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很笨,南韩电影行业何以不输给好莱坞

看完此片第一时间草草写下这篇影评,确实深深的被影片讲述的故事所打动。很多人将这部问世不到两年的电影冠以韩国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影片的称号,这绝不是浪得虚名,虽然韩国电影历史根基不深,但此片不论放在哪个国家或地区,都称得上是“伟大”的作品。

大伯 发布于: 2012-08-17 14:52
 
 #冰川时代4/Ice age: continental drift(2012)冰川时代4
Ice Age: Continental Drift
(2012)
 
SDMS评分:69分
 
对于喜欢看电影的人来说,这个夏天何其无聊。整个七月,电影院几乎都在为一个女妖和四个捕快让路。好在八月之后,蓝天公司带着他们最得民心的《冰河》系列驾临,杰森·斯坦森的巨二动作片也同期登陆,让我等影迷在挥霍人民币方面,能够多几个愚蠢的选择。
说心里话,《冰河世纪4》实在是一部让人无力吐槽的电影,剧情堪称是系列四部之最弱吧。看似挑战叙事结构的三线并进,其实不过是蓝天公司掩盖原创力匮乏的花活,更别提其中一条主线的烂俗程度令人发指。
桃子与猛犸帅哥、鼹鼠闺蜜的这一路剧情,基本就是校园喜剧的套路,再加上另外一条线上,2012灾难奇观与神奇海盗团的杂糅。整场电影,就像是一次好莱坞工业体系下的化学方程式计算,一点点吗啡,加上双乙酰、士的宁、莨菪胺、阿斯匹林、咖啡碱,好了,各位观众,high去吧。
增添角色是系列电影走下去不可或缺的调剂,《冰河世纪4》中的新角色多而杂。树獭希德的一家子果然都是奇葩,这次他的奶奶的酱油打得相当成功,气定神闲的不靠谱劲,搞笑风头上,甚至盖过了希德本尊。
反派一方的海盗们,兔子、海鸥还有傻愣愣的海象都挺有喜感。最大遗憾则是海盗头子大猩猩不仅让人恨得咬牙切齿,而且在造型、气质和个人处世哲学上,都在挑战观众的伦理审美底线。况且该猩猩还分外难缠,百折不挠并且叨逼叨满嘴狂言,老实说让人时常觉得不耐烦起来,这真是一位搞笑动画里面少见的反胃角色。
而编导有意为迪亚哥安排的母老虎恋情也过于随意,无论是其当初固执地效忠于猩猩,抑或是随后秒速倒戈的性格转变,都匆忙得有失诚意。不过史前动物操着珍妮佛·洛佩兹的性感拉丁口音,这种伎俩,有时对付一下男屌丝是很恰当的。
对此类动画来说还有一个很重要的衡量标准就是笑点的质量。人气最高的抖骚小松鼠,从第一部的惊鸿一瞥,到现在已经拥有自己领衔的主线了。永远追着松果又始终前功尽弃的命运,颇具西西弗斯的哲学意味。对于贪婪的悲剧性的无情展示,与地质变迁的蝴蝶效应,形成让人赞叹不已的戏剧想象力,而这次,干脆连大陆板块漂移与亚特兰蒂斯的弦都给扯上了。
当然其余的笑料,大多则是靠着那种“大象用鼻子喝水会有鼻屎的味道吗”这类的扯皮来实现的。尽管好些笑果抖得有些急功近利,不过电影院里群发的笑声还是很频繁的。要说怎么大家就这么开心了,也许正像电影中俩负鼠所指明的:“because we are very very stupid”。
《冰河》系列的故事一直很浅薄,宣扬的也不过就是好莱坞压箱底的价值观——正义、信赖、团结。这一次还加上了希德奶奶的养老问题和曼尼桃子的父女情,影片的结尾也以一曲《We Are Family》,将这一系列的低龄化进行到底。
当然,美国人不会放弃任何一个宣传自己文化的机会。这群史前动物的混杂,食草与食肉动物的和谐共存,以及大象与土拨鼠之间的暧昧关系,就像是美国种族融合的多元意识形态。而对于独裁者的丑化,则无所不用其极。
当动物们历经艰辛,终于来到新大陆时,一尊自由女神清楚无疑地表明,美国是最后的乐土。这真是赤裸裸的价值观侵略,也难怪在刚刚出炉的《2012胡润财富报告》中,统计出中国16%的富豪目前已移民或者在申请中,还有44%的富豪考虑移民。
坐在电影院看这么一部欢乐的电影,同时还能体会到“冰河世纪”和“独裁”等概念对于社会现状的暗指,不得不承认,很多时候影评人是一不小心,就陷入到对一部幼稚电影的过度阐释中的。
就在不久前,本人曾有幸跟一位电影发行公司老板聊天,于是借机嘲笑这个圈子的人如何不懂电影。每年世界影坛上有那么多让人惊叹的作品涌现出来,很多不乏商业潜力。
不过他们却有自己的简单逻辑——那就是投资回报率。他说他自己就盯着尼古拉斯·凯奇和杰森·斯坦森的电影(后者的《机械师》刚刚上映),不仅版权费用低,两张老脸,观众也认账,在一边倒的恶评中,忍气吞声地就把钱给赚了。
当然更保险的则是动画片,在《冰河世纪4》之前,《马达加斯加3》已经在观众的口袋里有力地掠夺了一番;而在创意上比《冰河世纪4》更坑爹的,还有后来的《老雷斯的故事》。截至7月29日,在中国上映的第一周,几个史前小动物就狂揽了1.3亿人民币,在此之后,是好片还是烂片,还争什么呢?

来源:《当代电影》2015年第6期 作者:冯凝

—-----———剧透分割线————------------——

一方面,韩国电影公司并不轻易跟风投资拍摄表面上盈利空间大的单一类型,而是积极地在自我擅长的领域精雕细琢,这显然与振兴委员会全方位的保驾护航分不开;另一方面,委员会的创作扶持并非盲目进行,而是依据一定法条和准则,最大程度保障了珍贵的创作资源不被无端消耗

我是在在没有查找任何背景资料的前提下,观看的这部《辩护人》。

   原题:永动的生态产业链:当代韩国电影政策分析

在影片开始的时候,宋佑硕给人的感觉不过是一个肥胖的庸俗的律师,通过司法考试不过是他咸鱼翻身的一次赌博,所以在当上职业律师后,他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想办法赚钱。

  导言

他很幸运也很有商业头脑,嗅到了做“不动产登记”的机遇陡然而富,后转行作了税务律师,从此被冠上了唯利是图的税务律师的标签。但是,如果你以为这是一个励志的,穷酸小子靠着自己的拼搏赢取了富裕的生活的故事,你就错了。

  如果说中国电影市场本身的潜在容量是一座取之有尽的巨型矿山的话,(1)韩国电影面对数量上几乎再无潜力可挖的观众群体,则巧妙地自身调整挖掘结构,企图高效获得多样性的资源。学者Kim Hyae-joon在《韩国电影政策史》一文中指出,直至1998年2月25日,韩国政府(金大中政府)方才开始实施电影的推广政策,而此前则基本处于控制与放任自流的状态。(2)推广政策实施后,最大的行动力则来自成立于1999年的韩国电影振兴委员会(Korean Film Counsil)。(3)经过十多年的发展,韩国电影如今取得的成就有目共睹,而这与该委员会的推动也不无联系。此前中文学术领域内,单从电影文本角度对中兴的韩国电影进行分析的论著为数不少,针对电影大师展开的作者性导演专论研究亦俯拾即是。然而,唯独缺乏依仗新近数据、并围绕政府的积极性政策关系而展开的理论阐释。韩国与中国同属东亚文化圈,不但地理上接近,文化上也分享了共性,具有可借鉴价值。在此,为了给中国电影在长期发展过程中提供政策上的可参考样本,本文将试图填补上述空缺。由于篇幅所限,本文仅着力研究近两年来韩国电影的制片与政策的互动。该研究所撷取的样本,来自2012—2013年上映的重要韩国电影(以票房数据与影响力为准),数据参考自韩国电影振兴委员会于其年度报告中公布的官方数据。

宋的一生始终不能得到肯定与承认。在他最辛苦的时候,曾经吃了饭没有钱付账而逃跑,后来他回到了那家饭馆,见到了当年的卖他汤饭的大婶和大婶的儿子朴镇宇,他第一反应是还钱,却遭到了大婶的拒绝。

  在20世纪初的当下,身处某种意义上“第三世界”的国族电影,势必面临着自身发展和外部压力的双重考验。对于韩国电影来说,这对考验意味着:1.如何制作具有本土文化特质的电影以协助构建符合民众想象的国家共同体,以及2.怎样有效面对美国好莱坞电影被引进后引发的竞争。帮助本土电影通过这对考验,是任何文职政府(civilian government)的重要意愿。为此,韩国政府采取了一系列有关政策,如今看来几乎是大获成功。我们在探究振兴委员会的政策因素之前,不妨先对2012年与2013年韩国电影本土票房的前十位影片情况考察一番。本土票房前十名的影片信息大体上代表了本土观众的接受倾向与制作方的拍摄方向。

大婶拒绝的理由是,“还旧帐要靠来往而不是金钱”。在这里,宋的价值观第一次遭到了质疑。宋从此日日来到这家小饭馆吃饭,甚至让他的经理人都看不下去了。

  创作扶持:无微不至的生态系统

但宋佑硕还是无法摆脱自己暴发户的思想境界,他买下当初打工盖起的楼房,带同学聚会吃自己逃过饭債的饭馆……通过这一切,他无非是想证明自己的成功,证明自己是这个社会的赢家。

  从类型成分上看,无论是2012年还是2013年,即便在票房最高的影片列表中,都呈现出了多样化的类型分布:警匪片、古装片、家庭喜剧片、黑帮片、青春片,灾难片等类型应有尽有。考虑到一般观众进入电影院观影的通常习惯,成本高、制作大、明星多的作品是理所当然的选择。而在票房统计中,如同《辩护人》《恐怖直播》《断箭》这样的小成本写实主义影片得以榜上有名,并且获得了极佳的群众口碑,其背后暗示着电影工业制作体系的完善和观众群体观看习惯的成熟。然而,这类情况在相对自由的美国电影市场或尚处在摸索阶段的中国电影市场(4)中并不出现,因而绝非市场自动调节的结果。究其原因,是韩国电影振兴委员会的介入发挥了作用。在电影项目成立的前期,投资方的取舍取决于该项目的商业潜力。而导致票房大捷的常规可见因素,无非是具有票房号召力的明星阵容、具有成功商业先例的大片类型。而那些小成本、有类型突破、具备新意、风险大的电影项目,难以轻易在融资过程中获得首肯。韩国电影振兴委员会扮演的角色之一,便是支持小众电影的创作,他们提供给小众电影的导演们拍摄各类短片、剧情长片和纪录片的数额达到了110万美元。委员会认为经由其财政上的支持,更多独特的、实验性的电影得以成功拍摄,并促进电影工业内类型的多元化。

终于,在一次同学聚会上,他的飞扬跋扈遭到了一个心存道德理想的记者同学的鄙视,两人大打出手,将饭馆砸了个稀巴烂。此时,唯利是图的税务律师的标签依然悬挂在宋的头上,学法律出身的他却从未运用法律保护受到不公正的人们,从未承担过法律赋予他的使命(此时正值80年代金斗焕军事独裁时期)。

  除小众影片外,其他常规类型的作品同样可以获得政策资助。根据委员会的官方报告,本土项目的扶持条例还包括:

在饭馆里,宋与大婶儿子朴镇宇的对话非常有深意,当时记者同学已走,宋对朴说:“你以为那些游行的学生所做的就是正义么?你不了解这个社会,那些游行根本改变不了这个社会!那些学生不过是在以卵击石!”朴回答:“石头再坚硬,也是死的;鸡蛋再脆弱,也是活着的生命。石头最终会碎成细沙,而鸡蛋孵化出小鸡,终将越过石头。”

  a.导演扶持:已有作品在影院公映的本土导演可以申请提供给他们下部电影创作的启动资金。资金的数额取决于前一部剧情片的票房收入情况。委员会挑选六十部左右的影片,每部提供至多七万美元的资助;

后来,朴被当做“赤色分子”而逮捕,原因是他所在的读书会传阅了一些当时被看做禁书的书籍,而事实上,他们只是读了一些再普通不过的历史书,,所有证据均是由于暴力逼供而写下来的口供(联想起了最近的念斌案)。这段故事就是取自著名的“釜林事件”。

  b.编剧扶持:韩国电影剧本数据库(The Korean Scenario Database)是借由网络提供和收集剧本的中枢。编剧上传作品,寻找买主并寻求国际合作之可能。每月有多至四部杰出剧本被选中,有机会申请为期三个月的剧本修缮课程。一旦剧本成型,被选中的项目将进行推销,其中十部作品获得奖励,奖金金额在5000美元到50000美元不等;

大婶为了找到突然被逮捕的儿子,找遍了所有街道,医院,甚至太平凡。这些举动深深刺激了宋,也让他走上了为“赤色分子“朴镇宇辩护的道路。

  c.公司扶持:从上述获选剧本中挑选出的50个剧本,将获得总共90万美元的资助,发放到其所属公司;

宋的辩护最终未能真正换朴镇宇清白,他也因此而断送了自己的事务所,这是那个时代的黑暗所导致的,韩国军权专制时期根本无法律正义可言,他的失败可以说是历史的必然,强权凌驾于法律之上,肆意践踏又岂是一个律师阻止的了。

  d.风险投资:为了促成本土电影工业投资的持续性流动,韩国电影振兴委员会单独辟出1000万美元作为风险投资基金,以资助那些风险超过50%的项目。其中投资集团决定投资项目以及具体数额。(5)

在影片结尾,宋走上了为人权辩护的道路,甚至开始了他曾反对的游行活动,当他因开“追悼会”被逮捕审判的时候,为他辩护的是他的老师,同学,经理人,还有无数釜山律师,当日,150多位釜山律师,有99人出席了他的辩护。

  虽然取得高票房的影片并非全部获得了委员会的资助,但从更广大的视野上看,这一系列资助手段几乎涵盖了制作过程的方方面面,将韩国电影的发展模式打造成了一个健康的生态循环系统,并且已经深度影响了电影人的创作结构。电影类型的丰富性,暗示着一方面,韩国电影公司并不轻易跟风投资拍摄表面上盈利空间大的单一类型,而是积极地在自我擅长的领域精雕细琢,这显然与振兴委员会全方位的保驾护航分不开;另一方面,委员会的创作扶持并非盲目进行,而是依据一定法条和准则,其专业性在最大程度上保障了珍贵的创作资源不被无端消耗。


  院线/网络发行:立足小众,放眼国际

宋佑硕的故事就取材于真实的釜林事件。

  非商业大片在制作完成后,时常面临难以上映和上映场次稀少的困境。由于电影院方获得最高的经济收益的考量,自然优先排布票房潜力大,或首映上座率高的影片。在此类情况下,放映端如果没有外部政策干预,很难主动以弘扬本土电影文化为动机,批量安排非商业大片的放映,从而限制了此类影片的发展。另一方面,艺术电影本身投资预算有限,资金基本流向了制作本身,不太可能按照常规电影的分配比例来均分制作和宣发的费用,于是更难与典型商业电影获取可与之竞争的宣传机会。然而,与中国艺术电影时常出现的“一日游”现象(个别导演甚至只依靠海外市场回收成本)相比,韩国艺术电影市场的境况要好得多。由于这些小众的艺术电影植根于本国的现实土壤,如果不能被在地化消费,只作国际影展上弘扬国族性之用,未免顾此失彼,本末倒置。

1981年9月,韩国新军部政权初期(全斗焕独裁政府),公安当局在没有命令的情况下,以传阅有害书籍、组织非法集会和涉嫌违反《国家保安法》等理由,非法逮捕并监禁了涉嫌违反国家保安法的正在釜山市参加社会科学读书聚会的大学生和教师、公司职员、社会活动家等22人进行拘留刑讯。

  诚如前文所述,《断箭》《恐怖直播》《辩护人》这类影片,立足于当下、精心经营叙事、不以视觉冲击吸引眼球,却得以频繁地与《雪国列车》这类跨国合拍大片共同进入票房前十的榜单,这种情况在其他亚洲国家的电影市场是难以想象的。表1、表2直观地展示了这类电影的放映场次情况,其中青春片《建筑学概论》的放映场次为593场,政治惊悚片《恐怖直播》为743场,法庭片《断箭》为456场,同为法庭片的《辩护人》则为923场。与《柏林》这样典型好莱坞化的跨国谍战片获得的894场放映相比,放映端提供给它们的流动空间十分可观。事实证明,本土观众也并非只对视觉大片趋之若鹜,在给予了观看小成本、艺术电影的权利后,他们的确进行了理性的选择。

本文由www.22933.com发布于www.22933.com,转载请注明出处:大家都很笨,南韩电影行业何以不输给好莱坞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