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智与情感,想说的和速度无关

文/故城

《理智与情感》电影剧本

弯道漂移应该是赛车竞速中很重要的技术,山路弯道漂移更是精彩、刺激。

李安成为首位两夺奥斯卡最佳导演奖的亚洲人,然而《少年派的奇幻漂流》(Life of Pi)和同在奥斯卡载誉而归的《断背山》(Brokeback Mountains),都是名副其实的英语片,前者改编自英国布克奖同名小说,后者原著则是美国《纽约客》的年度最佳小说,没有丝毫的中国元素。很多人不禁要问,为什么这样一个儒雅、斯文甚至有些腼腆的华人导演,能够站在好莱坞的风口浪尖,并摘下一个又一个桂冠?

美国哥伦比亚三星公司1995年出品
编剧:艾玛·汤普森
导演:李安
主演:艾玛·汤普森、凯特·温斯莱特
编译:吴力励
题图:周铮
获奖:本片获第53届金球奖6项提名,获最佳影片、最佳剧本奖;获第68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影片、最佳女主角、最佳女配角、最佳改编剧本、最佳摄影、最佳服装设计、最佳电影配乐等7项提名,获最佳改编剧本奖;获第46届柏林国际电影节大奖——金熊奖。

从故事情节上来说该片不是我喜欢的类型。黑社会,校园暴力,父母离异等众多因素堆积在一个热爱赛车的未成年人身上,让我觉得太压抑和绝望,或许和我曾经的一段经历有关。只有缺爱的人,做事可以不计后果,对待一切无所谓的态度,义气用事。

事实上,李安的出类拔萃来自于其超越自身文化渊源的包容性。张艺谋曾评价李安“贯通中西第一人”;电影学者梁威廉则更进一步,以“躺卧的情感,隐藏的理智”(Crouching Sensibility, Hidden Sense)评价李安的电影:既有西方文化辩证中的浪漫主义和理性主义的对抗(《理智与情感》(Sense and Sensibility)),又有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儒家与道家的对立(《卧虎藏龙》(Crouching Tiger, Hidden Dragon))。

内景,卧室,白天
老达什伍德先生病卧床上,奄奄一息。
女仆(从外入):您儿子从伦敦赶来了。
约翰·达什伍德(从外面匆匆走进,坐在床边):父亲!
老达什伍德先生(强撑病体、断断续续地):约翰,你很快就会从我的遗嘱中发现,我继承来的诺兰德庄园使我不能把它分给我的两个家庭。
约翰(抚摸着父亲):别激动,父亲。
老达什伍德:因此,诺兰德庄园根据法律完全归你所有。而我……我为你,为范妮感到高兴。但是你的继母,我的妻子和女儿们,我只给她们留下了一年五百镑,那几乎不够她们维持生活的,根本就没有给姑娘们作嫁妆的。你一定要帮助她们。
约翰·达什伍德:当然了。
老达什伍德先生:你一定要保证做到这一点。
约翰·达什伍德(也有些动感情地):我保证,父亲,我保证。

片尾倒是有点喜感,范迪塞尔的出现让我对速度与激情4有了期待,难道范老大要把新DK收入麾下?

应该说,李安的众多英语片,虽然遵循好莱坞电影的外在形式和操作机制,但同时又兼具东方文化和东方式的情感表达方式。无论是《理智与情感》、《冰风暴》(The Ice Storm),还是《断背山》、《制造伍德斯托克》(Taking Woodstock),我们都能找到一个伟大的中国式主题,“面对责任,我们是否需要隐藏或压抑情感。”如果给这个主题一个更普适化、可以超越任何文化疆界的注解,那就是简•奥斯丁作品中所体现的辩证面向——感性之于理性,私人(情感,个人感受)之于公众(礼节,责任),自我实现的需求之于社会规范的角色。

内景,伦敦的邸宅内,白天
约翰·达什伍德的妻子范妮,一个从外貌看就不无刻薄的中年贵妇,听到了约翰的话,颇不以为然地扬起了双眉。
范妮:帮助她们?!你说帮助她们是什么意思?
约翰·达什伍德:亲爱的,我打算给她们三千镑,利息会接济她们的生活。这样做肯定足以完成我对父亲的承诺了。
范妮(起身):那当然足够了。
达什伍德:在这种情况下,我宁愿多做,而不是做得不够。
范妮的脸色很不好看。

© 本文版权归作者  高X远Yz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理智与情感》是李安的首部英语片,就已流露出李安的东方主题。姐姐埃莉诺的行为理性保守,恪守责任和社会礼节;妹妹玛丽安则浪漫感性,悲伤或快乐的情绪总是毫无节制的释放。埃莉诺“隐藏”,而玛丽安“显露”,两人很像《饮食男女》中的大姐和三妹。然而伴随故事的发展,两人又都从各自身上发掘出与之前行为框架对立的情绪:姐姐在爱德华去而复返后,敞开心扉,接受自己浪漫感性的一面;妹妹舍魏乐比而选布兰登上校,与之相处进退有据、不卑不亢。难怪有人说《理智与情感》就是《饮食男女》的翻版,责任与情感中有着理性与感性的冲突/融合、失衡/平衡,这是简•奥斯丁的辩证法,也是李安的太极拳。

外景,马车上,白天
达什伍德:……当然了,他并没有要求我给她们一笔特定的数目。那么,给她们一千五百镑怎么样?
范妮(一边抚弄着怀中的小狗):就是亲哥哥也不会做到这一点的,更何况你们只是异母的兄妹。
达什伍德:她们几乎不会指望更多的。
范妮(循循善诱地):问题不在于她们指望什么,问题在于我们能给得起什么。
达什伍德:她们的母亲在世时我一年给她们一百镑。我父亲不会指望我给得更多的。那么一下子拿出一千五百镑要好一些。
范妮:但是,要是她活得比15年长的话,我们可就完完全全地上当了。人们如果能拿到一笔年金的话,通常总是活着不死。
达什伍德:也许偶尔给她们三十镑五十镑的比较合适。
范妮:确实是。说实话,我认为你父亲并没想要你给她们钱。
达什伍德:那么她们一年有五百镑的收入。
范妮(振振有辞地):对于四个女人来说,过什么样的生活会需要比这个数目更多的花销呢?她们过日子的花费根本算不得什么,她们将不用车辆,马匹,而且几乎不用仆人。她们将不交往。你会看到她们会过得多舒适的。她们倒是大有能力给你些什么东西呢。

同样的“隐藏”与“显露”,李安在《断背山》中重玩了一次。恩尼斯代表“隐藏”,常常压抑自己的真实情感,像《理智与情感》中的姐姐埃莉诺;而杰克代表“显露”,热情、冲动、率直,更像妹妹玛丽安。由于当时习俗、规范和禁忌严厉,两人被迫离开断背山,自此天各一方。然而影片结尾恩尼斯造访杰克故居时,却发现自己的衬衫套在杰克的衬衫当中,意为永远拥抱和长久惦念。观众这才明白杰克身上也有隐忍的一面,在情感上他妥协于世俗,却未能获得世俗的成全。反观《少年派的奇幻漂流》,其主题乍一看来包罗万象,但实际上与《理智与情感》仍一脉相承。影片有两个虚实相生的故事,前者代表奇幻、富饶、浪漫主义,后者象征冷静、残酷、现实主义。这又与父母迥异的教化方式、处世之道构成典型的互文关系,母亲敏感、信仰宗教,有着东方神秘主义,她是派构造第一个故事的动力源泉;而父亲冷酷、笃信科学,崇尚西方唯理主义,他是派执行第二个故事的真实模版。可以看出,这两部影片的主题都落在自我压抑和自由表达的挣扎之上,这是所有李安电影的共通内核,也是李安立足好莱坞的看家本领。

内景,宅子内,白天
端庄秀丽的大姐埃莉诺走到客厅门口,看着正在弹琴的妹妹玛丽安。
埃莉诺:玛丽安,你弹点儿别的好吗?自从吃早饭妈妈就一直哭个不停。
美丽的玛丽安翻翻乐谱,又弹了起来。
埃莉诺:弹点儿不那么忧郁的乐曲吧,玛丽安。

其实李安的看家本领并非凭空而生,它有着自己的土壤与血缘。比如首部打通好莱坞的《卧虎藏龙》,它与胡金铨的《侠女》、李翰祥的《梁山伯与祝英台》,就存在某种类型上的连结。李安电影的运镜、取景和电影技法,深受台湾新电影等人的影响。《纽约时报》曾指出,李安的《卧虎藏龙》、《断背山》,均或多或少有《梁祝》的影子;李安也曾把《卧虎藏龙》中章子怡的自杀一跃,与《梁祝》中乐蒂与凌波相偕飞往天堂联系起来。它们都以个体面对责任时,压抑感情和牺牲爱情为主题,通过渲染悲剧,制造个人情感宣泄的出口,从而打动观众。尤其在越来越强调外在性的全球化语境中,压抑个体情感的“藏龙”,越来越弥足珍贵。它与强调个体意志自由的 “卧虎”,构成了针锋相对的矛盾体,极具象征意义和艺术渲染力。李安正是把握住这样一个时机,站在中西文化的交叉点上,在全球化时代里,暗藏民族文化中不可替代的意向,弥合中西认知和感官的差异,发现并探索两者走向融合的出路。这是李安电影的“卧虎”,也是李安本人的“藏龙”。

内景,起居室,白天
满脸悲戚的达什伍德太太正在收拾东西,她四十岁左右,一身居丧的装束。
达什伍德太太(边哭泣边咕哝着):在我自己的家里却只有客人的身份,这可真让人受不了。
埃莉诺:我们无处可去,妈妈。
达什伍德太太:他们随时会从伦敦到这儿来的。你指望我在这儿欢迎他们吗?黑心的人。
她忍不住掩面大哭起来。
埃莉诺(走过去安慰着母亲):我马上就着手找房子。在此之前,我们必须忍受他们的到来对吧?

《礼•志》

外景,宅前草地上,白天
埃莉诺(冲着高处,可能是树上):玛格丽特,请你来,约翰和范妮很快就到了。
玛格丽特(幼稚的声音从高处传来):他们为什么到诺兰德来住呢?他们在伦敦已经有房子了!
埃莉诺:因为,最亲爱的,房子是父亲传给儿子,而不是传给女儿的。那是法律。如果你下来,你可以玩你的地图。
玛格丽特:那现在不是我的地图了,那是他们的了。

内景,大厅,白天
众多仆人都坐在那儿,埃莉诺从外面走进来,他们站了起来。
埃莉诺:大家坐吧。正如你们知道的,我们在找新房子。我们走的时候,只能带托马斯和贝西。不得不留下你们,我们非常遗憾。但我们肯定,你们会发现新的达什伍德太太是一个非常慷慨善良的女主人。

内景,马车上,白天
范妮:我很担心,不知道她们过多久才能搬出去。

内景,餐厅,白天
埃莉诺一家正与新到的兄嫂一起吃饭,玛丽安阴沉着脸,气氛有些尴尬。
www.22933.com,埃莉诺(为打破僵局,对范妮)∶费拉尔斯太太好吗?
范妮(看上去说到娘家就难掩得意之情):我母亲身体非常好。我弟弟罗伯特现在正和她在一起。他是伦敦很吃香的单身汉。
埃莉诺:你有两个弟弟,对吧?
范妮:对,大弟弟是爱德华,我母亲可指望着他呢。他很快就要从普利茅斯到这儿来了。
埃莉诺看看母亲,母亲的脸色有些变化。
达什伍德(看在眼里,对继母):如果您方便的话……
达什伍德太太(强忍悲痛地):亲爱的约翰,现在这是你的家了。

内景,闺房内,白天
埃莉诺正在桌旁忙着什么,玛丽安从外面走进来。
玛丽安:范妮想知道银器柜的钥匙在哪儿。
埃莉诺:她要用银器干什么?
玛丽安:我想她是想清点一下。你干什么呢?
埃莉诺:我给仆人们包礼物呢。你看见玛格丽特了吗?
玛丽安:我想她又躲到她那些古怪的地方去了。她真幸运,至少她可以躲开范妮。
埃莉诺:你整整一星期一句话也没对她说呀。
玛丽安:我说了,我说了“是”和“不”。

内景,餐室,白天
玛丽安从外面走进来,坐在桌旁。
玛丽安:早上好,范妮。
范妮(有些惊奇地)∶早上好,玛丽安小姐。
玛丽安:你觉得银器怎么样,是真的吗?
埃莉诺(赶忙打岔):范妮,我们什么时候能有幸接待你的弟弟呢?
范妮:爱德华明天到。噢,我亲爱的达什伍德太太,考虑到他不会在这儿呆长,我不知道玛格丽特小姐是不是能把她的房间腾给他?从她的房间看外面的景致非常好,我很想让他看到诺兰德最棒的东西。

内景,田野,白天
绿草如茵,白色的羊群在缓缓地移动。范妮的弟弟爱德华·费拉尔斯骑马飞驰而过。

内景,客厅,白天
爱德华从外面走了进来。
范妮(一一做着介绍):这是达什伍德太太,达什伍德小姐,玛丽安小姐。这是我弟弟爱德华·费拉尔斯。
爱德华很有礼貌地向众人鞠躬,众人急忙还礼。
范妮:坐下吧。玛格丽特小姐在哪儿呢?我不知道她在哪儿。她一定野得不得了。
达什伍德太太:请原谅我们,费拉尔斯先生,今天早晨找不到我的小女儿了。她对陌生人很害羞。
爱德华:自然了,我对陌生人也害羞,而且我还没有她那样的事作为借口呢。
埃莉诺:您喜欢房间的景色吗,费拉尔斯先生?
爱德华:非常喜欢。你们的马厩管理维护得很好,达什伍德太太。
范妮(惊奇地)∶马厩?
埃莉诺:从你房间窗口是不是可以俯瞰湖上的景色?
爱德华:我无意打扰主人们的生活,我要求住入客房。
范妮(不快地):喝茶吧。

内景,楼梯上,白天
范妮:我发现她们都被惯坏了。玛格丽特总是或者呆在树上,或者呆在家具底下,我几乎没怎么和玛丽安说过话。
爱德华:我想她们是因为刚刚丧父,而且生活又起了变化。
爱德华走下楼梯,范妮跟在他身后。
范妮(坚持地):那并不是借口。

内景,图书室,白天
一本地图集摊开在写字台前的地板上。范妮从外面走进来,爱德华跟在她身后。
范妮:这是图书室。(指着一面墙的书)这些大多是外文书。
爱德华:太好了。
看到那本地图集,爱德华有意地将它踢进写字台下面。
范妮:我不喜欢书的气味。
爱德华:不,这只不过是灰尘气味。你是不是要对那片胡桃树林做改动?
范妮:对,我要叫人把它们砍掉,腾出地方来盖希腊神庙。
爱德华:噢,那听起来实在很有意思。带我看看去吧。
二人走了出去。

内景,起居室,白天
埃莉诺(从一封信上抬起头来):太贵了,我们不需要四间卧室,我们可以合住。
玛丽安(递过另一份东西):要这个吧。
埃莉诺:玛丽安,我们一年只有五百镑,我今天要多查询一些。
门上传来敲门声。
爱德华(探进头来):请原谅我的打扰,我可能发现了你们在寻找的人。
埃莉诺起身,跟在爱德华身后,走了出去。

内景,图书室,白天
埃莉诺(对着写字台下):你干嘛不出来呢,亲爱的,我们都整天没看见你了。
两声敲门声,爱德华走了进来。
爱德华(佯装无事地):你好,达什伍德小姐,你们有可靠的地图册吗?
埃莉诺:我相信有。
爱德华:太好了。我想查一下尼罗河的地理位置。我姐姐告诉我,它在南美。
埃莉诺:噢,尼罗河,我认为它是在比利时。
爱德华:比利时。我认为你想的一定是瓦尔格河。
玛格丽特:瓦尔格?
埃莉诺:当然了,瓦尔格河。正如你知道的,它发源于……
爱德华:海参威。
埃莉诺:温布尔登。
爱德华:正是,那儿出产咖啡豆。
玛格丽特(再也忍不住,从写字台下钻了出来):噢,尼罗河发源于阿比西尼亚。
爱德华:是吗?很有趣。你好。(伸出手去与美丽的可爱的小女孩玛格丽特握手)我叫爱德华·费拉尔斯。
玛格丽特(大大方方地):我是玛格丽特·达什伍德。
爱德华:很高兴认识你。

内景,客厅,白天
约翰·达什伍德与范妮在小声商议事务。
埃莉诺伏在桌旁,用左手写着什么,她抬起头,看到窗外,爱德华正用木剑教玛格丽特击剑。

外景,庭院,白天
爱德华示范后,玛格丽特看准了,一剑击去,正中他的右肩。
爱德华:哎呀!
玛格丽特:疼吗?
爱德华:没事儿。

内景,客厅,白天
玛丽安在弹琴,埃莉诺倚在门旁,爱德华走近,她回过头来,可以看到她泪花闪闪。爱德华掏出手帕递过去,埃莉诺道了谢,接过来,擦擦眼泪。
埃莉诺:这是我父亲最喜欢的乐曲。真感谢你,在玛格丽特的事上帮了忙。自从你来以后她变了许多。
爱德华:不谢,不谢。我喜欢和她在一起。
埃莉诺:她带你看她的树屋了吗?
爱德华:还没有。你能赏光带我去看吗?外面天气很好。
埃莉诺:很荣幸。

内景,宅子内,白天
埃莉诺与爱德华在往外走。
埃莉诺:玛格丽特总是想去旅行。
爱德华:我知道,她打算不久后带队到中国去,我会当她的仆人。
埃莉诺:你的职责会是什么呢?
爱德华:比剑、调酒和擦洗工作。
埃莉诺:哪一种更重要呢?
爱德华:我想是擦洗工作吧。

外景,草地上,白天
埃莉诺与爱德华并肩慢慢地走着。
爱德华:我想过的,我想过的是一种平和的生活。我母亲决意要看到我出人头地。
埃莉诺:做什么呢?
爱德华:做什么都行,出色的演说家啦,政治家啦,律师啦,坐着马车在上流社会出入。
埃莉诺:你想做什么?
爱德华:我想在教会任职。但我认为,那在我母亲看来不够时髦。她想让我从军。那对于我来说过于时髦了。
埃莉诺:你会住在伦敦吧?
爱德华:我讨厌伦敦。这里宁静,住在乡村是我的理想。我想在教区居住和工作,养鸡,做很短的讲道。

外景,田野,白天
二人骑在马上。
埃莉诺:你说的是无所事事,毫无用处,没有希望,对于你的职业没有选择的权利。
爱德华:我的这种感觉很强,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们的处境相同。
埃莉诺:你有财产继承,而我们无可指望。
爱德华:也许玛格丽特说得对。
埃莉诺:说得对?
爱德华:当海盗是我们唯一的前途。

内景,客厅,夜晚
爱德华(在读诗):风景没有带来神圣的声音,有效的援助全被夺走,我们全都毁灭了,我在更汹涌的海浪中被更深的海湾吞没了。
玛丽安(显然对爱德华的诵读很不满意,很带抑扬顿挫地示范着):不,你听着,风景没有带来神圣的声音,有效的援助全被夺走,我们全都毁灭了。你感觉不到他的绝望吗?再试一遍吧。
爱德华(看看埃莉诺,而后努力地):风景没有带来神圣的声音,有效的援助全被夺走……
玛丽安也加入进来,努力纠正着爱德华的语调。
二人一起:……我们全都毁灭了……

内景,客厅,白天
玛丽安拿着一封信,向母亲走来,递给了她。
玛丽安:妈妈,你看,这是刚到的。
达什伍德太太(念信):我可以在巴顿别墅为你们提供一个家。(转向玛丽安)这是我的表哥约翰·米德尔顿爵士给我写的信。
玛丽安:这租金连埃莉诺也会同意的。
达什伍德太太:埃莉诺看过了吗?
玛丽安:没有。我去找她。
达什伍德太太:别,别,迟一些吧。
玛丽安:为什么?
达什伍德太太(与玛丽安一起在沙发上坐下):我认为,我相信,埃莉诺和爱德华在恋爱。这么就拆散他们太残忍了。德文郡离得那么远。(看到玛丽安脸上的表情,不解地)你干嘛这么严肃的样子,你不同意她的选择吗?
玛丽安:不是,爱德华是挺和蔼可亲的。
达什伍德太太:和蔼可亲,但是呢?
玛丽安:缺少某种东西。你看他昨晚读书时的样子,缺少激情。
达什伍德太太:埃莉诺并没有你这种感觉。他配她正合适。
玛丽安:他能够爱她吗?这种温文有礼的举动能使她的灵魂满足吗?(说得越发激动)爱是要燃烧的,就象亚瑟王的情妇朱丽叶一样。
达什伍德太太:但他们的结局很悲惨。
玛丽安:悲惨?为了爱而死吗?你怎么能这么说呢?有什么能比这更加光彩呢?
达什伍德太太:我想,也许你的浪漫感伤情怀走得有点儿太远了。
母女二人一起笑起来。

内景,卧室
埃莉诺靠在床上,玛丽安推门进来。
玛丽安(动情地吟诵着):爱是一种幻想还是一种感觉?不,它是纯洁不朽的。它不是转瞬即逝的花朵,在没有水流经过的荒芜之地,没有雨水滋养的干涸之地,它仍会生长。多么遗憾呀,爱德华诵读的时候没有激情。
埃莉诺:是你要他读的,而你又使他紧张。
玛丽安:我?
埃莉诺:由于你的举动是发自内心的,所以我必须说,尽管他不好意思,但是他很喜欢。
玛丽安:我认为他可亲可敬。
埃莉诺:这可真是难得的夸奖呀!
玛丽安:在你告诉我他会当我的姐夫时,我会对他非常好的。(动情地)要是没有了你,我怎么办呢?
埃莉诺:没有我?
玛丽安:我确信你会很幸福的。你必须答应我,不要搬到太远的地方去。
埃莉诺:玛丽安,没有问题……但是,并没有……没有达成默契。
玛丽安:你爱他吗?
埃莉诺:我并不想否认,我对他很有好感,我尊重他,喜欢他。
玛丽安(颇不以为然,有些激动地):尊重他,喜欢他,你再说这些没劲儿的词,我就生气了。
埃莉诺:玛丽安,请原谅我。请相信吧,我的感情比我所表达出来的要强烈。
玛丽安(又动情地吟诵起来):爱是一种幻想还是一种感觉?……
埃莉诺:我不否认那一点,我认为,他和他们很不一样,所以我非常尊重他,喜欢他。

内景,客厅,白天
范妮站在窗口,达什伍德太太走到她身旁。
达什伍德太太:你邀请你弟弟到诺兰德来我们真高兴。他是个很可爱的男孩子,我们都很喜爱他。
范妮(表情冷冷地):我们对他怀有很大的期望。母亲对他的职业尤其寄予很大的期望。
达什伍德太太:自然了。
范妮:还有婚姻,母亲决意要他和罗伯特都结成门当户对的婚姻。
达什伍德太太:当然了,但我希望她还想要他们为了爱情而结婚。
二人都看到,门外不远处,爱德华正在和埃莉诺一起散步,爱德华停下脚步,殷勤地为埃莉诺弄好披巾。
范妮:爱情是不错的事,但不幸的是,单凭情感是挑选不到最合适的配偶的。但是,达什伍德太太,我担心,爱德华很富同情心,穷人家的女儿会不遗余力地追他的。而且一旦达成协议,他是不会食言的。他是根本做不到那一点的。但那会毁了他。我担心,如果他把感情放在门不当户不对的女子身上,母亲会撤销对他在经济方面的所有援助的。
达什伍德太太(有些生气地):我完全明白你的意思。

内景,餐室,夜晚
众人围坐在餐桌旁用餐。
爱德华:德文郡?
达什伍德太太:我的表哥约翰·米德尔顿爵士向我提供了他庄园里的一座小房子。
约翰:约翰·米德尔顿爵士?他一定很有财产,很有身份吧?
达什伍德太太:他是个鳏夫,他提出让我们住的是巴顿别墅。
范妮:一座别墅?多迷人呀!别墅虽然窄小,但很舒适。
爱德华:你们会过了夏天再动身吧?
达什伍德太太:亲爱的爱德华,我们不能再依赖你姐姐的善意了,我们很快就会动身。
玛格丽特:你会来和我们呆在一起吧,爱德华?
爱德华:我很想那样。
范妮:我母亲在伦敦等着爱德华回家呢。
达什伍德太太(动情地):你什么时候能来,就尽快来吧。记住,你总是受欢迎的。

外景,马厩,白天
埃莉诺很动感情地爱抚着一匹心爱的马。爱德华走了过来。
爱德华:你们不能把它带走吗?
埃莉诺(辛酸地):我们养不起它。
爱德华(诙谐地):它在厨房或许有用吧?请原谅。(开始有些吞吞吐吐)达什伍德小姐,埃莉诺,我有话要对你说……
埃莉诺用深情企盼的目光注视着他。
爱德华:有很重要的事……我要告诉你,关于我的……教育。
埃莉诺(不解地眨眨眼):教育?
爱德华:是的……很奇怪,我是在普利茅斯受的教育。
埃莉诺:是吗?
爱德华:是的,你熟悉那儿吗?
埃莉诺:熟。
爱德华:嗯,我在那儿呆了四年,在一个叫普拉特的先生开的学校里。
埃莉诺:普拉特。
爱德华:普拉特。当我在那儿的时候……他有一个……
范妮(匆忙跑来):爱德华,爱德华,你要立刻回伦敦。
爱德华:我今天下午就动身。
范妮:妈妈要你马上动身。
爱德华(对埃莉诺):请原谅。
他转身离去。

外景,马车上,白天
达什伍德太太带着三个女儿正在迁往新居。
玛格丽特:爱德华答应了带地图来的。
玛丽安:是吗?我敢打赌他不到两个星期就会来的。
除了埃莉诺,别的人都现出了笑容。
达什伍德太太(充满爱意地):可爱的爱德华。
两辆马车轰轰地驶去。

外景,别墅前,白天
马车滚滚的声音伴随着一片喧嚣,声音起处,一群狗跑过来,而后是肥胖和蔼的约翰·米德尔顿爵士和他的岳母,肥胖乐哈哈的詹宁斯太太。
约翰爵士(边走边热情地):你们好,你们来了,太好了,太好了。
詹宁斯太太(叫喊着):你们好。
达什伍德太太:约翰,你真是太善良了。
约翰爵士:这是我亲爱的岳母詹宁斯太太。(对埃莉诺)你一定是达什伍德小姐。(对众人)你们旅途一定非常辛苦。
詹宁斯太太(爱怜地看着几个姑娘):可怜的人儿。
约翰爵士:你们干嘛不到大宅子去休息一下呢?我等不及,就来了。
詹宁斯太太:这些可爱的人儿啊。
约翰爵士:你们每天要到大宅子来吃饭。
达什伍德太太:亲爱的约翰……
约翰爵士:不,不,不,我不接受你的推辞。不行,我很坚决。
玛丽安自己径直走进了别墅。
达什伍德太太:但我坚持我们先安顿下来。
詹宁斯太太(感慨地)∶我从没见过这么可爱的女孩子,不能让她们出嫁吗?不能再等了。
约翰爵士:这儿没有配得上的男人,方圆几里都没有。
约翰爵士:走吧,妈妈,不打扰她们了。(对达什伍德太太)准备好了就让男仆来叫我们的马车。
达什伍德太太:谢谢。
约翰爵士:不用谢,不用谢。(对着狗群)走吧,男孩子们,男孩子们。
约翰爵士、詹宁斯太太在狗群的簇拥下喧闹地离去了。

内景,卧室,夜晚
埃莉诺披着衣服,吹熄了蜡烛,跑上床,在玛丽安身旁躺下。
埃莉诺:你的脚很冷。
她又坐起身,穿上了袜子。

内景,别墅,白天
玛丽安(一边给玛格丽特洗脖子)∶你怎么能把脖子弄得这么脏呢?
玛格丽特:冷,水很冷。
埃莉诺(往盆里加了些热水):给你些热水。

内景,大宅子,白天
约翰爵士:布朗顿上校能在哪儿呢?我希望他没有骑马骑跛了人。
詹宁斯太太:布朗顿上校?这个县里最有资格的单身汉。
约翰爵士:确实,他配你们中的一个人一定合适。
詹宁斯太太(兴味盎然地):对,考虑到他的年龄,他配达什伍德小姐合适。但我敢说,她在苏塞克斯一定有意中人。
玛丽安用眼色制止着有所表情的玛格丽特。
詹宁斯太太:我看见你了,玛丽安小姐,我认为我发现秘密了。
约翰爵士:你已经发现秘密了?
詹宁斯太太:我们来说说他是什么样的人吧,达什伍德小姐。
约翰爵士:我岳母逼人说话很有一手的。
詹宁斯太太(愈发得意地逼问着):他是干什么的,达什伍德小姐?
埃莉诺没有理睬他。
玛格丽特(忍不住了):他没有职业。
詹宁斯太太:噢,没有职业。那么他是个绅士了。
玛丽安(板着脸对妹妹):玛格丽特,你知道得很清楚,根本就没有这么一个人。
玛格丽特:有,有,而且他的名字是以“F”打头的。
詹宁斯太太:是弗里斯特吗?还是法拉奇?
约翰爵士:噢,对,是弗朗敦吧?
玛丽安(忍无可忍地站了起来):约翰舅舅,我可以弹你的钢琴吗?
约翰爵士:当然可以了。亲爱的,在这儿不要拘泥。
詹宁斯太太:这儿好久没有人弹唱了。

外景,邸宅前,白天
布朗顿上校终于出现了,他三十四五岁,外貌一般,老成持重,绅士派头十足,骑马来到邸宅前,听到曼妙的琴声,他从门口往里看着,只见美丽的玛丽安在边弹边唱,众人在倾听。布朗顿上校马上有些陶醉,直至歌声结束,他才走进门去。

本文由www.22933.com发布于www.22933.com,转载请注明出处:理智与情感,想说的和速度无关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