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是票房咯,奔向深处的原风景

新海诚很擅长画“城市景观”的空镜。从《秒速五厘米》到《你的名字》,地铁站拥挤的人群,交错行驶的电车,黄昏时分空荡荡的街角,便利店里购买香烟的白领,这些看似于发展主线剧情毫无意义的空镜,一直是新海诚动画的标签。

(以日本文化分析为主,尽量做到不剧透;附带新海诚动画的发展过程) 文:风满蜃气楼 时隔三年,新海诚导演携新作《你的名字。》与广大观众见面。本片在日本上映前两天内便创下59万人观看的记录,上映十天内,票房总计突破38亿日元,观看人数超过290万,日推和雅虎等社交网站上对该作也是一片赞誉。 一、新海诚与他的动画之路 熟悉新海诚的观众或许都知道,新海诚并非美术专业出身。大学以前的他一直生活在长野县一个叫小海町的地方,进入大学后开始尝试儿童绘本创作,毕业后就职于一家游戏公司。最初他并没有成为动画导演的打算,只是想运用所学技术做出一部完整的、属于自己的作品。他一面工作一面创作,耗时两个月完成了一部五分钟左右的动画——1999年的《她和她的猫》。这部作品对新海诚而言意义非凡,是他踏上动画制作的起点。 2002年上映的《星之声》则是新海诚的正式出道作。在前作基础上,他将黑白画面改为彩色,视角从动物变成人,主人公成了俩,此外也添加了故事性,拉长了时长。得益于网络的普及与传播效果,本作为新海诚取得了不错的上座率与口碑,此后他离开游戏公司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 2004年的《云之彼端,约定的地方》是新海诚第一次挑战长篇动画的成果,延续了前作的世界系物语(注:世界系物语,指2000年代初兴盛于日本ACG及轻小说等亚文化界中的一种故事类型。内容围绕主人公“我”和女主角展开,并与拯救世界等庞大概念相交织。)主题,外界对其褒贬不一。 2007年上映的《秒速五厘米》是新海诚至今为止最受欢迎的作品,将日本社会这个大环境下的日常生活细节和细腻情感进行了放大,主题和风格没有太大改变。作品虽获得成功,但考虑到海外观众的理解程度,新海诚决定改变叙述方式,做一部无关文化背景、适合所有人观看的电影。 这就是2011年上映的《追逐繁星的孩子》。本片与前作设定略有不同,加入了对生死的讨论,意在强调逝者对生者的意义。在制作上体现了东映动画、《世界名作剧场》(日本动画公司系列作品,内容多取材于世界各地的儿童文学)、吉卜力一脉的影响。这部作品展现了一个不同以往的新海诚,趋近东映一脉,模糊了他自己的风格。 到了2013年的《言叶之庭》,前作中萦绕不去的“世界系”概念几乎消失,故事不再只有虚无的宇宙世界观,而是在空间上回归社会(学校),在文化上走向传统(古典文学)。女主人公终于敞开真心的告白可以看做新海诚脱离世界系概念、脱离“错失”、“无法传递”等主题的一次尝试,但叙事上的缺陷仍然没能得到改善。 二、《你的名字。》——焕然一新的视听体验 在此之前,新海诚的作品始终萦绕着一种没有来由的、唯美而哀伤的丧失感,故事零碎、结构松散等弱点也一直存在。而2016年上映的《你的名字。》无论在节奏控制还是情节推进上都可圈可点。 从内容上看,本片一扫前作中的忧伤与阴霾,走上了轻松愉快、活泼有趣的大众路线,令人捧腹的同时又有感动,男女主人公不再埋头于自我世界,而是像普通人一样周旋于家人、朋友与社会的关系网中,男女主角之间曾经无法传达的思念也终于有了明确的落脚点。彗星灾难的设定则反映着经历311大地震后的生死无常观,此外,影片添加了不少日本传统文化元素,不仅延续了《言叶之庭》中对日语语言文字本身的溯源(爱与孤悲),更在此之上有所发展;这种对传统的回归使作品有了真正的底蕴和原色。 从制作上看,本片的成功除了新海诚对叙事手法的驾驭日臻成熟,也要归功于此次制作团队的强大(吉卜力出身的安藤雅司担任作画监督、田中将贺担任人物设定等)和制作设备的更新(购入Story Board Pro软件)。在选择配音人员的时候除了角色匹配度,也考虑到了话题性、观众接受度等,确定插入歌曲时选择了在年轻世代中颇受欢迎的RADWIMPS。 各方面的优化带来了全新的视听体验,标志着新海诚在动画创作上的新突破。他的作品不再只是靠优美的风景画面获得好评,而是通过流利的节奏、丰满的人物与故事、以及对传统文化的回归打动人心。 三、从「むすび」(musubi)说起 故事分两条支线并行,地点分别在高二女生宫水三叶生活的小镇「糸守町」和高二男生立花瀧生活的大都市东京,传统与现代的对立很容易便能读取。设定虽有男女双主角,剧情走向上却更依托于女主角三叶一方。 宫水三叶是飛騨市糸守町宫水神社神主宫水一叶的长外孙女。宫水家作为神社守护者,神主之位代代世袭。三叶的母亲二叶在世时,父亲以「婿入り」的方式(即入赘)进入宫水家,母亲去世后,深爱她的父亲难以接受现实,他拒绝继承神社,被外祖母赶出家门。父亲后来成了糸守町的町长,不再理会神社事务。三叶和四叶在外祖母的抚养下慢慢长大,作为神社的巫女主持当地祭祀活动。故事的核心概念便要从「糸守町」的名字说起。 「糸守町」是新海诚的创作,在现实中并不存在,而飛騨市确有其地,位于飛騨山脉西侧,在岐阜县管辖范围之内。飛騨自古以来林业发达,孕育了大批木工匠人,明治时期在殖产兴业的国策趋势下,该地作为缫丝业的主要劳动输出地,向诹访湖一带输送了大批妇女。而位于长野县内的诹访湖,据日本网友考证,便是电影中「糸守湖」的原型。长野县是新海诚的家乡,将诹访湖和编织工艺的元素纳入故事中,想必也是一种怀乡情感的体现。 宫水三叶的外祖母带着灵魂调换后的三叶和四叶到神体供奉神灵的途中问她俩是否知道「むすび」,说土地氏神的名字也读作むすび。老人说,这个古老的名称同时象征着几种深刻意义: 「将线绕在一起是一种むすび,把人和人联系在一起也是一种むすび,时间流逝是一种むすび,这些都可以用同一个词语来表达。它和神灵的名字相同,因此也拥有着神灵的力量。我们代代相传的编绳工艺「組み紐」也是一种带有神力的技艺,它反映着时间流逝的状态。」 「聚拢成形,扭转缠绕,时而回转,彼此中断,接着又相连。这是编绳,也是时间的象征,这就是むすび。」 「水也好,大米也好,酒也好,只要进入了人体内,就是一种むすび。进入体内的东西会转化为能量和灵魂相连接。」 此处的「むすび」也写作「結び」,源于日本神道中的一种观念。天地万物的生成、发展、完成都是在这种力量的作用下得以进行,老人口中的むすび即是一种“连结”,连结人与万物、人与时间空间。既然むすび如此关键,那么作为むすび的载体,「糸」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糸」即线,在影片中最直接的表现便是三叶用来绑头发的红线。红线松开,长发变短,时间倒流,或前进至未来;线的形状改变,化作一声遥远的呼唤缠绕手腕,是寻找,也是期盼。我猜想「糸守町」中「糸守」的意义大概可做此解:守护彼此之间相连的红线,守护时间与空间,同时也是守护这座小镇,守护那些在过去罹难的人。 在进入神界时,老人所说的「隠り世」便是日本人观念中的「あの世」,又称「常世」,是黄泉之国,死者之国,与「现世」相对应。日本人认为人死后或早或晚都会化作神灵,因而隐世也可以看作是神的国度。片中凹状山谷里围绕神体(古树)的环状水带可以视为境界线,要到达它需要穿山越岭,心怀诚敬。境界线的存在是为了隔开人界与神界,如果说宫崎骏在《千与千寻》中设置的长隧道让人在毫无察觉间进入异世,本片中靠近神体的环状水带则可以看作一条巨大的「注連縄」(神道中用于隔离圣俗两界、祛凶避厄的绳状物),示明他界的存在,以隔离的方式彰显其神圣不可侵。 普通人进入神域是被禁止的,老人说,一旦进入神的领域,要回到现世就必须用最珍贵的东西交换,而这个东西也成了后来两人改变命运轨迹的关键道具之一。 新海诚曾在官网中表示,创作这部作品的灵感之一是小野小町的和歌:「思ひつつ寝ればや人の見えつらむ 夢と知りせばさめざらましを」。 大意是说,怀着对你的思念入眠就一定会在梦里见到你吧,可如果知道那是梦,我情愿一梦不醒。本片中的男女主人公便是在梦一般的情境中互换了身份,代替对方度过一天又一天的人生。 四、日本文化中的原风景 “原风景”的概念兴盛于1970年代的日本,以奥野健男的著作《文学中的原风景》为起始,从文学扩大到人类学、心理学、地理学、环境教育、建筑造景等多个领域。个人意义上的原风景多形成于故乡与童年的原体验,广义上的原风景则涉及历史性、民族性、文化性等方面。《你的名字》中展现的神灵信仰、诹访湖的风景与宫水神社中延续的古老习俗、编织工艺等意象便可看作对日本文化原风景的一种体现,它唤起人的乡愁,给人以无限怀旧之感。 原风景在当代具有不可忽视的意义,它承载着我们对自身根源的探寻,对文化深处的凝望。在这个意义上,本片也可谓是新海诚回归传统文化的一次成功尝试。它巧妙地将传统与现代、过去与现在、梦境与现实、人类居住的现世与灵魂栖息的隐世通通编织在一起,如同编绳工艺般时而交叉扭转、时而中断、回到原点。男女主角的命运在彗星撞地球的那一夜被改变,二人的初次相认也只能是在境界线消失、人与非人之物共现于天地之间的逢魔时分(たそかれ、かたわれ)。 五、结语 与宫崎骏、细田守、庵野秀明等观众熟知的导演不同,新海诚的创作根基建立于游戏制作,他在早期曾为18禁游戏制作OP动画,也为各种美少女游戏周边制作封面。此外,《云之彼端,约定的场所》以前,他的作品也始终是一人负责整个制作过程。从1999年的第一部短片到2016年大受好评的《你的名字。》,新海诚始终没有停止探索与创新,其作品的变化也反映着这种努力。 新海诚曾说,希望动画对观众而言是像创可贴一般的存在;受伤时可以用它加速伤口愈合,复原后便撕下它、无需留恋。 最后,附上新海诚导演在电影宣传小册子上写的一段话:“这是一部献给所有正值青春期的年轻人和内心仍旧怀抱青春期残片的大人们的电影。我赌上了自己的全部来完成它的制作,希望大家能乐在其中。”

麻烦认为此片无敌、极端一些的fans点右上角的×,反正看了也只会喷,何必找不痛快?
百分制的话,个人认为君名打73分
———————————————————————————————————————————
動員1位『君の名は。』は土日の動員68万8000人、興収9億3000万円 三天累计12.8亿日元
君の名は。、中国公開2日で動員600万人・興行収入2億元(約30億円)突破へ
《你的名字》在中国内地上映2天动员600万人 票房收入将突破2亿元(约30亿日元)
。。。。。。。。。。。。。
2016年8月26~2016年12月30~至今,全世界都是《你的名字》的刷屏,动员多少多少万人,上映12天票房超44亿,压过痞子的哥斯拉,全球票房赶超宫崎骏诸片,反正就是铺天盖地地吹,就差再多吹一句吊打皮克斯和宫崎骏了
宣传营销炒作,媒体 粉丝跟风吹捧,在中国搞了个红地毯,拉了一些明星来造势,大火特火啊

这不禁让我们发问:这些对城市生活细节专注得近乎偏执的空镜,究竟有什么意义?对于新海诚来说,东京的每处角落都仿佛充满不具名的魅力,值得他以痴迷的笔触一一还原。那么,在新海诚的动画世界中,东京的魅力究竟是什么呢?

图片 1

图片 2

《你的名字》的结尾,遗忘了一切的三叶与泷在东京的大街小巷一次又一次的擦身而过。他们的心中充满震动,虽然仍然只是叫不出彼此名字的“陌生人”,却对彼此感到莫名的亲近。其实这样城市空间中的“擦身而过”,在《秒速五厘米》中就已经上演了无数次。很明显,这是新海诚一直以来的执念。这样浪漫又忧愁的“擦身而过”,正是都市生活的特有现象:因为只有在人口密集的大都市中,人与人之间才会不断在同一个空间中共处,却仍然无限疏离。

参考资料: むすひ 飛騨 []世界系 新海誠「君の名は」角川つばさ文庫 2016.8 全ての人たちに楽しんでもらいたい、そう思ったからこそ生まれた『君の名は。』――新海誠 監督にインタビュー あにこれβ新海誠インタビュー特設ページ 『君の名は。』新海誠インタビュー後編 震災以降の物語/『シン・ゴジラ』との共時性?kai-you.net/article/32911 开创了一个属于新海诚的新时代,日本影评家点评新海诚《你的名字。》 注:「原风景」相关内容为笔者硕士论文先行研究的提炼 ——————————————————— 欢迎关注公众号:東瀛文藝通信(dywytx) 前沿的日本文艺资讯,深度的日本文化解读。 观察・阅读・领略东瀛文艺万象,从这里开始。

(2016年9月23日 居然看到破百亿的消息)
(2016年12月3日 日票房已经破了190亿)
在2016年9月23的豆瓣评分居然都有9.2,我想说诚粉能不能少吹点?跟风吹捧,跟风炒,刷的贴吧、朋友圈和微博都烂了

也就是说,在现代都市产生之前,这世上的陌生人本可以永远陌生,毫无交集。然而现代都市生活使“陌生人”这个概念变得十分怪异:陌生却总有交集,有交集却仍然陌生。

图片 3

名字这片是新首个面向大众的作品,由神木隆之介、上白石萌音担任主要配音演员,人设是由参与过《我们仍未知道那天所看见的花的名字。》的田中将贺担当,作画导演由曾创作过《千与千寻》、《幽灵公主》的安藤雅司执笔。——其实就是东宝爸下血本了
剧情:男主泷和女主三叶互换身体,相互体验生活,泷后发现三叶其实三年前就死于慧星碎片炸小镇,结局泷三叶救了小镇众人,彗星落地并未炸死镇民,泷三叶于五年后相见。。
画面,音乐都还可以(其实41分8秒之时泷不喜欢奥寺的转折感觉还略突然,毕竟之前暗恋这么久),但是也只是属于“还可以”的范畴,并不算什么神作
就来说说缺点
缺点1:科幻作家山本弘(代表作「神不会沉默」「爱的故事」「MM9」等)在观看「你的名字。」后,怒发几条推特引起了11区网友们的注意。
他表示「电影很好看,虽然很好看,虽然确实很好看,但是有一点不得不说出来。迪亚马特彗星的轨道根本不对!错到姥姥家去了!那个彗星在故事中是个重要因素,却没有针对它作基础的考证。让天文迷太失望了。搜索「彗星 轨道 你的名字。」,发现除我之外也有好几个人注意到这点。肯定会注意到啊,这么大的失误。」
虽然也明白不能和影视作品较真,但山本认为正确画出彗星轨道并不与故事冲突,也并不是件难事。这明显不是导演特意的设定,而是单纯知识不足。
对于山本来说,这个失误使这部精彩作品「缺少了画龙点睛的一笔」。

新海诚对“陌生人在城市空间中不断短暂邂逅”的深切迷恋并不孤独。从波德莱尔的《给一位交臂而过的妇女》,到戴望舒的《雨巷》,施蛰存的《梅雨之夕》,张爱玲的《封锁》,甚至再到王家卫《重庆森林》那个经典的开场白:“我们最接近的时候,我跟她的距离只有0.01公分”,讲的都是在现代都市生活中,萍水相逢的“陌生人”之间微妙又难以言说的纽带。

© 本文版权归作者  风满蜃气楼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如果有诚粪来洗地说不应该在动画追求真实感,喜羊羊怎么样龙珠怎么样,我表示喜羊羊这种片子的世界设定跟现实贴近么?君名除了时间跳跃这一点,其他哪里不按现实设定来?

这种都市陌生人之间的纽带是既悲哀又充满希望的。通常我们只能看到它的悲哀之处,因为拥挤的都市中,两个陌生人的身体无论怎样在空间上无限的接近,也不能直接转化为精神上的亲近。有时候,甚至会反而更加对照出都市人精神上的冷漠,隔膜和孤立。

图片 4

《你的名字》中,三叶和泷第一次面对面的相见,就是在东京拥挤的地铁上。因为时间的错位,三叶对于泷来说只不过是每天都会撞见的无数陌生人中的一员。此时陌生的三叶告诉了泷她的名字,但泷很轻易地便遗忘了这个萍水相逢的陌生人。

新海诚拍片早就在动画里追求真实感了。该电影诸多场景在日本是有原物实地作为作画参考,自己看看君名取景地——东京信浓町站前天桥、须贺神社、泷打工的意大利餐厅LA BOHEME、代代木站高架桥、飞弹市(系守的实地原型)、飞弹古川站、飞弹山王宫日枝神社、诹访湖。。。。哪个不是按实地参考作画?

某种意义上,电影设定中,三叶和泷对彼此名字的健忘症,也似乎是在模拟城市生活中,擦肩而过的陌生人对彼此不断的遗忘。三叶和泷“在无数次交集之后,仍然无法记住对方名字”的无力,仿佛正象征地映照了现代人在城市空间中“无数次身体的靠近,却仍然很难在精神上真正亲近”的无力。换句话说,在现代都市生活中,孤独仿佛一种诅咒。在《你的名字》里,正是这种孤独的“诅咒”使三叶和泷用尽了全力也无法记住对方的名字。

图片 5

然而《你的名字》想要表达的显然不止于这样悲观的论调。通过这部电影,新海诚终于开始珍惜着一种理想化的希望。不同于《秒速五厘米》中,曾在年少相知的男女主人公在城市街头擦身而过后永远“错过”,曾经拥有的,若有似无的美好爱恋如樱花飘落般逝去,《你的名字》不再满足于这种自怨自怜,无可奈何的忧郁。

图片 6

如果《秒速五厘米》是在现代都市生活中重塑日式“物哀”,一种美学上对“错过”,“逝去”的崇尚,《你的名字》终于开始探索都市人的“希望”:

他如果不仗着追求真实感的实地取景根本吹不出壁纸狂魔这四字,你以为新海诚作画全靠脑补呢?不追求真实感何必直接随便画两个破十八线农村,整什么东京和飞弹市?还能节约大把的经费。这点新海诚只能说有个漏洞,指出来他也肯定是心虚接受,看作画取景知道他总体上还是挺认真的(所以吹得最多的除了票房就是画面好看,认真到广告牌上面的小字都非要描得精确)。不知道楼下评论里的一些NC粉在洗什么,双标得特明显。君名作画取景和故事背景设定上求真求实,NC粉:“哇,诚哥好认真好务实,壁纸级别的作画。”当出现缺点134之类的bug或硬伤时,NC粉:“你TM不要在动画里面求实,动画不要计较这些。”
反正诚哥永远是对的,这就跟那些哈韩的偶像粉、郭敬明的小时代粉一个德行

与“空间上再接近,也无力改变精神上的疏离,无力解除人的孤独”相对,这种希望强调,“空间上再遥远,也并不能阻隔精神上的亲密,不能斩断人与人的羁绊”。

缺点2:一部好的作品,角色塑造一般不会差,或特别坚强,或特别温柔,或特别变态,总之一定要有自己的“特别”,能让观众难忘
你的名字角色塑造得过于平淡,有坚强有温柔,但是没有特别,没有让人印象深刻的感觉,跟言叶和秒五一样,都是写的小人物的感情故事,属于那种看完之后不会对角色有深刻印象的作品,看完就忘。举例什么叫塑造得好,<蝙蝠侠黑暗骑士>里的小丑
详细点:幽灵公主的反派女艾伯西,虽然一方面侵犯了森林和自然神,但是另一方面她 也是寨里所有人的顶梁柱,女强人,带领一大群弱势女子和一部分男性在艰难的处境下坚强地生存下去,将其战斗力,领导能力,开拓力和坚强的一面描写地非常好。。。《哈尔的移动城堡》也同样是写爱情的吧?被剥夺女人最重要的青春和美貌之后苏菲整部剧中都展现出了超人的乐观、坚强、自信、不服输的品格,最后成功解除诅咒。相比之下哈尔的形象没苏菲那么坚,但是开头一段打发两个卫兵和空中舞蹈也让少女心萌动,更别提万人迷木村拓哉的配音,那个苏那个甜,之后展现厨艺,单手敲蛋,化身鸟人闯战场阻止战争,无论外貌还是品格,都是一等一。这样的描写够不够?你诚除了写两个学生谈恋爱还能干点啥?(《哈尔》被酸就是改动原著太多,大反派荒野女巫变成一个酱油,故事后期也略单薄,草草收尾,但就主要角色塑造这一点,真心是完爆了《君名》)

本文由www.22933.com发布于www.22933.com,转载请注明出处:当然是票房咯,奔向深处的原风景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