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了魂的传记片,必须剧透

在数次的黑场中翻到另一个时间段,“二十年后”仅仅是个字幕的交代。因为时间跨度大,我们看不到主角成长的具体进程,受限于电影的容量,这无可厚非。不过我们也看不清他与养父母的相处在他举止或记忆中留下的痕迹,这个就难逃指责了。

12.预告片中有Hunt光脚在地上拍打的镜头,Hunt在围场的时候经常这样,穿T恤牛仔裤并经常赤着脚参加各种有国际性企业老板主席,媒体高官出席的活动,这几乎算是他给人的标志性印象之一。

(ArcLight Gilt City Limited Release 09/16/2013 7:30PM映场)

图片 1

11.预告片中Hunt说"I can beat this guy, trust me"的对象应该是当时迈凯轮的经理Teddy Mayer。虽然实际谁都不知道Hunt是否真的主动找过他,但的确他把Hunt签下的,以填补传奇车手Fittipaldi走后留下的空缺。

影片并没有落俗套地讲述成功和失败,或者胜利与复仇的故事,只是毫无偏颇地告诉观众这两个传奇车手的传奇经历。James Hunt花心、酗酒、滋事不靠谱,凭着自己的天赋赛车;Niki Lauda谦和、严谨、意志坚定,凭着技术改进和分析赛车。但这并没有道德上评价的意义,电影《RUSH》也无意进行类似的说教和评判,只是告诉观众,曾经有着两个棋逢对手的传奇车手经历过这样的两种生活。他们同样渴望比赛中的胜利,他们同样恐惧赛道上的死亡。在片尾,James Hunt(大意)说:生活中需要享乐,需要鲜花酒精美女,否则为了胜利而不断努力到底为了什么。而Niki Lauda也继续了他选择的生活,他对James Hunt的选择如是说:“他或许不是我赛车生涯最强的对手,但是我最尊敬的一个。”

图片 2

19.很久以后,有一位同样金发碧眼,同样酗酒成性,同样特立独行的赛车手发疯一样地崇拜他。他用James Hunt的名字参加家乡的比赛,把James Hunt的名字和画像印在头盔上,把大老板伯尼气得要命,觉得他在给这部电影做植入广告。他和James Hunt一样,拥有一个虽然再没得过但传奇无比的世界冠军。

现实中的James Hunt可能比影片中更加花心乱搞,其和前妻Suzy错综复杂的纠葛折腾也因为影片篇幅所限没能够细说。比如他把老婆以一百万美元价格卖给Richard Burton这种骇人听闻的事情在影片中也没有过分渲染,最可恶的事情是Richard Burton也是一个对待女性和James Hunt相比有过之无不及的花花公子。而且在现实中,片中高潮段落日本站富士赛道比赛之前,他还在和一位日本女性体验生命之大和谐。以至于观众若是再想想,片中不断出现的James Hunt在比赛前不断呕吐的情节应该和他纵欲过度不无关系。后来没多久的1979年,James Hunt就退役了。在多次试图重返赛场的努力并不成功之后,James Hunt被John Hogan引介去教年轻车手们驾驶技巧(莱科宁曾经上过他的课)。1993年,45岁的James Hunt在温布尔登家中因为突发心脏病去世。由此可见,其实片中对于James Hunt的描述其实还是略微客气的。而片中的丹尼尔布鲁赫则几乎再现了生活中的Niki Lauda的形象,那种一丝不苟视胜利为一切,待人随和的来自奥地利的日耳曼车手。在现实生活中,他是1975、1977、1984三届F1年度冠军;在1979年他创办了以自己姓氏命名的奥地利航空公司Lauda Air;在2001年到2002年,他是F1捷豹车队的总经理;在2003年Lauda Air被奥地利航空吞并了之后,他又(非常有创意地)创办了以自己的名字命名的Niki航空。相比之前的小公司,新公司航线更多,机群更大。

著名的美国剧作理论家罗伯特•麦基在他的《故事》中对传记片有这样的表述:“传记片,其焦点对准一个人而不是一个时代。然而,传记不能成为一部简单的编年史。传记作家必须把事实当作小说来演绎,找出主体的生活意义。”比如上文提及的《社交网络》,讲的是扎克伯格创立facebook前的一段经历,影片重心在于展现他的桀骜不驯以及成功背后的孤独;曾获得包括最佳影片在内的9项大奖的《末代皇帝》,讲述了一个不断被时代和命运剥夺身份和记忆的人物。我们可以看出,传记片首先是对于人物的挖掘。  

LZ已经基本脱离跑圈坑了,此文不出意外应该会停更。谢谢大家中肯的建议和有爱的交流,有缘下个圈子再见。

坦率讲,导演Ron Howard从2001年在奥斯卡上大放异彩的《美丽心灵》之后至今12年,期间除了《对话尼克松》和《铁拳男人》之外的作品,无论是《劈腿困境》还是《达芬奇密码》,或者是《荒野寻踪》,都很难让影迷满意,而2013年底带来的这部讲述赛车手Niki Lauda和James Hunt针锋对决的运动题材电影《RUSH》,却无论从哪个方面都超出了预期,是一部毫无疑问的优秀作品。导演Ron Howard在影片的叙事节奏上毫不拖泥带水,情节迅速推进却异常紧凑;编剧皮特摩根尽管之前表示这个故事非常难写,但也非常优异说圆了一个好故事;锤哥Chris Hemsworth和丹尼尔布鲁赫(《再见列宁》里的小帅哥)也奉献了精彩绝伦的表演和无数笑话段子;寂寞大神Hans Zimmer的完美配乐也为影片增色许多。特别值得一提的是片中的高速摄影和特效团队,做出了经验的视觉效果。最后一站,富士赛道雨中一站的发车:大雨倾盆,引擎轰鸣,轮胎飞转,电影画面无与伦比的震撼。

影片由一段段的章节构成,前半部分,他经历了严寒、饥饿和人贩子的追逐,最终被远在澳大利亚的一对夫妇领养。从这些经历上看,萨罗的挫折总是有惊无险的,流离失所后的归宿也是幸运的。在进入新家庭后,他甚至没有展露出惊恐之色,养父母说他“就像天使一样”。这给观众的感觉是,他的幸运大过磨难。  

参考资料:

1976年的F1方程式系列比赛,在赛季的前九站比赛中,驾驶法拉利312T型赛车的奥地利车手Niki Lauda分别赢得了巴西站的英特拉格斯赛道,南非站的卡拉米赛道,比利时站的佐尔德赛道,摩纳哥站的蒙特卡洛赛道和英国站的布兰兹哈奇赛道;而他的对手,驾驶迈凯轮M23型赛车的英国车手James Hunt则在西班牙站加拉玛赛道和法国站的保罗里卡德赛道折桂。第十站比赛于8月1日在被职业选手们称为“绿色地狱(Green Hell)”的德国纽伯格林赛道举行。因为恶劣的天气,选手们就是否举行该站比赛进行了投票,尽管如此,选手们最后还是通过投票决定继续比赛。比赛进行到第二圈,Niki Lauda的法拉利312T就失控冲出跑道撞上路边桅杆。三位参赛的车手随后将他从在大约800度的烈焰中熊熊燃烧的赛车中救了出来。这样在前九站比赛里遥遥领先的Niki Lauda就不得不因伤错过了后面的比赛,而James Hunt也顺利因此拿下了加拿大站的勒芒赛道和美国站的华金谷赛道。因伤缺席了奥地利站奥地利赛道(现红牛赛道)和荷兰站赞德沃特赛道的Niki Lauda奇迹般带伤复出重回第十三站意大利蒙扎赛道并不可思议得获得了第四名的好成绩。1976年度最后一站,10月24日,日本富士赛道,在Niki Lauda再次退出比赛的情况下,James Hunt只有获得前三名才能战胜NIki Lauda拿下年度冠军。而比赛的最后也以一种戏剧性的结尾为这一年的惊心动魄画上了完美的句号。

首发| 后窗 公众号

14.预告片里Hunt在门外看Lauda的新发什么的也是大腐男的杜撰,真Hunt哪有时间去,泡妹子还来不及。

生活的选择也无太多道德意义上评价的指谪之处。这世上这么多事儿,有那么多种可能和选择,怎么可能什么都有理由。数百年前,行者徐霞客一生走遍大江南北。临终之前如是说:“张骞凿空,未睹昆仑;唐玄奘、元耶律楚材衔人主之命,乃得西游。吾以老布衣,孤筇双屦,穷河沙,上昆仑,历西域,题名绝国,与三人而为四,死不恨矣”。努力去获得胜利,努力以自己的方式生活,无论是对胜利的渴望还是死亡的恐惧,生活都是自己的选择和自己的经历。

在相机中窥见儿子对自己隐秘的爱。

10.Hunt打人的镜头有两个。一个是把迈凯轮工作人员打到在地,一个是打Lauda。虽然Hunt是除了名的暴脾气,但在围场里打人什么的事还是不常发生的。前者确乎发生过,但那是1977年的事了,后者则无记录。倒是在F3的时候,Hunt在70年的水晶宫F3比赛里把试图在最后一圈超越他结果却发生碰撞致使两人都退赛的Dave Morgan暴打了一顿。

随着家庭关系的组建,养母逐渐将孩子也视作自己生活的希望。但是,影片中却未曾详细展现萨罗在长久的相处和血脉牵绊之间的两难。没有复杂多面的挣扎,观者难以对这个故事和人物产生移情。归根结底,在于其立意太浅,仅仅抓住“走失”和“寻找”,只是将数十年的重要事件进行了简单地罗列,对人物内心的轨迹变化缺乏细腻的描写。

==============预告片version(已删除错误预测)============
这两天把Rush的几个预告片翻来覆去看。F1那点老料真是,放到现在来都是钻石梗,现在围场的相爱相杀戏码跟那时候一比简直就是战五渣,逼得我开日志。在期待正片和这篇日志预测的契合度的同时,也请大家默默给一帧一帧拉预告片拉到虚脱的LZ点个蜡烛。

图片 3

16.Lauda在很多年以后说起撞车那天早些时候发生的事。“在我出发前往纽伯格林去比赛之前,有位车迷要我在签名下面写上日期,我问他为什么。他说因为这可能是我的最后一场比赛了。”听起来和Senna大神在撞车身亡那天说的“我不想开了,我想去钓鱼”,格外相似。

 

9.现实里,Lauda复出后的76年剩下几站没有拿过一个分站赛冠军,尽管他在归来后的第一场就拿到了第四的好成绩。预告片里有他伤后车队工作人员把他抛起的庆祝镜头,这应该是76年倒数第二站美国大奖赛,只有那站Lauda以第三的名次上了领奖台。

图片 4

2.Hunt及其家属
Olivia Wilde姐姐在片里饰演Hunt的第一任妻子,Suzy Miller。
预告片里Miller和Hunt初见是在P房里。实际上Suzy是个退圈模特。她和Hunt是74年在西班牙的一个party上遇见的。(此处已证实)(所以之前一直在和伦敦小Niki同居么……)
Hunt在认识Miller的几个星期后就求婚了,很快便在74年10月份成婚,预告片中也有婚礼镜头,可惜现实似乎没有银幕上那么幸福,甚至可以用一团糟来形容。(具体婚礼逸事可参见)
1976年底,也就是Hunt和Miller结婚一年半后,Hunt就用一百万把自己老婆卖给Richard Burton。其中的故事很复杂,在上面放链接的贴子中有详细阐述,看起来电影也没拍到那儿,不做考据。
Hunt的私生活极其混乱,具体也可看那贴。空姐梗在预告片里有出现,搂妹子什么的不用说,交过的女友更是数不胜数。记得当年要把Hunt搬上银幕的消息传出来以后,有亲友开玩笑说:“这片要是大陆引进,估计剪出来只剩片尾字幕了。”
还是在西班牙,1982年秋天Hunt遇到了他的第二任妻子,Sarah Lomax。次年他们结婚并生育了两个孩子。1989年他们离婚,理由是Hunt承认和别的女人有染。
1989年,Hunt在Wimbledon(没错,他1982年就搬过来了,强烈怀疑是为了看网球)遇到了Helen Dyson。这姑娘当时是个餐厅服务生,比亨特小18岁,因为怕父母反应过激一直瞒着家里偷偷和Hunt谈恋爱(真·纯情少女啊……)。虽然亨特遇见她的时候已经过了42岁生日,但她的确改变了Hunt许多。他开始戒烟戒酒,健康生活,甚至还养了一只鹦鹉(那只鹦鹉后来还得了啥啥鹦鹉大赛的冠军囧)。看起来Hunt在兜兜转转了大半辈子后终于要步入正轨了。
可是上天偏偏不许。1993年,就在Hunt向Dyson求婚成功的第二天,他死于心脏病突发。

这部影片在本届奥斯卡有多项提名,甚至提名了最佳影片。纵观全片,影片太过局限于主角的归家意识,我们看到的仅仅是行动,人物的性格与情感则失之于扁平和空洞,可以说“只见事件不见人”。纯从质量上来看,想必最后会落得个颗粒无收的陪跑结局。

13.1分29秒版第41秒锤哥的那个眼神,真·Hunt也有一张角度一样、构图一样的照片。就是这张照片让我觉得锤哥不会把Hunt演砸。

本文由www.22933.com发布于www.22933.com,转载请注明出处:失了魂的传记片,必须剧透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