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三处魔术讲起,面子和死亡你会选哪个

文/梦里诗书

得知《惊天魔盗团2》的来势汹汹,自然还是因为在整个华语圈号召力杠杠的周董的加盟。而且周董向来也是热爱变个魔术啥的,似乎对魔术的热爱也是由来已久。然后略微了解了一下剧情,感觉跟惯常的好莱坞套路——来自不同背景、不同性格、各自身怀绝技的一群侠客走到一起,用自己的方法完成任务,声张正义。自然,对于“魔盗”的主题而言,这次的手段,是魔术。

要么亲口说出自己的龌龊与不堪,卑鄙或无耻,要么在片刻死去,再也见不到明天火红的太阳还有湛蓝的天,这样的选择就如同在落水的母亲与妻子间作选择,总是要丢掉一个,而其实两个都是于己如此的重要。那么你会选哪一个呢?

四骑士盗取超级芯片的再度聚首并没能成为《惊天魔盗团2》的惊人所在,相反一场乍看华丽的魔术里,故弄玄虚,几近支离的架构,使电影混乱冗长的呈现,令人只是倍感牵强的尴尬,剧情成为了电影真正被“盗”走的魔术。

整个电影里有三处魔术算是印象最为深刻的。首当其冲的自然是盗取那个惊世骇俗的芯片时的飞牌魔术。大家都知道,因为剧情需要,如此重要的保存地点,设置了众多保安和严格的安检关卡,但的确没有安装全方位的摄像头——否则怎么可能当保安在检查身后的时候,芯片频频在正面传递。当然,这里用的是魔术最最惯常使用的方式:障眼法。魔术师的藏,其实都是趁着观众的注意力被转移的时候,放在本来非常明显的位置。事实上,这套方法刚用了前十五秒的时候,我还是拍手叫绝的,当用到第三十秒的时候,我仍然觉得还可以接受。然而电影导演显然有点太过得意这套方法了,这个场景被不断拖长,拖到我开始忍不住吐槽——导演真的当那些保安全是傻子吗,有必要让每一个魔盗团成员都要清清楚楚地表演一遍再传递一遍吗?

整部片子所有的故事不过在一个小小的电话亭当中,那个衣着光鲜表里不一的史顿被“荣幸”的选中来做这道选择题。当史顿紧张的握着电话听筒,在那个谎言复仇天使的威逼下,满头大汗的在“说”与“不说”之间做选择的时候,我也在不断的问自己,如果换我站在那里,我究竟会怎么选。当你被上帝选中,给你一个从谎言的世界里走出来的机会,你会怎么做?告诉同样虚伪的世人我是如此的肮脏?还是和上帝说:来吧哥们儿,给我个痛快?

对《惊天魔盗团2》从伊始就并没有报以过高的期允,这一面在于第一部剧情的缺陷便使电影稍显平庸,而朱浩伟的接力执导,这是一位虽能凭借《舞出我人生》炫酷外在,却在《特种部队2》里,叙事能力的短板便暴露无遗的华裔导演,而对于一部比之《特种部队2》更苛求于剧情悬疑力度的《惊天魔盗团》,他所能想到的方式果不其然只是以直白生硬的手法来完成所谓的悬疑渲染,种种既不在情理之中,亦出人意料之外的正反派转折,且不谈何般烧脑,那废话连篇的尴尬已然成为了电影最为浓墨重书的情绪渲染。

图片 1

人是很奇怪的动物,充满了矛盾,一方面厌恶世俗的虚伪,时刻想要从中挣脱,一方面又习惯性的带上假面,游走在所有的同类之中,大家彼此都心知肚明的无奈。所有人都在呼唤真实,渴望真实,然而,真正能做到的又究竟有几人呢? “你48个小时都讲真话吗?”记得曾经在地铁里见过这样的字样,扪心自问的时候答案不出所料的否定,那一刻还要自我安慰说,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的,这样的我们才能得以生存。的确我们每个社会人都扮演着某种角色,讲剧本上符合人物性格的台词,做符合人物特征的表情,小人物有小人物的谎言,大人物有大人物的谎言,不过有级别的不同,多少的差别罢了。

本文由www.22933.com发布于www.22933.com,转载请注明出处:从三处魔术讲起,面子和死亡你会选哪个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