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战败者的逃亡之路,有一种人就像奢侈品

淡淡的节奏,没有多余的场面,两个多小时很快在观看中度过,故事虽然没有太多新意,但是太阳底下有新事吗?
导演和演员都不温不火,令人欲罢不能。

他身为《敦刻尔克》影片的导演、编剧、制片人(之一)这样三位一体的角色,驾驭着1.5亿美元的制作预算,保持着自己用胶片拍摄电影的习惯和对IMAX技术的喜爱,让他也成为了当今最强调音画效果呈现的创作者,但同时他又是非常抵触用电脑特效来完成画面内容的一个异类,为了追求真实的画面效果,他总是费尽心思进行实拍,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是不会使用电脑特效来帮助他实现自己的构想。简而言之,克里斯托弗·诺兰是一个为了电影艺术创作绝对不怕折腾和花钱的人。

  因为哥哥的离去,他所有的电影都仿佛成了绝唱,霸王别姬如此,春光乍泄也一样,不同的是人物。
www.22933.com,  看到何宝荣很难不想到另一个人,他们可以很诱惑,可以对你很好,让你以为他们爱的很深,但他却不会停留下来,黎知道这是一场终会谢幕的演出,所以不敢表露他爱何宝荣有那么深那么深,怕被笑话,怕何宝荣更快的离开他,他只想两个人好好过日子,(病成咁仲要俾佢做嘢食,唔係爱係咩呀)但是何宝荣不同,他天生魅惑,不去证明自己的魅力就没了人生的价值,他要不断俘获新猎物,受伤后再回到黎耀辉家里疗伤,不断循环往复就是他最理想的生活,黎耀辉受够了这样兜兜转转,受够了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日子即使再爱还是选择了离开,也许他的选择是对的,继续下去只有更多的伤害。
  张震的出现就像一道阳光照到黎耀辉的生活中,夏天于是过得很快,就连12月都很热,黎觉得他很像一个人,不是盲侠,是同样飘忽、无法安定下来的何宝荣,这二人一个颓废一个阳光,但却是黎耀辉消费不起的奢侈品,他们会爱他但不会留在他身边至死不渝,他能消费的是和他一样面对柴米油盐也不会闷的人吧,若真有那样一个人他会不会变成另一个何宝荣呢?
  不知道,爱情永远无法对等,爱的猛烈的都是现世得不到安稳的。如果他们一起老去这也就不会称之为一个故事了
  现实中有很多何宝荣,他们歌舞升平,声色犬马,生活在你的眼里、周围、心里,却不会是家里,他们爱的随性、狂放却自私、浅薄,他们口中的每一次从头来过都是真的,但平淡的生活却让他们抓狂,于是分分合合的戏码每天都在上演。。。

我们知道电影一开始是一门讲究光影的艺术,后来加入了剧情,设定了故事,再后来又了声音,于是音乐和音效也成为了电影作品中必不可少的构成元素,现如今还有各种科技实现更真实更立体的观赏体验效果,但回头望去,我们似乎是有意无意之间,忘却了电影当中一个很重要的基础元素——时间。就好像一部电影的时长,一般都在90左右至150分钟左右之间,在这段时间内,影片往往会把一整段故事讲完,这段故事放在现实生活中不管会经历多少个小时,也无论会跨越多少个昼夜,在影片中呈现的内容,绝大多数都只有90至150分钟的机会。比如《少年时代》这部花了12年拍摄完成的电影,它的时长是165分钟,又比如《罗生门》这部主要内容是三个人在躲雨相遇过程中的对话与回忆组成的电影,它的时长是88分钟,它们都在有限的时长里,把自己想要表达的故事已经完整呈现。当然诺兰导演自己也是掌控电影时间奥秘的高手,他早前的《记忆碎片》就是把故事切割成一截截的段落,然后完全打乱了剧情时间线顺序,再进行放映,让观众在主观上被影片的设定所影响,变得与主角一样,好像陷入了短期失忆症的困境中,需要自己动脑去串联起散落在各处的碎片,重组顺序,才能找到真正的故事发展步骤是究竟如何的。

当然,能拍摄并拍好这样的非线性叙事结构的影片,也并非诺兰导演一个人的专利,同样也有其他知名导演深谙此道,而在这次《敦刻尔克》里,诺兰导演正是再次从他最擅长的电影中的时间上下手,用更具突破性、更有超前实验性的方式,来讲述属于他的“敦刻尔克大撤退”的故事。

综合整部影片的情况来看,诺兰导演对《敦刻尔克》的构想,更像是一部讲述战败的士兵们面对死亡威胁和恐惧之下,不断挣扎求生的悬疑类型电影,而不是我们之前可能预想的战争类型电影。同样的,出现在影片中主角位置的角色,也不仅是少数几个人,而是一群人,他们不仅有士兵,还有军官,更有百姓,他们在各自不同的时间点和故事线上,主动或被动在参与着“敦刻尔克大撤退”这一历史事件,在我看来,几个主要角色的共同点,在于都是利他主义者。哪怕自己处于危在旦夕的关头,也坚守为大多数人考虑得失的原则,没有选择自私自利的结果,而是施以援手,尽自己所能去帮助大多数人,展示出一股特别激荡人心的力量,他们是少数人,但也因为有这样的人的不懈努力,一点一滴的积累,在关键的时刻发挥了关键的作用,帮助了大多数人,才会有大多数人的最后成功,这对利他主义者而言,就是他们的胜利。同时影片也并未避讳暴露人性丑恶和残忍的另一面,生存的机会遭受威胁时,选择牺牲他人似乎是一个不错的好办法,对于这样的情节的出现,在帮助影片塑造更具有可信度的角色来说,是非常合适且有力的。

真是“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诺兰导演交出的作品,确确实实让我一扫之前的顾虑,还要啧啧称奇,为他的尝试创新的努力送上我由衷的赞美。

诺兰导演为了让《敦刻尔克》除了画面和故事上制造紧张气氛之外,还特别重视音效和音乐在影响观众情绪方面的作用,再度请来汉斯·季默这位大师操刀影片的背景音乐。汉斯·季默也遵循诺兰导演对“谢泼德音效”的钟爱,把音乐和音效糅合在一起,一边是管弦乐团的演奏,另一边是各种音效的若有若无的浮现,比如钟表的走针声、士兵脚上沉重皮靴的脚步声、隆隆作响的炮火声、海浪拍打海岸的潮水声、飞机或船只的发动机轰鸣声、面对恐惧降临的士兵的急促呼吸声和心跳声等等,这些音效都保持着一定的节奏,由快而慢再由慢而快,节奏变化视画面内容而变,几乎从始至终贯穿了整部影片全程。它们乍一听起来似乎是来自环境中的噪音,但慢慢地开始出现音乐的陪伴,带着我沉浸入紧张的气氛中,有时候它还会先抑后扬,在让我已经几乎触及绝望的边缘的时候,再给我带来如沐春风的希望,拯救我已经悬在嗓子眼里的心脏,享受片刻的喘息之机。音效和音乐的结合,已经不光是辅助营造气氛,而是已经占据更主动的地位,更多地肩负表现人物内心起伏和环境变化的责任。影片里的角色话大都不多,忙于挣扎和求生,在一次次的尝试失败后依然不打算放弃,他们也已经不适用依靠对白和台词来表达内心的语境,《敦刻尔克》音乐和音效是汉斯·季默的杰作,也是诺兰导演用来表达的重要手段,有效加重影片的紧张感,令观众绷紧神经,完美契合叙事的需要和画面的表现。

本文由www.22933.com发布于www.22933.com,转载请注明出处:是战败者的逃亡之路,有一种人就像奢侈品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