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不要这样呼唤我,被遗忘的大多数

© 本文版权归作者  TY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安藤罗摩桥㍿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这个片子有点像多年前我在贵州地扪喝过的当地侗族人酿的米酒,清甜绵软,喝起来若无其事,而内在非常烈,片刻能将人放倒。
片子多少有些瑕疵,比如男二号的表演水平有些拖后腿,以及后半部分因为忙于叙事而牺牲了一点剪接节奏,但那种若无其事的张力,实在感染人,像鸟儿鼓翼还未飞,像帆吃满了风而船未行。

倒着来看,17岁的男孩子在火炉面前啜泣,确实让老gay心里也酸,孩子,你接下来到底是要做直的还是挛的呢?你要是铁了心要做gay,今后苦日子还多着呢,几年后HIV大爆发,日子就更难过了。然而导演只是在这个静止的镜头面前营造一种伤逝的情绪,准确地击倒了一大批同性恋,特别是那些有过那么一段有的没的暧昧关系的中国八零后同性恋。再倒退几分钟到了广受好评的Perlman教授和儿子的促膝长谈,可谓有情有理。每个人大概都希望有一个这样爸爸。可是这位爸爸说得太多了,太露了。这个考古学家(试图)隐晦地表示自己年轻时候没能舍得割断的袖子,并且寄语儿子且行且珍惜。我好奇和他共同到达挛直临界点的那位伙伴后来怎么样了,是一脚踏了进去还是像教授那样临渊羡鱼,退而踏上主流生活的区间车,还是他本来就是个弯如磐石的同性恋?总之,他缺席了教授的生活,在教授推心置腹的教诲中,他倒是和教授儿子殊途同归。未来Oliver对他的儿子会不会也有类似的叙述呢?你爹地年轻时……总之,你们都会主流叙述的插曲而已,走火入魔的我大概会认为这才是教授想说的。何况,如果这部电影真的把同性角色抽离了,那么还有什么意义呢?把主角换成一男一女之后,这部电影可以说是意大利版的《庐山恋》,更甚之可以比为罗勒味的《聂隐娘》,或者可以开玩笑说是《看见伦巴第》(参见《看见台湾》)。美丽的风景,靓丽的人物,简单的故事,略微的伤感,我们东北亚邻国早就玩烂了。《春逝》里面,性冷淡帅哥美女在野外捕捉风声、雨声、竹林声,比起在临时搭起的书房里讨论apricot的字源,席间争执政治话题不知道纯美到哪里去了。

图片 1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小卫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图片 2

看过《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这部影片的人很难不被Timothée Chalamet饰演的17岁少年所触动。少年人心里藏着一个汹涌的秘密,这个秘密让他单薄的身体时刻处于一种临界的紧张状态:既慵懒又僵硬,既笨拙又机警,既躲闪又直接,既犹疑又果决……有好几次,这个临界的身体发生了猝不及防的爆破状况:在餐桌上流鼻血,在爱人怀里哭泣,还有邻近尾声的那个呕吐。
每个走过少年时代的人多少都尝过这秘密的滋味,它突如其来地降临在生命里,带着对另一个陌生生命的全部渴望。
羞耻,太羞耻了,而又不足与外人道,即使这个你渴望的人此刻就站在你面前问你,你也只能说,nothing。
影片里的少年不断咀嚼着骑士对公主的爱的寓言,是选择说,还是选择死。在茨威格的小说《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里,女主角选择了死后再说。在《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的同名原著小说里,这个秘密化成了二百多页的内心独白,字里行间全是过度的欲望,全是充满气味与体液的意淫。
这些意淫言语,电影《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一丝也没有保留,电影改编完全放弃了旁白。在电影里,秘密的全部表现方式,就是少年艾里奥的身体。被秘密折磨的临界的身体,性感得要命。
这是一部特别纯粹的电影化的电影。它几乎放弃了叙事的欲望。故事的道德意义或社会意义在影片里趋近于零。没有性别政治,没有道德冲突,没有社会压力,虽然艾里奥爱上的是一个同性,但很难把这部影片归类成我们印象中的同志电影。
影片里八十年代的意大利北方小城,像一个世外桃源。夏天有长风,有蝉鸣,有金色的阳光,房子的木门和地板吱吱作响,树上的杏子和桃子熟了,少年凝视着镜子里刚刮完胡茬的下巴,隔壁自己刚刚腾出来的卧室里住进来一个高大英俊的外国青年,晚上睡在自己曾经睡的床上……成熟而神秘,像一个谜。
少年的情绪随着青年的一举一动而起伏,而整部影片就随着少年的情绪而流转。没错,这是一部完全靠情绪推动的影片,影片的声画关系全部建立在艾里奥的感性知觉上:一个恨不得把自己与周遭景物融为一体的低调少年,心里尖锐地惦记着一个人。
影片有一种奇妙的张力。一方面,影片里充满了各种看似高端实则毫无意义的日常废话,有餐桌上和书房里的,有关于apricot(杏子)词源的争论,有布努埃尔和赫拉克利特,巴赫和李斯特,一战和二战;另一方面,真正要紧的话,是说还是死的那个秘密,却从来没有直白地用语言讲出来。
一部关于爱的电影,从头至尾没有出现一个爱字。
这个秘密在两个人最接近的时候有了一个出口:用我的名字唤你,用你的名字唤我。
在新海诚的《你的名字》里,一个人只有当爱人喊出他的名字时,他的存在才得以确认。而在《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里,一个人的存在不仅要靠爱人的呼唤,还要用爱人的名字来确认。
爱需要确认,而当今天爱这个字眼已经被滥用为一个庸俗空洞的能指符号时,《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的作者试图找到一种新的确认爱的方式。
秘密的内涵在此时发生了置换,一个人的秘密此时转变成了两个人共有的秘密。名字的互换,确认了从陌生人到爱人的鸿沟式的跨越。这是爱的巅峰体验,发生在17岁的夏天的短短六个星期内,这注定了这个夏天要用一生来忆念。
小说和电影在此时走到了一个分水点。
在小说里,分别后的少年与青年再次通话发生在9年后。青年已经是一个女人的丈夫和两个孩子的父亲。艾里奥对着电话呼唤自己的名字,他心如鹿撞地等待着,然而话筒里没有传来对方的名字。
他忘了,艾里奥想。
这是让无数读者心碎的时刻。
小说的结尾是20年后,已经人过中年的青年回访那年夏天自己曾经住过六个星期的地方,对艾里奥说,我和你一样,我记得所有的事。
艾里奥在心里说,如果你真的都记得,如果你真的和我一样,你就会看着我,用你的名字来呼唤我。
小说在这里戛然而止。
对读者来说,这是一个怅然若失的故事。巅峰体验发生在一刹那,之后是长达20年的残念与不甘。
电影里要温暖得多。他们的通话发生在当年的冬天。少年对着话筒喊出一连串的艾里奥,青年沉默片刻,然后对着话筒轻轻唤出自己的名字:奥利弗。然后又加上一句:我都记得。
片尾是少年对着炉火的特写长镜头,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嘴角却有满足的笑意。离别是黯然销魂的,但是爱还在,以对方呼唤自己的名字保持着它的浑然状态。
在电影里,青年也去和别人结婚生子了,但少年知道,他们的爱将永不褪色。影片中有意无意地向希腊的同性恋传统致敬,这一传统的潜台词是,婚姻只是社会责任,真正的爱情发生在婚姻之外的同性之间。
希腊故事是不是耽美的鼻祖?
影片里最美的镜头,我私自以为,是那个维纳斯的雕像被打捞出水面的镜头。他缓缓地浮出水面,在船上众人充满爱意的目光中,栩栩如生。青年用手情不自禁的触摸塑像的嘴唇,毫无疑问,他在心里触摸的,是少年艾里奥。

有位豆友还是总结得非常到位:“《莫里斯》的新瓶裝老酒,出口(意大利)转内销(英語片),兑一点维斯康提味。”(大奇特(Grinch),2017)这个瓶子就是MGM,Miller对主流同志电影的总结十分精辟,然而他连发两枪把《断臂山》和《CMBYN》对男同性恋的曲解揪出来打,我也觉得有点太过于理论正确。作为一株悲观主义的花朵,我不妨也幻想了一下离我们比较近的故事情节:

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全世界都陷入到一种“革命”的热情之中,人们追求自由,追求平等,追求进步,以及追求更好的世界,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中,无论是文学、电影还是音乐,都迎来了爆炸性的发展。

以下为软文。

Miller, D. A. "On the Universality of Brokeback." FILM QUART 60, no. 3 (2007): 50-60.

图片 3

首先看看豆瓣的评论,毫无意外地是一片啊~噢~唉~嗯~类似浅高潮的低吟般的赞美。历来,只要是同性爱,豆瓣上都会是一边倒的动容、叹惋,观众又不免会照照镜子,找找记忆里可以共情的片段。无意冒犯其他观众观影后的这些柔软情绪,但是我认为值得警惕的是,很多人试图把这部电影的同志身份抽离,“这不是同性电影”“他们只是碰巧是男生”“爱没有边界”,甚至导演也觉得我们看他们做爱也是一种不友善的介入(unkind intrusion),他们的爱那么自然,也许没见过男人做爱的观众是不是会觉得就不自然了呢? 只要有爱,一切就应自然而然。可惜呀,事情没那么简单。

当鲍勃•迪伦在演出后走出煤气灯俱乐部,他走向的正是这样一个令人激动的时代。然而在这样的,鲍勃•迪伦成为一代传奇的时代,在这个时代的前夜,是无数民谣歌手在社会底层潦倒而又卑微的争取着生活的时代。

本文由www.22933.com发布于动漫动画,转载请注明出处:请不要这样呼唤我,被遗忘的大多数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