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快與歡愁,朋克女之前世今生

看一部安静却也饱满的电影,剧中人如此立体鲜活,有血肉、有灵魂,以至于观者能够轻易且细致地感受到主人公每一丝情感的流动,能够与主人公产生强烈的共情与共鸣。

Sing Street:痛快與歡愁

因为有瑞典版珠玉在前,大卫·芬奇版的《龙文身的女孩》难免会拿来与之对比,同时放在一起的还有更加厚重的原著小说,孰优孰劣见仁见智。在原著里,对于瑞典大企业的腐败化、纳粹主义的不散幽灵以及女性的苦难着笔更多;而在美版中,这些都被弱化,取而代之的是男女主角之间的感情戏,以及“龙文身女孩”丽斯贝丝对逃亡大亨的巧妙“报复”。

《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作为一部同志主题的电影,没有《心之全蚀》中刀子扎进手心的狂热与撕心裂肺,也没有《断背山》中深刻而令人扼腕的社会主题;甚至没有普通爱情片戏剧性的开始和轰轰轰烈烈的结尾。可是它却满足了我对于电影的全部想象。

一開始便講結局吧:

虽然本片是一部推理题材电影,但在线索上并不复杂。《龙文身的女孩》既没有大量嫌疑人的误导,也没有旁枝末节来分散注意力。整个事件的调查过程,基本是记者布隆威斯特与朋克女搭档破案,靠照片和拍摄者的搜集来作为主要手段,逼迫真凶显形。范耶尔家族的人物,比之原著和瑞典版大幅削减,对于喜爱悬疑片的观众,很容易猜出谁是真正的凶手。

盛夏的意大利海滨小镇,十七岁的少年Elio伏在窗口,看着楼下的新客人,对身旁同样稚嫩的小女友说:“看,入侵者。”二层别墅楼下,从美国远道而来的青年才俊Oliver与教授夫妇握手谈笑,高大健美的身材,梳理整齐的黯金色头发,自信坦率的面容,在阳光下熠熠生辉。“Elio,他来了。”父亲的呼唤声里,少年匆忙套上T恤跑下楼去见客。这就是开始。

================(原載於時代論壇1503期,2016年6月19日)================
================[又名初戀無限Jam / 搖滾青春戀習曲]====================

角色的个性化和导演的风格化,才是这部影片最大的看点。丽斯贝丝的饰演者鲁尼·玛拉“酷”得立体,精准地演出了这个边缘朋克女的丰富内心,即另类又温柔,着实抢了丹尼尔·克鲁格的风头。与瑞典版“硬朗”的女主角劳米·拉佩斯相比,鲁尼相对柔美的脸孔更需要表演来刻画。“仇恨男人的女人”是影片的副标题,但其实在片中她只是仇视那些侮辱女性的男人,对于懂得尊重女性的绅士,譬如布隆威斯特,丽斯贝丝依然会像一个少女般心生爱慕。

Elio抱着膝盖,蹲在光明节温暖明亮的火炉旁边,长达几分钟的时间,镜头定格在他眼眸低垂的脸上,他一次次地微笑、流泪、露出黯然神伤的神情,仿佛把整个夏天重新过了一遍又一遍。没有痛哭流涕,只有背景里一家人安置桌椅、轻声谈笑,为这盛大的节日欢乐地忙碌。妈妈在喊,Elio。男孩转过头去,如梦初醒。这就是结束。

男女主角乘著小艇從愛爾蘭的海邊向倫敦進發,差點沒撞上巨輪--船上乘客皆是前往英格蘭尋求發展的愛爾蘭人。在雨點和浪濤之中,大船和小船的人們同樣迎向未知的未來。男主角Conor在學校成立了樂隊Sing Street,他闖出倫敦以後會成功嗎?會否碰得灰頭土臉,回到愛爾蘭,成為《Once》中在街頭賣唱的男主角?抑或他會發展順利,從倫敦到紐約,像《Begin Again》的Dave那樣成為新晉紅星,或像Dan那般成為成功的監製?與Conor同行的Rhaphina呢?夢想成為模特兒的少女,所歷風霜超過Conor,她會遭受更多的挫敗嗎?會否像《Begin Again》的女主角Gretta那樣被男友背叛?抑或反過來像《Once》男主角的前女友那樣背叛對方?

因为童年缺乏家庭温暖,这样的少女难免在性格上有缺陷,行为上容易走向极端,忽视社会道德而被排斥。但在对付片中变态的监护人时,这份“狠劲”却让人大呼过瘾。影片中多处着力表现了丽斯贝丝的聪慧、敏锐和干练。过目不忘,条理清晰等,配合大胆的裸露和暴力场面,让人对问题少女不仅仅是同情,还有敬佩。

至此,发生在这个灼热盛夏的种种,仿佛都被消除了声音,只剩下肆意瓢泼的明亮阳光、清澈冷洌的雪山溪水、甜美饱满的水果汁液、蓊郁青翠的植被、轻盈迅捷的单车、钢琴、琴谱、手稿、墨镜、穿过的衬衫和短裤、色彩明艳的T恤,还有年轻优美的肉体和单纯炽烈的情欲。还有飘散无绪的香烟和愁郁挣扎的辗转,以及易碎的幽梦和爱情。

《初戀無限Jam》(Sing Street)是John Carney第三齣寫實音樂電影,即描寫音樂人經歷的電影,避免採用在敍事中途硬插一段段音樂錄像那種寫意的手法--更何況《初》中Conor一伙真的拍攝了音樂錄像。《初》跟《Once》和《Begin Again》連起來看,可說是Carney的「音樂人生三部曲」,而《初》更有半自傳色彩,描繪一個音樂人的啟蒙階段。三齣戲的男主角皆面對人生路途上的低潮,都遇上了繆斯女神,成為際遇的轉捩點。《Once》的男主角碰上捷克人妻,相逢恨晚,卻得以衝出街頭往倫敦發展;《Begin Again》的Dan和Gretta止於曖昧,在音樂上的火花卻耀目可人;《初》的Conor和Raphina跟其他兩片的主角一樣,同是天涯淪落人,在結局終能走在一起,但沒有人能保證他們的愛情和事業能開花結果。

《龙文身的女孩》在推理之外,更是把上世纪六十年代的连环杀人案与新千年的女性地位相呼应,罪恶之所以延续,家暴之所以被掩藏,控诉的是男性社会一直以来的漠视和歧视。寻找海莉的死因本是整部影片的核心动机,通过失踪当日的照片资料,逐步拼合成真相,挖出那个“不愿见到的男人”。

《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当中,两位主人公都持试探、克制的态度,甚至显得摇摆不定。原著中以Elio的第一人称视角叙述故事,光是他复杂细腻的内心活动描写就占了三分之一左右的篇幅。而电影以细致描绘的动作、神情,情绪饱满的音乐,精简而富有个人特色的台词,在较大程度上还原了书中人物的情绪,而不会显得夸张和做作。这是一个很大的惊喜。

起起跌跌,離離合合,Carney的「音樂人生電影」主題萬變不離其宗。音樂不只是一種使電影更加賞心悅目的形式考量,也是敍事內容的關鍵,以及角色人生中的一部份。在《初戀無限Jam》中,我們可以見到音樂作為一種藝術創作,給予主角在成長的挫敗和困惑中得到轉化的力量。Conor父母離異在即,家道中落,賣屋轉校,屢受欺淩。戲裡的大人都無法給他指引,反而是煩惱之源。例如他在新校被惡霸同學威嚇毆打,但校長神父不但不是Conor的保護者,而是更粗暴的惡霸;還有Raphina的成年男友、惡霸同學的暴力父親、Conor紅杏出牆的母親……都為他們的青春期染上灰色的苦味。但Conor還有音樂;他受其輟學的兄長啟發,為了追求一見鐘情的Raphina,以及拉雜成軍幾個樂隊伙伴的支持下,他們組成了Sing Street,在戶外土炮拍攝音樂錄像,並在畢業舞會上表演。

美国版与瑞典版相比,破案后多加上了一段堪比《十一罗汉》的戏码,快速剪辑的效果不错。但把二十岁女孩的心机和手腕打造得过于完美,与前面阴郁压抑的风格不符。此外,芬奇把结局改编成海莉与姐妹互换身份长居伦敦,在逻辑上留有漏洞,反而让片头亨利收到树叶画的铺垫落到了空处。

本文由www.22933.com发布于动漫动画,转载请注明出处:痛快與歡愁,朋克女之前世今生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