逻辑崩坏,女人不如新

年度泪奔爱情片儿:星星都怪你

靓汤的《新木乃伊》和黄磊的《深夜食堂》,几乎同时迎来的一边倒差评,看得人心惊胆战,以至于搞不清楚它们究竟是“墙倒众人推”,还是的确“糟烂到了家”。要知道,两部作品尽管槽点密集,但也不是毫无亮点。比如《新木乃伊》:脱靶的冒险、奇幻和动作元素,看似把恐怖的地方冲击得体无完肤,但却拼凑出诡异的喜剧感——这种来路不明的歪打正着,想必已经在大家怒打一星的愤怒里,变得可有可无了吧。

不是很懂,用绳命的代价去和黑暗之神签下恶魔契约,然后平平静静就杀到熟睡的法老旁边,一刀解决。不是合着暗杀这么简单你花这么大代价签这个契约是图啥啊?

      听说The fault in our stars这部电影的时候,简介让我不是很有感,两个患癌症而垂死的teenager的puppy love,不是很吸引我这个始终健康始终乐观却始终离纯纯的爱很遥远的30岁文艺女青年呐。但事实是,这电影看得我在飞机上不停掉眼泪,完全无暇顾及面前排着长队的上厕所的人群的目光。星星都怪你!

评分:两星半

然后坐上人生巅峰,结果被其他人轻松解决。这就是黑暗之神赐予的力量?奶奶你签这个契约到底有毛用啊?

      它的爱情不是那些年,不是山楂树,不是蓝色生死恋,不是神啊再给我点时间,这类新琼瑶鸳鸯派,且完全不能把它当作一部teenager电影。病痛的设置不是为了抓马,作者John Green是为了讨论一个问题,我们如何才能构建有意义的人生,如何在有限的生命中尽可能的活出无限来。(为啥听起来那么耳熟?好像曾经有个传奇叫雷锋叔叔)

跨越千年的寻爱,却不抵15秒的快感

然后男主的人设不是很懂,从开头的纯浪人转变到守卫人类大义的悲剧英雄,简直莫名其妙。

       言归正传,The Fault in our stars是年度看过的最美好的爱情电影。电影通过两个身患癌症的少年视角,向我们展示了,在爱的世界里,瞬间既永恒的故事。因此这最美好的荣誉却超越了年度,因为很久都没有这样清新隽永,纯洁有诚意,轻松与沉重并存,切入点小立意高远又积极的故事出现了。
       Gus第一次认识Hazel的时候,在一个癌症患者分享会上。主持人问他how are you today, Gus?他的回答是, I’m Grand! 如此超越了大气和自信的回答以及简单介绍之后,他随即撩起裤腿漏出一支假肢一派轻松地说,去年我得了骨癌,所以把腿切了,终于可以不打篮球了,因为我真的不那么喜欢。他长着乐观,阳光又看起来不那么serious完全不像一个癌症患者的样子,他是那个无论前路如何,都想要继续在这个世界上make a dent的人。所以他说,他人生最害怕的是被遗忘。
       Haznel从13岁起就不断被判死刑,去哪里都要带着氧气瓶,因为她的肺早就不工作了。几度从死亡边缘拉回来的她看起来孱弱而消极,意识到生命无常的本质,令她认为自己的存在只是为了告慰早已身心具疲的父母。在她的眼里,一切都会随时消失,但是她却坦然接受痛苦。比起Gus的乐观而阳光的加州橙色,她是一抹美丽忧伤却坚强的深蓝色。

《新木乃伊》的文戏脱靶到什么程度?

至于男主和当年的男祭品到底什么关系,也没讲太清楚。

      和所有那个年纪的青少年一样,Gus在开口约了Hazel去看电影后,就拿出一支烟叼在口中好似装成熟与不羁。显然,在深受肺病之苦的Hazel眼中看来,这是轻视生命的大不敬。但他另有解释,“我叼它在口中却从不点燃。因为我拥有这个东西,却不给他杀掉我的机会。”这是提醒他生命意义的token。于是,在这个早早被判死刑的世界里,Hazel遇见了一个不服气此判决的,却帅气逼人,喜欢自己又非常主动的同龄人。然后它们的爱情故事和所有人一样就发生了。晶莹剔透而小心翼翼,不仅仅只是因为青少年的年纪,还在于它们脆弱如蝶翼的生命。

在100分钟的叙事里,观众及感受不到汤姆·克鲁斯与女博士之间的火花,以及为何擦出火花,也琢磨不清安娜玛特公主穿越千年选中阿汤哥,却被享受15秒快感的金发女博士完爆的原因何在,更搞不懂化身博士劳心费力把大家凑在一起,非得逼阿汤哥以身献祭的动机是什么——你弄不明白导演究竟是文戏不自信,还是自诩为迈克尔·贝的信徒,视觉轰炸一场接一场:埃及风情、伊拉克巷战、飞机失事、古教堂混战、实验室暴乱、伦敦陷落、地下惊情……只要导演把文戏和场景调转,观众就能知道接下来将要发生什么,以至于《新木乃伊》里“恐怖”的标签,变成了因“猜猜看”导致的“喜剧”效果。

变身博士的设定基本没提,就不怕新观众看完了一脸懵逼么?

      Hazel痴迷于一个关于死亡的故事,因为这个故事教会了她关于痛苦的真谛。“It’s one thing about pain, it’s demands to be felt.”(被感受到是痛苦唯一的要求)尽管生命面临着随时都可能会终止的威胁,Gus陪着她追随着故事,从美国飞到荷兰。因为Hazel想问问那个作者,人死了故事就只能嘎然而止了么,还有什么留下来。电影里那个醉酒作家这段描绘为之前一直浪漫轻柔的故事基调带去了锋利而凛冽的反差。我却觉得他扮演的角色好像“上帝”原先的模样。你若有求于他,他一定会回答你,但他的出现不一定是温柔善良慈父般的亲近。你若问他人生到底是什么,他一定能一语中的地道出,这个世界上,就是有一些无限大于另一些无限。
p.sWilliam Dafoe一辈子演得角色都有点搓气的要死..但是演得是真好

这种整体效果下的文戏逃跑路线,在电影快节奏的剧情推进和视效轰炸里,观众可能都来不及回味。但人物角色的塑造和可信度,以及电影的故事余味,却实实在在可观可感。以汤姆·克鲁斯扮演的尼克和安娜贝拉·沃丽丝扮演的女博士的感情戏为例,这种失败就能看得更真切:安娜玛特公主为何选定尼克作为死神赛特的备选?难道仅仅是因为他傻不拉几地冲着古墓来了一发?他对女博士的意图分明就是骗炮后偷窃,怎么转身就成了“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的真挚爱情?古埃及公主跨越千年来寻爱,最后又怎么被妮可和女博士不到15秒的高潮给击败了?

至于感情戏,女主爱上阿汤还算是勉强有点逻辑,然而阿汤对女主的感情生硬得让人想砸墙,那些情感台词看的好尴尬,莫名其妙就山盟海誓了,这脑回路我不懂。

       电影的表演对话都非常自然,阿姆斯特丹在镜头下显出一派精致清丽的质感,浪漫得完全赶超了威尼斯香艳繁重的审美疲劳。不想剧透太多,因为电影太值得去看。但是恕我笔拙,不剧透就有点不知道如何才能具体形象地来描绘这两个太让人爱的男女主角,那容我再来扔一堆形容词。Gus幽默,投入,勇敢却害怕;Hazel敏感,患得患失,少女心,但任性而坚强,这两个美丽灵魂在彼此交汇的短暂的无限中,活出了细腻如水情如长夜的缠绵。

在不讲究叙事的观众那里,这些疑问可有可无。但在故事与人物原教旨主义这看来,这些就是不可饶恕的逻辑错误:解答不清楚这些问题,人物动机就是失效的,造成的结果也是灾难性的——所以《新木乃伊》无论北美还是大陆,口碑都差到令人发指的地步。

危及全英国甚至全世界的灾难,其背后的根本缘由只是莫名其妙的皇室争夺。全篇争夺了死去活来的东西,只是一个最后才现身的脆弱不堪的红宝石。故事完全是硕大的四肢,孱弱的躯干。

本文由www.22933.com发布于动漫动画,转载请注明出处:逻辑崩坏,女人不如新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