坐上三藩的出租,来到一个平凡的公寓门口,一下车的她趔趔趄趄,幽幽滴问了司机一个人生最深奥问题:
      "Where am I, exactly?"
       一句话点题!Jasmine的生活从所谓的天堂掉入所谓的地狱,骄傲遇上了天敌:迷失。
      小老头开始让生活为Jasmine提供各种对比今昔的机会,剪辑开始在两个时间轴平行进行。没有一点花哨,质朴至极的剪辑,让我想起Rob Reiner的Flipped. 同样是平行叙事,质朴的剪辑,但是至少还有一个元素帮助观众们做转换:小男女主的画外独白。而这次小老头连这种辅助都不要了,好像完全不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就像奥斯卡那边颁奖他也只是在Bar里吹单簧管一样。剪辑的简洁并未影响电影情节的错落有致,老爷子娴熟无比滴这里吊吊我们胃口,那里和我们开开玩笑;台词高能爆笑依旧,女主角各种饱满,那么那些技术上的花哨确实可以成为浮云了,因为观众已经会大受打动了。
      Jasmine过惯了贵妇生活(来自Park Avenue),Jasmine有好基因(Ginger一直在强调),Jasmine有好品味(各种名牌信手拈来),Jasmine是个骄傲的女人——Jasmine大破产(老公被捕,儿子in-law辍学失联,只剩一堆名牌没有钱)来借住妹妹Ginger家,完全无法把自己平静下来,反而越来越急躁。她急切滴想要跳出这个,不知为什么出现在自己生活中的大坑。她觉得自己没有做错,她觉得自己应该可以靠自己过淂很好。也是在这个时候,她开始反思自己之前的人生,她开始后悔没有拿到大学学位,她开始对自己产生怀疑。她颤抖着双手把药片送进嘴里,她本能滴想要继续学习:学电脑,然后学在线的室内设计课程。但是她必须先工作,她去牙医诊所当前台,放在柜台后面不合时宜的爱马仕包包仿佛预判了这个工作的夭折。
      当一个大Party机会来临,唤起Jasmine太久没有机会表现的social之魂。平时满脸挫败与无奈的她在碰到新帅哥的时候,立刻高贵优雅如往昔起来。还没来得及学室内设计的她,立刻有了一个大房子来设计。看到这里,观众们开始犯嘀咕:原来她还是要靠男人啊最后……但是生活哪有这么容易,人艰不拆只是理想状态;当来拆穿的人出现,生活的假象立刻破裂,真实的艰辛在最后一幕Jasmine去见消失的没有血缘关系的儿子的时候开始爆发。她流着泪说:"I need you..." 而儿子只是平静滴告诉她,不要再来找他……
      最后,Jasmine顶着湿湿的头发冲出Ginger的家却无处可去,她坐在路边的长椅上,名贵的衣服再也挡不住心中的迷茫,她望向远方,然后我们观众就在这个时候被强行带离了Jasmine的生活。

   在《后窗》这部电影中,希区柯克保持了他一贯的悬疑风格,悬疑带给我们焦盼、紧张的观影感受,在这种感受中,我们往往会轻易忽略掉这部影片透出的平和气质。也可以说,我们太容易专注于一件谋杀案的侦破始终,而忽略的它的关涉者以及一些似乎不相关的小人物,以及他们的生活世界,忽略电影作为整体的叙事脉络。所以,我们往往以“侦探“、“冒险”、“爱情”等等来命名这部影片的主题,但这无疑意味着某种抽离,意味着阉割了影片的整体内涵。在我看来,这部电影首先是从冲突开始叙事,这种冲突不仅是谋杀案中的冲突,更是影片几乎所有人物的原始出场状态,而最后,所有冲突达成和解。
   我们首先来看主要冲突。〈〈后窗〉〉这部电影有两条主要的叙事线索:杰夫对凶杀犯德的偷窥、侦破过程和杰夫与丽莎的爱情进程。在双线叙事中,两条线索必定会在某个点汇合,〈〈后窗〉〉中这两条线索的汇合是在杰夫(丽莎是追随者)的偷窥中完成的,两个叙事线索相互交错互相影响贯穿了影片的始终。
   一:杰夫的个性与其身体处境的冲突。杰夫是摄影记者,是四处游走的探寻者,雨林,赛车场,战地,这些极限场所构成他所习惯的世界。这个世界具有空间的广阔性,内容的丰富性、新奇性、危险性,以及由此而生的个体体验的刺激性,与之相对应,杰夫具有不安分于一隅的飘泊气质,对日常生活之外新鲜事物的强烈的好奇感和体验欲构成了这种气质的内涵。遗憾的是,他在一次赛车的实况报导中因事故断了左腿,而被迫接受呆在房间休养一个月的安排。这给他带来一种“悲剧性”的身体处境:“我们的行动在我们周围构成了一个属于我们影像的世界。个体与其镜中映像的不变关系较好地表现了我们与世界关系的透明度:这种映像的忠实,在某种程度上,证明了世界与我们之间的一种真实的相互性。”杰夫在事故后不得不来到另一个安稳、平静的庸常世界,他和自身的影像关系被扯断了,从了成了一个虚空的存在。这一悲剧性的处境与其惯常生存环境的落差无疑给他带来了巨大的心理冲击,影片开头他淋漓的大汗及温度计上显示高温数字无疑为此做了一个明显的注解。为此,他必须在新环境下寻找相应的影像来填充这种虚空,以证明自身存在的真实性。
   当杰夫在轮椅上面对大厦里居民互相敞开的窗子,注意到一个雨夜里拎着箱子外出的商人,并以职业的本能对他持续关注时,此时,杰夫个性和身体受伤带来的困境的冲突便开始逐渐淡化了:一个形迹可疑的人闯入了他的视野(而随着故事的进展,我们知道这是个谋杀者)。如此,记者杰夫又开始了他新的探险,他着迷于他新的影像世界并乐在其中,雨林中的探险与大厦里的偷窥并无本质区别,他证实了在个体另一种空间延续生存的可能性。如此,杰夫个性与其身体处境的冲突便消解了,影片随即把我们引向另一个冲突。

而Ginger呢,基本上就是自暴自弃。把基因挂在嘴边,把生活的不如意和挫折归于自己本身就不deserve好的生活,觉得自己生来如此,为不愿意努力找了个完美的借口。正如Jasmine所说过,“我至少在努力,而你呢?” Ginger想要decent的生活么?显然她想的。去了big party,遇到了看似更好的男人,她也动心了。当男人已婚的真相揭开,他只是想和她上床,Ginger也跌倒了谷底。然后她的解决办法就是马上回去找男友复合。她的做法不难猜,但看到这里的时候,我觉得很可悲,他们打打闹闹的笑声在我听来并不觉得幸福。

      以前的Jasmine为自己的家庭骄傲,为自己的优雅骄傲,为自己的生活骄傲;她有点尖酸刻薄,但也不算虚荣成性。她乍看很惹人嫌,但又带有些悲剧的喜感,直率的虚伪,让你也恨不起来。老爷子其实对于Jasmine是带着喜爱的我觉得,虽然他自己说自己笔下的女人是他想象出的,不带有个人评判。虽然直到电影的结尾,我们看不到Jasmine有任何跳出生活之大坑的迹象,但换个角度想,其实她已经被打击了所有海市蜃楼般的救命稻草,并且在这个过程中自我反思,接下来只能是从头开始,跌到谷底之后通常也会是越来越好的未来了。所以,我倒是相信历经挫折之后更坚韧的她,在电影的时间轴往后推会开始越过越好。
      当我们条件比别人好,或者某些地方显得比别人有才能,骄傲就会产生。总是作为贬义词出现的骄傲,它的理由是什么?很多时候都因为一些不是自己靠努力挣来的东西。有可能是天分,有可能是家境,有可能是外表……骄傲的理由总是那么容易被推翻,于是,骄傲的人倒是更加容易获得反思自己的机会。NYTimes有一句评论说:"Jasmine maybe deeply struggled, at least she's deep." 相比于Ginger,就是这种感觉。骄傲的人自我挣扎,倒是很有可能最后变成一个淡然而有趣的人。如果我有幸能有机会和Jasmine和Ginger之间选一位成为朋友,真正交流,那我还是愿意追随骄傲的Jasmine:她多有趣啊!

   二:窥探者和谋杀者的冲突。这个冲突可以分为两个阶段,一是单纯偷窥时的冲突。“视觉借助于光而具有一种与事物的纯粹理论关系,光这种非材料的材料在明照和打亮事物的同时赋予它们以自身的自由,而不像空气与火一样,以一种感觉不到的或显而易见的方式去消费事物”(黑格尔)由于光作为介质的特殊性,偷窥者与被偷窥物之间并非是一种隐性的平行意义,也不具有显性的激烈冲撞的特征。而是介于二者之间,偷窥者以一种隐蔽的姿态观看对方,而同时被观看者(物)拥有绝对的自由。偷窥的过程一方面是观看者的解蔽,另一方面是被观看者(物)的遮蔽,二者必然形成着隐形的冲突。
随着情节的推进,单纯的偷窥已经不能满足叙事要求,杰夫和他的助手们必须用行动来探求视觉所不能触及的凶杀内情。于是产生了第二个阶段的显性冲突:偷窥并且介入事件。隐性的力量冲突开始转化为隐形与显形并行的冲突。
     窥探者和谋杀者的冲突逐渐明朗化,并使双方斗争趋向激烈,从而也推动了整个叙事进程。案情水落石出后,该冲突得到化解。

本文由www.22933.com发布于动漫动画,转载请注明出处:我来说下Ginger,迷失的骄傲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