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际穿越,云霄之上

(有人说是引力引起的潮汐浪。潮汐的波长是半个行星周长,你不可能看见一堵水墙冲过来,你只能看见水位上升和下降)

    让我们先来听一下这首经典的阿根廷式探戈舞曲——Por Una Cabeza(中文译名:只差一步),随着音乐,将我们慢慢带入这充满激奋而又忧郁感伤的旋律中,乐声演奏仿佛雍容华贵,引人无限遐思。

Up in the air被美国媒体评价很高,我想,还是因为乔治·克鲁尼教科书一般的表演。如果最后结局团圆,结婚的结婚,过节的过节,圣诞平安夜一家团圆静听钟声,那么就是部圣诞家庭商业片,大家看完各自散去,没啥好说;但导演终于忤逆了美国大众的HE心理,而我觉得,这恰是对一个人最终归宿的最好阐释,而且也终于没有那么烂俗了。 乔治·克鲁尼饰演一个裁员公司的白领Ryan,每天的工作就是坐着飞机在云霄之上的美国广袤土地上飞来飞去地替别的公司裁人,他的公司名字也有趣:Career Tranportation Company,简称CTC,直译就是“职业转换公司”,正如他每次裁员时那雷打不动的开场白:“I’m here to talk about your future”,看起来真是讽刺异常。经历过太多悲伤气愤的脸,太多对人的不信任,他的人生观就是孤独地飞翔在云中,以酒店为家,积攒里程积分——不为任何目的,只是单纯数字上的膨胀。直到公司有一天来了个刚毕业的80后小女文青,信誓旦旦要把裁员改成电脑视频模式——这样就可以节约员工的出差花费。在和小女孩的斗智斗勇中,乔治克鲁尼也经历了别种价值观的洗礼,参加了他侄女的婚礼,在路途中的艳遇几乎想要发展成Relationship……但最后呢?Alex说得好:我是成年人,而你根本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美国人是世界上最重视家庭观念的国家之一,片中那个小女孩Natalie的话代表了大部分人的理想:找个喜欢狗的男人,结婚生孩子,不要孤独地死去;但Ryan的一句话说出了隐藏在大多数人心中的担忧:Finally youwill die alone。 这是所有人害怕而不敢说出口的鸵鸟,就算他的侄女和女婿最后幸福地结婚,Ryan劝说那个男人的话语也显得那么苍白无力。Ryan代表的是另一群人的价值观:他爱孤独,游戏人生,及时行乐。他不和任何人交心,保持自己的独立,家里比酒店还要简单,生活就是飞机上的虚无缥缈。他的表现,无非是现代社会中大部分男人和一部分女人想法的夸张。然而,就算Ryan坚持自己的价值观,也未免会受到“Home, sweet home”的影响,他也几乎想要Settle down下来,大风雪中跑去找他爱的女人;但是,就算你找到了又如何呢?如果王子和公主从此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了,这就算是童话的结局吗?结局还是人总会孤独地死去,我只能说导演还算发了善心,在他碰壁之前就给他看到了结局吧。 所以这部电影,说的不是爱情也不是团圆,而是人和人之间的关系。这部电影让人想到叔本华的豪猪:豪猪都想取暖,又会刺到对方,所以他们只能在近和远之间矛盾。在现代社会中,每个人都是这样的豪猪。最后的结果挺好,不管你如何,云上的风景总是始终如一。他会Settle down吗?也许会,也许不会,但矛盾永远不会完结。 回来的路上,车里放着黄耀明的《艳阳天》,说Ryan这样的孤独灵魂真合适: 忘掉万般恩爱的缠绵 留下渐泠热毛毯 千疮百孔裂痕一个落拓灵魂 前面或有艳阳天 守不到的诺言记忆中已沉淀 不知不觉渐行渐远 更多影评请见: 王小心的店 电梯:http://movie.douban.com/review/2894937/?start=100#comments

4.5.说道那个有水的行星,为什么海那么浅(片中角色站在水中,海水到腰),能有几十米高的浪?那么高的浪,行进在浅水中,会形成拍岸浪,就是在海边见到的,浪尖卷曲向下拍击的浪,拍完之后大浪就消失了。而片中那个浪经过主角们就直直的继续前进了。

    上高中的时候,我的前桌是个整洁、可爱的女生。每次当她周一从家回到学校的时候,身上都有一种淡淡的香味,常常令我无法认真听课,精神分散。后来才知道,也许那是“金纺”的气味,可是又感觉不全是那种气味,呵呵,应该还是有少女天然的体香在其中吧。

© 本文版权归作者  waking王小心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其实这个片子中的确有很不错的地方,比如一开始造出的末世氛围,沙尘暴和植物枯萎,政府的反智政策,提供了一个非常好的讲故事的环境。只是诺兰为了要给观众营造视觉奇观,生拼硬凑起来一个有关虫洞之类的剧情。我非常喜欢一开头马修麦康纳开着破吉普捕猎无人机的桥段,原始的追猎,和高科技的猎物组合在一起,美得人肝儿颤。马修麦康纳驾驶着陆器入大气层的螺旋式下降,是曾经航天飞机重返大气层的减速招式,只不过电影做了酷炫化处理。方方正正的极简主义机器人也特别萌,我不知道这个机器人的外形设计是否参考了2001里黑方石碑的设定,其行为和性格设定是否参考了银河系漫游指南里马文的设定。每次那几台方机器人的出场都会让我特别开心。以及片子最后的殖民卫星。在高达中有着经典地位的圆筒形殖民卫星终于出现在了大荧幕上,不得不让人感慨。这个圆筒状殖民卫星的点子最初也来自于Arthur Clarke。

    每当一首老曲子在耳畔想起的时候,心情会跟随旋律一起脉动;这里有着和气味相通的地方,就是为什么香水要喷在手腕和脖子的脉搏处,也许只有心脏的脉动才会散发出真正的体香。

这个想象中的片子的一个场景:马修麦康纳的女儿皱着眉头计算方程式,收到了他爹发给他的看不见的手的数据,眼中闪过智慧的光芒,在白板上计算了起来:“不不,我们一开始的假设都错了,这是一个e的负指数函数,所以积分没有上限,而应该有一个下限,也就是说,看不见的手应该有最小推力而不是最大推力!我解出来了!Eureka!!!!!”然后把白板从阳台上扔向阳光下的普罗大众。

    其实,我很少因为爱情故事而落泪,却常常被这样的音乐感动的心酸;还记得头一次听《当年情》和《rain and tears》的时候,我也是如此的无法控制自己的抑郁和惆怅,没有放声痛哭,却难以掩饰眼眶里闪动的泪光。

我没有主要在谈电影,没有主要谈文学主题。我在谈硬科幻,故事。

    此外,那些移民使用来自德国的乐器Bandoneon(类似手风琴)演奏创作配合舞蹈的旋律,带有浓浓忧郁又感伤的曲风是当时他们的心情写照,命运与未来的伤感吞噬了他们灵魂,于是乎忘情于探戈肢体交错的步伐,所以,探戈正是忧伤之舞的表现,成为了阿根廷全国人民的音乐舞蹈。也因此,有着相当的独特性和兼容性的探戈可以说是最典型的拉丁美洲的艺术表现形式,是最具有艺术生命力和神秘拉丁色彩的艺术。后来经过欧洲的剧场及室内乐的洗礼,探戈音乐更趋向于成熟而以乐章编制,一跃成为上流社会所热爱的社交舞蹈。

啊,好爽。

     现在写这样的文章,心情和窗外的夜色一样平静;嘴里还是涩涩的烟味。只有回忆时不时在头脑里蹦出来,却又仿佛不真实。好想到劲舞团找个舞池,约上某个女人,尽情的跳一支探戈。

1.开头离开地球的是分级助推的大型火箭,后来在1.2G的星球上,一个登陆艇靠自己的引擎就上轨道了,那一开始地球上用那么大的火箭是为啥?

    Rykiel Woman淡香水,是甜心美人的好选择,从瓶身到香气的设计都朝向纯真感性的女性轮廓发展,香水瓶子里装盛着女孩们难以抗拒的淡粉红色蜜汁,而银色瓶盖却有着个性的卯钉装饰,展现都会女子的俐落丰采。凉凉的果香闻起来很舒服,日本柠檬和香槟泡泡引领出无限热情;中味融合了保加利亚玫瑰和丁香花等极具感官挑逗的气味,最后再带出温煦的木质后味,由撷草花、安息花、和麝香领衔主演,渐层而来的浓郁花香喷鼻而来,就像极品女人一般令世间男子无法抗拒。

科学圈怎么吐槽《星际穿越》】

    于是他在酒吧里跳一场恣意的探戈,仅仅凭着舞伴身上的香水味来判断舞步就可以跳得进退自如,性感十足。
    于是他在学校里对着一群伪善的官员发表了一场义正词严却又是脏话连篇的演讲从而挽救了年轻学生的前途。

(关于黑洞吸积盘的问题,就是黑洞吸引恒星物质产生的光带,确实应该是平面。但我在看片子的时候忽略了黑洞的引力透镜效应,处在黑洞后面的吸积盘的像会被弯折,看起来像是从黑洞的上下两方向探出头来。所以电影中的表现是没有错的。见第一个回答。)

    高贵优雅而又诱惑感伤的复杂曲风,正如同的探戈的舞步一般交织旋转、亲密接触却又若即若离,尽显了探戈舞曲的精致。一首曲尽,而脑中的旋律挥之不去,犹如一场没有尽兴的舞蹈,永远只差最后一步。

3.先遣队去的几个行星都是在一个巨大的黑洞附近,那么这个体系应该是以这个黑洞为中心,行星绕其旋转。那么没有恒星的行星系统,怎么可能适合人类居住。在几个行星的地表场景中,可以看见大气的散射光(明显是在地球上取景),说明有恒星存在,那么恒星在哪儿?

    当帕西诺用其特有的方式慷慨陈辞,捍卫了另一个男人的尊严,全场响起掌声的时候,我的泪水悄悄滑落... ...

本文由www.22933.com发布于动漫动画,转载请注明出处:星际穿越,云霄之上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