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与电影,向旧时伦理深情告别

图片 1

《推手》:向旧时伦理深情告别···
三错

算是个人的一些观后感吧:

Call me by your name 就是一个纯粹的关于爱的故事。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同性恋远没有进入主流话语,艾滋病还没有肆虐, 一个十七岁的少年还没有机会沉迷于社交网路,电子游戏。在类似天堂的时空里,阳光炽热,慵懒的夏天,在意大利北部的被果园围绕的乡间别墅,在几乎是理想的家庭环境里,家境殷实,学识渊博,思想开放,慷慨热情的父母。然后一个博学,自信, 看似容易接近却又若即若离的年轻的美国学者出现了。就此展开了一段抵死缠绵,千回百转, 许多年后仍然余音不绝的恋情。从最初你来我往的试探,到爱情得到回应的狂喜,到最后惜别,两情相悦, 很少能够如此婉转细腻,自然而然 而又 激情充盈的呈现出来。有人认为意大利乡间别墅,暑假这样的设置过于甜俗,过于符合中产趣味。也许是的。但迎合大众趣味不是导演或是作者的最终目的所在。这个近乎完美的环境设置,是为了让爱情在一个类似世外桃源的时空里,呈现其最本质,最自然,最真实的样貌。

最近,我在讨论中国有没有电影大师的时候,将眼光放大到华语影坛,认为李安具备大师的资格。在每个人眼里,大师的含义和条件不同,我的认识遭到不少的人怀疑和批判,可我还是固执地认为李安是一个大师级的导演。“父亲三部曲”也好,《理智与情感》、《卧虎藏龙》也罢,这些电影的感觉都是李安式的,别人拍不出来也学不过来。

今天下午看的《许愿》。在看《许愿》之前,我在微博上看了个视频:《名师20年间性侵多位男学生 多人露面作证》

我最开始很讶异,一个十七岁男孩初恋,竟然对自己的性取向,没有一丝一毫自我怀疑否定,也没有羞耻和负罪感。Elio开始的犹豫困惑也只是因为自我怀疑,看不清对方是否会回应自己,而不是对自己性向本身的否定。看到电影里父亲带着两个年轻人去海边看打捞出来的古罗马时期美少年铜雕时,疑团就解开了。有这样一个研究考古和历史的父亲,Elio必定熟知古罗马古希腊时男风盛行,哈德良皇帝和他的美少年情人安提涅斯的故事在意大利应该也是家喻户晓。同性恋还是异性恋对于Elio不是问题。南欧人对sensuality, 和sexuality的松弛开放 与北美新教徒的刻板压抑截然不同。看电影时并不知道导演是谁,但猜到了肯定是欧洲人,看完一搜索,果然是意大利人,还是公开的同性恋。美国人拍不好爱情。我看到的好的爱情片都是欧洲人拍的。而作者Andre Aciman 是意大利犹太人。这是一部洋溢着欧洲趣味的作品。

在电影的发展链条上,很多大师级导演的处女作都会展示出过人的驾驭能力,《推手》就是这样一部电影。作为李安的第一部作品,尽管存在故事线索单一、戏剧冲突局促等缺陷,处理题材的手法却相当纯熟,让我想起了德国导演弗洛里安·亨克尔·冯·多纳斯马克的首作《窃听风暴》(又名《别人的生活》,获得第79届奥斯卡最佳外语片,我看《推手》时也是在2007年)。《推手》里,父子二人走在同一条传统的“孝”道上,儿子无意间背离了父亲的准则,那个儿孙绕膝四世同堂的年代已然随风飘逝。影片显露出李安后来作品里经常关注的诸多元素和题旨:老人问题、家庭伦理、父子(女)关系、生活窘态以及“轻幽默”的表现技法。

这件事起初是因为有7人在微博上实名举报名师张大同猥亵学生而牵扯出来的。当时在微博上曾经关注过。时间一长,也就忘了。今天在微博上看到又记起来了。视频采访了实名举报的当事人以及对这件事进行了后续报道。那位所谓的“名师”在被举报后没多久就被原校开除了,但是,后续调查发现,即使他被原学校开除了,多家培训机构和学校仍然聘请他。

虽然不是书或是电影的着意之处,以Elio父母为代表的旧大陆和以Oliver代表的新大陆之间的文化差异很有意思。Oliver随意,不拘礼节,那个时时挂在嘴边的 “Later!” 开始时让Elio觉得缺乏教养。他没有阶级意识,能和任何人包括和别墅里的佣人打成一片,因此被称为电影明星,懂得美食却不会使用刀叉而被Elio母亲善意地揶揄为牛仔。Oliver能够不隐瞒自己的犹太人身份,带着大卫之星的项链,而Elio的家庭却不愿张扬犹太血统。在两人的关系里Elio为主动者,Oliver更为审慎。这里既有Oliver更为年长,阅历更多,Elio年少冲动的因素,恐怕也有两人的文化差异,Oliver身为新英格兰人的禁欲倾向,和Elio作为意大利人的对待欲望更为开放的态度。

推手,一种太极拳双人对练套路,两人搭手演练,步法灵活多变,进退自如,圆活连贯,上下相随,攻防技击,顺势走化,协调身体各个部位使对方失去平衡。李安说,推手之意就是要将一个致虚极、守静笃的太极老拳师放在一个戏剧性结构的故事里考验考验,与命运推手过招,看他沉不沉得住气。片中老朱说:“拳谱上说练精还气,练气还神,练神还虚,这练神还虚就难了。”这句感人至深的话,包含了老人对经历和处境的深切参悟。

视频里面讲到我国在猥亵男性这方面的法律漏洞。由于当事人被猥亵时已经年满14周岁了,无法对张大同提出诉讼请求。而强奸罪只有受害者是女性时才成立。无疑,我国的法律在这方面是相对空白的。视频里面也有讲到其他国家的在儿童性侵方面的立法。其中就有提及到韩国。韩国会把有性犯罪案底的人的资料放在网上进行公示,包括年龄、身高、长相等。但这种做法一直饱受争议。

不知作者是否有意为之,还是无心插柳, Elio 和 Oliver,一个人名字的结束正是另一个人名字的开始。 两个人用自己的名字来称呼对方,是对灵与肉水乳交融的私密的呼唤和回应。小说和电影的好在于对爱的呈现是如此细密真切,可以让人超越甚至忽略同性。现实世界里同性恋没有性别差异带来的身心差异,而且不被纳入既有社会秩序之内,因而也不必为世俗社会的陈规所累,所以也许其实同性恋更加没有阻隔也更加刻骨铭心?

一、精巧陈铺家庭矛盾

回到《许愿》这部电影上来。我不清楚这件事是发生在韩国把性犯罪者的资料放在网上进行公示前还是后。但在看这部电影的时候我们可以了解到,对素媛进行暴力侵犯的变态曾经有过案底。而韩国自2011年7月开始实施《性暴力犯罪者的性冲动药物治疗相关法律》: 也就是我们说的“化学阉割”。

鸡蛋里挑骨头:电影临近结尾处父亲的独白很动人,但是这样在结尾点明主题思想的手法显得笨拙了点。书里一半的篇幅写Elio的单相思,电影里这一部分表现弱了些。当然对于电影手段来说描摹心理活动比较难,文字就直接容易的多。书里面用的是Elio的视角,用大段的心理描写,把一个少年被相思煎熬的心理活动传达的非常动人。如果是十七岁的Elio在讲述,那么他的自我审视,自我观照能力超越了年龄的真实。小说叙述者是成年后的Elio,各种相思,煎熬,犹疑,狂喜,失落又过于清晰尖锐,好像没有经过二十年时间的冲刷和打磨过而产生距离感。当然叙述者既不是十七岁也不是三十七岁的Elio, 是作者Andre Aciman。作者代替人物来说话,这是成功还是失败?

《推手》是一部关于老人、关于家庭的电影,围绕父亲设定人物,每一个角色、每一个镜头、每一句话都散发出“家”的气息。老朱是一位退休太极拳教授,漂洋过海,与定居美国的儿子团聚。儿子晓生是海外求学的博士,在一家电脑公司担职。儿媳玛莎是一位作家,在家里从事小说创作。

但就我个人的看法,我觉得化学阉割的作用并不大。性犯罪者甚至有可能在进行化学阉割后心理会更变态。很严肃地说,他自己没有了作案工具,但是他可以借用道具。到时候这方面的证据搜集不是更麻烦么?

本文由www.22933.com发布于www.22933.com,转载请注明出处:书与电影,向旧时伦理深情告别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