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们有价值,姓氏的原型

《隐藏人物》让我们有价值!

这部被某著名电影网站冠以“昆汀有史以来最任性恣意的作品”似乎也并不为过,除了将三个小时的电影场景局限在马车和杂货店里,昆汀还选择了任何数字格式都无法比拟的70毫米胶片进行拍摄,当然大部分观众是没有能在影院里欣赏这种最西部片里少见的恢宏和细腻了。

首先我当时正在看一部完全不相干的恐怖/惊悚片,七尸冢The House of Seven Corpses (1974),

和《夹缝中》一样,也是三位女性,不同的是这是三位美国黑人女性。在近代,在美苏争霸的时代,作为黑人,她们低人一等,作为女性,她们在黑人中似乎还低人一等。最具体的表现就是,即便作为高级知识精英,她们为NASA服务,但是居然不能和其他白人女性一起分享厕所,得跑到外面的有色人种厕所如厕。

在那个好莱坞电影陷入公式化的90年代,昆汀的突然出现使他成为了搅局者,充满幽默、暴力和色情的大量台词和时空交错的环形叙事结构是他最显眼的两个标记。昆汀的电影永远都是依靠叨逼叨的话唠来支撑,这是每个人都知道的事儿。而这一次,他把这种最得心应手的花活儿玩儿到了一种新的高度, 在《八恶人》仅有两个场景的三个小时片长里,这种无休止的絮絮叨叨无疑是推动故事发展的原动力。

豆瓣条目:
b站:

凯萨琳·强生、桃乐斯·范恩、玛莉·杰克森,这三位杰出的黑人女性,不仅靠自己的知识和努力,赢得了白人的尊敬,赢得了黑人的尊严,更是在美国历史上赢得了的英名。

而昆汀的插科打诨不仅仅是为了让电影更有趣,人物更鲜活,这样叨逼叨的语言有多种独特的功能,在《八恶人》舞台感强烈的有限室内空间里,它不但能够达到叙事的功能,更可以主导场面调度,甚至代替动作场面,推迟暴力的触发,大大的扩展了台词的表达功能。这也是为什么昆汀的电影值得我们不止一次的反复观看和琢磨,因为那些没完没了的唠叨对白有它们更深一层的含义。

那年代的片子都是前面一堆演职员名字,随便扫了一眼,看到一个Faith Domergue,就觉得这名字怎么这么熟悉啊,然后瞬间想起八恶人里那个女的(因为八恶人当时看的是无字幕版,听得特别仔细,domergue这个姓我记得被很大声地重复了很多次)。当时也没觉得就是按这个演员的名字取的,只不过这个姓似乎不多见就顺手查了一下。

因为她们够聪明,而且绝对是“在努力”“做足准备的人”,所以当机遇来临,她们自然脱颖而出。当然,这应该是电影最重要也最基本的内容。而具体看,三位主人公具体的情况具体带给我们的启发又各有不同(分别在教育、数学、语言三个方面是典范的案例)。

昆汀同样是一位擅于选择和驾驭演员的导演,此番挑大梁的不仅仅有塞缪尔·杰克逊 (Samuel L. Jackson) ,蒂姆·罗斯 (Tim Roth),
库尔特·拉塞尔 (Kurt Russell)这样的老搭档老面孔——当然不能忘了戏份越来越多的佐伊·贝尔 (Zoe Bell)——除此之外还有这两年逐渐被昆汀重用的沃尔顿·戈金斯(Walton Goggins)他多年来得到的都是一些小角色,擅长塑造懦弱、狡诈却又悲剧的小人物,在《八恶人》里头一次挑大梁,发挥得还算出色。

这是Faith Domergue的imdb页面:

一、桃乐丝·范恩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曾经在拍摄《被解放的姜戈》时期交恶的配乐大师莫里康尼这次也终于和昆汀冰释前嫌,使得《八恶人》成为了昆汀首次拥有全新创作电影配乐的电影。高产的莫里康尼从未停下过自己的脚步,他音乐中变化丰富的情感在任何一部电影中都是一种不可多得存在,而对于西部片,他简直就是音乐上的莱昂内。

我先是翻了翻她的照片,好吧,都是些黑白老照片,咋看之下和Jennifer Jason Leigh没有任何相同之处。再看了下她演过的片子,居然都是些恐怖,科幻一类的cult片,随便翻下,应该都是昆汀的菜。这个时候我就稍微有点小激动了。昆汀绝对早就把这些片子都看遍了。我怀疑这女的就是一个比较不知名一点的Barbara Steele。

桃乐丝虽然一直顶替着主管的职位,但有名无实,就因为她的肤色。她不仅知人善用,而且高瞻远瞩(或者说有相当的危机意识)。负责西侧计算组,当她得知NASA购买了一台IBM计算机,而(这台IBM 7090资料处理系统,它有能力计算超过24,000笔的乘法,而且只要一秒)。别人想到的只是“我的天,那快得像闪电一样”“他们弄不好那个系统的”(因为NASA的相关技术人员,看着说明书,一直没有办法摆弄IBM的机器)。但是桃乐丝清楚地指出:最后还是会成功的,到时候我们必须知道怎么写程式,除非你们想丢了工作。并且为自己确定了目标:我们很快就不重要了,IBM会取代我们的工作,我们该怎么办?只有一个方法,尽量学习,让我们有价值,不论如何,按下按钮的还是人类(其实这种观念和态度,才是我们目前对应人工智能的该有的)。她马上就找资料自学,毕竟在当时来说,运作这台机器的编程语言《福传语言》也不过是薄薄一本书,但是也得有相应的知识准备和努力。为了找到最后本书,她跑到“汉普顿公立图书馆”,在白人的书架上(有色人种能够接触的是另外一些书),找到了自己要的书。并且把书偷了回来。

八位对于所处的世界没有一丝善意没有任何道德底线的恶人——作为导演生涯中的第八部电影,作为《被解放的姜戈》之后的第二部西部片,《八恶人》有了一些与众不同的新东西,也许是深入了种族主义的挖苦,也许是引申了对暴力的思考,但即使是昆汀本人也不能——准确地说是不屑于——明明白白的告诉你这些新东西是什么,因为他压根儿不在乎是否讲了一个完整的故事,他也从来不会为自己的电影解释。他更在意的是对人物和冲突的塑造,塑造出一种风格,一种符号,甚至一种电影类型。

然后我就继续看这个片子了(七尸冢),当她淡妆出现的时候,卧槽我突然get到了她和Jennifer Jason Leigh在外貌上的相似之处!

这个片段,也涉及了一个高级知识分子对子女的教育。明明是受到“不平等”的待遇,明明是“偷”,但是她是这样对孩子进行教育的。首先,她对向自己孩子动手动脚的门卫坚定地喊:“手拿开,不要碰我儿子”。但是又非常礼貌地说了一句“希望你今天愉快”。转身还对孩子说:隔离与平等是两件事,现在的情况不代表就是对的,懂吗?你们的行为正确,就没有错,这是一定的,懂吗?也就是说,及时地让孩子明白,这种情况要接受,但是不能习惯它,不能认为它是合理的,正确的。这样孩子将来才会充满希望地努力争取平等的待遇,而不是懦弱地习惯“被隔离”“被歧视”。当孩子指出“你拿了那本书,妈妈”时,她的回答更加精彩:“儿子,我有缴税,图书馆里的一切都是用税买的,你有付钱就不叫‘拿’”。本来就是“不问自取即为盗”,她之前肯定也和孩子贯彻过这点,但是她没有玩孔乙己的强词夺理,而是用精确的社会理念来教育孩子:社会本身就是权利和义务的共同体,我和白人一样纳税,我就应该和白人一样享受图书馆的书。

就像他自己说的:“的确,我的电影风格是真他妈的强烈,但这就是塔伦提诺的电影。你去听Metallica的演唱会时,总不会叫他们把音量降低吧。 ”

图片 1

因为桃乐丝掌握了IBM计算机的语言,所以她不仅没有被淘汰,还成为了NASA首位非裔主管,太空总署公认的顶尖人才之一。也因为她懂得带领其黑人女性计算团队,教她们学习编写程序,所以她也就让大家都保住了工作,毕竟对于她们而言,工作不仅意味着生存的依赖,还有生存的价值。

而且我记得在死亡星球里昆汀客串的大兵对Rose McGowan说“你觉不觉得你长得有点像Ava Gardner?”(我觉得她俩确实是有神似之处的)所以显然昆汀对好莱坞黄金时期的演员绝对是非常了解的,也爱拿她们做梗。

二、凯萨琳·强生

我看到这里已经跟发现新大陆一样坐立难安了,但这真的是个很难看很难看很难看的片子,imdb 3.9。

本文由www.22933.com发布于www.22933.com,转载请注明出处:让我们有价值,姓氏的原型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