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话电影终于成功了一回,塑造形象客观

最后几十分钟的正反派交锋,我是跪着看完的!
八十年代的韩国原来是一个军事独裁的国家,并且简直和四五十年代的苏联是完全的对比:一切与“赤化”、“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沾边的人、团体、文化作品都是国家的敌人,是叛国者。在那么一个白色恐怖的年代,我们的主人公宋佑硕快乐地在釜山做着税务律师,赚着打钱,成功地从农工阶层挪动到了社会精英阶层。
他是一个只有高中学历的人。他忘不了贫穷给他带来的苦难,因此他在最一开始是无法理解首尔的大学生为什么放着宝贵的学业不上,辍学搞游行、搞集会,也因此他不惜同他的高中同窗撕斗。“游行示威能改变世界吗!不能!只有学习才能啊!”当晚的嘶吼声中我仿佛看到了五四运动中像胡适先生这样人的身影。
人类就是如此奇特却又充满理性的生物。回溯历史,发动革命、运动或变革的人,无非是贫农、学生、少数官员、少数统治者。为什么呢?我可不可以这样理解:推动社会进化的动力来自于这些群体的社会福利剩余的持续下降?
几百年才有一次的农民起义,只不过是地主们几近完全地榨干了他们的社会福利剩余,使得农民们只有暴力革命一条路可以走。而那些来自中上层的改革,只不过是类似垄断厂商推出的一些优惠政策,还给大众一小点剩余来避免所有消费者退出这个产品市场。当然这也的确是理性人应该选择的策略。
一个衣食无忧的知识阶层很难推动革命。因为他们是一个趋于固化的阶层,他们满足于既得利益。
然而人是奇特的社会化生物。总会有人因为复杂的社会关系去做非理性、非利己的事情。比如我可能会冒着受伤的风险去见义勇为,我可能忘了自己水性并不好还试图去救落水之人等等。
www.22933.com,《辩护人》里的宋佑硕即是如此。可以想象,若那个遭受虐待的被告不是对他有恩的大婶的儿子的话,他还有动机去做辩护去同政府对抗吗?我并没有否认人类追求公正、民主、正义的天性,而仅仅是从一个普通律师的角度去理性看待这件“釜山联”案件。
宋佑硕不过是个税务律师,他凭什么在毫无关联的情况下,对毫不了解的案件投以关注甚至对被告投以同情援助,对法庭、司法体制投以不满和愤恨呢?
我在看这本电影的时候向朋友表达了这种看法,朋友大概觉得我太狭隘和阴暗了吧,反驳我说宋律师的本性才是促使他站出来主持正义的最大动机。当然,我并没有同他去争论。
一个合格律师的信仰我相信应该是正义之神,尤其是程序正义之神。天性固然重要,但我觉得决定一个人社会行为动机的更应该和他所在的那个阶段的追求有关。
为很么宋佑硕放着稳妥的工作不做,却成了釜山民主运动的践行者?成为了呼吁民主宪政的一线斗士?
他回应事务长的那句话不错,“我不想让我的两个孩子生活在这样的国家里”。很真实,尚且没有包含什么主义、什么革命理想。只要是觉得不合理,对自己有着极大的可预见的坏处,就反对。而不是因为这么做“符合历史的潮流”。更不是因为“好多人都去做了,我也应该向他们一样,不然我就是不支持民主就是不爱国”这种下级的原因。
我们经历了太多的道德绑架、多数派绑架、民族主义绑架,却很少支持追求自我私利的人或事。总觉得他这样“很狭隘”。结果呢?
一个社会体系,政治经济形态,不是说哪个最体现公平,哪个最主张正义就是好的,而是哪个制度下,整个社会的福利、利益都能持续的增长。共产主义比资本主义好,不是什么“资本来到这个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留着血和肮脏的东西”,而是资本主义最终会阻碍生产力的发展。所以自从十九世纪中叶以来西方不断地爆发着革命和改革,二十世纪又经历了不知道多少次大大小小的经济危机,迸发出了一大片修正自由资本主义的学说观点。
我也大致能想到:二十世纪初中国青年们渴望一条救国之路,因此引入了马列主义,到了世纪之末青年们有觉得那也不怎么靠谱了,又开始渴望民主和自由,于是要弘扬新时代的新经济、新自由主义。到如今呢?贫富差距变大,贪腐厉害,青年生活压力巨大,则又开始盲目地称赞中央政府左派的政治作风和建设法治国家方略。狂斥怒贬右派的自由主义。可有着古老文化基因的中国继续走这样的道路又真的是对大家好的吗?
何时人们才肯踏踏实实地为自己的切身利益着想而不要想着先占领道德、多数派的高低呢?
还记得有政论老师讲过那么一个段子:八十年代某运动的时候,北京几乎所有大学生都上街了,唯独外经贸的人少有去的。后来随着事态的不断发展,学生们开始广场静坐,而外经贸的前辈们就上天安门卖盒饭去了。
“你以为我不知道他们都说我是个只认钱的律师吗?哈哈”宋佑硕如是说。
或许到最后这样的人才能爆炸出更大的力量。

《沉睡魔咒》把故事说圆乎了,在理性上符合逻辑,在感性上符合心脏。我相信有些人,迷恋原著的怀旧情怀,对传统故事的叛逆与解构会让他们大惊小怪。而对于我来说,遵循传统没问题,能升华则更好——被自己朝夕相处的仙女教母吻醒比被一个素面谋面的见鬼王子吻醒要好接受得多。 事实就是:当我走进电影院,我只期待一个好故事,而不在乎谁谁谁究竟能占多少戏份。正如我来到世间,我想要创造自己,而不仅仅是领略他人。

童话改编的电影一直是电影届‘黔驴技穷’之时的法宝,仔细想想也不奇怪,多少孩子童年时都受过安徒生童话和格林童话这两本书的‘‘荼毒?虽然舒克和贝塔闯荡江湖也挺带劲,葫芦娃这群变种小兄弟打起架来也不含糊,但是童话的存在让很多小姑娘对人生有了一个特别理想化的认识:只要穿着蓬裙留着长发打扮的漂漂亮亮就能遇见英俊的王子,王子永远见色起意一眼定终身,然后两人回到他的王国、婚礼举行三天三夜,从此以后两人过上了xxxx的生活……

一、对经典童话的反传统解构 睡美人的故事是大家都耳熟能详的,电影的发展脉络也基本跟随着时间轴依次推进,主要情节没变。 但是片头增加的情节让人设产生了变化: 1、 邪恶女巫成了魔法森林的守卫者。在原著中,朱莉扮演的角色只是一个小肚鸡肠的蛮横仙女,因为没有受到国王夫妇的邀请就对刚出生的公主施加残酷的咒语,这个情节显得非常荒谬而且不近人情。而在电影中,朱莉是一个法力强大的精灵,为了保护魔法森林不被老国王亨利侵犯而带领魔界生物作战,这不是典型的一个反面角色。 2、 面目模糊的国王成了野心勃勃的征服者。原著中的国王和王后是典型的童话配角形象,就是除了身份之外,没有任何特色;而电影中的新老两代国王,形象都非常丰满。老国王亨利为了得到魔法森林的财富,率兵与精灵族打仗,并在失败之后在病榻上吩咐“打败玛琳菲森可以继承王位并且照顾公主”,可谓掠夺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老亨利的旨意对第二代国王斯蒂芬产生了直接影响,正是为了获得王位的继承权,斯蒂芬背叛并且伤害了曾经的恋人(儿时的好友?),相比于朱莉复仇性质的诅咒行动,他白眼狼性质的割翅膀行动显得更为可恶。

其实童话里不是没有另类黑暗的情节,但人们都自然忽略了童话里那些不那么单蠢的故事,关于魔鬼的三根金头发、忠诚的约翰就远没有公主的故事流传的广。蠢萌的魔王被自己的奶奶拔了三根金头发不说还被摆了一道,魔王不但不坏还挺尊敬长辈,这实在让人类没了除恶扬善的机会;忠诚的约翰用嘴巴吸王后的胸部来救她的性命这种少儿不宜的画面更是深深震撼了儿童时代的小伙伴们~这桥段显然拍电影还是拍动画都不合适,也不怪大家只记得王子和公主的傻样,实在是单纯美好的故事更适合老少观众们。

不过要拍童话改编的电影面临一个很大难题,到底是尊重原著还是自己脑洞大开?事实证明,不论选择哪条路都有可能会死,只是死的姿态有所不同。尊重原著可能会死的很平静,脑洞大开却死得各有千秋。

新晋鲜肉尼古拉斯霍尔特的《巨人捕手杰克》和法国2014版《美女与野兽》都属于勤勤恳恳尊重原著的典范,于是其结果是一前一后平静地死在了沙滩上。这些电影无一例外都紧抓着3d这根救命稻草不放,可实际上再绚丽的画面效果也拯救不了那盆太过乏味的冷饭。

“杰克”一片整个中规中矩地令人惊讶,鲜肉男主不停地爬啊爬,男二号也不停爬啊爬,偶尔两人在豆茎上看星星看月亮谈诗歌谈人生……另一边穿插满嘴哈喇子仿佛从《指环王》穿越而来的丑陋巨人日常二三事,最后冗长而又乏善可陈地一场大战之后,片子居然兢兢业业地演全了男主带着公主从豆茎上爬下来的全过程!除了画面气势蓬勃再无看点,孩子被丑巨人的牙口吓哭,大人看得想打瞌睡,也难怪票房惨亏1.4亿美元。

同样的,法国2014版的《美女和野兽》在国外也收获影评人不少恶评,导演完全放弃了任何对剧情的创新和深度挖掘,专注女主的裙子和城堡3d效果一百年,最后结果是除了美不胜收的画面外几乎再无谈资,洛杉矶报直言此片“定位不清、风格模糊”,如今不知是否还有望渡海到中国补一补老本。

一部分人束手束脚,另一部分人却从来不管三七二十一,撒丫子奔驰在‘故事新编’的大道上。有人以为“童话新编”这种题材是新时代的新产物那就错了,三十四年前的电影界老前辈们早就玩过这些招数,而且那时候玩得同样自由奔放。

1976年保加利亚的一版《美人鱼》曾在中央电视台播放,如果大家还记得那久负盛名的”正大剧场“四个字的话。美人鱼的故事一直是改编热门,大约是因为这里面的人物实在有无限可塑性。

保加利亚版的美人鱼编的是十足的曲折,稍微一拓展就是一长篇宫斗偶像剧。人鱼们先是在海里引诱水手触礁沉船,接着是小美人鱼见色心软救了王子。王子有巨额遗产有待继承,高傲又富有心机的公主救走了王子。美人鱼毅然跑到皇宫的河道里开门见山现了身要求见王子,被人类一顿打骂。

好心的农夫请来人类巫婆做法给美人鱼变出了双脚,美人鱼却被人认出差点被吊死,王子及时出现英雄救美。美人鱼在皇宫里受到公主宠爱,王子当了倒插门女婿每天围着未婚妻转,一次争夺公主的决斗中,王子被暗算,美人鱼再次祈求巫婆起死回生,代价是生命。最令人惊讶的是结尾,慈爱的农夫献出自己的生命帮助美人鱼得到不灭的灵魂,已为人夫的王子从此得了相思病,每天看见的都是美人鱼的幻影。这片最厉害的地方就在于,农夫这个新创角色居然为了美人鱼死了!!!而王子这死小白脸居然婚前倒插门公主,婚后精神出轨怀念美人鱼,真没一件事干得像样的。

虽然童话这个领域门槛不高,但总体来看,翻拍成功率也同样不高。

好莱坞属于一直很清楚认识到童话要与时俱进的那群人,于是各种现代版童话故事层出不穷,这些片子大多平淡收场。

本文由www.22933.com发布于www.22933.com,转载请注明出处:童话电影终于成功了一回,塑造形象客观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