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淘气女友,唤醒男人心中的男人

  

所谓“肌肉猛男”,跟“纯情少女”一样,大抵属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口味。在大妈和同龄女生沉溺在某阿姨的爱情小说里泪眼婆娑的时候,我们这些豆芽菜小男生正在偷偷对着老妈的穿衣镜,奋力鼓起新发育起来的每一块肌肉,不时扭头瞟一眼床头贴着的那个头系红带、手端火箭筒、满身披挂子弹带的身影,计算着自己与史泰龙之间的差距。

图片 1

我的淘气女友

那是个电脑还没有驯服肉体的时代,没人想过一身腱子肉可以拿来给黑客帝国做干电池用。从日本的动画片、香港的功夫片到好莱坞的警匪片,太平洋两岸都依然笼罩在李小龙引发的肌肉男崇拜狂潮之下。好人受难——设法变壮、变强——像擂西瓜一样砸爆坏人的脑袋,这就是动作片的全部。瘦弱如尼奥,矮小如伯恩,哪怕穿上再酷的风衣墨镜也只能换来一句“娘娘腔”。至于什么好人心中也有黑暗,坏人心中也有天良,动作片不需要这些,要的就是一个字:爽!

经典海报

 

驾着《敢死队》这辆战车归来的一帮老英雄们,给我们带来的恰恰就是这个久违了的“爽”字!

1983年,意大利小镇,一个炙热的夏天,一场炙热的恋爱,无关性别。
Elio,17岁的清瘦少年,日常:看书,弹琴,编曲,游泳。
Oliver,高大英俊的大学生,来小镇过六周假期,写书。
Elio也许并不自知,但他的目光总是无意间注视着Oliver,从Oliver笨拙的吃鸡蛋,到Oliver与Elio父亲探讨文字的起源演化,到Oliver和众人打排球,到Oliver在舞池跳舞...
Oliver的口头禅“Later”,开始Elio觉得他总这样说很没礼貌;但是后来形成了家人的一个口头禅。他们俩有一段关于音乐的聊天后Elio写下:“我告诉他我以为他讨厌巴赫有些过分了,我觉得他讨厌的是我。”Elio的情绪会被Oliver影响。
中午,Eilo在太阳下睡着了,Oliver叫醒他,读了一段自己写的文字,Oilver说:“我觉得说不通,你父亲也觉得说不通(Elio父亲是一名教授)。”Eilo说:“也许当时你写的时候觉得有道理。”Oliver说:“这是几个月以来,所有人对我说过的最仁慈的话。”这也许是一种理解。
Oliver和一个女生Chiara跳舞,并亲吻,Elio不自知的生气,约了另一个女生Marzia一起。
爸爸邀请Oliver一起去打捞考古文物,Elio也非要跟着去。
Elio和Oliver去镇上取打印稿,Oliver买了烟,抽起来,也给Eilo一根,Oliver说:“还不错”,Eilo说:“当然不错,我以为你不抽烟”。Oliver说:“我确实不抽”。也许Oliver是想体会Elio的体会,因为Elio是抽烟的,喜欢后会模仿彼此。

 

什么是“爽”?是杰森•斯坦森脚踏神鹰手挺机关炮,从空中俯冲下来干掉整个码头的士兵,留下满满一银幕的熊熊烈焰。是特瑞•克鲁斯手持AA12自动霰弹枪端掉岗楼和碉堡,嚎叫着“哥们!你告诉我,这种巨响谁能挺得住?”是史泰龙以68岁高龄,依然奋勇上演飞身水上扒飞机的壮举。是李连杰干净利落地一脚后跟踩断对手的脖子!

他们在路上看到一座雕塑,两人的对话:
Oliver:“这是二战的雕塑”。
Elio:“不,这是一战的雕塑”。
Oliver:“我都没听过皮亚韦战役”。
Elio:“皮亚韦战役是一战中最惨烈的战役之一,死了十七万人”。
Oliver:“就没有你不知道的事情么?”
Elio:“我什么都不知道,Oliver。”
Oliver:“你比这里的任何人知道的都多。”
Elio:“那是因为你不知道,我对真正重要的事有多无知。”
Oliver:“什么是重要的事?”
Elio:“你明明知道。”
Oliver:“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
Elio:“因为我认为你应该知道。”
Oliver:“因为你认为我应该知道?”
Elio:“因为我希望你知道。”
Elio:“因为我希望你知道。”
Elio:“因为我希望你知道。”
Elio:“因为除了你之外,我没有别人可以说。”
Oliver:“你说的意思,是我认为的意思吗?”
Elio羞涩的点头。
Oliver:“我们不能谈这种事,ok?”
Elio和Oliver骑自行车回去的路上,天气太热,口渴,看到一个老人,向她借了两杯水喝。他们俩骑自行车穿梭在优美的小镇的路上,也是一道风景。

 

整部《敢死队》,复兴的就是这种没有被电子战、信息战、假假的电脑特效和半吊子港式武打入侵之前的八十年代好莱坞刚猛动作风格。这种回归,《虎胆龙威4》尝试过,不过多少被现代信息战缚住了手脚;川尻善昭的《高地人之复仇者》完美再现过,不过是以动画的形式;《天龙特工队》试图靠拢过,可惜终究让过分精巧的设计摒除了真实感。只有《敢死队》,回归得如此货真价实而又轰轰烈烈。

图片 2

 

可是不要把这种回归误会成不思进取,其实在“肌肉加枪械”的基调上,《敢死队》还是充分与时俱进了的。其一是加入了华丽的美式摔角动作,尤其是终极格斗冠军赛冠军兰迪•库卓和世界摔跤联盟冠军史蒂夫•奥斯汀对打的一场,精巧的动作弥补了八十年代动作场面你一拳我一脚的单调。就连被我误以为再也打不动了的史泰龙,也在史蒂夫•奥斯汀身上表演了一记漂亮的擒抱,同时(在幕后)成功地摔折了自己的颈椎。其二是功夫皇帝李连杰的加入,让好莱坞硬汉们记起人身上除了拳头和肌肉之外,还有关节和双脚。尽管说实话,“夺命剪刀脚”死活剪不动壮汉龙格尔那一幕实在让人有些汗颜,不过我把这归功于导演史泰龙的偏见。其三是加入了适当的电脑特效,让银幕上的场面看起来更为壮观和真实。

很多两人骑自行车的镜头,景色美。

 

最重要的是,导演并没有让这些元素压过“肌肉加枪械”的动作主旨,而是作为点缀来锦上添花。这使得好莱坞八十年代刚猛动作风格得以保持的同时,银幕感染力也成倍加强,可谓成功进化到2.0版。

Elio带Oliver去了他的秘密基地,他在那里读了不计其数的书。他们躺着阳光下的草地上,Elio说:“我喜欢这种感觉,Oliver。”Oliver:“你是说我们吗?”Elio:“还不错。”他们互相kiss后,Oliver开玩笑说:“是不是更不错了?”但是Oliver适可而止,他说他了解自己,现在还没有逾越规矩,维持这样。

我最喜欢看的电影就是全智贤主演的《我的野蛮女友》,这部片子我看过不下20遍。男女主人公在影片结尾牵手的情节最让我感动。

八十年代动作片的活力不仅体现在动作场面上,也体现在剧情的编排上。故事可以简单,但是细节一定要有趣,一定要突出英雄的牛人形象。例如当年《独闯龙潭》里施瓦辛格拎着犯人在悬崖边审讯那场戏,就是这二者结合的典型范例。

图片 3

 

《敢死队》里的这种趣味可谓俯拾即是。开场对付劫匪一幕,史泰龙和斯坦森根本没把胜负当成问题,只顾着多“瓜分”几个敌人来料理,让人想起《飞龙猛将》里成龙、洪金宝和元彪三兄弟的搞笑对话。千钧一发之际突然铃声响起,斯坦森镇定自若回答“是短信”,幽默感简直冷到家。不只如此,斯坦森在美女询问名字时毫不犹豫地回答“我叫布达,他叫佩斯”,巧妙地运用谐音,把“佛陀”留给自己,把“害虫”丢给了搭档,俨然冷面笑匠一位,喜感天成。

Elio带Oliver去他的秘密基地。

在我遇见她之前,我以为我的人生就此波澜不惊地过下去,我更曾深信:我的第一个女朋友一定就是我娶的那个人。这样的信念不是因为我还活在幻想中,而是性格使然。

李连杰在片中说突破也好,说自毁形象也好,破天荒拿自己的个头开起了玩笑,还处处不忘伸手要钱。这大概是他东渡美国之后最有喜剧效果的表演了,让人欣然想起这位娃娃脸宗师早年的那些喜剧形象。本来嘛,木口木面的东方杀手形象也就不适合他,在美国打拼这么多年,也该考虑换一下形象了。

午饭时Elio流鼻血,去找冰块,Oliver也跟了过去看看,他俩坐在墙角下,Oliver用奶奶曾经给自己治病的方法,给Elio揉脚,Elio摸着Oliver的六角形项链说:“我曾经也有一个。”后面,Elio也带上了和Oliver一样的六角星项链。
但是Oliver却连续几天躲避Elio,Elio不断问周围的人:“Oliver去哪儿了?”背景音乐是一首淡淡忧伤的Futile Devices (Doveman Remix) – Sufjan Stevens,很好听。Oliver很晚回来,Elio觉得Oliver是叛徒。第二天Elio约了Marzia,一直和这个女生约会。晚上Elio还是给Oliver写了纸条:“我无法忍受沉默,需要和你聊聊。”Oliver回复纸条:“成熟些,午夜见。”然后一整天,Elio都在不时的看手表,期盼午夜的到来。中间和Marzia约会,和父母的同志朋友见面,都在不断看手表。终于午夜来临,Elio去到Oliver的房间,Oliver抽着烟,说:“很高兴你来了。”Elio说:“我很紧张。”他们一起后Oliver说:“Call me by your name,and I'll call you by mine. ”
Elio:“Elio”
Oliver:“Oliver”
.....
Elio:“这是你第一天来穿的衬衫,走的时候可以送给我么?”
临走时Oliver把衬衫挂在床头,字条上面写着:“For Oliver,from Elio.”
Oliver假期结束要回去另一个城市几天做个大学的项目,然后飞回生活的城市,Elio的妈妈和爸爸说:“Elio怎么办?要不让他们一起去吧,一起旅行几天很好,你觉得呢?”爸爸没有回复,但是下一个镜头是父母高兴的送他俩走的镜头。
Elio和Oliver度过了欢快的几天假期,在山上他们大声用自己的名字呼唤对方,景色美极了,加上很赞的背景音乐Mystery of Love – Sufjan Stevens。

 

当然,笑点最密集的还要数教堂里“三巨头”会面一段。由于档期关系无法跨刀主演的布鲁斯•威利和阿诺•施瓦辛格两位动作巨星与史泰龙一起上演了这幕划时代的会见场面。既然无缘真刀真枪交手,三位把台上台下的那点小心思全都放进了冷嘲热讽当中。史泰龙挖苦施州长是“壕沟里的老鼠”,自嘲“我身上掉下的那点肉都长他身上去了”,挤兑人家“想当总统!”曾主演过喜剧片的施州长又岂能示弱?以叼着雪茄的大佬派头讥笑他“傻瓜才接这种任务”,不过没关系,某些人“就喜欢钻丛林”。放下刀枪耍嘴皮,二位一样有来有往,好不热闹。

图片 4

去年奥运会开幕的前几天,我们单位来了一位新同事。之后的两个月,我并没觉得她有什么与众不同。但让我记忆犹新的是,在我发烧请假10天回来上班的时候,同事间只有她抬头问我:你好了吗?

跟这两位莽汉一比,常扮“城里人”的布鲁斯•威利就显得有教养多了,只是笑嘻嘻地在一旁观战。待“终结者”出门,才面不改笑地盯着“蓝博”的眼睛,一字一句地撂下“谁敢拿了钱不办事,小心我把他剁碎了丢街上喂狗!”的狠话。三位巨头都赚足了面子,圆满收场。

这是他们两个单独的假期。

 

我只是好奇,我们中国影迷在这边盼了那么多年,让李连杰、成龙、甄子丹几位分个高下,难道美国影迷就真的没有看看这几位好莱坞顶尖打星在银幕上生死相搏的执念么?

几天的旅行结束,Elio穿着Oliver送给他的衬衫在火车站送走Oliver,他们拥抱送别,并没有说什么,当火车开走后,Elio坐在车站的椅子上,难过的不能自已,给妈妈打电话让她来接自己。车上他控制不住的哭泣,妈妈理解的安慰Elio。
回到家,爸爸坐在沙发上和Elio说的话,很感人。
爸爸:“你们很幸运遇见彼此,因为你们都很善良。当你猝不及防时,上天就找到了我们最脆弱的地方。你只要记住,我在这里。现在你可能不想去感受什么,也许你不想向我倾吐这些事情,但是请感受你自己的感受。你有过一段很美好的友谊,也许超过了友谊。我很羡慕你。在我看来,多数父母会希望这一切烟消云散,祈祷他们的孩子就此放手,但是我不是这样的父母。为了快速愈合,我们从自己身上剥夺了太多东西,以致在三十岁时,自己的感情就已破产,每开始一段新感情,我们能给予的便越少,但是为了让自己不要有感觉而不去感觉,多么浪费。”
 Elio注视着爸爸,爸爸又说:“我在多说一件事情,让我们开诚布公,我也许曾经接近,但我从来没有拥有你们拥有的,总有些什么在阻挠我,或是挡在我面前,如何过一生是你自己的事情,你只要记住,上天赐予我们的心灵和身体只有一次,而在你领悟之前,你的心已经疲惫不堪了,至于身体,总有一条,没人愿意再看它一眼,更没有人愿意接近。现在,你充满了悲伤,痛苦,别让这些痛苦消失,也别丧失你感受到的快乐。”

本文由www.22933.com发布于www.22933.com,转载请注明出处:我的淘气女友,唤醒男人心中的男人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