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奥利佛,爱丽丝梦游仙境2

年初就在诸多微信公众号上看到这部电影的推介了,不过自认为性取向正常,对同性恋题材应该没有兴趣,所以没想过要去看一眼。偶然间听到了电影里的一首歌《Mystery of Love》,一下子就爱死了这欢欣的旋律和歌手Sufjan的低吟浅唱,接着又搜了Sufjan为这部电影创作演唱的另两首歌曲《Futile Devices》和《 Visions of Gideon》,三首歌不停不停地循环——欢欣、深情、忧伤——情绪随着歌曲循环往复。终于,忍不住下载了电影一睹为快。

图片 1

好钢要用到刀刃上。和6年前的《爱丽丝梦游仙境》相比,2016年的《爱丽丝梦游仙境2》除了名字还带着《镜中奇遇记》的底子,已经完全沦为了迪宝宝不思进取用来献祭的游乐场和试验田。我们看到,只要用人用的合适,写过《春丽传》的人照样能弄出来《奇幻森林》;而即使是参与过《狮子王》的迪士尼资深联合编剧,在《爱丽丝梦游仙境2》上也难免发挥失常。
简言之,德普还是你德普,可惜“镜花缘”不是“镜花缘”了。
本次由琳达·沃尔夫顿创作的剧本表面上似乎依然忠于刘易斯·卡罗尔创造的人物,但电影在怪趣有余实力不足的导演詹姆斯·波宾操持下,满是懒惰和套路,已经失去了它的灵魂。表演方面,彻底沦为“票房毒药”的德普回到了大粉底之下终于展示出了一些真正的才华,令人信服地饰演了脆弱孤独,同的又古怪优雅,勇气可嘉的疯帽匠。但是女主人公爱丽丝在本集中的使命就着实做作,沦为了荒谬的女权棋子和人形自走麻烦制造机。詹姆斯·波宾努力在电影中注入情感,可惜和精美浮夸的服化道一样,全都浮在了面上。
为什么迪士尼想要抓紧轻松娱乐的大旗不放,在这部电影中我们找到了答案。表面丰富实则空洞,场景人物都没有展开,剧情自我否定毫无存在价值,堪称《法柜奇兵》再世——
爱丽丝回来了,但是这趟镜中奇遇缺乏乐趣,难以享受,看似令人兴奋实则无聊无趣,故事令人困惑,笑点是有但是感觉平面,人物个性躁动不安,没有个性发展,表演畏缩不前。只有精美到了完全独立的服化道值得称赞,但特效用法和以假乱真的《奇幻森林》相比又显得过时。
《爱丽丝梦游仙境2》算不上是完全的一团糟,更多的只是无聊而已。

看完电影,感觉像中了毒,几天都没有从电影里抽离出来。听着Sufjan的歌,脑海里浮现电影里各种令人印象深刻的画面和话语,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在人间四月天里慢慢发酵。悸动、忧伤、幸福,时而自嗨,时而低落,这种感受如此复杂,难以描摹。

图片 2

图片 3

电影拍得很美,演员也很棒,第一男主艾利奥的扮演者甜茶,非常有灵气的一个男生,把十七岁少年经历同性爱恋的迟疑困惑、焦灼不安、深陷炽爱一系列情感变化演得丝丝入扣,获得观众好评如潮,在此不再赘述。我特别想说的反而是相对比较弱化的第二男主奥立佛。由于事先看了电影推介已预知大致故事情节,所以我特别留意奥立佛的神态动作,前期是否有一点点爱艾利奥的蛛丝马迹,可惜并没有看到。他的神情非常自然,甚至目光鲜少在艾利奥身上停留。要说前期与艾利奥有比较亲密的互动只有两次,一次是艾利奥上自行车的时候没站稳摇晃了一下,奥立佛赶紧扶了下艾利奥的肩。另一次就是打排球时,抢了艾利奥原本递给女孩们的水瓶自己喝起来,喝完对艾利奥的肩背又揉又捏,他当时的解释是说艾利奥这部位的肌肉很僵硬,需要揉捏来缓解,说完又让艾利奥的女朋友玛齐娅来摸以证实自己的话。这举动乍一看实属正常,就是一个大哥哥对小弟的善意关爱,却在艾利奥的心里激起阵阵涟漪。渐渐的,艾利奥对奥立佛产生了不可名状的爱恋之情:偷偷注意对方的一举一动,窥探他的房间,吸嗅他衣物上的气味……看到这里,人们自然觉得所有这一切都是艾利奥的单相思。直到后来艾利奥一边强压醋意一边怂恿奥立佛交往女朋友,却遭奥立佛冷言相对,艾利奥感到一丝莫名开心,借着雕像手臂与奥立佛握手言和,至此,两人的关系开始透出微光。然后,一点一滴,那窗户纸上的洞越捅越大,真相终于浮出水面,原来奥立佛也爱艾利奥,也许更早,而且爱得一点不比艾利奥少。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我们之前压根感觉不到奥立佛的爱意呢?是演员演得不到位吗?

图片 4

《法柜奇兵》里,印第安纳·琼斯博士追了一路赶在纳粹前面寻找约柜,然后被纳粹反杀,最后纳粹作大死——由此引出了一个著名的论点:如果琼斯博士不掺和的话,纳粹分子不是一样作大死嘛?最后收集一下战利品不就完了?整个故事岂不是完全没有必要?
在《爱丽丝梦游仙境2》中,我们看到在故事的前半段,带有犬儒主义色彩的爱丽丝整个穿越时空回到过去的内容都是诸如此类的不必要,没有改变任何事情,没有造成任何影响,唯一的不同就是发现自己应该在一开始就相信疯帽匠。
然而在这个精简到不能再精简的视觉系故事里,放下过去才能前进的点反而是由反派红皇后点出来的,在疯帽匠身上只能学到的一个经验就是:该相信朋友的时候就TM的去相信朋友啊,唧唧歪歪害人害己。
2010年的《爱丽丝梦游仙境》尽管是一部票房大片,但和蒂姆·伯顿在80年代和90年代的巅峰作品——尤其是《剪刀手爱德华》和《艾德伍德》——相比,只能算是后《人猿星球》时代的一次大胆转型。而到了詹姆斯·波宾这里,就彻底暴露了前作的高票房原因究竟为何——作为《阿凡达》效应的受益者,夸张的美术风格并不是吸引观众的关键性元素,关键因素,是3D。
当然,这并不是说《爱丽丝梦游仙境2》是完全糟糕的,视觉效果和表演可圈可点,只是在电影的执行层面上完全有理由和有能力做得更好。《爱丽丝梦游仙境2》继承了前作的世界风格,虽然没有发扬光大和更进一步,但是依旧明亮和鲜艳得令人瞠目,同时看起来非常柔和。时间旅行的效果虽然原创性低但是依旧可观,更不用说建筑和服装设计了。然而,和《爱丽丝梦游仙境》一样,今年的《爱丽丝梦游仙境2》同样是非常松散的改编作品,甚至偏离程度要更远,缺陷也比前作更多,唯一和原著相关的元素,就是标题人物和爱丽丝真的穿过了镜子——就这点。
新人物方面,萨莎·拜伦·科恩再次证明了他才是这类quirky角色的绝佳人选,他的出现几乎占据了影片的全部乐趣。另外有人格崩坏的海伦娜·伯翰·卡特,砍头如麻都能完全洗白——倒不是说洗的应该——有80%的功劳要依靠演员的表现。德普角色和安妮·海瑟薇的角色一如既往地少和更少,前者有些可惜,后者毫不可惜。德普的面部表情不断地挑战着极限,但是安妮·海瑟薇除了漂亮脸蛋就是无精打采和焦急不安,情感线索毫无说服力。
至于其他本来应该大书特书但是沦为人肉背景的新旧角色们,除了可怜就剩可怜了。
尤其是艾伦·瑞克曼最后的声演,被糟糕的台词和设计搞得简直不知所云。
老牌配乐师丹尼·艾夫曼为本片打造的配乐倒是要比电影本身更加美好,称得上是其近年来最好的作品之一。
《爱丽丝梦游仙境2》仍然是一场特效游戏,没有太多的心思或灵魂,更不用提刘易斯·卡罗尔的疯狂、黑暗、独特的色彩和精炼语言了。电影的太多情节显得不够成熟逻辑不通,但又拒绝做出让步。然而,如果你喜欢第一集,说不定也会喜欢第二集。但只是别用低龄借口来搪塞制作的不用心,更别奢望它能在人们的脑海里留下什么美好印象。

一开始我的确是这么想的,可是后来我觉得我想错了。因为整部电影基本是以艾利奥的视角来叙事拍摄的。所以我们看到的差不多也是艾利奥看到的。镜头之外的必然也是艾利奥没有看到的。我们没有看到奥立佛曾经偷偷凝视过艾利奥,所以艾利奥也没有发现过,但不代表镜头外奥立佛没有这么做过。我们没有看到夜晚奥立佛在“秘密花园”静坐的身影,而事实却如后来奥立佛向艾利奥坦陈的那样,夜晚他常在那里呆上几个小时思念他,而他却不知道。再比如,艾利奥父母的表现也耐人寻味,艾利奥的焦灼,他们自然看在眼里,一日艾利奥向他母亲微微透露了心事,他母亲开解他说其实奥立佛也喜欢他,而且奥立佛的喜欢之情比艾利奥更甚。艾利奥好奇地问他母亲怎么知道的,她说是奥立佛跟她说的。以奥立佛的做派,我很怀疑他母亲的这种说法。一种解释是奥立佛私底下关注艾利奥的情形被艾利奥父母亲注意到,而艾利奥却是浑然不知,正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再观察地仔细一点,那天艾利奥父亲让艾利奥和奥立佛一起陪他去海边查看新打捞发现的古代雕像,奥利佛的绯闻女友恰好来找他,奥立佛见不远处艾利奥在车门边等候,赶紧伸手去挽女孩的腰,做出一副亲密状,那些个动作何其刻意夸张,原来都是故意做给艾利奥看的。没想到艾利奥不仅不生气,反而直夸女孩不错,鼓励他交往,引来奥立佛的不快。 这一段细节总算把奥立佛的小心机和超越“Friendship”的小心思给暴露了。所以啊,前期奥立佛态度的不明朗应该是导演有意为之,让观众也蒙在鼓里,从而对艾利奥的好奇、期待、焦灼、意乱情迷感同身受。

图片 5

图片 6

除了电影表现手法上的原因,还有奥立佛这个人物本身的原因。首先,奥立佛比艾利奥年长好几岁,跟相对恣意任性的艾利奥相比,奥立佛更克制隐忍。他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即有同性恋倾向),自从捏肩试探被艾利奥抗拒后,便刻意同他保持距离。其次,他的家庭环境远不如艾利奥的那样宽容,他觉察到艾利奥的父母已经知道他们不同寻常的关系却仍采取宽容的态度来对待,电影结尾处他告诉艾利奥他很羡慕他,如果是自己的父亲知道这种事情肯定会把他扔进教养所。第三,艾利奥的女友玛齐娅也是个爱读书的人,她告诉艾利奥,读书的人喜欢隐藏自己的心事,因为怕在感情中受到伤害。这让艾利奥豁然领悟到奥立佛何尝不是这样的人呢?第四,借奥立佛只吃一只鸡蛋的解释:一旦吃了第二只,就会有第三只、第四只,收不住嘴,结果会变肥胖。他是怕自己一旦沦陷便一发不可收拾,将两人都推入万劫不复的境地,毕竟同性恋是不被主流社会所认可的。所以,他一直小心翼翼地守护着自己心底的小秘密,不想让任何人看出来。

图片 7

视觉效果往往能做出非常伟大的成就,因为这能给观众提供短短两个小时的逃避现实的正当理由。《爱丽丝梦游仙境2》架子很大,但很少有趣,更不引人入胜,抓不住人,反而证明了一部电影仅仅靠特效是玩不转的。这是自《爱丽丝梦游仙境》以来的大退步,也大方地提供了近期其他迪士尼真人童话改编电影中所缺乏的失望感。故事平庸,没有意义,简单和普通到低能,浪费了原作荒诞疯狂世界的潜力和想象力。
当一个电影不能抓住观众的注意力时,特别是当这部电影有一个独特世界观的时候,这就是一个大大的flag。不幸的是,这个flag还会一次又一次地竖起来。
毕竟这就是套路,宁愿赔钱赔名声也要套路的主,就让它赔好了嘛。

可是奥立佛还是一点一点陷进去了,从他邀约艾利奥一起游泳开始,到讨论一段文章,听艾利奥弹吉他弹钢琴,再听到艾利奥晦涩的表白,第一次亲吻,收到艾利奥的字条后回复午夜相会——单说这一段,电影里艾利奥的父亲收到一些古希腊雕像的幻灯片,他要求奥立佛跟他一起观看幻灯片并作分类。奥立佛看着那些健美的男性雕像酮体,想象着将要到来的相会时刻,云淡风轻的他此时一反常态,表现得十分期待与忐忑。奥立佛对艾利奥的溺爱是如此的温柔,艾利奥捶他小粉拳,艾利奥懒洋洋地把头抵在他胸口,艾利奥孩子气地像只树袋熊挂在他身上,他都笑意盈盈的纵容他。奥立佛对艾利奥的溺爱是如此的包容,桃子事件被聪明的他一眼识破,艾利奥觉得自己变态羞愧难当,可奥立佛却不以为意,反而说希望全世界的人都如艾利奥一般变态就好了。人难免有自我怀疑、自我否定的时候,此时来自于他人的抚慰接纳会显得多么暖心。奥立佛让艾利奥如沐春风,然而他对自己、对同性恋爱这件事却依然不自信。在第一次同床共枕之后,他不断地在确认,艾利奥有没有后悔,艾利奥还爱不爱他,艾利奥会不会已厌烦他。当得到艾利奥肯定的回应后,他开心得绽开笑颜。特别是电影里最经典的一句台词,也即被部分引用于片名的那句“Call me by your name and I call you by mines.”就出自于奥立佛之口。没有细腻深刻情感的人哪里想得出这种令人折服的神魔呓语。我的理解,这句话也许包含两层意思,一是:我们两人已合为一体,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二是:从心爱之人的口中说出心爱之人的名字,这是Double Happy.

图片 8

图片 9

本文由www.22933.com发布于www.22933.com,转载请注明出处:关于奥利佛,爱丽丝梦游仙境2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