款款的话语,若即若离www.22933.com

    每个人都有过“整人”和“被整”的经历,但不看《整蛊专家》,你绝不会知道“整蛊”到底能有多么“无下限”。

若即若离——由文本跨度看《边城》
                                              文/1度

       以前我总是沉醉在英语或者法语娓娓道来的语音中,念念有词,似乎一切故事、一切真相、一切情感都在这喃喃的诉说中。不曾找到汉语的魅力在哪里。一切的中国电影:台语、粤语,都不够反映中华文化的魅力。总觉得台语款款但显矫情,粤语急速透着俗气急躁,普通话生硬没有味道。
    看边城,我触到了汉语的美:缓缓的、清楚的、简洁的,带着抒情的气息,仁义的性情在里面。
    高中学课文,未能明白爷爷的犹豫。看了电影,明白了爷爷的犹豫,二佬出走的原因。
    爷爷犹豫:自己不久将离开人世,要将翠翠托付给一个稳妥的人。中寨人王团总家用碾坊做嫁妆诱惑二佬。这让爷爷对二佬的稳妥性动摇。他中意“有出息,人又好”的大佬。
    可翠翠喜欢二佬。
    12岁时,在河边等爷爷回家。遇到船总顺顺家的傩送二佬捉鸭子,请她回家去等爷爷。她眼见吊楼里黄色灯光投射在窗纸上咿呀做唱的身影,以为那是个污秽之地,骂二佬“你这个砍头鬼”。后来二佬又请人来送翠翠回去,她才知道误会了他的好心。从此心里记下了“这个人很好”。
    13岁,端午节,专门去城里看赛龙船。结果没看到二佬。下大雨,碰巧到顺顺家躲雨,得知二佬被爹爹派去办货了;那天也和大佬碰了面,大佬中意于她。
    14岁,又是端午节,她亲自渡了中寨人王总长的夫人和女儿过了河。爷爷进城办货,回来路遇人,请人喝酒,顺顺假意将酒壶夺去,以免爷爷的酒被路人喝光了。之后又派二佬给爷爷送来。翠翠不听爷爷叫她回家做饭的吩咐,执拗地自己渡二佬过河。二佬邀请翠翠去他家吊脚楼上看赛龙船。
        “爷爷不去。他说没人守船。”
        “那你呢?”
        “我也不去。”
        “你也守船?”二佬被拒绝,脸上已有尴尬。
        “我陪我爷爷。”
        沉默了一会儿。
        “我叫个人来替你们。我回去就请个人来替你们。你们快点儿吃饭。今天人可多了,可热闹了。”
    看赛龙船是开心的,翠翠很投入,王总长的夫人说她的身子都快栽下去了。有钱人逼人的居高临下的怜悯,让翠翠下楼去找狗。却听见妇人们在说二佬要去楼上拜见岳母。虽然她也听见了人们说二佬喜欢一个摆渡的。但她总还是生了二佬的气,所以要回家去了。在楼梯上遇见二佬,“翠翠,你怎么就走啊?”也不回答他。“爷爷来了吗?”还是沉默。
    这时的爷爷,正在新碾坊里,和熟人在一起。熟人跟爷爷说了大佬的提婚。爷爷说要翠翠自己做主。
    请媒人提亲,这是走軍路,得翠翠爹爹说了算;到对面山上唱三年零六个月的歌,这是走马路,跟翠翠套交情,得翠翠自己说了算。
    之后就是两兄弟河边聊天,二佬向大佬吐露心思:我不要碾坊,想要那只渡船。
    两兄弟约好十四和十五两天去对面山上唱歌。头天晚上,是二佬唱的歌。许是大佬听了二佬的歌声,自惭形秽,索性第二天晚上的歌也不唱了,白天就押船走了。
    翠翠太含蓄,太内敛。喜欢一个人,也没有明确的表示。
    爷爷说让翠翠拿主意,可是爷爷知道翠翠喜欢二佬,心里还是希望翠翠能和大佬在一起。所以他误以为唱山歌的是大佬。他心里有犹豫,所以总给不出顺顺家明确的答复。也不告诉翠翠自己心里的犹豫和外面的风雨。
    当然电影相对原著有改变:原著里,二佬出走,纯因对哥哥的死的内疚。他什么时候回来,得看他什么时候想通。这样归来显得遥遥无期。电影里,二佬出走,是多种因素促成的:二佬因为记着哥哥的死,且因得不到翠翠的理会,又被逼着接受那座碾坊,他的心还在渡船上,因此赌气走了。归来的希望指数大大提升。在很大程度上满足了观众的愿望。
    “要问我呢?我想,侬渡船也很好。就是渡船上那个老的,为人弯弯曲曲的,不痛快。”
    “爸爸,你以为,这是为你,家里多座碾坊,多个人,你可以快乐,你就答应吧。要是为我,我要好好想一想。过些日子再说吧。我还不知道,我应当得座碾坊,还是得只渡船。也许,我命里,只许我撑渡船。”“爸爸,再说吧。我想接货船,下郴州,出洞庭。也该出去闯一闯了。”
        
    当然我也知道,这是纯情的故事。而且在这故事里,你会发现,世俗的无处不在,任何地方,任何时间,都是存在的。总会有那只破落的渡船和那座崭新的碾坊让你选择。若是二佬选择了碾坊,或是翠翠答应了大佬,那么美好的爱情就会和误解一样被时间吞没。
    但我仍相信,这美好的感情是存在的。你可以说,这是小说,是虚构的;这是电影,是人造的。并不存在于现实之中。但是,现实,也是由人构建的。这美好的感情,起码存在人的心中,它由人的心中生发出来,随信念坚持,信念愈持久,它存在的可能性就越大。美好的现实,是由美好的信念生发出来的。

    俗称“烂片之王”的导演王晶,高产之下也不乏口碑较好的经典电影,比如《整蛊专家》。有人说这部影片充斥着“恶趣味”,但也有人把这看作是“轻幽默”。不过到底是“恶趣味”还是“轻幽默”,则取决于你到底是重口味还是小清新了。

    将著名文学作品拍成电影,早已经不言而喻的成为影视界的一支重要血脉,放之四海皆已屡见不鲜。如何将家喻户晓的文字转换成影象、将蕴涵于平面文字背后的沉重抽象意义变更为直观视觉冲击,却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一则是将文字作为蓝本而改编、一则是完全忠于小说原著。在这里,较为典型的有1988年美国著名导演菲利浦•考夫曼根据捷克著名小说家米兰•昆德拉代表作《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后改译为《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而改编的电影《布拉格之恋》以及1993年美国有着“电影社会学家”之美称的导演马丁•斯科西斯根据艾迪丝华顿1921年获得“普立兹文学奖”的同名小说而拍摄的电影《纯真年代》。在此,无论是考夫曼对《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所蕴涵的哲学意义的摈弃还是斯科西斯对《纯真年代》原著的完全忠诚都取得了莫大的成功,轰动一时,被引为经典。然而,在中国却罕见此种典型,虽然被搬上银幕的文学作品层出不穷,却总是如昙花般骤然一现,在我们眼前匆匆而过却并未留下昙花之美。
www.22933.com,    改编电影,作为经典名著的另一种存在形式,应该表现的虽然不必全部标新立异,开辟原著之外的另一种美,但至少也得是对原著的一种加固和升华,如此才不会破坏到名著的传世之美。然而,在导演凌子风处理之下的《边城》却是使人看得兴味索然,完全破坏了沈从文先生的语言之美,却硬生生地将故事套入一个狭隘的框架之中,带给观众的仅仅只是一出“乡野粗俗爱情闹剧”。当然,这部拍摄于1984年的电影肯定要结合当初的时局来考虑,由此很容易牵涉到政治敏感话题,偏离影评主题,因此,不再赘述。然而,该片导演凌子风次年凭这部作品拿下“第5届中国电影金鸡奖”的“最佳导演”奖,使人想起难免不心生悲哀之感——同时期的欧洲“电影新浪潮”优秀作品比比皆是,而中国的“最佳”却仅仅如此。这貌似在提醒着我们应该奋发而起吧?!

    周星驰饰演的车文晶是一个拿人钱财替人整人的整蛊专家,六亲不认,擅用“反间计”,整人于无形之中,不过最后被车文杰和车亲仁一家打动,弃恶从善,整垮金默基,帮助阿杰追回心上人。车文晶这个角色似乎有几分“杨过”的味道,玩世不恭,诡计多端,但骨子里却是善良的。而憨厚老实的车文杰便如郭靖,心思简单。车文晶曾说“越早防范越易掉陷阱”,无奈车文杰总是对人不设防,使得车文晶迟迟不能得逞。

    沈从文先生的中篇小说《边城》,在淡雅中,带着一丝伤感;更深的是,对生命无常无奈的叹息。可是,这些微妙的情愫在凌子风的电影之中根本无法找到,虽然说沈先生的语言之美有“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之妙,很难用画面或语言来诠释,但对故事却又生搬硬套就难免使人腹诽——故事原有的风格已然被打破,电影只是借用了一副框架,沈先生典型的对故事环境、风土人情的趣味描写,堪称“预描写”的典范,甚至有人说:“使用文字对环境的渲染以造成其回味无穷欲说还休效果的,仅有沈从文与其弟子汪曾琪能出神入化的使用。”然而,电影竟将这些预描写穿插到了剧情之中,且不说旁白的无聊与无趣,单是对这些预描写的胡乱编排就很有“画虎不成反类犬”的意味。比如:小说里对妓女与水手交情的描写,到了电影里就出人意料的直接表现为水手与妓女的呼应,另外,赛龙舟、傩送二老捕鸭等一系列在小说里有所背景交代的东西到了电影里却是横七竖八的突兀展现了,看过小说的人知道这些都是沈先生的玄妙安排,如若没有读过小说,观看这部电影时该如何解读这些莫名其妙的东西呢?依靠经典名著在民间的亲和力而拍摄的电影如果只是一心还原故事的声画,断然是失败的。在看过的某本忘记了名字的书中,曾有幸见到过沈从文先生对电影剧本所做出的评析及修改意见,其中就有提到对场景的诸多修改意见,但电影最后并未按照沈先生修改过的电影文学剧本拍摄,采用的是其他的台本,由此可见,故事与环境的脱节纯属不可原谅之过失!

本文由www.22933.com发布于www.22933.com,转载请注明出处:款款的话语,若即若离www.22933.com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