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砒霜,疯狂世界的疯狂生存之道

最近看了几部“恐怖片”,肯尼斯罗纳根的《海边的曼彻斯特》,迈克尔哈内克的《爱》和香港导演黄进的《一念无明》。它们让我想起新世相一篇文章,《明天很可能不会更好。承认这一点是我活下去的方法|一个女孩从23岁起怎样面对痛苦》。从23岁开始面对60%烧伤,两年来,她最希望的是能像正常人一样蹲下如厕。 《海边的曼彻斯特》里,钱德勒家的弟弟李在家乡是一个“名人”,这个垂头丧气的男人是家乡人眼里的丧门星,男人还好,女人完全不待见他,不愿与他共事,那位对女儿的性趣严防死守的单身妈妈倒是对他有兴趣,他却完全丧失了基本的撩妹技能,变成了榆木疙瘩。这一切只因他的一次酒后疏忽,让自己家的房子着火了,三个孩子没了,妻子也与他离了婚。原本避走他乡,隐忍沉默的他因为哥哥的去世必须回去照顾大侄子,在回到伤心地后,前妻向他倾诉对他的歉意,他却哭得稀里哗啦地逃走了。最后安顿好侄子,他依旧回到了原来的城市,选择像以前一样,做一名打黑工的物管打杂人员。 哈代的《无名的裘德》里,在极度贫困和绝望中,长子和两个弱妹幼弟一同上吊而死,裘德和自己挚爱的女友淑不得不分手。哈代描述了淑的精神崩溃,她回到了自己背叛的旧生活,因为痛苦已经将原来那个精神独立的她杀死了。很少有人会从这样绝望到底的痛苦深渊里回来,有时候,承认和极度痛苦的宿命无法和解或许是最有效的和解。 《爱》是更深的恐惧,两个相爱的人一起面对步步逼近的死亡,如何有尊严的死去?作家琼瑶最近公布了自己尊严死的遗嘱《预约自己的美好告别》,不插管,不抢救,希望自然快速地死去。安妮的状况更糟糕,如同渐冻人症一样,处于漫长恶化的过程中,苟延残喘的安妮已经完全丧失了自我照顾的能力。乔治眼看着爱人饱受病痛折磨而无能为力,尽管安乐死已经很早就成为人类讨论的话题,但涉及到每个个人,永远存在天人交战的痛苦和争议,乔治最后选择用枕头捂死安妮,他替安妮在尊严死和苟延残喘之间做出了残酷的选择,安妮或许还没有下决心离世,但对乔治来说,这就是对安妮的爱,爱她就是要让她有尊严地活着。迈克尔哈内克只是将他所感受到的真实和恐惧用镜头呈现出来,不做任何美化和升华。 《一念无明》里,证券公司职员阿东失手将卧病在床多年的妈妈杀死,这起悖逆人伦的杀人事件却因为阿东的躁郁症只是获得了一年的救治而无任何法律的惩罚,阿东被往返省港的货柜车老司机父亲接回自己租住的仅容一人转身的上下铺劏房,阿东努力融入新生活,却接连遭遇好友自杀,前未婚妻在他的旧伤口上再补一刀,躁郁症再次爆发,这次轮到父亲像阿东当年以一己之力照顾母亲一样,他选择陪伴在儿子身边,不离不弃。 看《一念无明》的时候刚好关注到一个新闻,无线真人秀节目《有楼万事足》,港女Seasun说出震撼全城的金句:“有楼先有高潮,没楼咪白撞……”如今国内一线城市房价飙升,广州推出单身狗限购一套的奇葩政策,在《一念无明》里,房子是隐藏在故事中的主角。 一开始,男主阿东与女友供着一套小小的房子,已到谈婚论嫁的阶段。阿东为了尽快还房贷,激进地借了大笔钱炒股,炒股失败又面临母亲的抑郁和躁狂,直接导致了人伦悲剧的发生。女友在阿东出院后终于主动现身,原因是因为银行要求她买下阿东的房贷,她快供不下去了。痛苦的她自称最近获得了很多的助力,她带阿东来到教会,并在宣讲台上痛陈自己的经历,她哭成泪人地控诉阿东给她带来的痛苦,她说即使是这样,她还是要宽恕他,但这种宽恕比直接唾弃还令人难受,看清自己和自己所造成的罪孽是痛苦的,一年的治疗并没有将过去的经历抹去,那些药丸和黑巧克力提升的幸福感并不能救赎阿东,那些旧伤疤就像23岁女孩在彩色派对上遭遇粉尘爆炸一样不可逆转,女友的一番话直接关闭了阿东回到中产梦想旧时光的通道,他意识到之前对母亲的照顾和容忍里饱含的怨恨,那时候的他和现在的女友并无不同。他不再有动力上进,他无法面对自己…… 这因果的轮回源自何处?那位因为丈夫儿子远离自己而痛苦不堪,完全丧失生活勇气的母亲或许是一切悲剧的源头,对自己婚姻过高的期许,不满足的厌世以及完全失去改变生活的能力,这是一切悲剧的源头。阿东的孝顺和担当里有一种自我道德满足的骄傲,父亲和弟弟都不管母亲,他却要管到底,不将母亲托付给养老院近乎偏执,屎尿完全不能自理的母亲对阿东贴身照顾未尝不视为一种羞耻,毫无顾忌地肆意发泄人性之恶只因彼此之间丧失了最起码的人与人之间的分寸和距离。这在中国式的亲情关系里并非少见,“太过粘稠的关系,容易导致失去发展的自由,生命力也会吞噬在其中。” 值得参考的是安藤桃子的《0.5毫米》,一部探讨临终关怀的题材,将人与人之间的互相尊重和关怀归结于提升0.5毫米的高度,如果每个人都在心灵的维度上高出平均水平0.5毫米,或许很多人伦的悲剧就不会再发生,而这0.5毫米是普通人与超越凡俗的圣母的差别。 最早的人类是生活在大自然里,后来进入了洞穴,一个只适合一个人居住的狭小洞穴如果挤进了两个人,就会有令人难测的人伦悲剧发生,对于最后接纳儿子共同生活的父亲而言,如果两人空间继续如此逼仄,会不会再次发生阿东式的人伦惨剧其实很难预料。 《一念无明》或许还可以解读出更深的寓意,那位认为自己嫁人不淑的母亲之于香港的象征意义颇为类似,而阿东坠落的中产梦更像是现实香港的写照。作为一部投资200万的处女作,这部电影融合了是枝裕和的生活流和《香港制造》《天水围的夜与雾》开启的香港写实流的传统,教会宣讲的那段戏尤其精彩,貌似救赎实则雪上加霜,成为了压死阿东的最后一根稻草。余文乐的无薪酬出演令人刮目相看,就像当年郭富城出演《父子》一样,令人眼前一亮。《一念无明》并非完美之作,对于中国式人情社会、亲情关系的反思值得更深入探讨,母子部分的相爱相杀表现不够充分,母亲的塑造过于表面化,但是这部作品就像黑暗里的光,照出了香港电影新的可能和未来,作为一匹黑马横扫2017年度香港金像奖八项提名绝非偶然。

这个社会对待病人真如我们想象般宽容吗?摔折腿,拄着拐杖,路人退避三舍,怕再把你绊出什么事故。突发感冒未准备口罩,地铁上咳嗽两声,身边人默默转过脸,在Whatsapp里噼里啪啦打着字:「隔篱有人感冒都唔戴口罩」。身体虚弱头晕眼花不足与外人道,旁人看你并无大碍也不在意,个中痛苦,只有自己知道。

  黄药师:不久前,我遇上一个人,送给我一坛酒,她说那叫“醉生梦死"”,喝了之后,可以叫你忘掉以前做过的任何事。我很奇怪,为什么会有这样的酒。她说人最大的烦恼,就是记性太好,如果什么都可以忘掉,以后的每一天将会是一个新的开始,那你说这有多开心。这坛酒本来打算送给你的,看起来,我们要分来喝了。   欧阳峰(独白):对于太古怪的东西,我向来很难接受,所以这坛"醉生梦死"我一直没有喝。可能这酒真的有效,从那天晚上开始,黄药师开始忘记了很多事情。   欧阳峰:你还记得我们怎样认识的吗?   黄药师:我想不起来了。   欧阳峰:那你还记得是怎样来这的吗?   黄药师:我也不记得了。   欧阳峰:你为什么老看着那鸟笼。   黄药师:因为很眼熟。   欧阳峰(独白):那天晚上他喝得大醉,第二天大清早就走了。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拿那坛“醉生梦死”给我,但我看得出他有心事,每次见了我之后,他都去见一个人。   欧阳峰(独白):一个月之后,黄药师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那是他好朋友的故乡。在他朋友成亲那年,黄药师曾经在那儿住了一段时间。有一天他朋友离开了家,这次以后,黄药师就再也没有去过。   黄药师:能不能请你喝碗酒?   盲剑客:我今天只想喝水。   黄药师:我以前好像见过你?   盲剑客:何止见过,你曾经是我最好的朋友,但是现在已经不是啦。你来这儿干什么?   黄药师:前不久,我遇到一个人,她送给我一坛酒,她说叫“醉生梦死”,喝了之后,不管以前干过什么也会全忘了。我很奇怪,为什么会有这样的酒,我喝了之后发觉真的很有效,不知你有没有兴趣试试?   盲剑客:你知道喝酒跟喝水的分别吗?酒,越喝越暖,水会越喝越寒。   黄药师:我们还会再见吗?   盲剑客:不会!   盲剑客(独白):我曾经发过誓,如果再让我碰到这个人,我一定会杀了他。但是我没有这样做, 因为我见他的时候,眼睛已经看不见东西了。   (故苏城外小酒店)   店小二:到底你是男还是女的。   慕容燕:堂堂大燕国的公主,慕容家的小姐,你竟敢如此冒犯我,信不信我杀了你!   黄药师:你喝醉了。   (慕容燕拔剑刺伤了黄药师)   黄药师:哈哈哈......   欧阳峰(独白):一个人的记性不好,就不要去太多是非之地,因为你可能忘记你的仇人。那天,黄药师差点死在一个人手上。   每年总有几个月,人们好像不愿死似的。翌年立春后,我一直没有买卖,整个月,只有一个人来找我。   慕容燕:我想你替我杀一个人,他的名字叫黄药师。   欧阳峰:他是当今数一数二的剑客,我看想杀他并不容易。   慕容燕:只要可以杀死他,我不惜任何代价。但我有一个条件,他一定要死在我手上,而且是最痛苦的死法。   欧阳峰:你为什么这么的恨他?   慕容燕:因为一个女人,他抛弃了我的妹妹。   欧阳峰(独白):他的名字叫慕容燕,自称是慕容公子的后人。他和黄药师在姑苏城外的桃花林一见如故。那天黄历上写着:初四,立春,东风解冻。就是说一个新的开始。有一天晚上,黄药师跟他开了个玩笑。   黄药师:如果你有个妹妹,我一定娶她为妻。   慕容燕:好,我们一言为定。你千万别后悔,要是你后悔的话,我一定杀了你。   欧阳峰(独白):之后他们定了个日子,约好在一个地方见面,结果黄药师没有赴约。   慕容嫣:我哥哥是不是找过你?   欧阳峰:你哥哥是谁?   慕容嫣:他的名字叫慕容燕。   欧阳峰:他好像来过。   慕容嫣:他是不是要你帮他杀一个人。   欧阳峰:我忘了。   慕容嫣:要是你真敢杀他,我一定会杀了你。   欧阳峰:你哥哥出手阔绰,不答应他岂不是损失太大?这年头这么舍得花大钱杀人的人,不多。      慕容嫣:对!因为他不让我和黄药师在一起,他觉得我是属于他的。所以,他一定要死!   慕容燕:我妹妹是不是来找过你?   欧阳峰:不错。   慕容燕:不要对她有非份之想,否则我连你都杀掉。   欧阳峰:你挺关心你妹妹的。   慕容燕:她是我唯一的亲人,我只不过想保护她。她来找你做什么?   欧阳峰:她叫我杀一个人,名   慕容嫣:为什么还不动手。   欧阳峰:我怕收不到钱。杀你哥哥并不难,因为他有弱点。你知道是什么吗?就是你。我告诉他要杀他的人是你,就是想看一下他的反应。既然他反对你和黄药师,可能是他喜欢你,如果是的话,喜欢你到什么程度?   慕容嫣:他要我一生一世跟他在一起。   欧阳峰:那他真的喜欢你。   慕容嫣:可惜我不喜欢他,我喜欢的人是黄药师。   欧阳峰:那他岂不是很伤心?   慕容嫣:让他伤心去吧!既然我这么不开心,为什么不找一个人陪我。我就是要他尝尝得不到一个人的滋味。   欧阳峰:你很残忍。你不怕他死吗?   慕容嫣:我就是想他死!哈......为什么你会跟我说这些话!   欧阳峰:你哥哥问我的那一个问题,我想了很久,终于想到了:你要一个人死,最痛苦的方法就是先杀掉他最喜欢的人。但是我不可以这样做,如果我杀了你,我找谁要钱呢?对不对?   慕容嫣:有人要追杀我!   欧阳峰:无缘无故怎会么有人要杀你?   慕容嫣:因为,他们说我是黄药师最喜欢的女人。别让他们杀我!   欧阳峰(独白):那天晚上,那个女人一直不肯走。我看见她这么惊慌,就给她喝了一点酒,后来她就睡着了。   慕容燕:你把我妹妹藏到哪里去了?   欧阳峰:为什么你这么肯定我收留了她?   慕容燕:我知道她曾经来找过你,之后就没有人再见过她了。   欧阳峰:有天晚上她来找我,她说她被追杀,求我收留她,后来她就走了。她不是回家了吗?   慕容燕:我妹妹跟人无仇无怨,无缘无故怎么会有人要   欧阳峰(独白):一个人受到挫折,或多或少会找个借口掩饰自己。其实慕容燕、慕容嫣,只不过是同一个人的两个身份,在这两个身份后面,躲藏着一个受了伤的人。   欧阳峰:你喝醉了,慕容兄。   慕容嫣:慕容兄?你认错人了,我不是什么慕容兄,我是堂堂大燕国的公主,慕容家的小姐,我的名字叫慕容嫣,你究竟是什么人?   欧阳峰:你不认识我了吗?   慕容嫣:你曾经说过要娶我为妻,我又怎会不认得呢?   欧阳峰:我有说过这样的话吗?   慕容嫣:当日你作客姑苏,我跟你在桃花树下喝酒,你借醉抚摸我的脸,你说,如果我有个妹妹,你一定娶她为妻。你明知我是女儿之身,为什么要这样做。   欧阳峰:喝醉之后说的话你怎可以认真呢?   慕容嫣:因为你的一句话,我一直等到现在。我曾经叫你带我走,但是你没这么做,你说你不能同时喜欢上两个人。你爱的那女人是慕容嫣,那你为什么现在又喜欢上另外的女人。你知不知道吗,我曾经找过那个女人,因为有人说你最喜欢的女人是她,我本来想杀了她,后来我没有这样做,因为我不想证明她就是。我曾经问过自己,你最喜欢的女人是不是我,现在我已经不想再知道啦。如果有一天我忍不住问起,你一定要骗我,就算你心里有多么不愿意,也不要告诉我你最喜欢的人不是我。呜呜呜......   欧阳峰(独白):那一夜过得特别长,因为我好像同时在跟两个人在说话。后来,我再也分不清她是慕容燕,还是慕容嫣。   欧阳峰:慕容燕?慕容嫣?   慕容嫣:告诉我,你最喜欢的女人是哪一位?   欧阳峰:就是你啦。   欧阳峰(独白):以前也有人这样问过我,但是我没有回答,换了是黄药师的身份,我觉得这几个字其实并不是很难说出口。   欧阳峰(独白):那天晚上睡觉的时候,我又感觉到有人摸   欧阳峰(独白):那天起,没有人再见过慕容燕或者慕容嫣。数年后,江湖上出现了一个奇怪的剑客,没有人知道他的来历,只知道他喜欢跟自己的倒影练剑。他有一个很特别的名字,叫独孤求败。   欧阳峰:你找我?   孝女 :我想找人提我弟弟报仇。   欧阳峰:他出了什么事?      欧阳峰:你出得起多少钱?   孝女 :我家里很穷,根本就没有什么钱,只剩下这篮鸡蛋,和一只小驴,这只驴是我娘亲生前留给我的嫁妆。   欧阳峰:如果你有心替你弟弟报仇,你要筹一笔钱,没有人会为了一只驴子去得罪太尉府的刀客。报仇是要付出代价的。要是你长得难看,我劝你死了这条心。以为我对你有什么企图,我只是想告诉你,如果要卖,你会比那驴更值钱。明白我的意思吗?   孝女 :我不会这样做的。要是你嫌钱少,我会一直等下去,我想一定会有人肯帮我。      盲剑客:从小我的眼睛就不好,大夫说我三十岁就会失明。   欧阳峰:你今年贵庚了?   盲剑客:刚好三十岁。   欧阳峰:那还来干什么。   盲剑客:每年的春天,乡下的桃花都会开得很灿烂,我想在我失明之前,再去看一次,可惜盘缠已经用完了。听说你专门替别人解决麻烦,可以帮我吗?   欧阳峰:几个月之前我有个朋友在这里杀了一帮马贼。听说马贼的兄弟最近会回来找他报仇,可惜我那个朋友已经走了。附近的人担心会殃及池鱼,愿意出一笔钱找个高手杀了他们。   盲剑客:听说这一带有一个人的刀很快,不知道他在不在。   欧阳峰:你找他干什么?   盲剑客:想看看是他的刀快还是我的剑快。   盲剑客:我就不应该来这儿。   刀客 :你现在后悔太晚了。   盲剑客:留只手行吗?   刀客 :不行!要留,留下你的命。   (盲剑客一剑杀死刀客)   盲剑客:你误会了。我说我不该来是因为你不是我的对手,我说留只手,你却要把命送给我。   孝女 :你可不可以帮我。   欧阳峰(独白):他虽然是一个落泊的剑客,但他的生活很有规律,每天都会来这里喝一杯酒,吃两碗饭,到太阳下山的时候他就会走。   欧阳峰:你为什么老看着那个女人?   盲剑客:因为她使我想起另一个人。   欧阳峰:你   欧阳峰(独白):花什么时候开是有季节的,马贼什么时候到却没有人知道。他每天都在城外等,我发现他越等越晚。虽然他每天晚上都点一盏油灯,但我知道,他晚上看不见东西。   孝女 :你是不是不喜欢我?   孝女 :你很想回乡下去吗?   盲剑客:是。   孝女 :你成亲了吗?   盲剑客:为什么这么问?   孝女 :我猜你一定很喜欢你老婆。   盲剑客:可以这么说。   孝女 :既然这样,为什么不留在她身边?   盲剑客:可以再请我喝碗酒吗?   欧阳峰:你今晚这么有雅兴?   盲剑客:我怕明天没机会再喝了。   欧阳峰:我想他们,破晓时分才会到,我帮你准备好了灯笼。   盲剑客:有没有灯笼对我来说并不重要。   欧阳峰:你已经看不到东西了?   盲剑客:太阳猛烈还能看见,希望明天天气会好一点。如果日落后还不见我回来,麻烦你替我找一个人,他的名字叫黄药师,告诉他我乡下还有一个人在等他。   (临出发杀马贼前狂吻了孝女)   盲剑客(独白):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做,但我不能控制自己。我走的时候,那女人的眼泪在我脸上慢慢干了,不知道那个女人会不会为我流眼泪呢?   盲剑客(独白):我以前听人说过如果刀快的话,血从伤口喷出来的时候像风声一样,很好听,想不到第一次听到的是我自己流出来的血。   黄药师(独白):那天晚上之后,我的那位朋友再也没有来过,我是为他而来的,但是他到死也没有原谅我。   欧阳峰(独白):这人的名字叫洪七,他是的刀很快,但他不喜欢穿鞋。我知道他可以帮我赚很多钱,但是我一直都不喜欢这个人,因为我命书中有一句话"尤忌七数,是以命终"。我第一次见到他时,他刚从乡下出来。   欧阳峰:知不知道为什么我请你吃饭?   洪七 :不知道   欧阳峰:因为我知道你肚子饿。其实我留意你很久啦,我看见你蹲在那座破墙下,半天也没动过,看你又不象是生病。你这种年青人我见的多啦,懂一点武功就以为可以横行天下,其实走江湖是一件很痛苦的事。会武功,有很多东西不能做。你不想耕田吧?又不耻去打劫,更不想抛头露面在街头卖艺,你怎么生活?武功高强也得吃饭的。有一种职业很适合你,既可以帮你赚点银两,又可以行侠仗义,你有兴趣吗?你呀,考虑一下,不过要快一点,你知道,肚子很快会饿的。   洪七来了没多久,上次那群马贼又回来了。在我带他去见那群村民之前,我替他买了一双鞋,因为有穿鞋的和不穿鞋的刀客,价钱相差很远。   欧阳峰:怎么,你们觉得十两银子这价钱很贵吗?那么你们可以找几个便宜的,那边有几个没穿鞋子的,你给他几两银子他们就已经很开心啦。哪些连鞋都没有的刀客,你对他们有信心吗?万一他们失手了,让马贼知道原来是你们指使的,你们想那帮马贼会怎么样?我不敢说我这位朋友武功比他们都好,我现在跟你们说的是你们一家大小二十多口人命的安全,至少在这方面,你们该相信一个穿鞋的人吧。   欧阳峰(独白):为了不想重蹈覆辙,我带洪七去了一个地方。   洪七:你带我来看死尸干什么?   欧阳峰:因为死尸会说话的。前两天,他在这里伏击马贼,以为可以消灭他们,谁知死的是他自己。取他性命的是这一刀,很明显跟其它伤痕不同,是从右至左,他全身只有一个刀伤,也就是说其中有一个人只出了一刀,就了结他的性命,所以你对付这群马贼,要留意一个人,一个用左手拿刀的人。   洪七:如果我死了,你不用带人来看我,我不想做一条懂说话的死尸。   十五日,晴,有风,地官降下,定人间善恶,有血光,忌远行,宜诵经解灾。   欧阳峰(独白):通常拿了钱看也不看的人,他们的钱很快就会花光,但洪七数得很仔细,我知道这种人我知道不会留在我身边太久。   初十日,立秋,晴,凉风至,宜出行、会友,忌新船下水。   欧阳峰:洪七?他走了,我想他不会回来了,你到别的地方找他吧。   欧阳峰:你明白我说什么吗?   欧阳峰(独白):别以为要欺骗一个女人是很容易的事,越是单纯的女人越直接,她知道她丈夫根本没有离开,因为洪七是不会抛下他的骆驼不理。   洪七 :我叫你在乡下等我,你老跟着我干啥,回去!回去!   洪七妻:我不回家!   洪七 :你回家吧!回家!回家!走!赶快走!   欧阳峰:那个女人在外面等了你好几天了。   洪七 :赶她不走,有什么办法!难道要我带着老婆闯荡江湖吗?   欧阳峰:嘻,谁说不行啊,事在人为。   欧阳峰:我曾经象你一样,一心打天下,以为能抛下自己的女人,谁知道等我回家才发觉,她做了我嫂子了。   欧阳峰:你天天来找我也没用,没钱,我也帮不了你,你回去想想别的办法吧。   孝女 :我求求你啦。   欧阳峰:你求我是没用,我只不过是一个中间人,要求的人是你自己。   欧阳峰(独白):每个人都会为一些东西而坚持,其他人看会觉得是浪费时间。但是她却觉得很重要。   十五,有雨。土黄用时,曲星,宜沐浴,忌远行,冲龙煞北。   欧阳峰(独白):如果我是那群太尉府的刀客,我一定死不瞑目,原来这么多条命加起来,只不过值一个鸡蛋。   欧阳峰:为了一个鸡蛋而失去了一只手指,值得吗?   洪七 :不值得!但是我觉得痛快,这才是我自己。本来我应该没事,但是我的刀没以前快。我以前快是因为我直接,认为对就去做,从来不会想什么代价。我以为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变,直到那个女孩来求我,我才发觉我完全变了,我竟然没有答应她,因为我知道你一定不会答应。那天,我很失望,我觉得我已经和你混在一起,变成一个人,没有了自己。我不想跟你一样,因为我知道欧阳峰绝对不会为一个鸡蛋去冒险,这是我和你的分别。   孝女 :你能不能救救洪七?   欧阳峰:听说他病得很厉害。   孝女 :能不能请个大夫给他看看?   欧阳峰:请大夫要钱的。可惜我家没有鸡蛋,如果有我可以给你几只,你知道你最擅长用鸡蛋请人做事的。   欧阳峰:我是不会救他的,因为他不听我的话。他弄成这样子,全因为你,不如你去救他。我知道你不到山穷水尽是不会来求我的,我在这儿等着你来求我。你曾经说过,你不肯为别人牺牲自己,我看你这次会不会说得出做得到。   洪七 :你在想什么呢?   孝女 :没什么。   洪七 :不要为我做任何事。如果这次我真的死了,我也会死得很开心。我帮你是为了那鸡蛋,鸡蛋我已经吃了,你没欠我的。记住,别做傻事。   欧阳峰(独白):后来,我再也没有再见过那个女人。   洪七 :以后我再也不能用刀了。   欧阳峰:不一定要用刀,赤手空拳也能杀人。你不过是少了根手指,这也没什么,好歹还有份差事。怎么,想回家乡?要是为了这个就想回家乡,为什么当初你又你要出来。   洪七 :这个沙漠的后面是什么地方?   欧阳峰:是另外一个沙漠。   每个人都会经历这个阶段,看见一座山,就想知道山后面是什么。我很想告诉他,可能翻过去山后面,你会发觉没有什么特别,回头看会觉得这边更好。但是他不会相信,以他的性格,自己不试试是不会甘心。   欧阳峰:你打算上哪儿?   洪七 :去一个我没去过的地方,希望闯出个名堂。如果你以后在江湖上听说一个九指的英雄,那一定是我。   欧阳峰:她呢?   洪七 :带她一起去吧。像你说的,事在人为,谁说过不准带老婆闯荡江湖,对不对!   欧阳峰(独白):我终于明白那个女人为什么喜欢洪七,可能是因为他够简单。看着他们走的时候,我的心在妒忌,我曾经也有过这样的机会,不知为什么却放弃了。   欧阳峰(独白):他走那天,风是向南面吹的,他故意逆风而行。我记得那一天是十五,黄历上写着:失星当值,大利北方。   (三年后,洪七加入丐帮,终成丐帮帮主,号称北丐,晚年与欧阳峰决斗于大雪山,结果相拥而亡。)   欧阳峰(独白):洪七走了之后,天一直在下雨。每次下雨,我就会想起一个人,她曾经很喜欢我。不知道是巧合还是其他原因,每次我要离开她远行的时候,天都会下雨,她说是因为她不高兴。后来她嫁给了我哥哥,她结婚那天,我离开了白驼山。   大嫂 :就算明天再问我,答案还是一样,我不跟......   欧阳峰:有句话,过了今天晚上我再也不会说。你跟不跟我走!   大嫂 :你也不会好过。不跟!你记住,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嫂子,以后可以拉我手的人只有一个,就是你哥哥,其他的人没有资格!   立春   欧阳峰:为什么老看着我的汗巾?   桃花 :这条汗巾是我丈夫的,为什么在你这里。他是不是已经死了?   欧阳峰(独白):也许因为太久没看过桃花,第二年的春天,我去了那个人的家乡,我觉得很奇怪,那里根本没有桃花。   桃花 :这东西现在对我来说已经没用了。   欧阳峰(独白):我在离开的时候才知道,这地方本来就没有桃花,桃花只不过是一个女人的名字。   欧阳峰(独白):听到那个女人的哭声,我突然间明白为什么黄药师每年都来探望我一次。   大嫂 :你觉得他奇不奇怪,也不理人,老是一声不吭的,分明心里想要,嘴巴却不肯讲出来,一定要你送到面前才肯要。最初想不管他,渐渐地也就不想迁就他了。   黄药师(独白):虽然我很喜欢她,但是我不想让她知道,因为我明白得不到的东西永远是最好的。每次她凝望着那小孩子,我知道她心里其实在想另一个人。我很妒忌欧阳峰,我很想知道被人喜欢的感觉是怎样的,结果我伤害了很多人。   黄药师:我一直以为你们会在一起,为什么你不嫁给他?   大嫂 :他从没说过他喜欢我。   黄药师:有些话不一定要说出来。   大嫂 :我只希望他说一句话,他都不肯说,他太自信了,以为我一定会嫁给他,谁知道我嫁给了他哥哥。在我们结婚那天,他要我跟他走,我没答应。为什么要到失去的时候才去争取?既然是这样,我不会让他得到。   黄药师(独白):如果感情是可以分胜负的话,我不知道她是不是赢了,但我很清楚,从一开始我就输了。   黄药师(独白):我是因为这个女人才喜欢桃花。每年桃花开的时候我都能看见她,我去探望欧阳峰,因为她想知道欧阳峰的消息,有了欧阳峰,我每年都可以找借口去看她一次。   大嫂 :你知不知道现在对我来说什么最重要?   黄药师:要是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你的儿子。   大嫂 :我以前也这么想,但是看着他一天天长大,我知道他早晚会离开我。其实我觉得什么都无所谓啦。以前我认为那句话很重要,因为我觉得有些话说出来就是一生一世,现在想一想,说不说也没有什么分别,因为有些事会变的。我一直以为是我自己是赢的,直到有一天看着镜子,才知道自己输了,在我最美好的时候,我最喜欢的人都不在我身边。如果能重新开始那该多好啊!   大嫂 :其实你跟他这么好,为什么不告诉他我在这里呢?   黄药师:我答应过你,所以我一直没有说。   大嫂 :你太老实了。   黄药师(独白):没多久,她就病死了。临死之前,她把一坛酒交给我,要我带给那个人,她希望欧阳峰可以忘记她。   黄药师(独白):有人说一个人有烦恼是因为记性太好。那年开始,我忘记了很多事情,唯一有印象的,就是我喜欢桃花。   (六年后,黄药师隐居东海桃花岛,自称桃花岛主,号东邪)   欧阳峰(独白):立春之后,很快就到了惊蛰,每年这个时候会有位朋友来看我,但是他今年没有来,没多久,我收到一封白驼山来的信,我大嫂在两年前的秋天,因为一场大病去世了.我知道黄药师不会再来,可是我还继续等,我在门外坐了两天两夜,看着天空在不断的变化,我才发现,虽然我到这里很久,却从来没有看清楚这片沙漠,以前看见山,就想知道山的后面是甚么,我现在已经不想知道了,我是孤星入命的人,从小父母早死,只好跟着哥哥相依为命,从小我就懂得保护自己,我知道要想不被人拒绝,最好的方法是先拒绝别人,因为这个原因,我再也没有回去,其实那边也不错,可惜已经不能回头,我的命书里说过,夫妻宫太阳化忌,婚姻有实无名,想不到是真的。   欧阳峰(独白):那天晚上我忽然之间很想喝酒,结果我喝了那半坛"醉生梦死",好像平常一样,我继续做我的生意。   欧阳峰(自言自语):“老兄看来你已经四十出头了,这四十几年来,总有些事你不愿再提,或有些人你不愿再见到,因为有些人对不起你,你就想杀了他们,但是你不敢。其实杀一个人是很容易的,一点也不麻烦。我有个朋友,他武功非常好,最近生活上有点困难,如果你能给他一点钱的话,他一定能帮你杀了他,考虑一下。不过要快,如果不是的话......”   

© 本文版权归作者  谭柳的戏游记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当这样的痛苦,是看不见摸不着的精神疾病,就更让人惊惧,对其表现出的嫌恶程度,也就更肆无忌惮。影片的开头,曾志伟饰演的父亲大海去精神病院接「病愈出院」的躁郁症儿子阿东(余文乐饰演)出院,而早前,妻子在被儿子照料的过程中突发意外身亡。虽医生称此事与儿子病症无关,但父亲的担忧写在脸上。他挤出笑容,故作轻松地与没什么表情、说话气若游丝的儿子打招呼,眼神里却全是防备。

父子许久没见,在那之前,父亲和在美国的小儿子都不知所踪,而本来前途一片光明、拥有稳定女友的长子阿东辞掉工作,独自陪伴病重且情绪不稳定的母亲(金燕玲饰演)。母亲用咒骂发泄怨恨,阿东在拼命隐忍和爆发中挣扎,终于把自己逼成了躁郁病人。于是他入院、治疗、出院、被父亲接回到逼仄杂乱的板间房,试图以一个「正常人」的姿态,再次获得这个社会的接纳。

图片 1

病态的人:「那个人样子好怪……他好像一条狗哎。」

如果你将自己代入阿东的视角,会发现他所处的这个世界,如同电影英文片名一样,是一个「mad world」:

好友的婚礼上,所有人都在高谈阔论嬉笑怒骂,没人在意主角在说什么,阿东忍无可忍下的「仗义执言」,似乎更令好友尴尬;用人单位听到「躁郁症」后避之不及的状态,并不因他的坦诚和专业能力而改变;笑嘻嘻总是拜托自己和父亲的邻居,在他发病后,第一个落井下石;而狭小逼仄的空间,父亲枕头下发现的自卫用具,前女友宽容背后的强烈恨意,甚至令他找不到一个抒发情绪的角落……于是他冲去超市,大口大口吃着可以「改善情绪」的黑巧克力,换来的却是路人的指指点点……

于是他强拉起来的,脑袋里的那根弦,再次「啪」一声断掉,让他从兴奋且动力十足的「躁」期,滑去犹如万丈深渊般的「郁」期。

有关阿东的片段中,我印象最深的,是茫然的他突然疾走乃至大步奔跑在深夜的街道,电影画面平行向后移动的样子。阿东像一个被抽离掉的人,在对他而言意义不明的世界里移动,空洞不知所踪。他看人的眼神,总夹杂悲伤与怀疑,令人不由担心,他下一秒会否作出什么极端行为?而比起那些选择主动去拒绝和伤害,没心没肺的看客,他的隐忍和善良,却又显得格外可贵。

好在总有温情场景弥补:下一秒,他和父亲说起年幼时去城门水塘的约定,二人无伤大雅地争执了几句,暂时和解,相互依靠着,走回他们的家。

本文由www.22933.com发布于www.22933.com,转载请注明出处:他的砒霜,疯狂世界的疯狂生存之道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