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资本主义时代的衰老特工,别让善良遇到危

      2013年的韩国影坛,票房再创新高,总观影人次突破2亿,作为一个人口不足五千万的国家,其数字令人咂舌。在票房排行前十位的电影里面,仅有一部《钢铁侠3》来自好莱坞,其余九部作品皆为韩国本土电影,也难怪韩国影人自信心爆棚。在这一年里,韩国电影的类型愈发多元化,温情喜剧片、谍战片、家庭伦理片、科幻片、古装片、惊悚片、警匪片等等,几乎每一种类型片都有相对应的高票房之作,韩影的发展势头之猛,有目共睹。纵观今年的韩影作品,便会发现一个潜在的趋势,那就是精彩的商业片越来越多,新晋导演的电影技巧越发熟稔,但能禁得起时间考验的优秀作者电影,却几乎绝迹。像前几年涌现的奉俊昊的《母亲》、朴赞郁《蝙蝠》或是李沧东的《诗》这样的扛鼎之作,今年一部都欠奉,甚至于连《追击者》、《黄海》、《阳光姐妹淘》这样优秀而成熟的类型佳作,都极为罕见。如果非要从今年的韩影中挑出几部令人印象深刻的作品,恐怕也只有金秉佑的《恐怖直播》和李俊益的《素媛》了。
        记得年少的时候看港片,片头总会出现“本片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的字样,以虚构的方式来撇清和现实的联系,骨子里还是行批判现实之实,也不失为一种聪明的做法。韩国电影本来就吸收了不少港片的精华,在现实主义的基础上,将其发扬光大,形成了一种特殊的亚类型影片--真实案件改编电影。从类型分类上,真实案件改编电影可以归到犯罪片的大范畴里面,但此类型影片绝不像普通犯罪片那样,为了满足观众的猎奇心理或是感官愉悦,而是为了向观众展示现实中最黑暗和无奈的部分。此类型影片涉及的犯罪,出于各式各样的原因,往往都没有结案,未竟的结局有时反而能给观众更大的冲击,让观众不由自主的思考。为何罪犯会逍遥法外,是制度的缺陷,还是警方的失责,或是社会大背景下造成的个体悲剧?在这种思路引导下,韩国历史上的三大悬案,都被搬上银幕,即《杀人回忆》、《青蛙少年失踪事件》和《那家伙的声音》,其中《杀人回忆》更是把韩国犯罪片提升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影片将个体的犯罪和六月抗争的大历史背景融合到了一起,通过一个连环杀人案唤起了国民的集体回忆,进而衍生出了凡是经历过那个时代,人人都是帮凶的社会学意义,是早期韩国真实案件改编电影的典范。2011年的影片《熔炉》,通过“熔炉案”以及影片上映以后形成的“熔炉效应”,再次把真实案件改编电影带到一个新的高度。《熔炉》讲述的是在一个残疾人学校里面,校长和老师对未成年的残疾儿童长时间的进行性侵犯和虐待,被人告发却最终逃脱了法律制裁的故事。整部影片有三分之二的篇幅都是案发之后调查取证和法庭辩论的戏份,然而正是这些貌似正规的司法程序,最后却得出了一个荒谬的判决结果。最终恶人逍遥法外,正义的火苗被高压水枪一次次的浇灭,没能给观众留下一丝希望。《熔炉》就是这样一部无解的作品,心理承受能力差的观众,难免会受到它的影响,三天走不出电影的情绪,进而对我们身处的现实失去信心和希望。影片并没有分析恶人犯下如此滔天罪行的原因,而是把矛头直指司法不公和未成年人保护法律的缺失。为此,导演不惜在影片中真实再现了儿童遭受性侵的过程,以期获得观众最大的同情,唤起普通民众对这些弱势群体的关注。《熔炉》上映以后,在民众中掀起巨大反响,超过一百万人在网络上共同签名要求政府重启熔炉案的调查,进而发酵成了“熔炉效应”。涉案人员被重新起诉,案件被重新审理,甚至于,韩国国会竟然为此特别通过了熔炉法,加强了对残障人士和未成年人性侵犯案件的惩罚力度。由一部电影的热映而推动司法的改革,这听起来似乎是天方夜谭,在韩国竟然成为了现实,《熔炉》作为一部伟大的现实主义电影,实至名归。回过头来,我们再来看看影片中曾经出现的那句铿锵有力的话语,“我们一路奋战,不是为了改变世界,而是为了不让我们被世界改变”,我们身处的世界,即便再污浊不堪,但只要里面还流淌着一股清流,有那些不畏强权坚持不懈的追求真理和正义的人们,这个世界就还有希望。
和《熔炉》类似,《素媛》同样是关于未成年人性侵的真实案件改编,但《素媛》并未把目光放在司法的不公和制度的缺失上,而是另辟蹊径,将焦点放在受害人心理创伤的恢复上。在影片中我们看到,罪犯之前就曾有个相关案底,在犯案之前刚刚摘掉了电子脚环(政府用于追踪和监控刑满释放人员的一种道具,在《熔炉法》之后被广泛应用于对未成年人性犯罪的惩治)。因此,我们说罪犯丧心病狂也好,禽兽不如也罢,在潜意识里面,《素媛》和《熔炉》一样,都认为此类犯罪是无法预防和避免的。只不过《熔炉》希望从法律的惩戒层面对罪犯造成震慑,而《素媛》则希望人们对受害者给予更多的关心和帮助,让她们尽快的走出心理阴影,融入正常的生活当中。影片中的素媛是一个懂事得让人心疼的孩子,在遭遇暴行奄奄一息之时,还能自己打电话报警,原因居然是“爸爸妈妈很忙,但是坏人也要抓,要先报警”。在医院里,心理辅导师问她担心什么时,她说“担心爸爸因为发生在她身上的事,不能去上班了”,所以她一直表现得很坚强和乐观。然而这样一个聪明伶俐、乖巧可爱、事事为他人考虑、主动为父母分忧的孩子,为何会遭遇如此惨剧,背负身体和精神双重无法愈合的创伤?这或许也是导演想要观众思考的问题之一。另外,在惨剧发生之后,法律程序的刻板,媒体不负责任的曝光,都对素媛造成了二次伤害。这些伤害,对一个孩子来说,可以用残忍来形容,又该到何处去讨个说法?丧尽天良的凶手,依靠醉酒的托辞,最后仅仅获得了十二年的刑期,以至于素媛爸爸愤怒得想要当庭亲手终结这个恶棍,天理何在?但这些无解的冲突,影片只是一笔带过,占据影片绝大部分篇幅的,是各色人等默默奉献,帮助素媛走出心理阴影的过程。从办案的女警,再到碎嘴的妈妈桑,从素媛的小伙伴,再到爸爸工厂的同事,都在尽自己所能,小心翼翼无微不至的让素媛感受到他们的温暖。素媛爸爸扮成可乐猴陪伴女儿上学、向女儿书包里放塑料包装的糖果以掩饰引流袋声响的桥段,更是感动无数观众,泪点低的朋友甚至会泣不成声。但我个人认为,素媛遭受如此创伤,根本不可能完全康复,即便能回归正常人的生活,也只是一时的惊喜,未来还会有更艰难的路在等着她,能否顺利走完剩下的人生,还真是个未知数。因此,虽然结局是美好的,但当影片结尾的字幕浮现,“最孤独的人最亲切,痛苦过的人笑容最灿烂,这是因为,他们不愿意让身边的人承受一样的痛苦”,还是会令观众的心隐隐作痛。素媛最后露出的笑容,其实是对默默帮助她的人们的回报,而距离她走出内心的阴霾,还遥遥无期,也许她一生都无法摆脱这个梦魇。因此,《素媛》就好像是《熔炉》的另一个侧面,让我们了解到在未成年人性侵案件中,绝不仅仅是伸张正义将坏人绳之于法那么简单,对受害者的心理救助,在某些方面,比奢谈司法公正更加重要。
《素媛》的导演李俊益,是韩国公认的拍摄古装戏的高手,一部《王的男人》,曾创造多项票房奇迹,最终观影人次高达1230万,是当时韩国影史票房冠军。但对我来说,李俊益真正吸引我的作品,是他在2006到2008年连续拍摄的三部有关音乐和梦想的电影,《广播明星》、《愉快的人生》和《郎在远方》,虽然票房平平,但这几部电影里面流露出的对梦想锲而不舍甘之若饴的劲头儿,还是深深的感染到我。当今的韩国影坛,无论何种类型的影片,皆有上乘之作,且总能在既有类型基础上,推陈出新,令人刮目相看。这次李俊益回归现实题材,一部《素媛》,有批判,有欢笑,有感动,也有情怀,技巧娴熟,心态平和,一改既往真实案件改编电影的苦大仇深,将其誉为2013年韩影最佳作品,亦不为过。

       自从丹尼尔·克雷格于2006年的《皇家赌场》开始接棒007系列以来,我们就已经注意到了007形象的变化。007不再是皮尔斯.布鲁斯南时代风流倜傥外形出众的公子哥,而变为了50年来外形最强硬也最实用的特工。这种外形的落差正如饱经恐怖袭击与反恐战争摧残的美国人拒绝了外形儒雅的克里而选择了头脑简单的小布什一样,反映了时代的变迁。
       
       对于这部《天幕杀机》来说,熟悉007的观众更会发现这部作为50周年纪念出现的全系列第23部电影的特殊之处。这无疑是所有邦德电影中最为黑暗的一部,由片名而来的天空塌落的意象覆盖着整部影片与所有人物。格斗中的007的身影被呈现为镜头前的剪影,这不仅仅是对007系列片头的致敬,也是他此时黑暗内心的真实写照。影片的高潮戏也发生在日暮时分,天色一点点暗淡,而黑暗之时正是强敌到来的时刻。更为让人觉得压抑的是,由丹尼尔.克雷格饰演的007不再是前两部中的单纯硬汉形象,而是历史上第一个呈现出老态的詹姆斯.邦德,50年历史上第一个衰老的特工。由此引来的复活的母题,恰恰与同是2012年上映的《蝙蝠侠:黑暗崛起》相一致。
      
       正如齐泽克指出,《蝙蝠侠:黑暗崛起》“再一次证明了好莱坞大片是我们这些社会的意识形态困局的准确指示器”一样(1),和《黑暗崛起》具有相似的黑暗风格的本片中,邦德跌跌撞撞的重生同样体现了这一点。影片中的东方景观反映了西方的现实的焦虑,但是碍于“经济结构下的种种规范”(2)的文化生产无力指明焦虑的来源,只能从自己的内部构建一个他者,然后通过在历史中寻找力量、通过对过往胜利的追忆再次重建西方的主体性。
     
       影片中最有意味的一幕发生在国家美术馆,半老的邦德与Q博士坐在画廊的长凳上,发现特工的设备都已经升级,再也没有他熟悉的装备。他们面对的画正是在BBC的投票中被英国人选为最喜欢的画作的“战舰无畏号”(3),这幅威廉姆.透纳绘于1839年的画作描绘了立下了战功赫赫的帆船无畏号被新的蒸汽拖船拖向泰晤士河边的码头拆解的景象,喻指着旧的时代的落幕,正和这部007的衰老状况相应和。
    
       紧接着这一幕的是上海的都市景观。正如同许多当代的间谍动作片一样,上海起着《谍中谍4》中的迪拜、《谍硬重重3》中的摩洛哥小城丹吉尔类似的作用,它在这里的出现并不是遵照着叙事的要求,决定拍摄地点的实际上是经济因素,是补贴或票房考量。这些城市主动为全球化时代的特工提供了异质的景观与空间,为观众提供着想象中的奇观。拍摄上海的方式同拍摄其他这些城市的方式如出一辄,从一个包含着城市天际线的俯拍镜头开始,指明了影片无意表现建筑之外的现实世界的态度,将城市中的人与真实生活隔绝在景框之外。
       
       但是,为什么在预算不足且主角不能出席只能依靠后期合成的情况下(4),影片仍然要将地点放在上海,这是一个值得探讨的问题。上海在这里或许还承载着另一层的涵义,紧密联系着上一幕的内容。从国家美术馆到上海这一不加任何修饰的直接剪辑使得“战舰无畏号”的喻指延续到这一幕中,用隐晦的方式指明了邦德衰老的根源:曾经辉煌的帝国正在被新崛起的力量所取代。
      
      不过在这之后,电影却小心翼翼地避开了同中国的任何冲突,特工从上海到澳门,跨越了中国的国土,面对的却都是来自西方的敌人。中国人在这里被指明,又被刻意遮蔽了。这一叙事的策略同样符合全球资本主义时代的文化逻辑,冷战结束以后的特工电影中,明确的阵营划分逐渐模糊。而当中国成为全球第二大票房大国时,出于全球票房的考虑,007再也不能向《诺博士》那样明确地将中国人作为反派来表现。
      
       尽管如此,影片仍然有意识形态功能要去实现,要克服崛起的东方带来的现实焦虑,要在封闭的叙事中实现特工的重生,重建西方的主体性。为了实现这一目的,影片必须为自己找到一个敌人。本片中哈维尔.巴登饰演的反派席尔瓦同过去的007中的反派绝不相似,他似乎就是同007完全相反的镜像,他的叛逃特工的身份使得他成为系统内部的他者。他的同性恋气质不仅打破了007的异性恋神话,身上还充满着癫狂气质与精神疾患的征兆,例如他明显的恋母与弑母欲望。当电影规避了中国人的出场时,他曾在香港服役的前特工背景仍然提示着他的东方根源,他相对于007的他者地位仿佛正说明着繁华的上海与澳门也是相对于西方的他者,是西方的负面镜像。
    
       席尔瓦正如同蝙蝠侠系列中的小丑一样“召唤了形式上最纯粹的无政府主义、批判地强调了既存的资产阶级文明的伪善”(5),同时他也具有着贝恩身上的特点,“无条件的爱,也是他冷酷无情的原因”(6),这使他成为了一个切.格瓦拉意义上的革命家,他的复仇“被强烈的爱的感觉所带领”(7)。同他相比,007的正统性毋庸置疑。这一正统性是通过与席尔瓦的背景故事类似的叙事结构来强调的。他们同样都遭受到了象征意义上的母亲的抛弃,这被抛弃对应着俄底浦斯故事的第一个阶段。类似的事件导致了席尔瓦的堕落,也招致了007的隐退与衰老。但是他们最终还是采用了不同的方式来面对M夫人,相对于席尔瓦的充满着弑母欲望的报复行动,007的对系统的绝对忠诚无疑是影片所需要与所赞扬的。
    
       另一方面,席尔瓦对军情六处以及其他政治机构的恐怖主义袭击无疑是对象征秩序的直接威胁,在影片之中他的行为必将得到惩罚。不过,衰老的特工在现实世界中无所借力,不得不仰仗于过去的辉煌才能得到重生,消灭席尔瓦对象征秩序发起的威胁。于是夕阳西下的时刻,他回到了他成长的地方天幕庄园,同老管家与M夫人形成了一个完整的家庭结构,在他们的帮助下击退了来犯的匪徒。在这阴暗又激烈的一幕之中,电影唤起了西方现代观众所不熟悉的武装起来保家卫国的记忆,从军情六处转移到二战中使用的地下掩体到天幕庄园的战斗,这记忆直接同世界大战相连。而回到了天幕庄园,007便回到了自己所成长的土地,也带领观众回到了资本主义的记忆深处,缅怀着他家族的贵族身份,依靠着他神圣不可侵犯的私产所赋予的力量以及保卫家人的决心,使他最终取得了战斗的胜利。电影的高潮一幕之中所强调的是历史的辉煌、贵族的荣誉、武装保卫私产与家人的权力以及核心家庭的帮助这些仿佛直接继承自新保守主义的关键词,对抗了来自于西方社会内部与外部的威胁,重建了衰老特工的信心,也重建了影像中的象征秩序。
       
       在电影邻近结束的时候,007落入封冻的湖中,在水底垂直地向冰面上闪亮的出口游去。这一情节呼应了开头部分007的落水与他的隐退,象征着007的成功重生。当他回到军情6处的楼顶俯瞰伦敦,深焦镜头之中英国的国旗在他身后飘荡,传递着导演山姆.门德斯作为英国人的爱国主义情怀,追忆着英国的辉煌,西方的复兴这一影片的潜台词在这一刻走向了前台。但是,重生之后的007该何去何从仍然值得质疑。正如詹姆逊所指出:“现代人锐意寻回失去的过往,态度纵然是执着而彻底的;然而,基于潮流演变的规律,以及“世代”等观念和意识形态的兴起,我们今天要以“怀旧”的形式重现过去,道路是迂回曲折的。(8)” 影片中的反派席尔瓦既是暴徒也是掌握着现代犯罪技术的黑客,联系着美国人指责中国军方的组织化黑客行动的新闻,一个新的全球对抗的大幕正在拉开,而这方式正是重生的007仍然不甚擅长的,也是全球化的商业电影未必敢于触及的。在未来的系列电影中,007这个伴随着冷战格局的形成所兴起的超级特工形象,在新的全球化时代如何重生、如何演变、如何复现西方记忆中的昔日辉煌,仍然是一个未知数。
 
参考资料

文| 苍井暖 最早看韩国类似电影是《亲切的金子》,同样是变态杀童狂,法律制裁不了,妈妈亲自动手,卧薪尝胆亲妈报仇十年不晚;然后是《熔炉》,双胞胎校长对小女孩下淫手,弱势人群伸张正义,强势人群耀武扬威;《七号房的礼物》,明明是好人,被冤致死,法律公正个屁,根本就是墙头草,倒霉的是好人,因为死的是警察局长的孩子;《金南福杀人事件始末》显得过瘾多了,仇者快,杀光那些无耻到极点的人类,活着反正滋味已经被他们搅得血腥肮脏,死前也要先清理你们。还有,韩国漫画电影《银实》,整个村子的男人都睡过一个天生痴傻的姑娘,整个村子的女人都咽下这口气将怨恨喷射在银实身上,包括自称银实的朋友,也选择自动失忆,忘记那些肮脏的事实。 一直都认为,每一个人,都犯过罪。 豆瓣上《素媛》被写作《祝愿》,还是原名好,朴实、贴切、震撼人心,《祝愿》总有一种刻意强加幸福在观众身上。祝愿有什么用啊,金子知道没用,金南福想都不想就知道没用,没用,不如残忍回去。 这是一个琐碎而幸福的家庭,一家三口平凡不过,素媛长得这样好,善良体贴,都不想用懂事和情商高这类词,素媛被这类词害得这样惨,危险和善良,她选择了善良,然后世界回报她以危险。 一生的痛。法律界的法律条文,是男人定的吗?所以,中国法律到目前为止都没有针对男性受害者的相关条例,男童被性侵用你们那条条款款打算给予怎样的公正?还有强奸罪,酒醉就可以放宽处理?厂长说得好,那酒驾算个什么屁事啊? 事是不是屁事,都你们说的算,素媛妈狠毒吗,她说巴不得所有孩子都遇到同样的事,因为啊,你们啊,事情不到你们头上,你们就一定会没有人性。 全片对惨烈的描绘还不如《七号房的礼物》渲染的多,一遍一遍地回放案发现场,这,只是听医生说的话,才知道有多惨烈,直肠、大肠、小肠,切掉一部分,肛门拆除,这都不是简单的强奸了,这是变态强奸。 走那条路,错;没送孩子,错;顾着工作,不天天接送,错;孩子善良,不懂防备,错;最错的那个人,谁去指责了,愤怒最该对向的靶心从来都缺致命的剑,因为,你们啊,事情不到你们头上,就有的是自信和侥幸。 素媛啊,你小小的人小小的心,却那么通晓人生。 可惜,这世界,光有善良,是不足以遇见美好的。 为什么?我也不知道,我也善良着,因为善良所以悲观,又渴望美好,我总叫自己悲观主义的向日葵。 向日葵中心的心理治疗师,看起来冷酷无情,原来心里装着无尽的痛和爱。亲身经历,亲自死过,活下来,帮助别人,这是一种多么残酷的人生。一遍遍痛,一遍遍难过得要死。 和我们所看到的韩国偶像剧截然相反的韩国社会,韩国电影出色地做到了为人发声。韩剧里连个床戏都没有,现实中性侵是家常便饭。《聊聊语言,聊聊人》中,我写过,欲盖弥彰。亚洲人,对于性,天生有种变态心理,暗自渴望,表面压抑,唯一开放的是日本,将之合法化。这话不能以偏概全地理解,变态是全世界人民的敌人。 女儿被性侵,活到16岁自杀,妈妈跟着死,但摔断了双腿,活了下来。强奸犯潇洒地活着。有时候,我都想教女人不爱男人,这个地球,给了男人太多天生的利器,他们如若无耻,就不是贱了,而是惨无人道。 可人与人,男人与女人,又那么渴望在一起,人,活成人,人样是必须要被贯彻和教育的。 不说话,自闭。你们觉得自闭症是病,自闭症者根本就不喜欢人类,是他们讨厌你们啊,不是他们有病。做噩梦,不想被碰。如果睡一觉能回到从前,如果回到从前,如果不发生这一切。 素媛没有愤怒,她一直都没表现出愤怒。她用小小的身体吞下了所有的痛苦和委屈。她开口第一句,还是出事前的那个素媛,为妈妈爸爸着想,“公司呢?觉得爸爸会很忙,但是坏人感觉也要抓住才行呢,所有给112打了电话……”“坏叔叔,要抓住坏叔叔,往学校那边走了呢,担心他会去学校,感觉会惹事……” 这就是善良,这是大善,都这种时候,还想着别的人。这也是你们形容的傻吧? 所有人的反应,让素媛觉得她错了,脏了,坏了。人为什么要这样,从来都没有答案。 素媛是坚强的,乐观的,勇敢的。不因恶而心中存恶,不因伤害而否定生活,不因坏人而放弃生命,这是坚强、乐观和勇敢的定义。平常日子平常人嘴里的这些词,都只不过是轻描淡写地夸张用法而已。 她从来没伤害过任何人,从来没有。就被伤害得这样彻底,她也只是轻轻地说,不要碰我。我还没有从阴影里走出来,给我时间,这期间,请不要靠近我。 连普通的脱换衣服对我也是一种伤害,请不要碰我。 罪犯都是高情商的,你们不是最喜欢情商高吗?变态性侵犯人就是懂你们,没有一点记忆,冤枉,表现得无辜、礼貌、诚挚,把话说到恰到好处,完全符合法庭上某些号称正义外加明智的人想看到的一切。 如果研究犯罪心理学,就会发现,人格分裂到极致对于这类人来说驾车熟路,他们可以角色刻入骨髓地表演出你们最想看到的那一面,不会急,不会愤怒,不会抓狂,他们能表现出你们对修养和表现最高标准的要求。然后,逃脱你们罪行和责难,继续逍遥法外。 智商不好,就不要做法官了好吗。品德太次,就不要做律师了好吗。 为什么不规定性侵死刑,而且有前科?不晓得韩国这个频发强奸罪的国家,为什么在法律上能给予这项罪名这么大的漏洞。制定和执行的人,秉持着什么作为至高原则?就那些第几条,第几条?那素媛们的一生,怎么办? 哦,犯人说了,做完几年牢出来,又是一条变态,让你孩子小心点。你孩子,不包括你们,是吗?如果法律不能伸张正义,那么我要自己解决。你们会以为他只为了自己和自己孩子那口气是吗?他若真解决了,造福的是你们每一个人。 素媛抱住了爸爸,虽然奶奶说“要死了,要死了”,但这就是“人活着的理由”。要活。只能活,不倒下。 这真的是一个死结。好人,斗不过坏人。文明社会,好人,简直就注定是用来替坏人买单的。 变态爽一次,坐几年牢,出来再爽一次,再坐牢,性侵坐牢对于他们来说就是一场游戏。法律不杀,谁还保护善良的人。 喜欢素媛妈的透朗劲,“三年一次就怀上了”“所有人都遇到这事”,素媛爸,这个憋屈的男人,生养了这样一个贴心小棉袄的姑娘,福气。 可可梦是不会伤害我的,素媛知道。卡通是这个世界给孩子们最好的礼物,日本有阿童木等等,美国有超人等等,加拿大有辛巴等等。 韩国没有,中国有吗? 很多东西都是相关联的,你们看不到感受不到,所以你们说哎呦牵强哎呦瞎编哎呦硬扯,是你们无知,不承认有人比你们强。 某些国家就是有用才华去美好整个世界的人,你的国家有吗? 韩国电影或许是为了得奖,但为了得奖敢于把这些真实发生的事情拍出来,这和某大导演的讽刺比起来高尚太多。让民众笑,不起作用,得让民众痛。一定会有人不痛不痒,那就祝发生在他们身上吧。不然怎样,不是因为见不得别人不倒霉,而是当面对真正的惨案时,有的人就是可以幸灾乐祸风凉话一车。 好人和没受迫害的人如果不团结一心,那团结这个词就不具备价值。坏人和迫害别人的人如果不用法律制裁,那法律这个东西存在意义何在? 电影结局了,素媛的人生没有结局。她选择不责怪所有人,然后继续爱,继续深爱。爱爸爸,爱妈妈,爱弟弟,爱同学,爱朋友,爱身边的人。 素媛身边的人太美好了,帮助理解奉献,都是善良的人。素媛比银实幸福多了,银实是所有人都嫌脏被骂的。素媛的世界,就像七号牢房,因为身边人那么美好,生活就可以每天像收到礼物一样。 你问遇到这种事情该做什么?做荣植。内疚,愧疚,再想自己当初为什么不能为避免惨况而做出什么?帮助,友谊,给予最真诚的帮助和友谊。 那作为素媛身边的人呢?要学会懂得,彻底懂,才能慈悲。慈悲了,才能做出正确的事。 母亲和女人永远感受比男人更多,12年后,素媛才几岁,而坏人会再度出现。谁来保护我们,谁来保护善良不被伤害? 一切恢复常态,素媛爸还是那个样子,素媛也像之前一样调侃老爸。只有,素媛知道,自己不一样了,但如果能健康就好了,就这么一丁点要求。 活着,请善良。 不求好人有好报,但求坏人早些死。因为,对坏人,真的没办法了,没办法了,就祈祷坏人早些死掉,少害好人。 C.S.转载请注明@苍井暖 《七号房的礼物》影评:http://movie.douban.com/review/5888402/

本文由www.22933.com发布于动漫动画,转载请注明出处:全球资本主义时代的衰老特工,别让善良遇到危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